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四大名将是哪几个?单挑王史万岁的一生跌宕起伏!
趣历史 2020-01-07 11:34:43 窦线娘 释法泰 王颁 杨爽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单挑王史万岁的一生跌宕起伏!欢迎阅读哦~

  史万岁、杨素贺若弼韩擒虎是公认的隋朝四大名将

  此四人,被唐德宗追封入古六十四名将之列,得设庙享奠。

  宋室为古七十二位名将设庙,四人亦位列其中。

  四人之中,史万岁的命运最为曲折离奇,其人生大起大落,跌宕起伏,结局也最为悲惨,让人唏嘘。

  史万岁身出将门,其父是北周沧州刺史史静。

  史万岁年少时就长得英气逼人,拉得硬弓,骑得烈马,提枪上马,骁捷若飞。

  更难得的是,他好读兵书,兼精占卜。

  北周保定四年(公元564年),史万岁十五岁,北周、北齐在洛阳城北之北展开名载史册的“邙山激战”——该战是北齐兰陵王高长恭斛律光大显神威的代表作。

  开战之初,周、齐双方旗鼓相望,你来我往,战到酣处,难解难分

  史万岁乃是天生名将,却很快判断出周师处于不利,落在下风,赶紧提醒父亲注意压稳阵脚,不让队形散乱。

  果然,战斗很快分出胜负,周师崩盘,一路败北,从邙山到谷水的三十里间的川泽之地,丢弃满了兵器辎重。

  史万岁和父亲史静早有准备,指挥队伍按次序后撤,为周军保存了有生力量。

image.png

  不过,史静还是于北周建德六年(577年)的灭齐战争中战死,史万岁以忠臣子拜开府仪同三司,袭爵为“太平县公”。

  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六月,相州(今河北省临漳县)总管尉迟迥不满杨坚专政,举兵作乱。

  史万岁跟随梁士彦前往平乱,途中有群雁掠空,史万岁手中正好提弓,于是拈箭向梁士彦说:“射行中第三者。”言毕,拈弓搭箭,释弦箭飞,急如流星,雁群中第三只雁中箭,应弦而落。

  三军欢声雷动,莫不悦服。

  在与尉迟迥叛军作战中,史万岁战必先登,登必告捷。

  在尉迟迥的大本营——邺城邺城(今河北省临漳西南)之下展开生死决战时,官军迟迟打不开局面,到后来,竟渐显败象。

  史万岁大吼了一声,回顾左右说:“事急矣,吾当破之。”

  他一马当先,驰马奋击,一口气连杀数十人。

  众将士大为感奋,声势复振,一齐发力,最终反败为胜,平灭了尉迟迥。

  战后,史万岁以功拜上大将军。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史万岁从此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实际上,他却猛然间跌落到了人生低谷——他的好朋友尔朱勋以谋反伏诛,他受到了牵连,官职被撸,他本人被发配到敦煌为戍卒。

  敦煌戍主是个非常强横的主,虽然史不载其名,但其武艺、胆略,均属一流。他经常单骑深入突厥腹地,掠取羊马,每出必有斩获。突厥人无论众寡,都不敢与之相抗。

  敦煌戍主因此深自矜负。

  他听说史万岁是个被革了职的大将军,非常鄙视。

  在敦煌戍主的眼里,朝廷的许多大将军都是酒囊饭袋之辈,不过是命好,出生在将门官家,早早袭爵而已。

  等他知道史万岁果然是个“官二代”、“将二代”,更加坚定了先前的判断,对史万岁呼来喝去,想尽法子来进行折磨和辱骂。

image.png

  史万岁一来敬敦煌戍主是条好汉,二来自己是带罪之身,而且,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有与敦煌戍主争执,只是平静地表示:到突厥人营地里劫掠牲畜的勾当,自己也能玩。

  敦煌戍主不信。

  史万岁请弓马,飞身跃上马背,一道烟冲入突厥营地,数日之后,果然大获六畜而归。

  敦煌戍主信服,从此与史万岁结伴,一起去劫掠突厥人的财物。

  本来嘛,劫掠财物是突厥人的拿手好戏,但是,他们遇上了史万岁两人,反倒成了被劫掠的对象,不由又气、又恼、又羞、又恨,偏偏,打又打不过,拦又拦不住,只能有多远躲多远,远远避开这两尊瘟神。

  史万岁带着敦煌戍主辄入突厥数百里,来去如风,竖着来,横着走,谁也奈何不了,名詟北夷。

  杨坚完成了篡周代隋的政权交替,开始收拾突厥人。

  隋开皇三年(583年)四月,杨坚命自己的姐夫秦州总管窦荣定率九总管、步骑兵三万,由凉州(治今甘肃武威)道北击突厥。

  史万岁知道转变命运的时候到了,告别了敦煌戍主,径往窦荣定辕门请求自效。

  窦荣定早闻其敢战之名,深相接纳。

  史万岁到来之前,窦荣定与突厥阿波可汗所部在高越原(今甘肃民勤西北)地区多次交锋,双方多次交手,彼此伤亡惨重。

  窦荣定既得史万岁来投,如虎添翼,胆气大壮,派人向阿波可汗下战书,有恃无恐地说:“士卒何罪过,令杀之,但当各遣一壮士决胜负耳。”

  阿波可汗认为窦荣定说得有理,而且认为自己帐下多骄兵悍将,慨然许诺:双方各遣一骑挑战,一战定胜负。

  窦荣定看阿波可汗中计,大喜过望,精心挑选战马、利刀,让史万岁出马应战。

  不日,双方列阵相对,中间拉开一箭之地,静观骑将争斗。

  突厥方出战的悍将,亦是阿波可汗从万众之中挑选出来的猛士,手持弯刀,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史万岁神色自若,策马迎战。

  两马相交之际,史万岁手起刀落,驰斩突厥骑将首级而还。

  突厥人大惊,不敢复战,信守诺言,引军退去。

  窦荣定将史万岁退敌之功上奏,史万岁因此华丽转身,拜上仪同,领车骑将军。

  隋开皇十年(590年)十一月,婺州(治今浙江金华)汪文进、越州(治今浙江绍兴)高智慧、苏州沈玄侩等人举兵反隋,自称天子,署置百官,攻州陷府,烽火燃遍了原陈国属地。

  史万岁时为行军总管,率军二千进攻婺州。他从东阳(今浙江省中部金华江上游)别道进军,当部队钻入了深山老林,便不见了踪影,与外界断绝音讯长达半年,以至朝廷以为他们全军已经覆没。

image.png

  哪知史万岁率军逾岭越海,平定蔡道人、汪文进,前后七百馀战,转斗千馀里,攻陷溪洞不可胜数,大捷而还。

  杨坚接到捷报,赞叹不已,赐史万岁家钱十万,官拜左领军将军。

  开皇十六年(596年),南宁州(治味县,今云南曲靖西)羌族首领爨翫发动叛乱。

  杨坚亲自点将,让史万岁为行军总管,进击爨翫。

  史万岁于开皇十七年(597年)二月出兵,经蜻蛉川(今云南大姚)、弄栋(今云南姚安北)、小勃弄、大勃弄(二地均在今云南下关东南),进入南宁州地区。

  爨翫南宁州境内处处设防,处处均为史万岁所击破。

  隋军深入南宁州境内数百里,经过诸葛亮纪功碑,不知是谁故弄玄虚,在碑背面刻铭文:“万岁之后,胜我者过此。”

  史万岁嘿嘿冷笑,令左右倒其碑而进。渡西洱河(今云南洱海),入渠滥川(位于云南下关东北),转战千余里,破西南羌族三十余部,俘二万余人。

  诸羌大惧,爨翫被迫请降。献明珠宝物,并刻石勒铭,赞颂隋朝圣德。

  史万岁遣使驰奏,请求带爨翫入朝。

  爨翫不肯自投罗网受制于人,他出珍宝贿赂史万岁,极力请求免除入朝。

  而杨坚已经批准了史万岁的请奏,催促史万岁带爨翫回朝接受教育。

  史万岁财迷心窍,胆大包天,收了财物之后,私放了爨翫。

  蜀王杨秀当时在益州(今四川省成都),知史万岁受贿,派人索取爨翫所献珍宝。

  史万岁大吃一惊,赶紧将所得珍宝悉数沉于江底,销赃灭迹。

image.png

  杨秀索珍宝不得,怀恨在心。

  史万岁班师回朝,以功进位柱国。

  爨玩是头养不熟的狼,才过一年,又复发起叛乱。

  蜀王杨秀趁机弹劾史万岁,说他受贿纵贼,致生边患,无大臣气节。

  史万岁一开始还在杨坚面前百般狡辩。

  杨坚气得拍案而起,痛斥道:“朕以卿为好人,何乃官高禄重,翻为国贼也?”

  史万岁惧而服罪,顿首请命。

  左仆射高颎、左卫大将军元旻等人爱惜史万岁是世间罕有的将材,纷纷为他求情,说:“史万岁雄略过人,每行兵用师之处,未尝不身先士卒,尤善抚御,将士乐为致力,虽古名将未能过也。”

  杨坚怒气稍解,下令将史万岁削官为民。

  一年后,杨坚彻底原谅了史万岁,恢复了他的官爵,授河州(今甘肃省临夏东北)刺史,兼领行军总管,以防备突厥人来犯。

  开皇二十年(600年)四月,突厥达头可汗自立为步迦可汗,率兵犯境。

  杨坚命尚书右仆射杨素出兵灵州(治回乐,今宁夏灵武西南);史万岁出兵朔州(治善阳,今山西朔县),合击步迦可汗。

image.png

  史万岁率柱国张定和、大将军李药王、杨义臣出塞击敌,在大斤山(即今内蒙大青山),与步迦可汗军遭遇。

  步迦可汗询问手下侦察骑兵:“隋将为谁?”

  侦察骑兵答:“史万岁也。”

  步迦可汗又问:“得非敦煌戍卒乎?”

  侦察骑兵答:“是也。”

  步迦可汗顿感全身寒毛倒竖、血液凝固,不敢迎战,手忙脚乱地引军回撤。

  史万岁哪里肯舍?驰追百馀里。追上后,招呼也不打,挥军直接砍杀,斩了数千级,逐北入碛数百里,心满意足而还。

  杨素和史万岁两路大军出征,史万岁这边大获全胜,他却寸功未立,未免眼红,先于史万岁之前向杨坚奏报,说:“突厥本降,初不为寇,来于塞上畜牧耳。”

  史万岁的战功因此被掩,全体将士都得不到任何褒奖。

  史万岁不服,数次上表陈述,却一直得不到回应。

  史万岁并不灰心,抱定了铁杵磨成针的精神,继续抗表申辩。

  杨素坐不住了,生怕史万岁会捅穿自己在杨坚跟前说的谎话,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放大招,来一招狠的,送史万岁上西天。

  当时,杨坚刚从仁寿宫返还京师,废黜了皇太子杨勇,穷究东宫党羽。杨素就诬陷史万岁为东宫党羽,说他在废太子杨勇的东宫结党谋变。

  杨坚本来就忌惮史万岁勇猛,听说他结党谋反,生怕他成了气候,彼时难制,赶紧下诏接见。

  史万岁并不知情,还在为战功被掩之事耿耿于怀,上殿后极言将士有功,为朝廷所抑,词气愤厉,其忤逆之态,形之于色。

  杨坚不再犹豫,令武士将史万岁暴杀于朝堂。

  史万岁死后,杨坚追悔莫及,但为了彰显自己杀人的正义性,还是下诏列出许多罪名,比如:私受爨玩金宝、违敕、玩寇、虚报军功、心怀反覆之方、弄国家之法等等。

  杨坚诏书最后对史万岁的评定:“如万岁,怀诈要功,便是国贼,朝宪难亏,不可再舍。”

  史万岁身死之日,天下士庶闻者,识与不识,莫不冤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