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嗣宗:宋朝最奇葩的状元,靠打架当上状元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王嗣宗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宋朝建国后,太祖赵匡胤为了防止武将专权,杯酒释兵权,剥夺武将权力,又改组军事制度,同时重文轻武,为了获得大量的文官人才,大力推行科举制,一时间大量的读书人通过科举走上仕途。

  因此,宋朝考科举的人很多,以至于高考状元的名头竞争激烈,朝廷也想出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评定状元。

  当时为了分出个名次,最开始的标准是谁的文章写得好,但这个主观性太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客观公正的评定,而且大家水平也都差不多。就好比现代的产品,随着技术的公开和成熟,差距在渐渐缩小,甚至没差距,那么,这时候怎么办呢?

  于是宋朝又实行谁写的快来判断水平高地。虽然这个方法有些简单粗暴,但仔细想来,水平高的思维活跃,反应敏捷,消耗的时间自然就少了。不过此法依然有漏洞,漏洞是什么呢?

  假如两个人同时写好,怎么办呢?这不开宝八年,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这一年,赵匡胤亲自主持殿试,考场上的考生个个都是奋笔疾书。刚才也说了,能进入殿试的人,其实水平都差距不是很大,写得快的人也不只有一个。

image.png

  一个叫王嗣宗的和一个叫陈识的,两个人同时完成了卷子,起身交卷,而且论质量,两个人的文章差不多。这下难倒了主考官,该定谁为本场第一呢?没办法,只好上报皇帝赵匡胤,让皇帝裁定。

  赵匡胤想了想,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好点子,叫二人格斗,实际上就是打架,谁打赢谁就是状元。皇帝都发话了,谁敢不从,二人都说好。

  比赛当天,异常热闹,众多文武百官齐聚一堂,来欣赏两位文科状元候选人的格斗比赛。

  王嗣宗和陈识这两个大老爷们打的不可开交。王嗣宗眼疾手快,把陈识的帽子拽了下来。这下陈识可慌神了,原来陈识有些秃头,他不想让众人知道,只好双手护头,这下让王嗣宗抓到了空隙,一把撂倒了陈识。

  王嗣宗拔得头筹,御封状元,而陈识灰溜溜的爬起来后只能屈居第二。而王嗣宗也被当时人笑称为“手搏状元”,意思是打架状元。

  而王嗣宗当官后,也保持着自己的个性,他当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顶撞自己的上司。考上状元后王嗣宗被外放任秦州参军,当时的上司叫做路冲,因为路冲做事跟他的名字一样,有点冲动和急躁,所以,看不下去的王嗣宗马上指责上司是个酷吏,为政苛急。

  路冲勃然大怒,下令给王嗣宗带上枷具,关进打牢。关了几日后,路冲想起了王嗣宗,于是到牢房看王嗣宗,并出了一上联,叫他对,对上就放了他。

  路冲上联“佳果更将新合合。”谁知王嗣宗应声就对出来:“恶人须用大枷枷。”路冲闻诗大喜,王嗣宗重获自由。

  后来王嗣宗又做出一件好笑的事,那时他任职知州陕西彬县,这个县很迷信,相信巫术神鬼,得了病从不吃药,而是求祷于城东公庙,更让人讶异的是,城东庙里所供奉的祭品,常常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这更坚定了此处有神灵的传说。

  如此搞得地方官员不问苍生问鬼神,王嗣宗到任后,决定一改这种乌烟瘴气,于是他亲自带人侦知,发现庙宇后山有个狐狸窝,贡品不见都是这些狐狸吃了。

  于是王嗣宗大张旗鼓搞了一个屠狐大会,将一窝狐狸全部处死,并捣毁狐窝,从此,当地风气焕然一新

  这个王嗣宗还果然有一手,其实,他的有趣事情还有。比如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揭露名人隐私。

  宋真宗年间,天下出了一个叫种放的大隐士,此人装神弄鬼,沽名钓誉,大颇为宋真宗赏识,被奉为座上宾。宋真宗此人信奉这些道士、巫师。

  这个装神弄鬼的种放得到皇帝的宠信后,平时趾高气扬,非常高调,而且后面也跟了一批拍马屁的官员,他们都想通过种放在宋真宗面前美言几句而获得皇帝的青睐。但王嗣宗对此事颇为鄙视。

image.png

  据说当种放派侄儿拜见王嗣宗时,他不仅没给好脸,而且安然接受拜见。种放知道后和王嗣宗干上了,种放大肆辱骂王嗣宗,还说他打架状元。王嗣宗生气极了,大肆收集种放的罪状,然后写御状给宋真宗。

  宋真宗想息事宁人,于是和稀泥都没治罪,而是诏令种放迁徙嵩山,避开得势不饶人一根筋的王嗣宗。

  王嗣宗经过此事后,因为挫败装神道士而在士大夫阶层一炮走火。

  所以,我们从王嗣宗的一系列为人处世可以看出来,此人的确很有个性,可惜这么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却与同僚寇准处不来。

  二人都是当时名臣,也都是有个性的人,这样的人,在一起共事,自然很难相处。最终王嗣宗被寇准勒令离休。天禧五年,王嗣宗以七十八岁高龄病逝,结束了他颇具争议却极有趣的一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