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恒庆当面讽刺裕德,为何背后却称赞他为贤人呢?

  喜塔腊•裕德,字寿田,满洲正白旗人,湖北巡抚喜塔腊•崇纶之子,生年不详。

  光绪二年(公元1872年)考中进士,初任庶吉士,后历任侍读、咸安宫总裁、内阁学士、山东学政、工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尚书、体仁阁大学士等官职。

  《清史稿》记载:裕德做为官是很称职的,礼贤下士,任人唯贤,对于别人讽谏自己,亦能从谏如流,改过自新。

  同僚陈恒庆在《谏书稀庵笔记》一书中记载:裕德素有洁癖,府上有很多禁忌,他在家中常坐的地方,不允许别人坐,掀轿帘、开风门,他手常接触的地方,不让别人去触摸。

  在军机处办公,手下的司员知道他的脾气,递笔的时候,就用手抓住笔管尖递过去。

  凡遇到“四离四绝”的日子,裕德认为不吉利而不出门,也不批阅公文。

  “四离四绝”的“四离”即“冬至、夏至、春分、秋分”的前一天;“四绝”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的前一天,古代星相术士认为这八天是“忌日”,不适合外出做事。

  裕德所穿的衣服,洁净无尘,没有皱褶和叠痕。

  办公坐久了,衣服偶然出现皱褶,会立即命属下“以熨斗平之”。

image.png

  有一天,天色已晚,裕德信步来到巷口,想吃烤羊肉。

  那个时候京城烤羊肉的贩子推着小车,车上装着烤炉、羊肉、锅垆、酒壶、木炭,“切肉而烤之”,随时烤,随时吃,有点像现在的路边摊烤串。

  食客一般都是站在手推车前面,一只脚站在地上,一只脚蹬在车上,拿着筷子吃。

  当天刚刚下过雪,胡同口突然窜出一条狗,“雪花满身”,狗狗也许闻到了香味儿,跑过来从裕德的胯下钻过去,弄脏了裕德的裘皮大衣。

  裕德怒不可遏,也没心情吃烤羊肉了,筷子一丢,命令随从抓住了那条狗,捆绑起来,斩断其尾巴泄愤。

  同僚陈恒庆恰巧路过,借机戏谑说:“古人有云‘貂不足,狗尾续’,我这貂皮大衣正好破了,请将狗尾巴送给我吧,我用来补一补貂皮大衣。

  今天多冷啊,我的大衣难以抵御风寒。

  相国若是嫌弃弄脏了的貂裘,可以赠送给我啊!”

  围观者哈哈大笑后一哄而散。

  裕德知道陈恒庆是在讽谏自己,回府之后,对家人说:“方才和我开玩笑的那个人是个山东汉子,做进谏的言官,是我的好朋友。

image.png

  他一向邋遢,还很能吃,也不挑食,身体却十分健壮,五六十岁的人了,还能徒步走十多里地,我这是何苦呢?不是自讨苦吃吗?”

  此后,裕德“洁癖遂改”。

  陈恒庆听说了裕德的变化,赞叹道:我以戏弄的办法劝谏裕德,他能够从谏如流,真是一代贤人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