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因犯了何事被慈禧扒去衣服当众杖刑(图)?

  在很多传说和野史里面,慈禧都被描绘成一个贪婪、自私而淫荡的女人。之前帮助慈禧画像的那个美国的卡尔小姐,在宫里不但没有好好安分守己,更是胡说八道一大堆。她说慈禧是一个和李莲英一个浴盆洗澡的怪物,而且光绪皇帝也明摆着要和这个外国女人有一腿,因为他总是试图去亲吻这个外国来的洋女人。这样的书籍到了社会上,当然会让那对以前根本不了解的人产生误解。对此,我爷爷非常愤怒,说这个美国女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但是慈禧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后来我看到过慈禧身边侍女说的一些话,也求证了家里的长辈,这才清楚:虽然说旗人的女子是天足,但是也和汉人一样,对于脚也要隐蔽的。洗脚、换袜子都不能让外人看见。当媳妇的都是关上屋门,睡觉前洗脚,儿子年岁大了,妈妈洗脚,也不能让儿子看见,更不用说光着脚走出闺门了。爷爷也曾经听隆裕说过这样的话:很多人都胡说八道,说老太后和李莲英怎么怎么,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老太后为了显示自己的教养,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也为了显示自己的尊严,对于一些事情是非常在意的,向来不许太监沾手。有人瞎编,说老太后腿疼,把脚放在椅子上,伸着腿让李莲英给按摩,这纯粹是胡说。再说,宫里戒备森严,老太后身边随时有宫女陪伴,如果有这样的事情,老太后也早就羞臊死了。老太后从年轻开始守寡,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事,何况年老了呢?

  听完爷爷描述隆裕当初说的话,我心里感到很塌实。毕竟事关自己长辈的声誉问题,所以我对这些很在意。如果卡尔小姐描述的事情是由在慈禧身边伺候的人说出来的,即便是隆裕这么说,我都有可能相信,而来自美国的卡尔小姐作为当时宫里的一个客人,不仅没有机会在慈禧身边伺候,也没有资格随便走动,怎么会传出慈禧和太监一起洗澡的说法呢?她说慈禧和李莲英在一个澡盆洗澡,很显然是胡说八道。因为在慈禧洗澡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场的,即便卡尔小姐作为宫里的贵客,那个年代的妇女洗澡,也不可能让人围观。除非是卡尔小姐亲自伺候慈禧太后洗澡,她才能真正看到慈禧是怎么样洗澡的。但是如果卡尔小姐在场的话,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太监在一个盆子洗澡而被人围观呢?很显然,说谎的是那个卡尔。她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胡编乱造而已。

  一位在慈禧身边伺候过的宫女也就慈禧洗澡的问题回答过一些人。她说:伺候老太后洗澡和洗脚,专有四个贴身的丫头。洗脚两个,洗澡是四个。平常她们也干点零活,但专职是沐浴。这些丫头也是经过训练的。怎样用毛巾热敷膝盖啊,怎样搓脚心的涌泉穴啊,有一套专门的技术。洗脚时,老太后往椅子上一歪,嘴里不停地与底下人说闲话,享受着洗脚人的搓揉,这是她老人家最松散舒适的时候,宫女常常在这个时间里得到意想不到的赏赐。脚洗完后,如果需要剪脚指甲,两个洗脚的宫女中一个点起手提式羊角灯来,单腿跪下,手持着灯,另一个也单腿跪下,把老太后的脚抱在怀里细心地剪。这之前还要有个“请剪子”的过程。在老太后的屋子里有严格的规定,不许摸刀子、剪子。如果需要用,必须要事先请示。伺候洗脚的宫女向内寝的人轻轻说句“请剪子”。侍寝的转禀老太后,老太后说:用吧,还在原地方。这时侍寝的才敢拿出剪子来交给洗脚的宫女。完毕后,洗脚的宫女请跪安退出,这才完事。差不多天天如此。那么既然有这么多宫女伺候慈禧洗澡,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一个太监一起洗澡呢?况且作为太监来说,因为自身的问题,他又怎么能把自己的缺陷暴露在外人眼里呢?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个宫女说起慈禧洗澡的事情来,也说这和时令有密切关系。如果天热,洗得勤点,夏天差不多要天天洗,冬天隔两三天洗一回,都是在晚上,宫里白天没有洗澡的。洗澡的时间,一般在传晚膳后一个多小时,在宫门上锁以前。因为需要太监抬澡盆、担水,连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监捧两个托盘进来。太监把东西放下就走开,不许在寝宫逗留。司沐的四个宫女全部一样的穿着,一样的打扮,连辫根、辫穗全一样。由掌事儿领着向上请跪安,这叫“告进”。算是当差开始。在老太后屋里当差,不管干多脏的活,头上脚下都要打扮得很利落,所以这四个宫女,也是新鞋新袜。太监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盘由宫女接过来,屋里铺好油布,抬进澡盆注入温水,然后请老太后宽衣。这个时候,除非伺候慈禧洗澡的人,别的人是根本没办法进入的。这就又说明一个问题,即便是慈禧身边最亲的人,要看到慈禧洗澡,也是万万不能的,更别说一个太监了。所以由此推断,来自美国的画家卡尔小姐确实是一个大话精,是一个编造故事的高手。

  因为我后来特别注意关于慈禧的报道,所以也看到过很多这方面的问题。后来看到在慈禧身边曾经伺候过慈禧的宫女荣儿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可以证明慈禧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民国以来,有好多的人问我,说李莲英值夜,听到老太后在屋里咳嗽,他怕惊动老太后,就跪着爬进了寝宫,给老太后倒碗水喝,使得老太后很感动。那么说老太后不就成了孤寡户了吗?没人答理没人瞧,夜里咳嗽,连碗水全喝不上,那还称什么皇家太后呢?这些胡讲乱吣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还有人问我,说慈禧太后爱听杨小楼的戏,主要是喜欢杨小楼的武功,让太监把他装进食盒里,抬到寝宫里去。这更是没影的事。老太后、皇后好比两只凤凰,我们宫女好比一群麻雀,整天围着凤凰转,最少也有十几只麻雀在后边跟着。这是制度、是规矩,抬进一个大活人来,往哪里放啊!这都是哪儿的事!我还不知道对我们宫女会瞎编些什么呢?所以我除去对诚心诚意想知道点宫廷故事的人以外,我闭口不讲宫里的事。”

  这个鲁伯阳也因此成为当时社会的一个笑话。当时的上海是对外通商口岸。在这里,各个国家的人非常多,与官方的交涉也非常频繁。因此,这个上海道的职位就必须身负外交重任,不是一般地方官可以做的,通常只有有声望、有才干的官员才能充当,否则一旦处理不好,引起外交纠纷,也非常麻烦。况且当时社会处于那种状态,八国联军随时窥视着中国的国土和资源,所以没有能力的人根本没办法胜任。虽说这个职位,在当时来讲,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肥缺,可一般官员虽然非常垂涎这个职位,都不敢随便张罗。

  前任上海道聂仲方是中兴元勋曾国藩的女婿,夙以干练著称,只有他那样的人才能在这个职位上有作为,否则只知道贪财,这个职位肯定是不能胜任的。

  当时光绪都不知道这个鲁伯阳到底是什么人,朝中大臣也没有人知道,只是珍妃给光绪的纸条上写了这个人名。于是军机大臣就想:这人到底是干嘛的啊?想了半天,毫无结果,问身边的其他大臣,所有的大臣也都摇头,表示不知道。礼亲王没办法,只好问光绪这人的基本情况,结果,光绪皱了眉头说:“我也不知此人的底细,你们回去查查看吧。”

  没办法,皇上让查,于是军机处一帮人就回到军机处查阅所有因为政绩优异而奉旨将档案交到军机处登记的人的名单。结果翻来翻去,也找不到这个人。军机处的人就纳闷:为什么皇上要推荐这个人呢?而且也不见得是慈禧推荐的,如果是慈禧交代什么事情,光绪肯定就会说是太后老佛爷交代的。

  于是,这些人就胡乱开始猜测了。因为三年的清官知府,俸禄都可以达到十万两雪花银,如果是个贪官,那么这个道台肯定是一个肥缺了。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礼亲王对光绪说:“军机处查不到鲁伯阳的履历。”光绪又皱眉说:“那就命吏部查阅天下现任道府官员名册中有无此人。”军机大臣非常聪明,知道这次绝对不会是老佛爷交代的事情,肯定是他自己想让这人做官。而且这人显然也没做过官,否则在起码在名单上可以查出来。所以再查下去也没什么用,就对光绪说:“皇上果知此人可用,那就下旨简放吧,他过去的履历恐怕吏部也没办法查到。”

  于是,光绪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那就别查了,军机处可以发布这件事情了。随后,光绪又从朝服内拿出珍妃给的另外的纸条给了礼亲王,并告诉他说:“内阁学士长麟、詹事志锐才可大用,现在侍郎有缺,可各酌量迁授。”礼亲王一见,这可是皇帝要亲自提拔的官员,所以也就不多参考其他意见了,于是低头看光绪给自己的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内阁学士长麟可户部右侍郎,詹事志锐可礼部右侍郎。两人由从二品与正三品擢升正二品侍郎,无可挑剔。

  礼亲王只好按照光绪的要求,下发了圣旨。其实,长麟也是珍妃的关系,而这个志锐则是珍妃的堂哥。珍妃仗着光绪对她的宠爱,买官卖官越来越顺畅,因此也得到了不少的银两。

  除了卖官,珍妃还把自己的老师推荐给了光绪,这样一来,似乎珍妃身边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升迁,而珍妃也得到了金钱。真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后来发生了更可笑的事情,珍妃把四川盐法道的职位卖给了一个叫做玉铭的人,这个职位在四川相当重要,所以光绪在召见他的时候,问了一句惯常问地方官员的话:“你以前在哪里当差啊?”这个玉铭也是一个糊涂蛋,张嘴就来:“回皇上,奴才以前在木器厂当差。”光绪当场就愣住了。随之而来的是满朝文武官员掩面偷笑。于是光绪就叫他把自己的履历写出来。这个玉铭根本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因为他根本不识字,只是靠着自己有几个钱,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找到了珍妃这条线,想捐个官员做做,给祖上也增点光,所以也写不出自己的履历来。

  不但是珍妃没想到,光绪也没想到,满朝的文武百官也没想到,这个玉铭竟然是个大字不识的人。以前一系列的官员升迁早就让朝中正直的官员看不过眼去了,觉得跟这样的人同朝为官是对自己的侮辱。这回可捅了马蜂窝,朝中那些正直的官员有人直接将这一年来前后发生的事情奏报了慈禧。这个时候光绪刚刚归政时间不长。慈禧马上就觉得事态严重了

  慈禧非常愤怒,想不到光绪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不是给大清朝丢脸吗?于是紧急传唤光绪,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地问了光绪,问他为什么这么做?知道这么做的下场吗?知道这么做的危害吗?光绪知道坏事了,他首先想到的是隆裕告了他的状,还没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严重。

  但看慈禧脸色铁青,懦弱的光绪最后不得不讲出了实情。于是,慈禧命人将隆裕和珍妃、瑾妃一起带到她面前。慈禧质问珍妃,为什么这么做,珍妃不仅不害怕,还顶撞了慈禧几句,慈禧马上就要爆发了,而珍妃还在辩解。慈禧愤怒了,问道:“你知道错了吗?”珍妃不回答。

  于是慈禧命人将珍妃毒打了一顿。并且吩咐:念在你年龄还小,就不从重处罚你了。将珍妃、瑾妃降为贵人。这个时候,珍妃不但没悔过,还向隆裕投去了一个恶毒的眼神,这不禁让隆裕打了个寒颤。

  这件事情成了一个药引子,很多事情最后都被牵连出来。根据清宫档案记载,珍妃在十月二十八日这天遭到了“褫衣廷杖”,就是被扒去衣服进行杖打。在清朝的历史上,皇妃遭受这样的处罚还是第一次。这个时候,无论是光绪还是翁同龢都在为珍妃、瑾妃求情,建议大事化小。但珍妃的倔脾气上来了,根本不管不顾,还在跟慈禧顶嘴。珍妃说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学慈禧。而且说破坏了祖宗家法,也是在学慈禧。慈禧愤怒了,她没有想到自己平日里喜欢的珍妃这么不给自己面子,所以一气之下,决定从严办理,当场扒去珍妃的衣服进行杖刑,珍妃被打得遍体鳞伤。可怜的隆裕当场被吓晕过去,底下人手忙脚乱,赶紧服侍皇后,可隆裕醒过来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正在愤怒的慈禧说:“即便是吓死皇后,从今以后也再不会为光绪册立皇后。”隆裕的心都凉了。在这样经常性的恐吓和威胁当中过日子,隆裕的处境可想而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