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崛起又迅速败落!韩信是战场上的王却是朝堂上的寇!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韩信是战场上的王却是朝堂上的寇!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范蠡遂去,自齐遗大夫种书曰:“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

  在中国两千多年封建史上,上面这句话不断验证着。无数当世之人杰,皆在创业成功后遭到清算,帝王不断循环使用,但真正悟出这一境界在少数。

  若据战国算起,封建社会最先验证这句话的那就是韩信,刘邦钦定的汉初三杰之一,帮西汉打下半壁江山的军事统帅。

  与其他二杰萧何张良相比,韩信的结局是最惨的。这一点除了显示帝王的一丝不自信外,更多是利用价值的消失,而韩信至死才知。

image.png

  韩信

  ◎三杰中出身起步混的最惨

  汉初三杰中无疑韩信的出身是最惨的,萧何是秦朝行政体系中的官吏,张良是贵族之后,而韩信只是个居无定所的待业青年。

  年轻的时候,韩信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这家混口吃的,那家蹭点。因为没有正当职业,所以被人看不起,就连卖肉的都侮辱他,胯下之辱这个成语就是源于韩信。

  前期的韩信是让人看不到一点希望的,但有一点不能否认,他的心理素质是杠杠的,不然早就崩溃了。

  秦末天下大乱给了韩信希望,因为众多起义团队崛起,韩信想为自己谋一份好职业。大家找工作时,都想找大公司,大公司大平台,稳定有发展前途,于是韩信挑中了项梁项羽的团队。

  韩信一无学历,二无工作经验,三无后门可靠,所以只能从基层做起。项家在起义团队中属于顶级团队,这样的团队中基层员工太多了,所以韩信根本没有升职加薪的机会,更不用说让他来独当一面

  项梁败,又属项羽,羽以为郎中。

  简单的一句话就写明了韩信在项家企业里面的履历,就是看门的。就算是看门的,韩信也不想默默无闻,处处表现,想得到老板的赏识,可惜他的boss项羽也是个非常有主意的人,所以注定了韩信的暂时悲剧。

  总是在同一岗位干下去,待遇得不到提高,升职无望,那么是人都会想到跳槽,韩信也是这样想的。

  对比当世项羽团队的实力,唯一有可能与其相抗衡的只有另一团队,那就是刘邦的团队。韩信之所以选择刘邦,一是他的实力强,二是刘邦与项羽不对路,不对路很重要,这就保证了韩信有可能被重用,三是刘邦当时处于事业的低谷,这样韩信也许机会更大。

image.png

  秦末农民战争

  ◎火箭般的升职

  在刘邦被封汉王后去了巴蜀,韩信才去投靠的。但开始韩信遇到了和在项羽那里一样的问题,无学历无背景无工作经验,得不到高职位,所以韩信继续只是个看门的。

  汉王之入蜀,信亡楚归汉,未得知名,为连敖。

  得不到重用是韩信最急的,毕竟事业是他一生的追求,不混个模样怎么回去呢。如果没有机会,那就要自己创造。

  坐法当斩,其辈十三人皆已斩,次至信,信乃仰视,适见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

  从记载中可以得知,是别人犯法,韩信被连坐了,加上韩信一共十四个人,恰巧韩信是排在最后一个被处斩的。

  他的运气也是好,遇到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夏侯婴,看到夏侯婴时,韩信直接喊出了刘邦团队的最终目标,成功引起了夏侯婴的注意。

  夏侯婴也算是韩信的初试面试官,通过对话,夏侯婴感觉韩信虽然没有学历也无太多工作经验,但给考官的感觉不错,可以进入下一轮面试。

  第二轮面试官是萧何,韩信凭借口才也征服萧何。虽然人事部门录用了韩信,但在最终安排岗位时,大老板刘邦认为这是人事部门的失误,但又不好驳了人事萧何与夏侯婴的面子,所以只能安排一些无关紧要的基层职位给韩信。

  既然还是得不到重用,那么韩信又想到了跳槽,连辞职告别都没有打,就直接走了。韩信严格意义最终复试是萧何面试,所以韩信辞职没有跟萧何打招呼,萧何急了,因为萧何始终相信韩信是他们需要的紧缺型人才。

  于是就有了萧何月下追韩信,萧何追到韩信是承诺给他想要的职位和待遇,而韩信一直要的就是军事统帅的职位。

  王许之。诸将皆喜,人人各自以为得大将。至拜大将,乃韩信也,一军皆惊。

  韩信最终在面试官萧何的帮助下得到了大将军的职位,成为汉王旗下的军事统帅。从看门的直接升职到大将军,可以说是火箭般的速度了。

image.png

  韩信与萧何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有句俗语说的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句话也是韩信面临的境况,刘邦开始根本不看好韩信,只因萧何的强力推荐。

  既然给了相应的职位,那么韩信就要展现出点实力给老板看看,如果不行,早点腾位置出来给别人。

  韩信若放在现在绝对是个演说家,他从一内一外两个方面出手,让刘邦看到什么实力。

  内一:树立刘邦信心

  韩信被立大将军时,实际上刘邦退居巴蜀的时候,因为不如项羽实力,而被封到边境,所以此时是刘邦创业当中的一大低谷。

  韩信首先就是树立刘邦信心,而信心的树立需要参照物,而很不幸韩信的前任东家项羽就成了参照物,这也是刘邦争夺天下的最大对手。

  韩信以项羽为对比,一番话说得刘邦是热血沸腾,感觉力能扛鼎的项羽是处处不如他。除此之外,刘邦是从心底认可了韩信,可以说这时的刘邦看韩信是浑身发光的。

  於是汉王大喜,自以为得信晚。遂听信计,部署诸将所击。

  外一:先出包围圈

  给刘邦做好了心理辅导,韩信就要以实际行动来回报老板的信任。刘邦想要争夺天下,必须首先出巴蜀。韩信一招暗度陈仓,配合张良的明修栈道效果是杠杠的,这也是汉初三杰中两杰首次无声地配合。

  外二:清除外围

  项羽在暂时稳定天下局势后,是实行的分封制,让有实力的诸侯王镇守各地,所以韩信的目标首先是他们,除了实力对比的原因,还有一点就是地理原因,项羽没有定都关中,而是在彭城定都,所以从地理位置上看,韩信也必须先清除诸侯王。

  外三:最终决战

  韩信清除了项羽的诸侯王们,最终楚汉的决战来到。与曾经的老东家决战,不知韩信是什么心情,项羽估计也没有想到自己团队中原先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会有一天将他逼入绝地。

  一首歌,“人心都背楚,天下已属刘;韩信屯垓下,要斩霸王头”。

  一首诗,“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最终决战,项羽自刎乌江,韩信帮刘邦夺得天下。

image.png

  栈道

  ◎帝王惧怕的软实力

  天下夺得,从军事角度来说,韩信是首功,按道理韩信会受到很好的表彰。可是在战争刚结束,韩信就被刘邦夺了兵权,由齐王改封为楚王。

  在楚汉争霸的后期,其实刘邦已经对韩信不舒服了,但为了大局,刘邦隐忍下来了。这件事就是韩信逼刘邦封他为齐王。

  楚方急围汉王於荥阳,韩信使者至,发书,汉王大怒,骂曰:“吾困於此,旦暮望若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

  从韩信被封齐王到改封楚王,可以得出刘邦面对韩信多多少少都有点不自信,换句话说就是韩信的软实力太强,通俗地讲就是韩信有点抢主角光环了。

  软实力一,硬实力照耀下软实力

  从暗度陈仓到垓下之战,刘邦的天下从版图上看,大多都是韩信打下来的。作为军事统帅韩信是天才,可以评上年度最佳优秀员工。

  常年统兵征战,而且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么在武将的心中,韩信的影响力是巨大的,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超过刘邦的。

  软实力二,帝王不得不认的功劳

  当刘邦说出:“率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这就是直接承认了韩信的功劳,而且将他与萧何和张良并列为汉朝成立大会最优秀的三位员工。

  但反过来看韩信的功劳与张良和萧何相比,他的功劳太实质化了,扎实的让刘邦都害怕,因为夺天下就怕遇到这样的对手。

  软实力三,属下劝自立

  韩信得如此之功,在楚汉战争期间,他就是天平,若他倾向项羽,或许历史就要改写,这一点他的属下曾经说过:

  足下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臣原披腹心,输肝胆,效愚计,恐足下不能用也。诚能听臣之计,莫若两利而俱存之,参分天下,鼎足而居,其势莫敢先动。

  为什么有属下这么说,这就是是软实力对部下的影响,韩信可以把握天下局势,或者说那时的韩信实际具有问鼎天下的实力。

  软实力四,刘邦的小伙伴都跪服

  若还要什么来证明韩信的软实力,那么用刘邦的小伙伴的态度来说明不是更加让人信服吗。

  信尝过樊将军哙,哙跪拜送迎,言称臣,曰:“大王乃肯临臣!”信出门,笑曰:“生乃与哙等为伍!”

  樊哙称韩信为王,要知道韩信这时已经从楚王的位置下来了,被贬为淮阴侯了,但樊哙依旧称其王,而且跪拜送迎。

image.png

  垓下之战

  ◎最晚明白兔死狗烹,已晚

  在韩信被贬为淮阴侯时,曾经说到:

  “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亨!”

  这时的韩信已经明白了他就是那狡兔与良弓,但为时已晚,此时的他是皇帝必须要除去的对象,只因他的软实力太强,帝王都没有自信。

  还有就是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在创业期间,天才的统帅可以决定战局的走向,但天下安定后,作为老板的刘邦只能感觉到威胁,毕竟家里有个打工仔能让他晚上睡不踏实。

  其实在韩信悟到兔死狗烹时,之前就有部下对他说过相似的话,而且搬了历史的论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大夫种、范蠡存亡越,霸句践,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兽已尽而猎狗烹……此二人者,足以观矣。原足下深虑之。且臣闻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盖天下者不赏。

  功盖天下者不赏,不是皇帝不赏,而是皇帝无法再赏。如果当皇帝没有职位再赏赐你时,那么就是你的末日。

  韩信情况可以对照汉初三杰另一杰萧何结局,萧何为何自污,只因他是开国第一侯,百官之首丞相,皇帝已经没有东西可以赏赐给他了,这也是萧何属下点拨的,萧何听进去了属下的话,而韩信则没有。

  当韩信曾经的复试面试官萧何跟吕后一起合谋时,韩信的悲剧已经无法避免。死前的韩信只能喊出:“乃为儿女子所诈,岂非天哉!”

  韩信的悲剧发生,除了利用价值的清零外,反过来看,韩信也是一个心里容易相信人的人。当初属下劝他自立,他相信刘邦,所以拒绝了。当萧何来找他进宫,他相信萧何,所以进入皇宫。

  死前的悲痛,韩信除了悲痛自己的结局外,那个“儿女子”相信不仅仅是指萧何,更是指的老板刘邦,毕竟萧何和吕后的合谋必定有刘邦的授意。

  若说汉初三杰中张良是最早明白兔死狗烹的道理的,萧何是第二个明白人,那么韩信就是最晚明白的。他若要安全退居二线,或许只怕明白的比张良还要早,才有一丝丝回旋的余地,但他不是。

  韩信就是那个一直非自明者,而是通过残酷的现实而明的,可惜一切都晚了,所以他是最惨的一杰。

  功高盖主非自明,清零行动不可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