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是三国名将陆逊,西晋文学家陆机一生如何?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陆机。

  西晋文学家陆机自翊是君子,非常推崇孔夫子“渴不饮盗泉”的气节,并增加了“热不息恶木荫”的延伸。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欲盖弥彰而已。陆机这一生,入仕途,受侮辱,甘居权贵贾谧的门下,不但喝了“盗泉”水,还栖了“恶木”荫。

  陆机出身名门,祖父陆逊三国名将、东吴丞相,他本人也不弱,不但文采出众,武功也了得:父亲死的时候,13岁的陆机就和弟弟分领父兵,是一位真正的青年才俊。只是他没有赶上好时代,在西晋纷乱中,吴国很快灭亡了。于是,陆机和弟弟一时间抱负难酬,隐居故里达十年之久。其间,他们修篱种菊,诗酒田园,儿女绕膝,兄弟情深。

image.png

  晋武帝太康十年(289年),朝廷开始对南人招贤礼遇,下诏曰:“内外群官举清能,拔寒素。”陆机本可以继续做隐士,不出去做官又怎样?可 是,与其他亡国之人不同,陆机肩上仍然扛着家族使命—陆家将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支撑。中国古代独特的家族使命,使太多的才华型男人放弃了自我,终生游离在灵魂的边缘。

  于是,选了一个良辰吉日,陆机带着弟弟等人走出家门,奔赴洛阳,奔赴家族荣誉,也奔赴家国使命。不幸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陆机怀着一腔抱负到来,却不但仕途难攀,还经常受到北方人的侮辱,就连他的南方口音也成了北方臣士的笑柄。于是,陆机开始刻苦学习北方话,几乎到了忍辱的程度。

  为了仕途顺利,他只好结交权贵,接近贾谧,加入了“二十四友”之列。从此,陆机在权贵中游离,虽然谋得官位,却也身处纷乱之中难以脱身。直到公元303年的鹿苑之战,陆机惨败,被“八王之乱”中的成都王司马颖杀死。

image.png

  这其中的过程令人唏嘘:陆机作为亡国之将领兵,一开始就受到了北人的嫉妒排挤,曾有人劝他让兵权、保性命,陆机却自视甚高,又好不容易得到一个机会,自是不肯。《太平御览》引崔鸿《三十国春秋》也说:“机吴人,而在宠族之上,人多恶之。”可以想见,陆机表面上是领导,但手下将领根本不听从他的指挥,总是从中作梗,友军也想方设法置他于死地。由此,陆机不可能不败,也不可能不死!

  陆机被害时42岁,他临终长叹:“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他死时着白衣,面目凄楚有悔。传说,陆机血洒刑场后,天地变色,浓雾笼罩,不辨人影;大风吹断树木,发出凄楚之音;平地下了一尺厚的雪,埋尸不见,兵士无不落泪。浓雾,大风,大雪,如此奇特的天气像是为陆机鸣冤,也像对他天才早陨的一声叹息。总之,天地呜咽,万物皆悲。

  其实,“八王之乱”在历史上根本就是一笔糊涂账,陆机牵涉其中,难免不含冤。大秦名相李斯死前也叹过:“牵门东犬,杞可得乎!”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想过平静的生活都成了奢望,他是悔的,可悔又如何,时光如河,哪有倒流之理?

  李斯尚且向往牵狗绕街巷,做寻常百姓;陆机却仍然怀念高雅清朗的文士人生—华亭鹤唳,清商一曲。其实,他本来就应该是悠哉生活在山水间的闲云野鹤,做学问,弹清曲。

  纵观陆机的一生,他不为世俗所容,找不到知音,空怀满腹才情抱负,却得不到君王的认可。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找错了地方,所以付出了很多努力,始终不得要领。他明明是青山绿水中的一只鹤,却偏偏背负了红尘中的使命,远离了大自然的清爽僻静,从而水土不服,鹤入鸡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