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颢一生写下大量诗作,为何成名的只有一首呢?

  河南老乡崔颢(公元704-754年)很有才华,19岁就考中了进士,成功跻身于国家精英行列。

  有唐一代,纯粹的职业诗人并不多见,大多是主业做官,副业创作。但某些人偏偏喜欢本末倒置,结果没搞出政绩,反而扬了诗名,弄得后人都不关注他们的本职工作,直呼其诗人了。崔颢大概也可归属于这类“不务正业”之流。

  有了业余爱好,终究是要在这个领域试试水的。崔颢下水了,这一“下”就不可收拾了,居然也弄出了自己的专辑。但是,他的知名度却一般。因为唐代诗坛大腕儿云集,而且强中还有强中手,所以,没有成名作的崔颢只能在末流队伍里扑腾了。

image.png

  但崔才子渴望加盟“腕”级队伍的决心非常大,为此他孜孜以求,勤奋耕耘。遗憾的是,他的主打作品又出了方向性偏差。这位生性风流的才子把精力过多的投到了美眉身上,写出来的诗大都是关于风月的无病呻吟,诗路狭隘,格调浮艳,不受主流市场欢迎。还好崔颢及时调整战略方向,更新观念,沿着有崔氏特色的诗歌道路曲折前行,终于有了新突破。

  “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这首《长干曲》一出炉,就为他赚取了不少喝彩,崔颢的名气也渐渐看涨,他加倍努力蓄积能量,日思夜想发飙的那一天。这不,这一天说来就来了。

  在江南任职期间,崔颢忙里偷闲,专程来到心仪已久的武昌黄鹤楼放飞心情。或许是名楼的景致太美,或许是崔官人喝了二两小酒,精神头儿好,或许……反正那天崔颢的心情非常爽。于是,他就开始把玩起业余爱好了,不能白白浪费了好不容易激发起来的雅兴不是?说写就写,他一不留神,就吟出了七律一首: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image.png

  这首被冠名为《黄鹤楼》的诗被崔颢题写在黄鹤楼的墙壁上,可遗憾的是,这么绝妙的好诗竟然没什么人来捧场。想来还是因为崔颢级别差了点,在强手云集的诗坛他还只是个“轻量级”,没有人为他包装造势,想一“诗”惊人,难!

  那时候和如今正好相反,自然景观多,而人造景观少。物以稀为贵,四大名楼之一的黄鹤楼自然也就身价不菲,文人骚客们竞相追逐,连见多识广的诗仙李白都将其视为心中最爱,数次光顾览胜抒怀,留下了“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和“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这样的精彩诗句。这回,诗坛“大哥大”再次杀奔黄鹤楼,准备重新抒发一回斗酒诗百篇的万丈豪情,让自己的黄鹤楼赋诗更上一层楼。

  可是,这次李白却未能遂愿,因为他看到了崔颢的题诗,一下被这首气势磅礴,浑然天成的盖世无双之作给震晕了。写遍天下无敌手的诗仙立时变成了霜打的茄子,无奈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只得撂笔作罢,打道回府。

  “轻量级”赢了“重量级”,崔颢这下露脸了,知名度急剧蹿升。人们这才开始细细品味《黄鹤楼》,越品越觉得它那凄婉苍凉中蕴含的伟大奇绝之意境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那些“吃不着葡萄”的人还是指手画脚挑出了《黄鹤楼》的“酸”来:上半阕“黄鹤”两字重复三次,对仗不工整且意思相近,明摆着犯了诗家大忌。可这些迂腐之人哪里知道,正是这出格破律的写法,才使得《黄鹤楼》恣意洒脱,气势苍莽,恰恰展示了诗人的大家风范。南宋严羽把崔颢的《黄鹤楼》列为唐朝七言律诗排行榜的冠军。《黄鹤楼》的成功和成就于此可见一斑。

  崔颢一生写下大量诗作,仅流传下来的就达42首,但成就崔颢诗名的只有这一首。凭借万古流芳的《黄鹤楼》,崔颢实现了由“轻量级”向“次重量级”的实质性跨越,终于成为公认的唐代诗坛的一个“腕”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