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承嗣:一生数次叛唐,为何还能稳坐藩镇重位?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田承嗣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田承嗣,唐朝中期割据军阀,一代枭雄,世为卢龙军裨校,曾于安禄山手下为将。后在藩镇林立的中唐时期,凭借智谋和狠辣,成为割据一方的藩镇势力,统领七州,拥兵五万,其势力居于河北三镇之魁,即是唐代著名的藩镇世袭势力——魏博田氏家族。

image.png

  ▲田承嗣死后,将节度使一位传于侄子田悦,开启藩镇世袭之先例,其后治理魏博一带近六十年。

  田承嗣因家族世代为卢龙军裨校,故早期在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麾下担任前锋兵马使。卢龙形势险要,山如龙形,因而得名,是中原王朝的边防要地,唐代诗人戎昱作《塞下曲》(其六)曰:“北风凋白草,胡马日骎骎。夜后戍楼月,秋来边将心。铁衣霜露重,战马岁年深。自有卢龙塞,烟尘飞至今。”

  在此边境要地,不说世为将职的田氏,就是卢龙当地的百姓都是“人性劲悍,习于戎马”。《旧唐书》中载,田承嗣的父亲田守义,及祖父田璟,皆是”以豪侠闻于辽、碣“。因此,田承嗣幼善击剑,弓马精熟,又识兵知阵,能“度山川之险易,计戎狄之勇怯”,故而在安禄山麾下时曾数次俘斩入侵的奚族、契丹军队,以此战功一月三捷,补左清道府率,迁武卫将军。

  ▲在唐代故事《红线》中,田承嗣就是其中的主角之一,正是因为他欲吞并潞州的野心,才招致潞州节度使薛嵩遣婢女红线盗盒。

  除勇力外,田承嗣更擅治军,《新唐书·田承嗣传》中载有这样一个小故事,当时安禄山起兵反唐,引发安史之乱,田承嗣与张忠志被安禄山遣为先锋,一战攻陷河、洛。后天降大雪,安禄山为此巡视众营,发现田承嗣营中悄无声息,似无一人,后进营一看,营中却已经”擐甲列卒“,军容严整,安禄山逐个按籍查阅,竟无一人缺漏。此后,安禄山叹服田承嗣治军之能,遂令其守颍川。

image.png

  ▲兵书《吴子·应变》中言:“三军服威,士卒用命、则战无强敌,攻无坚阵矣”,正是强调在战争中,治军对于战局的重要性。

  随着安史之乱的进行,田承嗣逐渐成为安史叛军中的主力干将,他凭借着治军、勇力,以及过人智谋和眼光,数次击败唐军。后唐郭子仪率军平乱,用兵有法,克洛阳,声震天下。田承嗣见情势不好,遂在颍川降唐,但不久后,安禄山之子,当时的安史叛军之首,安庆绪率军退守相州,田承嗣又联合蔡希德、武令榔叛唐,三人合军北上,驰援相州。

  ▲安庆绪,安禄山之子,在安禄山建立大燕政权后,杀父自立,成为安史叛军名义上的首领。

  田承嗣刚和安庆绪汇合,安庆绪却又被史思明所杀。此后,史思明接收安庆绪部,回军范阳,自称“大燕皇帝”,并于同年兴兵南下。田承嗣在此时又担任先锋一职,率军再度攻陷洛阳,因此功被史思明拜魏州刺史。

  然而,在见证了安史叛军中的勾心斗角后,田承嗣认为叛军的分崩离析是迟早的,遂有投降朝廷之念。此后没过多久,田承嗣预想成真,杀害安庆绪,独掌大权的史思明,死于其子史朝义之手。自此之后,安史叛军内部离心,再无往日威风。与此同时,仆固怀恩率唐军再度收复洛阳,安史叛军形势岌岌可危,屡战屡败,一时只有退守之力,无奈之下,史朝义和田承嗣只得率军入莫州据守。

  史朝义弑父称帝的第二年,田承嗣见唐军已收复大部分州郡,安史之乱将平,便心生一计,哄骗史朝义回幽州搬援军,自己则于莫州坚守,抵御仆固怀恩的大军,史朝义不知田承嗣已有降唐之心,从其计,率五千骑夜出莫州,直奔幽州。

image.png

  ▲《新唐书》载:“(史)朝义然纳,以骑五千夜出,比行,握(田)承嗣手,以存亡为托。承嗣顿首流涕。将行,复曰:‘阖门百口,母老子稚,今付公矣。’承嗣听命。”

  史朝义一走,田承嗣便召集众将,先是历数自己和叛军所行之恶,“吾与公等事燕,下河北百五十馀城,发人冢墓,焚人室庐,掠人玉帛,壮者死锋刃,弱者填沟壑,公门华胄,为我厮隶,齐姜、宋子,为我扫除“,而后又以祸福无常,改过自新方能转危即安来劝说众人出降。安史叛军中将帅、士兵离心日久,为求存,遂从田承嗣之议。

  就这样,田承嗣以史朝义全家和莫州作为进身之礼,成功降唐。后安史之乱平息城池残破,民生凋敝,唐廷便数次大赦天下,对田承嗣这班子安史旧将既往不咎还一再提任田承嗣,升任其为魏博节度使。

  ▲安史之乱的平定,郭子仪克复二京,折冲千里,居功至伟,唐肃宗李亨唐代宗李豫唐德宗李适都对其赞誉有加。

  田承嗣得封魏博节度使后,野心尽显,表面上接受朝廷命令,实则已是割据一方,于辖内收取重税、整修武备、统计户口,强拉兵丁,不过数年光景,就已有十万部众在手。

  此后,田承嗣越发骄横,就连唐代宗都只能以下嫁永乐公主于其子田华来笼络其心。但是,唐代宗的“姑息之政”却让田承嗣势力愈来愈强。大历十年,田承嗣占相卫四州,起兵作乱,被唐代宗遣八镇兵马征讨,田承嗣不敌,上表请罪。后大历十一年,田承嗣又援助汴州李灵曜叛乱,不成,再度上表请罪。

  两次叛乱,两度请罪,唐朝之所以都可容忍,就是因为田承嗣当时的势力之盛。在面对这个统领七州的河北三镇之魁,唐朝也只能任由其行事,让田氏家族称霸魏博六十余年。中国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曾言:”田承嗣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致使河北三镇‘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田承嗣则是其罪魁祸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