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7月3日 唐中宗李显逝世
趣历史 2013-07-03 11:16:28

  0710年7月3日唐中宗李显逝世

  唐中宗李显(656年-710年),汉族,谥号大和大圣大昭孝皇帝(初谥孝和皇帝),原名李哲,唐高宗李治第七子,武则天第三子(684年1月23日—684年2月27日、705年—710年在位)。唐中宗前后两次当政,共在位七年,公元710年猝死,终年55岁,葬于定陵(今陕西省富平县西北15里的凤凰山)。

  武后生四个儿子,长子李弘,次子李贤,三子李哲,四子李旦。中宗初封周王,后改封英王。其两位兄长先后被武则天所废之后,李显被立为太子。

  高宗于公元683年12月病死,他于同月甲子日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嗣圣”。中宗比高宗更为庸柔无能,即位后,尊武则天为皇太后。裴炎受遗诏辅政,政事皆取决于武则天。他重用韦皇后亲戚,试图组成自己的集团。欲以韦皇后之父韦元贞为侍中(宰相职),裴炎固急以为不可。李显大怒:“我以天下给韦元贞,也无不可,难道还吝惜一侍中吗?”裴炎听后报告了武则天,武则天对中宗的举动大为恼火,公元684年2月,继位才两个月的中宗被武则天废为庐陵王,贬出长安。

  中宗先后被软禁于均州(今湖北省均县)、房州(今湖北省房县)14年,只有妃子韦氏陪伴,两人相依为命,尝尽了人世的艰难。每当听说武则天派使臣前来,中宗就吓得想自杀。韦氏总是安慰他说:“祸福无常,也不一定就是赐死,何必如此惊恐。”韦氏的鼓励、帮助、劝慰,才使他在逆境中坚持着活了下来。因此,中宗和韦氏作为患难夫妻,感情十分深厚。他曾对韦氏发誓说:“有朝一日我能重登皇位,一定满足你的任何愿望。”

  公元699年,中宗被武则天召回京城,重立被立为太子。公元705年,82岁的武则天病重。正月丙午日,宰相张柬之、右羽林大将军李多祚等人突率羽林军五百余人,冲入玄武门,杀张易之张昌宗。迫使则天皇帝传位于中宗。改年号为“神龙”。2月,复国号为唐。中宗复位后,马上立韦氏为皇后,又不顾大臣的劝阻,破格追封韦皇后之父亲为王,并让韦皇后参预朝政,对张柬之等功臣却不加信用。将韦皇后的女儿安乐公主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封上官婉儿为昭容。教她专掌制命,负责起草皇帝的诏令。

  上官婉儿同武三思关系暧昧,韦后又十分信用儿女亲家武三思,并以此结成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左右着朝政。武三思和韦后的关系十分暧昧。两人玩“双陆”游戏(有赌博性质),唐中宗还兴致勃勃的帮人家数筹码。张柬之等大臣眼见又要重演武则天的旧事,力劝中宗除掉武三思。武三思和韦后反诬告张柬之等人谋图不轨,怂勇中宗明升暗降,将张柬之等人册封为王,调出京城。武三思又派刺客在途中将他们刺杀。安乐公主也野心勃勃,一心想做武则天第二。她要中宗废黜不是韦皇后所生的太子李重俊,由她自己当皇太女。韦皇后和武三思也怂勇中宗废掉李重俊。李重俊便和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于公元707年发动羽林军共300多人,杀死武三思父子,又攻入宫中,想攻杀韦皇后和安乐公主。因众寡悬殊,两李被杀。韦皇后乘机诬陷宰相魏元忠与太子有勾结,将其贬出京城,独揽了大权。韦后肆无忌惮地大卖官爵,中宗也不加制止,一切按她的意愿去办。

  有个时期,安乐公主自己写好了诏书,掩住正文拿去让李显盖印,中宗竟看也不看地把印盖上。有一年的元宵节,中宗在韦皇后的怂勇下,带着公主和宫女数千人,全都换上平民的服装出宫逛灯市,赶热闹。到夜深回宫,一查点,数千宫女逃走了十之五六。怕声张出去有损体面,中宗也只得不了了之。又有一次,中宗在皇宫内召见百官,命令三品以上的官员抛球和拔河,供他和韦后欣赏。朝臣多数是文官,不好嬉戏,直弄得他们个个丑态百出,尤其是那几个上了年纪的大臣,体力不支,拔河时随着长绳扑倒在地,一时站不起来,手脚乱爬。中宗和韦后见了,还都开怀大笑。李重俊死后,太子之位出现空缺,安乐公主就伺机而动,想像祖母武则天一样君临天下,当女皇帝。每次见到中宗都要中宗册封她为皇太女,中宗认为不妥,所以不准。于是安乐公主怀恨在心,全然不顾多年的父女之情,终日和韦后策划如何解决中宗,夺取皇位。

  公元710年5月,唐中宗被韦后与安乐公主合谋毒死。年五十五。十一月葬于定陵。曾用年号嗣圣公元684年神龙公元705—707年景龙公元707—710年。

  1931年7月3日朝鲜各地发生排华暴行

  万宝山事件发生后,日本大造舆论,致电朝鲜各报诬称中国当局驱逐朝鲜侨民,在万宝山的侨农被中国农民屠杀等等,终于在朝鲜煽动起大规模排华事件。这一事件首先从仁川开始,迅速遍及朝鲜各地,给华侨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7月3日,万宝山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早晨,朝鲜仁川外里有数十名朝鲜人向华侨开办的商店、理发馆投掷石块。中国驻仁川华侨事务所蒋主任到当地日本警察署交涉,要求严加制止。事态的发展却恰恰相反,“不意报纸仍出号外,激烈宣传,鲜人亦到处撒传单,开会聚众,至晚8时,鲜人聚集二三千人,遂大举暴动”。暴动的朝鲜人见华侨就打,除一条中国街外所有华侨商店、菜园等均被捣毁。7月4日,排华暴行更加猖獗,当晚9时左右,“鲜人复于外里地方呜锣聚众,集成5000人左右大举暴动,手持木棒、铁棍、刀斧等到处搜索、击毁”。到7月5日为止,仁川一处华侨“被击毙者有三人,有数人性命不保,其伤不至死者二三十人”,财产损失则达日金9万多元。

  继仁川排华暴动之后,朝鲜各地出现了排华暴行。7月5日晚7时,平壤暴民“手持棍、棒、刀、斧、石块等凶器,并携带手电筒对于华侨家房,不问农工商贾,分队轮流袭击,遇我华人,不论男女老幼,恃民殴打至死,毁掠财物,焚烧账据,且带有引火燃料,随处设法放火”。据7月9日统计,平壤华侨死109人,伤163人,下落不明者63人,损失财物达日金254.5万元。平壤之外,在汉城、釜山、元山、新义州等地也出现类似殴打华侨、焚烧华侨商店的严重暴行。许多华侨走投无路,只好越境回国,到7月10日为止达4500人,至7月底回国华侨人数已超过“全鲜侨胞人数的三分之一”。回国华侨“皆头破血出,身无长物,狼狈之状,不堪言述”。

中国报刊登载的抨击日本人挑拨中朝民族关系的漫画

幻想联阎反蒋的冯玉祥

  1929年7月3日阎锡山囚禁冯玉祥

  1929年7月3日,阎锡山受蒋介石指使,囚禁冯玉祥。

  蒋冯第一次军事冲突之后,冯曾派人去太原,同阎锡山商谈联合反蒋事宜,但阎没有明确表态,只表示反对内战,力主和平,并设法诱冯入晋。6月24日,冯偕妻女由华阴入晋。阎被蒋收买拉拢后于7月初以冯住晋祠不便为由,诱骗冯移住五台县建安村加以软禁,并派卫队切断冯与外界的接触,冯联阎抗蒋的计划因此落空。

  1940年7月3日“七三一部队”对华进行细菌战

  1940年7月,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队长石井四郎,亲率一支远征队,携带70公斤伤寒菌、50公斤霍乱菌和5公斤染有鼠疫菌的跳蚤,开赴华中战区宁波一带进行细菌战。日军将所携细菌投入蓄水他和居民区,造成宁波一带鼠疫等传染病流行。与此同时,日军“七三一部队”另一支远征队在南京“荣”字第一六四四部队配合下,携带130公斤的炭疽菌、副伤寒菌和鼠疫菌,到重庆以及浙赣铁路干线的金华、龙游、衢县、玉山、浦江进行细菌战,造成被污染地区传染病流行,大批居民死亡,许多户全家死绝。更惨无人道的是,日军还将注射有伤寒菌和副伤寒菌的大饼分发给南京战俘营的3000名战俘食用,然后将战俘释放出狱,借以传播疾病。

  731部队全称满洲731部队,是日本侵略军细菌战制剂工厂的代号。为掩人耳目,先后叫过“加茂部队”、“东乡部队”、“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731部队伪装成一个水净化部队。731部队把基地建在中国东北哈尔滨附近的平房区,建有占地300亩的大型细菌工厂。这一区域当时是傀儡政权满洲国的一部分。一些研究者认为超过10,000名中国人,朝鲜人,以及联军战俘在731部队的试验中被害,但是对于数量的多少还存在争议。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大批带菌动物逃出,给当地人民带来巨大灾难。

日军七三一部队队长石井四郎研制使用的可以传播鼠疫的炸弹

  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是日本军国主义准备细菌战的特种部队,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日本军人所谓的"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在某种意义上正说明了这一点。就其规模来说,实属世界上最大的细菌工厂。就其地位来说,它归属日本陆军省、日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人事配备是很强的。拥有从事细菌战研究工作人员二千六百余人,其中将级军官五名,校级军官三十余名,尉级军官三百余名。从一九三六年到一九四二年七月由石井四郎中将为部队长,一九四二年八月到一九四五年二月北野政次少将接任部队长,一九四五年三月到同年八月石井四郎又重任部队长。它的直属各个部以及各个支队都配备佐级军官负责,对一些重要部门都配备了少将级军官负责。

  1942年7月3日国共代表在重庆继续谈判

  1942年7月3日晚,(当年今日)中共驻重庆代表董必武遵照中共中央电示与国民党代表王世杰会谈约两小时。11日,国民党方面复以张治中与周恩来及董必武会谈。中共代表主要表示了以下几点:(1)抗战胜利中共有坚定信心。(2)在取得胜利前必遭空前困难。(3)克服困难办法主要是国共合作,障碍两党团结的军事政治问题总可谈得解决办法。这是因为,A.中共军队在委员长领导下抗日,其历史不同,有其自身特点。想把它一下子变成另一种特殊,绝难做到,在真正民主共和制下,中共并无永远保持特殊军队之意;B.政权问题,中共虽有局部的和临时的政权,但为抗日需要,中共至今尚无与中央政权对立的全国性政权系统,这与内战时期另有中央政权是不同的。(4)请联络参谋速归延安。(5)请中央指派人员和中共代表经常接洽。(6)请中央了解中共“七·七”宣言所表明之政治态度。

  同时,周、董都先后提出请国民党释放叶挺及廖承志的问题,并要求见蒋。对于派回联络参谋事,王、张都满口应承,亦同意转达共方见蒋要求,但惟一强调军政统一问题,称此为解决两党关系之症结。故而王、张一面要周、董考虑具体办法,一面则明确提出进一步商谈是否仍应以何、白皓电即《中央提示案》为基础。而在商得结果之前,王、张一致表示不好转达释放叶挺等事。

中共驻重庆办事处的部分机要人员

  1995年7月3日悉尼隐瞒奥运村受到有毒物污染的情况被揭露

  2000年悉尼奥运会奥运村附近早已受到有毒化学滤渣的污染,而清除这一危害需要数千万美元。悉尼奥运村位于悉尼市西郊的霍姆布什湾,过去曾是海军的仓库,也是工业区。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今天公布了一份正式文件,文中说这一污染问题在两年前悉尼

  赢得奥运会主办权时被隐瞒了。这份于去年就完成的文件说:“霍姆布什湾的污染问题看来会对健康和环境带来

  更大的威胁,但这一问题一直没有被公开。”污染问题是1992年5月一个工作组经调查后得出的结论,但此结论并未送到州政府。显然此举是有关人士担心任何对这一污染问题的外传都会对悉尼申办2000年奥运会不利,因为悉尼奥委会赢得主办权的主要思路和决定就是办一个“绿色奥运会”。据悉,悉尼方面将把这些有毒的化学滤渣污染物移走。但据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估计,移走这些污染物的费用高达4000万美元。在2000年奥运会期间,位于霍姆布什湾的奥运村将接待世界各地的15000名运动员和官员。在奥运会结束后,奥运村将变为可容纳5000人的居民区。

悉尼隐瞒奥运村受到有毒物污染的情况被揭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大家都在搜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