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暴君”,被骂了千年,隋炀帝还能洗白吗?
趣历史 2019-10-29 16:26:41 朱贵儿 赵绰 窦荣定 杨爽

  被误解的“暴君”,被骂了千年,隋炀帝还能洗白吗?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关于隋炀帝的种种暴行,有些可以洗白,还其公道,但有些事情无论怎么洗都洗不白的。

  先说可以洗白的。隋炀帝弑父、淫母这两件事基本可以确定比较扯淡了,这两件事一般都连在一起说,先淫庶母,事发再弑父。不少野史传说,绘声绘色地把那个善于蛰伏、长于自制、强毅隐忍、雄图大志的杨广描写成了一个急吼吼的多年没有亲近过女人的色情狂。于众大臣聚集、举国聚焦的焦点之地,权力授受的关键之时,演出这极可能毁自己二十年积累的夺嫡成果于一旦的愚蠢下流故事。杨广再愚蠢,能有此乎?

image.png

  也许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虽然这是丑化杨广的最好武器,正史也不敢直接使用。事实上,就连用力搜集炀帝的反面材料以为批判的唐太宗君臣,也没有一人指控杨广弒父。试想,如果果有此说,则李唐起兵之时,何不以为宣传材料?

  再说弑兄杀弟,前太子杨勇那是曾经的储君,杨广继位之后,为了避免内耗动乱,将其赐死,虽不近人情,但也不能过多指责,毕竟在皇权面前,是没有什么亲情的。而杨坚五子汉王杨谅是自己起兵造反,兵败被杨广囚禁至死,这更没什么好说了,杨谅自己作死,怪不得杨广。

  再说洗不白的。杨广营造东都,修建大运河,以及三征高句丽,这些事情从政治经济军事等层面上讲,都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说体现了眼光超越常人的胸襟与眼光。但是,无论这些举措对后世有多大的意义,也掩盖不了因此而累死、冻死、自残而死、逃亡至死的普通百姓的累累尸骸。史书所载营造东都和修建大运河时的民工“僵仆而毙者十四五”,“死者十五六”(《隋书·食货志》)当然是夸大其词,但相当高的死亡率是不可避免的。

image.png

  而据史学家考证,攻打高句丽的兵役徭役量超过了前几年几项大工程的总和,达到几乎全国就役的程度。(袁刚《隋炀帝传》)老百姓付出的代价过于沉重了:刚刚把大运河修到洛阳,还没有喘口气,他们又接到命令,要把运河从洛阳一直开通到涿郡(今北京),以运送军粮。由于工程浩大,“丁男不供,始役妇人”,也就是说,连妇女都被征发到工地去挥锹抡镐。本已不堪重负,从大业七年攻高句丽进入倒计时起,劳役压力又骤然增大。《资治通鉴》载:下诏讨高丽,命人督工在东莱海口造战舰三百艘,民工昼夜立于水中造船,自腰以下都生满蛆,工匠死掉三分之一。又发江淮以南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手三万人,又令河南、江南造戎车五万乘送高阳,命江南民夫运米至涿郡。一时间舳舻千里皆满载兵甲器物,路上几十万人填咽道路,昼夜运输战具、粮食,死者相枕,天下骚动。大规模的逃亡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人逃奔到山东、河北的深山大泽之中,开荒自给,一二年间,竟达十万人之多。

image.png

  这些人命都要算在杨广头上,无论后世的人怎么吹捧洗白,无数鲜活的生命的的确确因他而死,这是再过两千年也翻不了案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