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史箴图》的主题是女性?顾恺之想表达什么?

  《女史箴图》通过历史特例的描绘,间接表现顾恺之心目中魏晋时期的女性形象,同时也反映了女性的生活状态。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魏晋时期的绘画理论开始注重传达人物的神韵,于此相关的“传神论”成了这一时期画坛的指导思想。女性题材绘画的创作不再仅仅围绕劝诫教化的主题,而是开始寻求对人物个性、容貌、神韵等一切彰显人物之美的绘画语言的探索与挖掘。

image.png

  《女史箴图》就是一幅反映人物画风貌转变的成功典范,即在传统教化功能统治下的女性题材绘画逐渐转向体现绘画的审美功能。

  根据图中题文的内容可将此画描绘的内容分为两类。一是历史典故类,即通过历史特例的描绘,间接表现顾恺之心目中魏晋时期的女性形象。二是普通描绘类,直接描绘了其心目中魏晋时期的女性形象,同时也反映了女性的生活状态。

  历史典故类

  《女史箴》一文中涉及了一些春秋及汉代有关贤妃的事迹:“樊姬感庄,不食鲜禽”描绘了楚庄王夫人樊姬为劝阻庄王沉溺于狩猎,而不食鲜禽的故事;“卫女矫桓”画有齐桓公夫人卫姬不听郑卫之音,以感化好淫乐的齐桓公的故事;“玄熊攀槛,冯媛趋进”画的是汉元帝婕妤冯媛在陪同游园时,不顾个人安危,以身护住元帝,避免攀出围栏的熊攻击元帝的故事;

  “班婕有辞,割欢同晕”画的是汉成帝游后庭,想与班婕妤同乘一辇,班婕妤辞谢并劝说汉成帝不要效法三代末主,应多考虑国家大事,成帝觉得班婕妤说的很对,不再让她陪同。由于这些故事都发生在有实名的人物身上,因此作者在描绘故事场景时基本上是按照故事的原委,并选取了故事的高潮部分加以描绘的。

  画中描绘前两则故事的部分已经缺失,那么,后两则冯媛与班婕妤的形象塑造,顾恺之除了考虑到现实人物可能具备的风貌之外,必然还要加上自己的想象成分,那么,这种想象就必然带有魏晋时期的审美文化理念,即魏晋士人对女性的欣赏除了道德方面外,必然还有对其容貌、体态、神韵的青睐。

image.png

  普通描绘类

  除了以上介绍的典故类描绘外,其余均属于没有特定对象的描绘。那么,这些内容要用图画的形式加以表现,就要完全按照作者对生活的深入体察并结合自己的创作想象来完成。对于形象的塑造基本上是采用了意象造型的方法。

  意象造型,“意”指主体的思想、情感,“象”指艺术作品中的客体形象。即通过“仰观俯察”、“目记默识”等是中国古代特有的观察和表现方式,来达到“形神兼备”目的的一种造型观念。因为在封建社会的中国,直面对象写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特别象《女史箴图》中的描绘对象几乎都是女性,《女史箴图》中绝大多数女性形象是画家对理想化形象的超时空的观察与把握,即是画家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和不同的心境中对女性形象的综合印象,而不是对眼前“模特”的即时印象。它己“不是客观的自相描写所能达到的高度了,而是客体与主体贯通以后的一种类相追求。”是画家根据当时社会的审美理念,并结合自己对女性审美内涵的理解来完成女性形象塑造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