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雹神篇有哪些情节?该怎样翻译呢?

  聊斋志异《卷一·雹神》原文

  王公筠苍(1),莅任楚中(2)。拟登龙虎山谒天师(3)。及湖(4),甫登舟,即有一人驾小艇来,使舟中人为通(5)。公见之,貌修伟。怀中出天师刺(6),曰:“闻驺从将临(7),先遣负弩(8)。”公讶其预知,益神之,诚意而往。天师治具相款(9)。其服役者,衣冠须鬣,多不类常人。前使者亦侍其侧。少间,向天师细语。天师谓公曰:“此先生同乡,不之识耶?”公问之。曰:“此即世所传雹神李左车也(10)。”公愕然改容。天师曰:“适言奉旨雨雹,故告辞耳。”公问:“何处?”曰:“章丘。”公以接壤关切,离席乞免。天师曰:“此上帝玉敕(11),雹有额数,何能相徇?”公哀不已。天师垂思良久,乃顾而嘱曰:“其多降山谷,勿伤禾稼可也。”又嘱:“贵客在坐,文去勿武(12)。”神出,至庭中,忽足下生烟,氤氲匝地(13)。俄延逾刻,极力腾起,才高于庭树;又起,高于楼阁。霹雳一声,向北飞去,屋宇震动,筵器摆簸。公骇曰:“去乃作雷霆耶!”天师曰:“适戒之,所以迟迟;不然,平地一声,便逝去矣。”

  公别归,志其月日,遣人问章丘。是日果大雨雹,沟渠皆满,而田中仅数枚焉。

  聊斋志异《卷一·雹神》翻译

  王筠苍,山东淄川人,要去湖南为官,路过江西时准备登龙虎山拜谒张天师。到达鄱阳湖时,遇一人驾着小船,要求船夫通报求见。王公会见后,发现此人容貌甚是伟岸端正,来人从怀中取出天师名帖,道:“(天师)听闻贵客将临,特遣在下在此迎候。”王公见对方能未卜先知,非常惊讶,益加神往,对此次拜见更加诚意。

  王公到后,天师摆酒相迎,左右侍从甚众,衣帽须发,皆异于常人。鄱阳湖所遇到的使者,也在旁边服侍。过了一小会儿,(那位使者)俯身向天师小声地说了几句话。天师问王公:“这是你的同乡啊,你不认识他吗?”王公疑惑不知,遂问之。天师回答说:“他就是世上所传的雹神李左车啊。”王公惊讶不已。天师说:“适才他接到玉帝圣旨,将去布雨下雹,故而来告辞的。”王公就问:“冰雹将降在何处啊?”天师说:“章丘。”王公想到章丘和淄川相邻,怕桑梓受累,忙离席祈求免除这个灾祸。天师说:“此乃玉帝敕令,降下多少冰雹,均有定额,岂敢徇私?”王公再三恳求,天师沉思良久,才转过身叮嘱说:“可以在山谷中多降点,不伤庄稼就可以了。”跟着又叮嘱说:“贵客在这里,走的时候动作慢点,不要搞那么大阵仗。”

  于是,雹神就走出去外面,走到庭中,脚下就开始生烟,一会儿就烟雾遍地。稍等了会,才使劲腾云起来,只是稍高于庭中树木,再使劲,才高于楼阁。然后就电闪雷鸣的向北而去了,屋宇振动,酒桌上的杯盘也被震动的晃动不停。王公说:“这就是下雹前的雷霆吧。”天师说:“刚才已经告诫他了,这才缓缓的;不然,就在平地上这么霹雳一下就去了。”

  王公拜别回来后,记下了日期,派人去章丘问讯。果然那日大降冰雹,沟渠都下满了,但是庄稼地里只有寥寥几颗而已。

image.png

  聊斋志异《卷十二·雹神》原文

  唐太史济武(1),适日照会安氏葬(2)。道经雹神李左车祠(3),入游眺。

  祠前有池,池水清澈,有朱鱼数尾游泳其中(4)。内一斜尾鱼,唼呷水面(5),见人不惊。太史拾小石将戏击之。道士急止勿击。问其故,言:“池鳞皆龙族,触之必致风雹。”太史笑其附会之诬(6),竟掷之。既而升车东行,则有黑云如盖(7),随之以行。簌簌雹落,大如绵子(8)。又行里余,始霁。太史弟凉武在后(9),追及与语,则竟不知有雹也。问之前行者亦云。太史笑曰:“此岂广武君作怪耶!”犹未深异。安村外有关圣祠(10),适有稗贩客(11),释肩门外,忽弃双簏,趋祠中,拔架上大刀旋舞,曰:“我李左车也。明日将陪从淄川唐太史一助执绋(12),敬先告主人。”数语而醒,不自知其所言,亦不识唐为何人。安氏闻之,大惧。村去祠四十余里,敬修楮帛祭具(13),诣祠哀祷,但求怜悯,不敢枉驾。太史怪其敬信之深,问诸主人。主人曰:“雹神灵迹最著,常托生人以为言,应验无虚语。若不虔祝以尼其行(14),则明日风雹立至矣。”

  异史氏曰:“广武君在当年,亦老谋壮事者流也。即司雹于东,或亦其不磨之气,受职于天。然业已神矣,何必翘然自异哉(15)!唐太史道义文章,天人之钦瞩已久(16),此鬼神之所以必求信于君子也。”

  聊斋志异《卷十二·雹神》翻译

image.png

  太史唐济武,到日照去为一姓安的人送葬。路经雹神“李左车祠”,便进去游览眺望。祠前有个水池,池水清澈见底,里面有几条红鱼正安详地游动;其中一条斜尾巴的游上水面吃食,见人也不害怕。唐济武便拾起块小石子,要打它玩,一个道士急忙阻止。唐济武洵问缘故,道士说:“池里的鱼都是龙类,打它会招致风雹。”唐济武讥笑道士太穿凿附会,不听他的话,还是打了鱼。

  从祠里出来后,唐济武继续坐车往东赶去。不一会儿,一块黑压压的云彩,像盖子一样,罩在唐济武头顶上,随他一块前行,棉子大小的冰雹簌簌地落下来。又走了一里多路,天才放晴。唐济武的弟弟唐凉武走在后面,追上哥哥询问,唐济武竟不知下过冰雹;又问走在前面的人,都说不知。唐济武笑着说:“这难道是广武君在作怪吗!”心中还没感到有多奇怪。

  日照安家村外有座关圣祠,一个小商贩正在祠门外放下担子休息,忽然抛了两个篓子,直奔入祠中,拔下架子上的大刀挥舞起来,口里说道:“我是李左车,明天将陪同淄川的唐济武前来帮助安家送葬,先敬告主人一声。”说完,便清醒过来,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也不认识唐济武是什么人。安家闻知,十分恐惧,村里离关圣祠四十多里路,急忙恭敬地备下祭品,到祠里哀恳祈祷,只求雹神怜悯,千万别屈驾前来。

  唐济武赶到后,奇怪安家如此敬奉李左车,询问主人,主人说:“雹神一向最灵,常借活人的口说话,没一次不灵验的。如不虔诚祷告阻止他来,那明天这里就要有大风雹了。”

  异史氏曰:“广武君在当初,也是深于谋划能干大事的一类人。即使在东方掌管风雹,或许也是因为他的不可磨灭的气概,受命于天。然而如今他已经是神仙了,何必还高傲地显扬自己呢!唐太史的道德文章,是举世钦佩敬重已久的,这就是鬼神一定要显示灵验而求信于君子的原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