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临幸薄太后的晚上司马迁又没有偷听 司马迁是怎么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的

  还不知道:刘邦薄姬对话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据说,周邦彦的这首《少年游》创作灵感来源于周邦彦的一次钻床底,《少年游》中的男女主人公是宋徽宗赵佶名妓李师师

  周邦彦也喜欢名妓李师师,于是便在李师师有档期的一天去会李师师,不巧,二人正幽会,李师师的老主顾赵佶到了,赵佶乃帝王之尊,自当享受至尊VIP服务,无论李师师是否有档期,都得率先服务赵佶。

  周邦彦没法,只好钻到床底下。

  周邦彦在床底下见李师师给赵佶剥橙子,见李师师屋里的烟熏不断地飘着香烟,见李师师和赵佶对坐着玩乐器,然后,周邦彦听到李师师邀请赵佶就寝的低语。

  李师师说已经三更天了,路打滑,霜又大,不如不要回去了吧。

  至于接下来的情景如何,周邦彦做了艺术留白,或许赵佶执意回到宫中,和翻过牌子的妃子翻云覆雨,或许赵佶留宿在李师师房间,和李师师翻云覆雨。

  这段文学史上的掌故让我想起汉高祖刘邦和薄太后首次翻云覆雨的那个夜晚。

image.png

  汉王心惨然,怜薄姬,是日召而幸之。薄姬曰:“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高帝曰:“此贵征也,吾为汝遂成之。”——《史记·外戚世家》

  这里的薄姬就是后来的薄太后,汉孝文帝刘恒的亲生母亲。

  司马迁又没像周邦彦一样钻床底,怎么能像周邦彦一样清楚地知道刘邦和薄太后两个人的一举一动,怎么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把薄太后对刘邦说的情话和刘邦回应的话语给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呢?

  莫非司马迁穿越到刘邦临幸薄太后的那个夜晚,提前埋伏到床底下,所以才写得如此清楚如此惟妙惟肖?

image.png

  当然不可能是这样了。

  穿越这种高科技技术,目前的地球上的科学家尚未发明出来,只在美国科幻电影和中国网络小说中才有,两千年前的司马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掌握这门目前只存在于美国科幻电影和中国网络小说中的技术。

  其实,仔细看薄太后对刘邦说的情话,你会发现很怪。

  昨暮夜妾梦苍龙据吾腹。——《史记·外戚世家》

  昨暮梦龙据妾胸。——《汉书·外戚传》

  《史记》和《汉书》中的说法不一样,一个是苍龙,一个是龙,一个是在腹部上,一个是在胸部上。之所以出现如此异文,很有可能是信源不一样。

  至于那个夜晚,薄太后到底说的是苍龙还是龙,是腹部还是胸部,我们已无从确知,我们只知道,有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很可能是都是从薄太后口中露出来的,薄太后有时候说自己当时说的是苍龙据腹,有时候说自己当时说的是龙据妾胸。

  反正有两个关键点,一的是要有龙,一个是要龙压薄太后。

image.png

  很明显,龙就是刘邦呀,所以在薄太后的回忆里,刘邦才会说这是「贵征」。

  高帝曰:“此贵征也,吾为汝遂成之。”——《史记·外戚世家》

  上曰:“是贵征也,吾为汝成之。”——《史记·外戚传》

  刘邦的回应倒是没什么异文,《史记》中的回答更口语化,略啰嗦,符合司马迁记录口语的习惯,《汉书》中的回答稍书面,符合班固爱精简的撰文习惯。

  但后边的记载,则有分别。

  一幸生男,是为代王,其后薄姬希见高祖。——《史记·外戚世家》

  遂幸,有身。岁中生文帝,年八岁立为代王。自有子后,希见。——《史记·外戚传》

  《史记》中对薄太后何时不再得宠,说得很模糊,但特意强调了一次便怀上刘恒,而《汉书》写得过于绘声绘色,好像刘邦回应完,二人便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而没有再多聊一会,很符合刘邦「好酒及色」的性子,之后《汉书》又交待了,在薄太后生下刘恒之后,薄太后才不得宠的。

  而刘恒出生后不久,吕后便回到了汉营,所以薄太后到底是被动地不得宠还是主动地不得宠,又或是明明得宠但偏说不得宠,就很成问题了。

  更直白一点说,薄太后被临幸的当晚,是否对刘邦说过那样的一句话,薄太后是不是那一夜怀上的,都很值得被怀疑。

  很有可能,整段故事都是薄太后在刘恒继位为帝后编造出来,用于神话刘恒的,所以才一会说苍龙据腹,一会又说龙据妾胸。

  对于薄太后的编故事,司马迁心知肚明,但鉴于中国的帝王历来有编造神话故事的习惯,司马迁还是照录了。

image.png

  参考资料:《史记·外戚世家》、《汉书·外戚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