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九子夺嫡中获胜的是其他阿哥,那清朝的历史会有怎样的变化?
趣历史 2020-08-07 13:45:40

  九子夺嫡的故事,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若要评选历史上惨烈的皇位之争排行榜,那清代康熙年间的“九子夺嫡”必须拥有姓名。

  无论是电视剧《雍正王朝》中展现的萧墙之祸,还是野史小说里传说的“四皇子改遗诏”,亦或是胤禛即位后,特地将年号定为“雍正”,以示自己正统地位,无不说明了如今电视剧里“很忙”的雍正,皇位真是来得不容易。

  其实,“改遗诏”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清代传位遗诏一向是满汉双语版,雍正即便真如野史所说将汉语版遗诏从“传位十四子”改为“传位于四子”,那满语版中“十”和“于”笔画区别甚大,雍正又怎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改动呢。

  纵然如此,关于雍正登基的争议还是数百年间争论不休。那么,假如“九子夺嫡”胜出的不是雍正,而是其他的阿哥上位,那大清命运,又会怎样呢?

  这,或许从康熙年间的三件小事里,可以略窥一二。

  一、报亏空

  康熙在位的大多数时间里,天下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呈现出一片繁荣富强的康熙盛世。

image.png

  然而,等到康熙晚年,九子夺嫡牵扯了康熙太多精力,再加上康熙本人年事已高,对帝国的控制力减弱,直接导致原本花团锦簇的盛世江山,多了些许不为人知的暗流涌动。

  如此一来,就有了第一件小事:报亏空。

  康熙晚年,天下诸府州县亏空情况越来越严重。据史料记载,康熙五十三年时,还有“浙江钱粮亏空不多”的奏报,但这之后各地亏空就突然如雪崩一般席卷而来。

  康熙五十六年,两广总督奏报:“数年来亏空钱粮数目甚多”。

  康熙六十年,陕西巡抚上奏说,从他上任起,就发现“布政使库之钱粮,诸府州县之钱粮,奴才秘密询访,无不亏空者,惟其中亏欠数额多寡不等,缘由亦不同”。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这就好比一家大公司里,企业各部门负责人都告诉老板康熙说:“老板啊,我们这旮沓穷啊,年年都亏空啊”。

  还好康熙有颗强大的心脏,硬是在这么刺激的环境下,耐心听取着各地负责人的报告。哪知等到康熙六十一年,各地亏空不减反增。比如新鲜出炉的山西巡抚工作报告里就赫然写着“诸府州县所亏空钱粮……无着落者五十一万两余”。

  从亏空到还不上钱,不过是咫尺之间。

  饶是康熙的心理素质再强大,还是在各地督抚的一浪高过一浪的亏空声中,彻底坐不住了。

image.png

  说来报亏空这事,康熙自己也脱不开关系。当年康熙六次南巡,他的铁杆粉丝兼江宁织造曹寅,为了接驾银子花得跟流水一样,只怕《红楼梦》中贵妃省亲的排场,也难以赶上康熙南巡的万分之一。

  然而,康熙的旅游经费是有定额的,曹寅接驾的招待费用,远远超出了康熙的经费额度。为了解决超支的招待费,曹寅便借着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反正对曹寅来说,四家之内,莫非王土,用公款接待领导,似乎很合理啊。

  由于曹寅是康熙的幼年玩伴,他的母亲又是康熙的乳母。康熙顾念着昔日交情,对曹寅挪用公款造成的亏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君臣两人的做法,落在其他督抚眼里,就是江宁织造亏空都没事,那我干嘛不也弄点亏空出来!

  于是,一股报亏空之风就这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大清官场。一时间,人人争报亏空,各府州县都以亏空数量多为荣,官场中人若是谁身上没点亏空,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眼见亏空成了官场潮流,康熙急得一边三令五申让官员们还钱,一边派人到各地查处亏空。

  可康熙忘了,他长久以来的“宽仁”施政风格,已然让官员们笃定康熙放不会放开手脚血腥清查亏空案。

  因此,各地官员上下勾结,将亏空弄成了一笔无从查起的糊涂账。

  有时候,奉旨查亏空的官员稍微逼得急了些,当地官员便将亏空的责任推脱给前任或者是一些有名望的老臣,弄得负责查案的官员简直没法开展工作。

  比如因接驾造成亏空的曹寅,就莫名成了一众官员的挡箭牌。许多官员被追查亏空时,都理直气壮地对办案的官员说:“你看江宁织造曹寅也没还钱啊,他欠的钱比我还多,你怎么不去找他啊”。

  这下曹寅可难了。他不敢说他的钱大半都花在康熙身上了,也不敢说不还钱,

  只好向负责追缴亏空的官员承诺,用自己的工资尽快把钱还上。

  消息传回北京,康熙第一个实名反对。他告诉查亏空的官员说:“曹寅的钱都花在朕身上了,朕不说,内外诸臣谁敢多言”。说完,康熙一边下旨蠲免各省钱粮,一边暗中将自己的私房钱拿给曹寅,嘱咐他尽快将亏空补上。

  但此时曹寅手里的亏空,又哪里是说补就能补上的。作为官场生态中的一员,曹寅的困境也是康熙晚年官场的一个缩影。各地官员营私舞弊,吏治腐败成风,以致雍正上台后,惊讶地发现皇阿玛竟然给他留了个“内外府库无不亏空”的烂摊子。

  二、军备弛

  官场亏空不断,军中的腐败也没少让康熙操心。

  清军入关后,军队武器日益精良。顺治五年,朝廷组建鸟枪兵,满清军队终于闯出冷兵器的结界,走向了更广阔的天地。

  康熙登基后,鸟枪兵的规模不断扩大。康熙十三年时,朝廷还专门下旨,议定八旗步兵二万一千名,其中鸟枪步兵就有一千七百三十七名。

  此后,鸟枪兵的规格逐年增加,形成了完整的组织结构。

  鼎盛时期,军中不但有满清八旗的鸟枪兵,还设立了专门的汉军火器营,鸟枪数量一度超过五万余支。

  超强的武器装备遇到精良的训练,就是一场惊艳众人的大阅兵。据史料记载,康熙二十年,康熙邀请众蒙古王公观看鸟枪兵演习。当时“吹螺角者三,发巨炮三,即而排枪而发,前仆后继,无不中之。”

  在场的蒙古王公看到这等惊人的战斗力,“皆惊惧失色,甚有匍匐仆地,战栗不止者。”

  此时蒙古王公们还不知道,这些鸟枪兵们即将随着康熙走上准噶尔的战场。而鸟枪兵们的技艺待到上阵时,已经达到了“有马上放一枪一箭者,有趋进放枪不绝者,有连环旋转放枪者,有跑而放枪者,有仰卧而放枪者”。

  超强的火枪技术,让鸟枪兵在准噶尔之战大放异彩,成为了草原上不灭的传说。

image.png

  可惜,到了康熙晚期,汉军火器营却成了另一幅景象。用李林森给康熙奏章中的话来说,就是“火器营兵丁老去留下的空缺,常有不法之徒百般钻营,以致于新收的兵丁尽是请托之辈。得甲之后,便将所领钱粮拿去偿还请托的利酬”。

  在这种风气的带动下,汉军火器营中的士兵再也无心训练,很快营中士兵便弓箭、火器皆不熟练。当年煊赫一时的鸟枪兵,就这么在短短二十年间,腐化得面目全非了。

  三、送礼单

  若说军队腐化还仅仅是官场贪污成风的冰山一角,那雍正初年贪官吴存礼的一份送礼账单,则足以说明康熙晚年吏治腐败的严重性。

  在这份礼品单中,记载了二百二十七名受贿者,其中既有大学士、各部官员、督抚这样的朝中重臣,也有宫中太监、康熙帝皇子等皇帝身边的亲信。

  非富即贵的人员名单,对应着让人咂舌的送礼金额。

  比如负责查办亏空案的张鹏翮,就受贿了一千两银子,而以清廉著称的李光地,也收了吴存礼二千五百六十两银子。

  据不完全统计,吴存礼的送礼总金额,高达四十四万两白银。朝中大部分官员,或多或少染指其中,而这些官员身后看不见的一层层圈子,一张张关系网,也都在金钱的攻势下,尽数陷入了腐败的泥淖中。

  大清官场迎来送往的风气,就这么在康熙晚年蔚然成风,以至于官场之上“言行相符者,未必一二人”。

  这恰如《雍正王朝》中张廷玉的一句吐槽:“现在考官收孝廉的钱,当军官吃空额捞军饷,收捐赋火耗加到二两,这大清的江山,也真得四爷这样的人,痛加整顿不可”。

image.png

  所幸雍正上台后,立刻以铁腕手段整顿吏治。他不但限期要求各地官员补缴亏空,还在给山东巡抚的折子上放出狠话说:“知府李元龙,家私数百万,仍贪酷不已。像这样的人,就应该一边拿问,一边追债。追到山穷水尽处,叫他子孙做个穷人,方符朕意”。

  空前激烈的官场整顿,就此拉开了帷幕。各地官员怨声载道,但国库收入却疯狂增长,对于大清来说,雍正的雷霆作风,无疑是替大清续命的良药。

  想来,若是当年换成其他沽名钓誉的阿哥上位,那大清的江山,不知要被那些贪官污吏糟蹋成什么样子。

  回首看看雍正时期充盈的国库与日益改善的官场风气,真是让人不得不说一句:还好上位的是雍正。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