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时期晋国凭什么称霸天下?帮助晋国横扫天下的是谁?

  春秋时期晋国凭什么称霸天下?帮助晋国横扫天下的是谁?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春秋时期,晋文公重耳在外面流浪了十九年,复国执政时六十一岁。漂泊行走确实可以使一个人洞见世事,老而弥坚。他知道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事实上也只有九年,但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的事业达到了别的诸侯难以想像的轰轰烈烈的高度。伐曹攻卫、败楚救宋、服郑威秦,一时四方闻之色变。前632年,晋文公大会天下诸侯,在践土会盟,威赫赫成为第二位春秋霸主。

image.png

  其实文公能够迅速崛起,是他的老爹晋献公就很会经营也很能打,已经给他扩出了不小的版图。他老爹虽然是个“耙耳朵”,百般宠爱“红颜祸水”骊姬,倒也没耽误正事。就是在他的手里,假虞伐虢,玩出了一石两鸟的花招。终其一朝,还攻灭骊戎、耿、霍、魏等国,击败狄戎,史称其“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

  诸侯纷争,翻云覆雨,动辄刀兵四起,血流成河。

  晋文公能够开创长达百年的霸业,仅凭自己努力当个好领导还远远不够,内需运筹帷幄之良臣,外需攻城拔寨之猛将,总之人才永远是第一需要。而晋国原本只是蕞尔小国,只有“河汾之东,方百里”,在扩张称霸的过程中,有一家人可以称之为晋国柱石,却几乎被淡忘。

image.png

  这家人内战外行,但是外战相当内行,文武兼备,攻守全能,几乎是兵戈所向,无坚不摧。

  就单说一件事,在这家人最兴盛的时期,他敢以一个家族的力量向春秋另一家霸主齐国挑战,这硬嘎嘎呈现的不仅是实力,更有慷慨赴死的血性和悲壮。

  那这个帮助晋国纵横天下的大家族究竟是谁家?说起来是一个古朴厚重的姓氏,冀家!

image.png

  需要注明的是,这家人祖为姬姓,后来食邑封于沁水下游,即今天的安泽冀氏镇一带(此地现有冀芮冀缺墓,冀氏家族首届祭祖大会也在这里举行),按古人的规矩,“天子建德,因生以赐姓胙之土而命之氏”,即裂土封侯,称之为冀姓郤【què】氏,更有褒扬尊重之意。

  《国语·叔向贺贫》中有记载:“夫八郤,五大夫三卿,其富半公室,其家半三军。”嗬!家半三军,那是什么样的威仪!今天,太史叨叨令就和大家一起,拂开历史的尘沙,追慕晋国先贤们的无上荣光!

image.png

  与妻子“相敬如宾”的冀缺,原来是深藏不露的国之栋梁

  说到冀缺,不能不提他的父亲冀芮;说到冀芮,又必须谈到他的父亲叔虎,此人有勇有谋,是他建议晋献公讨伐翟人,也是他披着鸟羽,呼啸冲锋,奋勇当先,一举破城。事后晋献公为彰其功德,把晋国东北部百里之外的冀邑封给他。

image.png

  一直有人把今天的山西河津东北一带称为冀邑。个人认为,那是古冀国,在公元前658年之前,就被晋献公和虞国联手给灭了。“国”与“邑”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叔虎为子爵,被封于沁水下游的冀氏,这个“氏”字也很说明问题,草根贱民有姓无氏,《白虎通义·姓名》云:“所以有氏者何?所以贵功德、贱役力。”胙土命氏,由此告别晋宗姬姓,叔虎始建郤氏家族。

  老子英雄儿好汉,叔虎的二儿子冀芮后来接了爹的班,成为晋国大夫。此人多谋,是公子夷吾的智囊。没有他的审时度势,不太靠谱的公子夷吾不可能领先重耳一步,摇身一变成为晋惠公。后来,晋惠公薨了,又是他拥立太子圉即位,是为晋怀公。

image.png

  再后来,到前636年,流浪老年重耳成功逆袭上位成为晋文公。冀芮先是倒戈迎他,后来又怕他秋后算账,于是与人密谋放把大火烧这个老汉,结果寝宫烧了,文公没烧着,冀芮逃亡,后被秦穆公诱杀。

  冀芮的封地自然也被削掉了,本是豪门公子的冀缺,只好回去种地当农民。

  叔虎的嫡系儿子冀芮虽然倒了,但冀姓郤氏的大旗却没倒,他庶出的两个儿子郤榖和郤溱一直走的是晋文公的路线,屡屡为其内应。是否像三国时诸葛兄弟各事其主,以为三窟之计不得而知,总之,当晋文公变两军为三军开始大肆扩充军备的时候,郤榖是他最为倚重的心腹大将——中军元帅,同时郤溱为中军佐。就这样,晋文公把他的全部军队交给这哥俩指挥。

image.png

  点击

  郤榖治军相当有手段,可惜的是,第二年即公元前632年春季,晋军攻曹救宋,他不幸战死,没赶上后来去城濮参加与楚国的风云大战,但郤溱还是作为先轸的得力副将驰骋沙场,为此一战而霸的晋文公立下赫赫战功。

  再说当了农民的冀缺,因为一个路人看见了他和妻子的一番举动,而面临着新的机遇。

  据《左传》记载,晋文公的大臣臼季(胥臣)路过冀,

  “见冀缺耨【nòu】,其妻馌【yè】之。敬,相待如宾。“

image.png

  这可不是简单的秀恩爱,臼季认为冀缺绝不简单,对妻子这么恭敬的人,德行不会差。于是他请冀缺上车,带他去见晋文公,请他抛弃前嫌,任人唯贤。

  他是这样劝文公的:

  “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德以治民,君请用之。臣闻之,出门如宾,承事如祭,仁之则也。“

  晋文公当时还有点小犹豫:“其父有罪,可乎?“

image.png

  臼季就例举了鲧和禹,还有管仲和桓公的故事,”君取节焉可也。’文公也很大度,直接让冀缺出任下军大夫。

  看官可别小看这个“大夫“,呵!他可不负责看病,而是整个下军的第三把手,位仅在下军将和下军佐之下,协助管理军务,大概相当于参谋长。

  这就是“相敬如宾”这一句成语的由来,历朝历代多少文人墨客讴歌过。

image.png

  唐代李兼有诗:

  “耕夫自立苗且耘,饷妇相敬礼如宾。“”遗风后世岂无存,半在东阡烟雨村。“

  晋文公在位的时间太短,还没等冀缺有所表现,他老人家就尚飨了。但是晋襄公刚上位,白狄人趁着丧事来犯,冀缺一战成名。

  正是在此保家卫国的大战中,冀缺舍生忘死,横戈跃马,斩将搴旗,亲手擒获白狄首领。

  平时静若处子,战时动若奔雷。对勇冠三军的冀缺,晋襄公不仅直接封他为卿,命参与国政,还下令把冀邑重新封给他。

image.png

  此后,冀缺逐渐成为晋国的股肱重臣。晋灵公六年,任上军主将。九年,兼帅上下两军伐蔡,迫使其订城下之盟

  晋成公六年即公元前601年,冀缺任中军元帅,执掌晋国大政。

  冀缺以德治国,事数君,鲜失误,是晋国史上少有的稳健型政治家,其德才兼备,在中华民族的杰出人物当中,也应当有其一席之地。至前597年,冀缺终老后,归葬在其封邑——安泽冀氏。谥号为“成”,后世人敬称为“郤成子”。

image.png

  大诗人白居易在《赠内》诗中写道: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冀缺一农夫,妻敬俨如宾。“

  “伍员岂是吹箫者,冀缺非同执耒人。“唐末徐夤亦有诗赞之。

  晋国霸业确实离不了这样的定海神针,这不,冀缺前脚刚死,没半年,晋国就被楚庄王打败了。

image.png

  那个敢带着自己家族去挑战霸主齐国的,原来就是冀缺的儿子

  晋国从文公开始直到顷公,历十世,百余年间一直说话算数,是威风八面的大盟主。晋国称霸,郤氏家族厥功至伟。

  前文说到,冀缺一死,蛰伏了多年的楚国就蠢蠢欲动,开始挑衅,刚上任的中军主帅荀林父还不能服众,晋军并不团结。一场大战在邲展开后,晋军输得很惨,但冀缺的儿子郤克却在危局中崭露头角。

image.png

  时任上军佐的郤克与上军将士会上下齐心,两人事先在敖山前埋伏了七支伏兵。所以其他晋军接战即溃,只有上军极少损失,全甲而还。

  第二年,先氏家族退出晋国政坛,郤克被提升为上军将。

  前594年,中军元帅荀林父攻灭潞国,自认为部分弥补了邲之战的罪责,宣布退役。郤克又进一步成为了中军佐,辅佐士会执政。

  当时的齐国是顷公在位,年轻气盛,屡屡用兵,再次做起霸业美梦。晋国暂时不想与之为敌,前592年,派遣中军佐郤克出使齐国。

image.png

  郤克略显驼背,在齐国的朝堂上走路的姿势不怎么好看。这时候齐顷公的母亲萧同叔子在帷幕之后看见郤克的样子,竟然哈哈大笑……

  《史记》中记载更加详细:齐顷公亲自出任导演,编排了一出恶作剧,故意安排一个驼背的侍从引领着本就驼背的郤克登殿,齐国朝堂之上,人人大笑不止。

  如此被人耻笑,郤克怒火中烧。返回途中,过河时他放下一句狠话:“必报此仇!请河为证。”

  回国的郤克,屡次向晋景公提出讨伐齐国。晋景公认为小不忍则乱大谋,伐齐时机并不成熟,一直不同意。

image.png

  身受奇耻大辱的郤克于是愤而提出:那就请允许我带着我们郤氏家族的亲兵,与齐国去做个了断!

  虽千万人,吾往矣!敢用自己一家的军队去向一个大国挑战,不仅有实力,更有霸气!可他还是被晋景公坚决摁住了。

  晋国刚开始复霸旅程,该忍的气必须忍!这一忍就是四年,直到郤克成为晋国的执政大夫兼中军元帅。

  前589年,晋景公终于决定讨伐齐国。于是郤克披挂出征,六卿将佐一半出战。晋国此番拿出了一半家当,郤克要一雪前耻。

image.png

  这就是著名的“鞌之战”,这个“鞌” 【ān】,在今天的济南长清一带。战争初期打得非常激烈胶着,双方势均力敌。郤克在冲杀当中被流矢射中,血染征袍,战车为赤。但郤克满怀仇恨,奋不顾身。晋军将士一看主帅如此刚烈,个个奋勇争先,杀声震天。

  齐兵顶不住了,顷公发现大势已去,率先拔腿开溜,齐军大败。晋军司马韩厥紧紧咬住齐顷公的帅车不放,想活捉了他。齐顷公不得不跟自己的“司机”换装“金蝉脱壳“,才狼狈逃回临淄。

  晋军乘胜追击,齐顷公只能腆着脸向郤克求和。

image.png

  “鞌之战”是晋国在争霸事业中的辉煌手笔。此后20年间,齐国都没有跟晋国叫过板。

  前588年,晋景公在鞌之战后兴奋异常,扩三军六卿为六军十二卿,郤克仍然是六军的最高统帅——中军将。就在这一年,郤克又带兵剿灭戎狄部落啬咎如,进一步稳固了晋国的后方。

  前587年,对外强刻、对内温和的郤克病逝,他博闻多能、惠而内德、智能翼君,其文治武功为晋国的复霸奠定了坚实基础,故谥之曰“献”,后人敬称为“郤献子”。

image.png

  君子之泽三世而斩?原来冀家也逃不脱潜规则

  郤克虽然死了,但是郤家经过多年经营,此时已经树大根深

  早在郤克刚刚出道时,就有意带着儿子郤锜上战场去锻炼他的胆识。在那场晋国被楚国打懵的邲之战中,将门虎子郤锜表现可圈可点。

image.png

  郤克之后,郤锜继任为郤氏大宗的宗主。郤锜先安排堂弟郤至为新军佐。数年之后,郤锜、郤至又联手将叔父郤犨【chōu】拉入八卿之列。郤家子弟,八卿占有其三,此时郤家的势力真正达到了“其富半公室,其家半三军”的程度。“三郤”在晋国炙手可热,比当年的赵家犹有过之。而此时的正卿栾书心生嫌隙,他认为郤家严重威胁到了自己。

  “三郤”并不知道栾书心里的微妙变化,在对外的大战中表现仍然很抢眼,先说晋秦之间的麻隧大战。

image.png

  前578年,晋秦争霸,晋厉公亲征,来到秦地麻隧,即今天的陕西泾阳县北。

  晋军猛将如云,中军将栾书,中军佐荀庚;上军将士燮,上军佐郤锜;下军将韩厥,下军佐荀罃【yīng】;新军将赵旃【zhān】,新军佐郤至。

  郤家全数出动,郤至的哥哥郤毅也是一员虎将,亲自为晋厉公驾驭战车。另外,齐宋等八国联军都来助战。

image.png

  五月四日,双方在麻隧展开激战,秦军大败,晋及诸侯联军渡过泾河追击到今天的陕西省礼泉县境,才高唱凯歌而还。

  再说晋楚之间的鄢陵大战。

  此战发生在前575年,正是郤氏家族实力最鼎盛的时期。这是晋楚之间爆发的第三次争霸战,地点在今天的河南鄢陵县。

  晋厉公与楚共王都亲自统兵,直接对阵。

image.png

  此时,郤至提出自己的闪攻战略,不等诸侯联军集齐便速战楚军。厉公用其谋,两军对垒,晋兵势盛,射瞎楚共王,楚军大溃。这次主力大会战之后,楚国走向颓势,晋国再次扬威,借此重整霸业宏图。

  郤锜治军不含糊,遗憾的是没有继承到祖父与父亲的雍和大度,他为人强横。尤其是在鄢陵之战后,又是盖世奇功一件,想低调都难,但他有一点做得非常到位,就是郤家非常团结,同呼吸共命运,从没什么摩擦。这样抱团如一人的“三郤”,更成为栾书心里的一根刺。

  前574年,中军佐士燮死去,郤锜升任中军佐,此时,他离栾书的中军将宝座只有一步之遥。

image.png

  栾书坐立不安,必须给三郤挖坑了,于是他给晋厉公打小报告,说郤至通敌于楚,又说三郤想废掉他而拥立公子周。

  功高震主,晋厉公早对三郤很有意见了,郤锜的专横不说,连一向温文尔雅的郤至竟然也不把老子放在眼里。这中间有个过节,鄢陵之战后,晋厉公出猎,他很宠幸的寺人(就是太监)孟张抢了郤至射杀的野猪,这本是要献给晋厉公的,郤至眼里哪能揉这沙子,欺我太甚?于是干脆一箭把孟张给射死了!

  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晋厉公当然很不爽,这“一箭之仇”很难说不是厉公想屠杀郤氏的引子。

image.png

  正好此时,栾书给想瞌睡的厉公送来枕头。显然栾书也是对郤氏忍无可忍了,那老子何不将计就计?

  可惜更可悲的是,一场惊天变故已经酝酿完毕,整个郤氏家族都面临生死存亡,“三郤”却完全懵懂不知。

  晋厉公突然任命胥童等亲信提甲兵八百人,进攻郤家。三郤马上会聚商议,以郤氏家族的实力,如果誓死抗争,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但此时,“有才辩,为使有礼,谋事有智,临戎有文”的郤至却提出:“国君之意不可违背,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image.png

  郤氏子弟决定不作任何抵抗,死也要死得有气节。《国语》记载:“三郤皆自杀”。胥童等人毫不客气,掩杀郤氏,时间截止为公元前574年,一个百年望族就这样轰然倒塌。第二天,晋厉公将三郤陈尸朝堂,其状之惨,令人唏嘘。

  一群血性昂扬的汉子,伏剑而死,内战确实不是他们的强项。

image.png

  流在朝堂上的血迹会慢慢模糊,但晋国不该忘却的是,他们称霸的这一百来年,正是在郤家五代人的扶持下一路走来。这些汉子在晋国称霸的多少次战争中出生入死,从来都是铁骨铮铮,所向披靡——征讨翟人、救曹攻宋、平狄伐蔡、城濮之战、鞌之战、麻隧之战、鄢陵之战……齐、秦、楚一个个强国匍匐在他们的猎猎战旗之下……

  郤家被灭门之后,晋国的霸业也走近了尾声。x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