古罗马是怎么惩戒刺头兵的?不是很严厉却很有效果!

  古罗马是怎么惩戒刺头兵的?不是很严厉却很有效果!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说起人类历史上纪律非常严明的军队,相信很多人就会想到古罗马这个古典时代的超级帝国。相对于凶悍勇猛的日耳曼冲击战术以及狡诈灵活的帕提亚骑兵战术,罗马军队的战术特点就是稳扎稳打的阵线作战。要想让这种战术进行有效施行,就必须要有严明的军纪。那么,罗马是用什么样的手段保证士兵服从纪律呢?

image.png

  曲线惩戒

  虽说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但是在没有政委的年代,士兵们的觉悟高不到哪里去。手持刀剑的大头兵们,既可以与敌人浴血厮杀,也可以反戈一击剁了你。个别人惨死了还是小事,军队不战自败可就是大事了。因此罗马统帅们在实施惩罚之前,往往会采用一些曲线策略来引导这些丘八们。

  比如第一次米特拉达梯战争的时,著名的独裁者苏拉就干过这么阴险的事。公元前86年,他率1.6万罗马军对扎营在伊拉提亚平原。与他对峙的是数量超过10万的本都军队。更可怕的是,罗马人的骑兵少的可怜,而在眼前这个适合机动作战的平原上,布满了大量的本都战车和骑兵。于是罗马全军都十分惶恐,不敢应战,终日龟缩在营地内。

image.png

  苏拉无法劝服士兵们执行命令,十分生气。但他没有立即发作,而是默默地看着这帮孙子装怂。接着就开始让士兵们终日挖掘运河、修筑工事,还日复一日的加大工作力度。终于,不堪重负的士兵们明白,要免除劳苦的工事修建就必须去作战。他们忍不住向苏拉请愿,愿意与敌人决一死战。苏拉也就顺势出击,大败敌人。

  如此阴险的策略,其实也并非苏拉首创。早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时,著名的阿非利加征服者大西庇阿,就用温水煮青蛙式的方式,整饬了在西班牙战场的罗马军。而将这种做法言传身教给苏拉的,则是马略和苏拉的上司梅特路斯。

  公元前111年,努米底亚的国王朱古达,因谋害努米底亚合法继承人而篡夺了王位。身为努米底亚盟友的罗马,于是向篡位者宣战。但由于当时罗马贵族的腐败,导致朱古达国王通过袭击和收买的方式,击败了北非军备废弛的罗马军队。甚至逼迫他们钻了扼门,以示羞辱。这支败军之所以蒙受如此羞辱,也和自己的不争气有关。他们在腐朽统帅的领导下,终日游手好闲。不仅不站岗放哨,甚至将自己的粮食配给卖掉,购买酒和面包。他们也不修建营地工事,而是成群结队的打劫周围的村庄。

image.png

  面对这样的情况,罗马当局于公元前109年,安排梅特路斯前来替换原先的统帅。这位新统帅刚一到任,便立刻整饬军纪。不过与我们想象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同,他不玩杀鸡儆猴的老套路,也不直接惩戒这些懒散而放荡的士兵,而是立刻赶走了所有在军营里和军营周围的商人,禁止士兵购买任何东西。他还要求士兵自己去肩负全部的装备和物资。士兵们虽然不满,也只能忍气吞声。

  接着,梅特路斯每天都要拔营移动,然后进行越野行军。在每次扎营时,都要求士兵按照战争时的要求来挖掘壕沟和修筑围墙。为了督促士兵们不开小差,他每日亲自巡视各个岗哨。最终,频繁劳作和严格勤务使这支罗马军重新懂得了服从纪律。

  这样的例子在公元58年再次上演。当时科尔布罗奉命前往叙利亚行省,组织同帕提亚人的战争。但叙利亚的军团在长期的和平和军官的放任中,变得萎靡不振。他们不穿戴盔甲而穿起了讲究的服饰,也不住在野外的营地,更不参与军营的建设和执行值班守卫的任务。

  科尔布罗哪是善茬,为了惩戒他们的懈怠,即便在寒冷的冬季也命令他们驻扎在野外。对于逃跑和偷懒的行为处以死刑的惩罚。最终,士兵们重新学会了服从纪律,在此后的战争中屡屡挫败帕提亚人的攻势。

image.png

  小错小罚

  当然,引导只是一种预防手段,犯错终究还是要罚的。相对于东方的秦汉军队,动不动就砍你脑袋的恐怖,罗马人对士兵的惩罚则合理的多。诚如韦格蒂乌斯在《兵法简述》中所言:军队应该以严格的处罚约束。面对那些骜不驯又养尊处优的士兵,应当严厉的迫使他们进行各类训练和劳作,并取消他们的假期。如果仍然有寻衅滋事的情况,则应当揪出罪魁祸首予以处决。

  韦格蒂乌斯所说的处罚原则,反映了罗马人对于死刑的态度相对比较谨慎。对于不同程度的错误,罗马人会依照犯罪严重程度量刑。而对于同样的过错,统帅也会根据不同的情况给予不同的处罚。这在案例在历史记载中比比皆是。如果士兵仅仅是犯了一些小错,往往会得到诸如监禁类的处罚。如果犯的罪行比较严重,则首恶会被处以更重的惩罚。

image.png

  塔西佗在《编年史》里提到,有士兵因开小差而被关入牢房监禁。同时,他又记载了一件因触犯军纪而遭到处罚的案例。在公元14年,潘诺利亚的军团因为超期服役、待遇不公和辛苦的军营生活等问题而哗变。虽然暂时被行省总督制止,但是一些负责修筑桥梁道路的外派士兵,却在听到消息后开始劫掠起附近的村庄。他们肆无忌惮,甚至将阻止他们的军官痛打,回归军团驻地后仍屡教不改。于是总督为了惩戒他们,鞭打了劫掠最多的士兵,将其关入牢房。

  除了鞭打和禁闭,罚站也是一种惯用手段。在苏维托尼乌斯所著的《十二帝王传》记载,奥古斯都对于犯有其他较轻过错的士兵,让其解除武装,并手持木棒或泥土到统帅营帐前站一天。这看似玩闹,却同样能够让士兵们认识错误,既达到了惩罚的目的也不会过分的得罪士兵。相比不顾后果的抓到就杀,不得不说是一种相当现实的惩罚原则。

image.png

  羞耻Play

  罗马人虽说是一个很现实的民族,却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癖好,这反映在惩罚上便是一种奇特的风景。

  公元58年,科尔布罗派遣下属率军守卫亚美尼亚。他千叮咛万嘱咐,不得与敌军轻易交战。但是下属军官去违命出战,结果遭到战败。科尔布罗也不多说,参照古时的惩罚措施,直接下令违抗军令的士兵在工事外扎营。自知犯错的士兵们只能望着安全的营地,恋恋不舍的卷着铺盖到营外反思。

  早些年的卢库拉斯的惩戒措施,就更为奇怪了。公元前73年,他率军在小亚细亚追逐米特拉达梯6世。结果在一场遭遇战中,一些士兵可耻的逃跑了。事后,为了让士兵们深刻的认识到错误,卢库拉斯让逃兵们脱光衣服去挖掘壕沟。仅仅他一个人在边上观看还不尽兴,拉上全军一起欣赏这场夹杂着汗臭味和羞耻的裸体盛宴。

  不过,强中自有强中手。著名的叛教者皇帝尤里安,对于羞耻play有着更高的造诣。公元357年,身为帝国西部凯撒的他,去高卢组织军队抵抗日耳曼人的入侵。在一次交战中,他麾下600名精锐的骑兵临阵脱逃,丢下步兵们和敌人鏖战。尤里安当便在战后让他们每个人都穿上了女装,在军营里游行,受尽军中同袍的嘲笑。终于激发了他们的羞耻心,在下次会战中身先士卒,让经常裸体作战的日耳曼人尝到了什么叫做女装大佬的恐怖。

image.png

  严厉措施

  当然,羞辱也只能对付有羞耻心的人。在必要的时候,罗马人仍然会使用最直接、最严厉的处罚来规范军纪。最有名的惩罚要属什一抽杀律。

  顾名思义,这个惩罚就是在犯错的士兵中进行抽签,每十人随机抽取一人处死。至于是乱棍打死还是被乱石砸死,则视具体情况而定。这一处罚执行了非常严厉的死刑,却又避免了将士兵统统处死的不现实之处。随机抽取虽然有违公平,却也能让剩下的士兵背负罪恶感从而将功赎罪。

  关于什一抽杀的记载,最早的案例是公元前471年同沃尔斯齐人的战争。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它一直是罗马军队屡试不爽的最高处罚。公元前73—71年的斯巴达克斯起义中,克拉苏为了整饬军纪,就采取了这一古代的残酷惩罚。使得之前屡次战败的军队,变得骁勇善战。公元前36年进行的帕提亚战争中,士兵因为放弃辛苦堆起来的攻城土堆逃跑,而被安东尼执行什一抽杀。就在两年后的公元前34年,奥古斯都第二次征服伊利里亚时,因为一个大队的士兵的逃跑,他将这个大队的两个百夫长处死,并在士兵中执行什一抽杀。他还下令将这个大队的的口粮从小麦换成牲口食用的大麦,最终得以征服这块长久以来都桀骜难驯的土地。

image.png

  除了什一抽杀,直接处死也是最为常见的严厉手段。比如约瑟夫在《犹太战记》中记载,提图斯在围攻耶路撒冷的时候,不得不从很远的地方运送木材,使得骑兵不得不自己去野外寻找草料和食物。但是当骑兵放开马匹吃草的时候,犹太人便过来偷走马匹。为了遏制这种粗心大意导致的资敌行为,提图斯处死了一位丢失马匹的骑兵以儆效尤。

  《编年史》里同样记载,潘诺利亚军团的哗变因为月食而被镇压下去后,提比略皇帝的儿子杜路苏斯处死了煽动哗变的首犯。几乎同时,在日耳曼行省哗变的军团也因士兵的悔过而交出了罪魁祸首。肇事者们在士兵的面前进行公审,如果士兵认为有罪,就大声呼喊并用手里的剑将罪犯杀死。而苏维托尼乌斯也记录了奥古斯都曾处死过擅离职守的百夫长。

  虽然罗马人不乏充满戏剧感的惩罚方式,很多惩罚也并不是特别严厉,但这些惩罚却能直击士兵的内心。不仅激发士兵的羞耻心而达到改错的目的,还能避免触犯士兵的情绪底线。相比过于粗暴的一刀切,这种因地制宜的惩罚方式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尝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