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古代打仗都讲究礼仪!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为什么说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我们总说这句话:中国自古就是“礼仪之邦”,说顺嘴了,却很少有人往深处追究,中国的礼仪之邦是如何来的。那么,这个“礼仪之邦”是怎么来的呢?

  我们知道,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唯一不曾间断的文明史,在5000年漫长的文明发展过程中,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形成了一系列高尚的道德准则、完整的礼仪规范和优秀的传统美德,因此被世人称为“文明古国,礼仪之邦”。

  礼仪当然也记载在各种典籍之中,《诗》序中载:“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礼记》:“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

  实际上,中国的礼仪之邦首先体现在邦国之间的礼仪上,今天我们就看看在我们国家春秋时期,先祖们是怎样打仗的。

  子路之死

  子路是孔子的著名弟子,子路原名仲由,子路是他的字,另外又还有一字叫季路,是春秋末鲁国卞(今山东省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村)人。他是“孔门十哲”之一,以政事见称,性格爽直率真,有勇力才艺,敢于批评孔子。孔子非常喜欢他,对他评价很高,认为子路可备大臣之数,说他“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

image.png

  (子路问津)

  周敬王40年(鲁哀公15年),公元前480年,卫国内乱,子路临危不惧,冒死冲进卫国国都救援孔悝,混战中被蒯聩击杀,怎么死的呢?《左传·鲁哀公十五年》这样记载:

  季子将入,遇子羔将出,曰:“门已闭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践其难。”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难。”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门焉,曰:“无入为也。”季子曰:“是公孙,求利焉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

  你看,他赶到孔家时,孔家的家门已经关闭,显然来不及了,他的同学子羔,还有孔悝的家臣公孙敢都劝他不要去了,子路的态度是直接说:食人之禄,忠人之事,有利可图就追随左右,大祸临头就逃之夭夭,我可不是这样的人!

  进门之后,一场乱战,乱战之中,子路的冠缨被对方用戈砍断,冠缨一断,帽子就会掉下来。搁现在,断了就断了,接着打呗,但是子路却说:“君子死,冠不免。”我是君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得体体面面,要有尊严,就算要死,也不能免冠,于是放下武器,腾出双手,从从容容地系紧冠缨,任由对方砍杀,结果当然不好,他被砍成了肉酱。

  邲之战——帮逃跑的敌人修车

  邲之战,也叫“两棠之役”,发生于公元前597年,这是春秋中期的一次著名会战,是当时中原两大强国晋国楚国在中原争霸的第二次重大较量。

image.png

  (晋楚之战)

  当然,战争的结果是楚国胜利了,楚庄王最终因此役的胜利而一举奠定了“春秋五霸”的地位。这自然不用多说,我们要说的是一个细节,看《左传·鲁宣公十二年》的记载:

  晋人或以广队不能进,楚人惎之脱扃,少进,马还,又惎之拔旆投衡,乃出。顾曰:「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

  两国大战,晋军战败奔逃,有一辆战车陷在坑里不能动弹,于是追赶他们的楚国战士就停止了追赶,遥遥地站着喊,教晋军怎样修车,先教他们抽去车前横木,但仍然没有解问题,车还是出不来,于是楚人又喊话,教他们拔去大旗,扔掉辕前横木,战车这才冲出陷坑。

  有意思的是,晋军反而回头对楚人说:“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大意就是,楚国弟兄们,你们到底是擅长逃跑的超级大国啊!

  这是彬彬有礼的战争!

  泓之战——不重伤,不擒二毛,不鼓不成列

  公元前638年,宋、楚两国为争夺中原霸权,在泓水边发生战争。当时郑国亲近楚国,宋襄公为了削弱楚国,出兵攻打郑国。楚国出兵攻宋救郑。《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是这样记载的:

  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公曰:“不可。”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陈而后击之,宋师败绩。公伤股,门官歼焉。国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伤,不禽(擒)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虽亡国之馀,不鼓不成列。”

  这一段也叫“子鱼论战”,大意是两国交战,宋军以逸待劳,他们先排成战斗的行列,但是楚国人却没有全部渡过泓水。于是子鱼劝宋襄公趁敌人未渡河攻打对方。宋襄公不同意,等到楚军全部渡河,但尚未排好阵势,子鱼又劝宋襄公攻击,宋襄公还不同意,等到楚军摆好阵势,宋襄公才让宋军发动攻击,结果呢!宋军大败,宋襄公大腿受伤,他的贴身护卫官被杀死。

image.png

  (古代战车)

  于是宋国国人都来责怪宋襄公,宋襄公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认为,身为君子,在打仗的时候,有这样的规则:

  1、不重伤。打仗的时候,不能让一个人重复受伤,不管对方伤在哪儿,都要让对方回去治疗,坚决不能再给他来一下;2、不擒二毛。打仗的时候,在战场上遇到头发花白的人,决不可擒来作俘虏,应当让他回去养老;3、不以阻碍。打仗的时候,坚决不在地形险隘的地方阻击敌人,要打仗,就要在开阔地带堂堂正正地进行决战;4、不鼓不成列。对方的阵形还没有完全摆好之前,就不能擂鼓进军。

  你看,宋襄公败得够惨,但他实在是继承了远古君子们的战争礼仪。

  鄢陵之战

  公元前575年,晋楚两国发生鄢陵之战,战争过程中发生的一些事,也很说明问题:

  郤至三遇楚子之卒,见楚子,必下,免胄而趋风。楚子使工尹襄问之以弓,曰:“方事之殷也,有韎韦之跗注,君子也。识见不谷而趋,无乃伤乎?”郤至见客,免胄承命,曰:“君之外臣至,从寡君之戎事,以君之灵,间蒙甲胄,不敢拜命,敢告不宁君命之辱,为事之故,敢肃使者。”三肃使者而退。

  郤至是晋国大夫,在战场上三次遇到楚共王,每次都要下车,脱下头盔,并且小步快走(表示恭敬的礼节),要知道,对方是敌国的君主啊!

image.png

  (古时的战车)

  楚共王呢,也讲“礼”!他派人带着一张弓,去慰问人郤至。代共王传话:刚才匆忙之中,有一位穿浅红色衣服的人,他可真是君子啊,他见到我就小步快走,他会不会受伤了呢?

  郤至当然在场,他的回应更有意思,他先是脱下头盔行礼(对方是国君之使,他视作对方君主亲来),然后泰然请求回复:我是个外邦小臣,跟随我们的国君参战,承蒙我们的国君恩准,我披上了这身盔甲,因为有公务在身,所以我无法去当面叩谢君上(楚王)的关怀了,拜托使者去禀告君上,下臣我的身体很好,正准备跟你们决一死战!接连向使者行了三遍大礼才退下。

  你看:礼,在中国春秋时期,比战争胜负更重要!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再来看《左传·宣公十四年》的记载:

  楚子使申舟聘于齐,曰:“无假道于宋。”亦使公子冯聘于晋,不假道于郑。申舟以孟诸之役恶宋,曰:“郑昭宋聋,晋使不害,我则必死。”王曰:“杀女,我伐之。”见犀而行。及宋,宋人止之,华元曰:“过我而不假道,鄙我也。鄙我,亡也。杀其使者必伐我,伐我亦亡也。亡一也。”乃杀之。楚子闻之,投袂而起,屦及于窒皇,剑及于寝门之外,车及于蒲胥之市。秋九月,楚子围宋。

  大意是:

  楚庄王派申舟到齐国,说:“不要向宋国请求借路。”同时还派公子冯到晋国出使,也不让他向郑国借路。申舟由于孟诸这一役曾得罪了宋国,说:“郑国明白、宋国糊涂,去晋国的使者没有危险,我就必然会死。”楚庄王说:“要是他杀了你,我就攻打宋国。”申舟把儿子申犀引见给楚庄王然后出使(交待后事)。

image.png

  (楚庄王)

  申舟到达宋国,宋国人果然不让他走。华元说:“经过我国而不请求借路,这是把我国作为楚国边境内的县城。把我们当作县城,这是视我为被灭亡之国。杀了楚国的使者,楚国必然会进攻我国,进攻我国也不过是被灭亡。反正一样是灭亡。”于是就杀死了申舟。楚庄王听到申舟被杀的消息,一甩袖子就站起来,随从赶上去到前院才送上鞋子,追到寝宫门外才送上佩剑,追到蒲胥街市才让他坐上车子(气得不轻)。到了秋天,九月,楚庄王就包围了宋国。

image.png

  (古战争场面)

  这是成语“投袂而起”的出处,也是“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出处。你看,那时候的人认为使节无论职位高低,任何时候都神圣不可侵犯。

  这是使节的“礼”!成了后世通用的战争原则。

  尾声

  我们看,国际现代战争中有《日内瓦公约》,这是人道主义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公约的内容,怕最早就起源于遥远的春秋时期。

image.png

  (古代战争场面)

  但在中国,发展到战国时期时,这些礼大部分都不存在了,因为到了战国时,战争已经发展为“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孟子·离娄下》),打仗时,都是恨不得把对方赶尽杀绝,哪里还有什么礼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