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北宋大奸臣在被贬路上饿死。

  揭秘:北宋大奸臣在被贬路上饿死。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哪个大奸臣在被贬途中饿死了?细数起来,只有北宋末年的六贼之首蔡京了。蔡京,何许人也?此人是宋徽宗朝总领三省(即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大权的宰相;是《宋史.奸臣二》中的第一奸臣,位列徽宗朝的“六贼”之首,也是被北宋朝野称为“蔡太师”的人。一部中国妇孺皆知的《水浒传》,起因亦缘于此人;在《水浒传》中,智多星吴用与托塔天王晁盖密谋夺取生辰纲时是这样说的:“有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收买十万贯金珠宝贝,送上东京,与他丈人蔡太师庆生辰,早晚从这里过,此等不义之财,取之何碍!”我想,如果没有梁中书送给老丈人蔡太师这一批贺生日的不义之财,大概也就没有梁山聚义的小说源头了。 这是一个在宋徽宗朝既拥有天大的权力,也贪有天大的财富的人。据民间轶事记载:蔡京一顿饭仅包子一项就花掉一千三百贯钱,相当于四十余中产之家一年的生活费。又有宋人罗大经的《鹤林玉露》记载:“有士大夫于东京买一妾,自言是蔡太师府包子厨中人。一日,令其作包子,辞以不能。诘之曰:‘既是包子厨中人,何为不能作包子?’对曰:‘妾乃包子厨中缕葱丝者也。’”你看,包子厨中的人居然只会缕葱,不会做包子。可见,仅包子一项,太师府厨房的流水分工该是何等的细致。进而可知,蔡太师的日常生活该是何等的侈糜了!也许还真应了“因果报应”一说,一生享尽如此荣华富贵、穷奢极欲的蔡太师,最后的下场却是活活被饿死的。

  蔡京(公元1047-1126年),字元长,兴化仙游人(即今福建仙游)。宋神宗熙宁三年(公元1071年)考中进士,累迁起居郎(记录皇帝起居行动的官员),出使辽国归来后,升任中书舍人。宋哲宗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司马光秉政,废“免役法”,复“差役法”。蔡京力挺司马光,获重用。后因被人参劾挟邪坏法,遂多次被改迁职务。哲宗绍圣初年(公元1095年),当权臣章惇主张变行“免役法”而屡议不决时,他又力挺章惇,因此重获重用。然而,差、免两法,光、惇两人,皆不相同。蔡京这个政治上的投机分子,却在其中翻云覆雨首鼠两端,“识者有以见其奸。”(见《宋史.奸臣二》)宋徽宗即位,因其名声太坏,被劾削位,徙居杭州。

  宦官童贯(即六贼之一),以供奉官之名奉诏南下苏杭,并在杭州留连数月。蔡京遂与之结交,成为密友,朝夕相处,狼狈相依。徽宗喜好书画及奇巧玩物,密旨童贯承办。蔡京能书会画,一面自己刻意书画屏障扇带,并购名人书画,加入题跋,冒充己名,托童贯进呈皇帝;一面贿赂童贯无数财帛,请其代为进京周旋。童贯受贿后,一面密表皇帝,说蔡京实具大才,不应放置闲地;一面联络朝中大臣,贿赂宦官宫妾,使这些人都交口赞誉蔡京。宋徽宗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七月,蔡京被擢为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侍郎。

  蔡京执政后,便开始结党营私,排除异己,窃弄权柄,陷害忠良。特别是对所谓“元祐党人”尽行贬斥,就是对曾经重用过他的司马光的毁誉也毫不手软。他在文德殿端礼门前立石碑,把以司马光为首的一百二十人刻名碑上,名曰:“党人碑”或“奸人碑”。其朋党后人皆不得录用。一时间,蔡京是“威福在手,中外莫敢议。”

  蔡京既贵而贪益甚,在己有宰相俸禄的情况下,还贪污空吃司空等爵位的禄钱。

  徽宗喜欢珍玩,尤喜花石。蔡京便派人在苏杭设立官局,专办“花石纲”。所花费用动辄数十百万,弄得苏杭民众卖儿鬻女,以应官差,百姓们苦不堪言

  就是这样一个蔡京,宋徽宗却像吃了迷魂药一般,对他言听计从,宠信有加。所以,每当朝廷中掀起一次反蔡风暴,赵佶虽然有时迫于情势,不得不把他降黜一下,外放一下,以平众议,但过不了多久,总是又让他官复原职了。从宋徽宗即位的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擢拔蔡京为尚书左仆射兼中书侍郎起,到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罢其官爵止,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徽宗皇帝四次罢免了他,又四次起用了他。最后,蔡京年己八十,耳聋目昏,步履蹒跚,徽宗仍然任由其窃弄权柄。直至金兵南侵,徽宗惊悚,在退位避祸前,才将蔡京免职。

  任何一个领导人,轻信失察,用人不当,都是在所难免的。看错了人,看走了眼,被假象所蒙蔽,把伪君子当成正派人,把野心家当成接班人,也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但通常是,事不过三。可宋徽宗对蔡京却是四免四用,一错再错,错上加错,实在是不可救药。

  宋徽宗作为文人,诗词绘画可谓一流,就连他的书法,都创造出了“瘦金体”,也是一流的。可作为关乎国家安危的皇帝,却属末流,而且是末流中的末流。因为中国的老百姓,不需要一个会作画,会吟诗,会弹琴的皇帝,而是需要一个能给人民带来福祉,起码不给老百姓制造灾难的君主。《水浒传》是这样介绍宋徽宗的:“(赵佶)乃神宗天子第十一子,哲宗皇帝御弟,见掌东驾,排号九大王,是个聪明俊俏人物。这浮浪子弟门风,帮闲之事,无一般不晓,无一般不会,更无一般不爱。琴棋书画,儒释道教,无所不通。踢球打弹,品竹调丝,吹弹歌舞,自不必说。”如此风流倜傥的人物,若是只在他的潜邸做端王,那也算不得什么了。可偏偏在他十八岁那年,他的兄长哲宗皇帝驾崩,因无子嗣,一顶御轿,将他抬进皇宫,继了帝位。

  事实证明,赵佶只能当端王,不能当皇帝。当他一坐上金銮宝殿,凡中国昏君的所有毛病,都在他身上体现了出来。尤其要命的毛病就是:近小人,远君子;宠奸佞,逐忠良。世道就是这样,一个小人,独木不成林,也许作不了什么大乱;两个小人,双木则成林,就有可能引来祸乱;一群小人,三木则成森,便非祸国殃民不可。而蔡京,加上童贯,加上高俅,再加上一群无耻宵小,“群小相聚”,岂不天下大乱乎?自从赵佶当了皇帝以后,整个东京城,便成了贪官污吏比赛谁更堕落的罪恶渊薮。而这之中,最为推波助澜的,就是赵佶一直倚为膀臂的股肱之臣蔡京了。

image.png

  宋人著的《大宋宣和遗事》,是这样描述徽宗朝国事的:“向九里十三步皇城,无日不歌欢作乐。盖宝录诸宫,起寿山艮岳。异花奇兽,怪石珍禽,充满其间;画栋雕梁,高楼邃阁,不可胜计。”“役民夫千万,从汴梁直至苏杭,尾尾相含,人民劳苦,相枕而亡。加以岁岁灾蝗,年年饥馑,黄金一斤,易粟一斗,或削树皮而食者,或易子而飧者。宋江三十六人,哄州劫县;方腊十三寇,放火杀人。天子全无忧问,与蔡京、童贯、杨戬、高俅、王黼、梁师成、李彦等,取乐追欢,朝纲不理。”

  国事如此,天下大乱。金兵乘机南下,徽宗皇帝着了慌,遂退位避祸,当起了太上皇。他的儿子赵桓被迫即位,是为宋钦宗

  赵桓即位,弹劾蔡京的奏章,便如雪片飞来。据《宋宰辅编年录》记载,孙觌的上疏较为全面,疏曰:“自古书传所记,巨奸老恶,未有如京(即蔡京,以下同)之甚者。太上皇屡因入言,灼见奸欺,凡四罢免,而近小人,相为唇齿,惟恐失去凭依,故营护壅蔽,既去复用,京益蹇然。自谓羽翼己成,根深蒂固,是以凶焰益张,复出为恶。倡导边隙,挑拨兵端,连起大狱,报及睚眦。怨气充塞,上干阴阳,水旱连年,赤地千里。盗贼遍野,白骨如山,人心携贰,天下解体。敌人乘虚鼓行,如入无人之境。”

  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蔡京作为钦宗朝的罪臣,终于被发配去儋州了。《宋史.奸臣二》记载:“钦宗即位,边遽日急……又徙(蔡京)韶、儋二州。行至潭州死,年八十。”“虽遣死道路,天下犹以不正典刑为恨。”蔡京于靖康元年死在发配的路上。天下民众却因为没有看到蔡京死于正典行刑而遗恨。

  那么,蔡京究竟是怎么死的呢?《宋史》没有说,只说是“遣死道路”。宋人王明清的《挥麈后录》记载:“初,元长(蔡京字)之窜(发配)也,道中饮食之物,皆不肯售,至于辱骂,无所不至,乃叹曰:‘京失人心,一至于此。’”《大宋宣和遗事》记载:蔡京“至潭州,作词曰:‘八十一年往事,三千里外无家。孤身骨肉各天涯,遥望神州泪下。金殿五曾拜相,玉堂十度宣麻。追思往事谩繁华,到此翻成梦话。’遂穷饿而死。”中国民众对大权在握的贪官污吏可能无可奈何,但对被流放的祸国殃民的奸臣,却是万众一心地鄙视,鄙视到不卖一丁点食物给他,以至让他活活饿死。这就是饿死蔡京的故事,足为后来的贪腐者戒!

  第二年,北宋亡了。徽、钦二帝被俘北上,被关押在黑龙江五国城,最后也死在冰天雪地之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