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君变法过程中得罪了哪些人?为何最后没有一个人站在商鞅这边?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为何最后没有一个人站在商鞅这边?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在与甘龙,杜挚等人的论战中获得胜利之后,公孙鞅被秦孝公任命为左庶长,开始在全国实行第一次变法,变法的主要对象是百姓。公孙鞅将秦国百姓的户籍制度变为什伍制,并设置官员用连坐法进行管理。百姓中如果有不主动告发奸人的要受处罚,主动告发坏人的和士兵获得敌军首级一样可以受到奖赏,藏匿坏人的则和投降敌国一样论处。通过这种办法,可以使百姓因为惧怕酷刑而避免亲亲相隐的情况发生。

  除了连坐法之外,公孙鞅还在税收上进行了变革。公孙鞅规定,一个秦国平民如果有两个以上的儿子,就可以得到税收减一倍的优惠。儿子如果立了战功就可以获得爵位,如果发生私斗,则要受到惩罚。努力种地纺布,使得国家的粮食和布帛充足的百姓有赏,做事情怠惰的人则要受罚。如果说连坐法还有不近人情的一面的话,那么商鞅进行的军功爵制度改革,税收改革和鼓励农业生产发展的改革,则给了百姓巨大的生产动机。

  在第一次变法的过程中,公孙鞅除了对秦国管理百姓的法律进行了改革之外,还向贵族动起了手。公孙鞅规定,秦国宗室没有军功的不能受爵,每个贵族应该以军功定爵位,以爵位来计算自己能得到的土地田宅,妾室人数,服装的数量。争取使得秦国早日做到有军功的人显赫荣,没有军功的人则只能吃祖先的老本。

  由于连坐法中不近人情的一面,秦国的百姓一开始吃了不少苦头,但是经过了三年,百姓们就渐渐地感觉到了变法给他们带来的好处。看到变法产生了效果,秦孝公十分开心,将公孙鞅封为左庶长,开始与他谈论行政方面的大事。

  经过第一次变法后,秦国国力开始强大。公元前358年,秦国在西山击败韩国,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楚国楚宣王敏感地觉察到了这位秦孝公身上不可察觉的杀气,为了和秦国搞好关系,他及时在秦国迎娶了一位贵女,和秦国结了姻亲。

image.png

  公元前355年,秦孝公与魏惠王在杜平会盟,决心结束秦国多年来与中原诸国不结盟的局面。当然,与魏国的会盟明显是表面友谊,因为秦孝公想要秦国称霸天下,魏惠王也不希望魏国跌出战国排行榜前三名,两国之间必然将会有一场恶战。

  果然,就在秦孝公在位第八年,赵国与魏国的盟国卫国发生了土地争执,赵国依靠自己强大的实力企图欺负弱小的卫国,打算强夺卫国的富丘等两块土地。赵侯的举动引发了魏惠王的不满,他立刻派兵到卫国,包围邯郸以警告赵侯。

  秦孝公趁此机会,派军队偷袭了魏国,公孙鞅在这次元里之役中立下了战功,夺取了魏国的少梁。在公孙鞅的合作之下,秦孝公借此机会派兵攻打韩国,仅仅是包围了韩国的焦城,却没有占领城池土地,只是在魏韩之间筑起了小城,简单地阻断了魏国和韩国的交界。后来,这种方法被秦昭王以及秦庄襄王等后代秦王进行了变更,秦军每收他国一地,便建立郡县,从地理上彻底为山东六国之间建交形成阻碍。

  秦孝公九年,齐国和楚国先后开始进攻魏国,趁着魏国被围攻的时机,秦孝公派大良造公孙鞅大举进兵魏国安邑,两年之后,公孙鞅又突破了魏惠王的反攻,占领了魏国固阳。就在魏国似乎马上就要吃大亏的时候,秦孝公忽然宣布和魏国议和,赶快回国。原来,就在这时,秦孝公得知太子嬴驷的老师赢虔和公孙贾加入了秦国守旧派,企图破坏第二次变法。为了保证第二次变法顺利地进行,秦孝公决心以太子犯法为名,通过处罚太子,打击守旧派的势力。

image.png

  公孙鞅认为秦法之所以运行不畅,就是因为有太子这样的以下犯上,打算处罚太子。但是,其他大臣认为,太子是国家的储君,不能动刑,不过可以让太子的两位老师受刑。有趣的是,在赢虔和公孙贾受刑之后,秦国人果然都纷纷尊奉秦法了。短短数年里,秦国百姓纷纷感受到秦法的优越性,据说在当时的秦国,无主的财物掉到地上都没人敢捡,山里也没有盗贼为祸,贼,家家户户都能做到自给自足。男人们勇于参加国家的对外战争,对私斗却感到羞耻。连坐法使得百姓之间不再敢隐瞒触犯法律的亲朋好友的行踪,这使得乡与县这样的地方行政机构得到了很好地治理。擅自议论朝政的百姓被视为乱化之民,被公孙鞅流放到秦国边境,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非议朝政了。

  不久之后,秦国将都城从雍城迁到咸阳,秦国开始了第二次变法。在这次变法中,公孙鞅命令秦国百姓之家不可以存在全家住在一个屋子里繁衍生息的事情,小的乡和邑要汇聚为一个新的行政单位县,每个县政府都要设置县令和县丞,通过这样的变法,秦国被划分为了31个县。

  除了百姓分家和设置县政府之外,公孙鞅又将土地制度定为阡陌制度,为了保证国家每年的赋税对百姓来说是公平的,公孙鞅又下令秦国内部给粮食称重的器皿的计量单位要保持一致,丈量土地的量尺刻度则要一致。这样的制度实行了多年之后,农民们的生产积极性得到了极大地提高。然而,失去了公田制庇护的旧贵族们感到十分气愤,他们再次煽动赢虔触犯刑律,赢虔失去了鼻子,自此更加痛恨公孙鞅。

  公元前344年,秦孝公派公孙鞅游说魏惠王称王,魏惠王果然同意了这个建议,然而,魏惠王称王的举动引起了齐威王的不满,担心本国地位的威王虽然表明上亲自来为魏惠王祝贺,私底下却偷偷联络楚国等国家,打算给魏惠王一点颜色看看。当然,魏惠王也不是吃素的,他知道自己称王一定会引起原来的老牌大国齐国的不满,于是把邯郸还给了赵国,并先后和赵国以及秦国结盟,还用了中山国国君做魏相

image.png

  然而,不久之后,魏国又开始征伐赵国,赵侯急忙去联合齐威王,齐威王派齐国军队在马陵俘虏了太子申,魏国将领庞涓在这次战斗中死去。之后,秦孝公又派公孙鞅欺骗魏国的公子卬,并联合齐国和赵国袭击了魏国军队。自此之后,魏国迁都大梁,改立公子赫为太子。魏惠王为了议和,被迫交还了当初夺取秦国的河西之地,公孙鞅因为这次军功获得了商地的十五座城池为封地,自此被尊称为商君。

  公元前338年,秦国再次征伐魏国,再次攻魏,在岸门俘虏了魏国的将领魏错。之后,又和大荔戎合作包围了魏国的郃阳,真正做到了一雪前耻。看到秦国富强起来,周天子给秦孝公送来了胙肉,其它国家的国君也来表示友好。然而,此时的孝公身体早已是回光返照了,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秦孝公派太子嬴驷为各国回礼,为太子嬴驷树立了成为新君之前的威望。

  五个月之后,秦孝公去世,太子嬴驷继位,号为惠文君。赢虔的徒弟趁机诬告商君想要造反,由于伪造的证据太过逼真,年轻的秦惠文君一面有着责怪当年公孙鞅想处罚自己为秦法立威的事,一面又真的以为公孙鞅造反了,于是派官吏追捕商君。商君逃到旅店想要住下,却被店主告知,“商君定下了规矩,居住的人如果没有验证身份的木简,店主收留了的话就要被连坐。”

  这里普及一个历史小知识,根据我国考古工作者对里耶秦简的研究工作,我们可以发现,在秦国,人们已经有了具备身份证作用的木简了。例如《如果国宝会说话》中的提到的这片木简“故邯郸韩审理大男子吴骚为人黄皙色隋面长七尺三寸。”,我们就可以把它当作这位名叫吴骚的男人的身份证。

  由于商君已经被官府追捕了,所以能够证明商君身份的木简,拜帖以及印鉴一旦出示给店主,官府就随时可以抓到商君。可是不出示这些东西,商君就无法住店,无奈之下,商君只好逃去魏国。可是,由于当年商君欺骗魏国,致使魏国失去了河西之地,魏国的守城将领就是不让商君回去。他们大声喊道,“商君,是”破魏师,弗受。商君欲之他国。魏人曰:“商君是来自秦国的贼,秦国强大了,这个贼竟然又回了魏国,肯定不是为了回来,我们不要让他进来。”

image.png

  没办法,商君只好又回到了秦国,逃回了商邑,和自己的门徒以及属下派商邑的士兵向北出发,去征伐郑地,秦惠文君派兵进攻商君,将他杀死在黾池。惠文君得到了商君的尸体之后,就将商君的尸体车裂为秦孝公殉了葬,并警告群臣,“你们中有哪个像商鞅这样想造反的,就是这个下场!”之后,又灭了商君全家。

  由于《战国策》中关于公孙鞅的记载只有两段,我只好通过《商君书》,《史记》,《竹书纪年》等其它材料来扩充对公孙鞅传奇一生的书写。不过,这并不代表《战国策》中对商君一生的述评没有历史价值。

  根据《战国策》记载,公孙鞅从魏国逃跑到秦国,秦孝公封他做了秦国的相邦,并将他封到了商地,赐号商君。商君治理下的大秦,法令一出百姓就认真尊奉实行,能够做到审判公平无私,惩罚恶人而不怕恶人身份强大,赏赐大臣而不因为这个大臣和自己关系好就偏私。太子触犯法律了,商君可以做到权衡利弊,处罚太子的师傅。几年以后,在商君的辅佐下,秦国上下道不拾遗,民不妄取,军事力量强大,诸侯十分畏惧。然而,商君这个人性格刻薄寡恩,喜欢用暴力使人信服。八年之后,秦孝公患了重病,连床都起不来了,想要让商君做太子的师傅,可是商君却推辞了没有接受。

  秦孝公去世之后,秦惠文王继位,在秦惠文王当了一段时间秦君之后,商君就告老还乡了。然而,这时候,有人向秦惠文王进了谗言,“自古以来,大臣地位太尊崇国家就会陷入危机,国君的近臣如果太受宠就会使得自身陷入危机。现在我们秦国,就连妇女和孩子都说秦法是商君之法,而不说秦法是大王之法。这是把商君当主子,把大王您当臣下啊。况且这个商君,本来就和大王有仇,我等愿意为大王谋害商君。”就这样,商君的尸体从商地归还之后,秦惠文王就把商君的尸体车裂了,百姓们认为商君真的有造反的举动,没有一个人同情商君。

image.png

  通过《战国策》的补充叙述,我们可以隐约发现,秦孝公在去世前已经察觉到了太子对商君的不满,所以想通过让商君做太子的师傅来补救二人的关系,避免商君之后的悲剧命运。后来,孝公死后,商君自己为了自保,也提出了主动离开秦国。可惜,秦国的旧贵族一党恨不得将商君置之死地而后快。

  原本惠文君嬴驷也想过将就这段尴尬的君臣关系,可惜这些旧贵族利用嬴驷继位之初想要获得民心,立功心切,快速达到专权的心态,蛊惑眼前这个年轻人参与到对商君的谋害计划中。魏国担心商君有诈,再加上魏王不愿意得罪秦国,使得商君不得不偷跑回封地。由于男子汉的血性,商君不得不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攻击郑地反击惠文君,使得惠文君真的认为商君想造反,最终杀死并车裂了商君。可以说,正是人性的阴暗面和各种巧合造就了商君的人生悲剧。

  商君死后,秦惠文君悲哀地发现这些撺掇自己害人的亲戚才是阻碍自己专权,阻挠秦国强大的罪魁祸首。然而,他不是父亲秦孝公,惠文君性格中比较自私的一面,在某种情况下成了他带领秦国强大的秘密武器。成长起来的秦惠文君认为秦法无论是商君之法还是秦王之法,只要对秦国有利就应该大力实行。而这些旧贵族无论是不是在利用自己,都应该被惩罚。阴谋可以冤杀商君这样的大才,也可以用来对付敌国和小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