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九子夺嫡 康熙晚年皇位之争的过程和结局
趣历史 2013-11-01 13:07:39

  1708年(康熙四十七年),胤礽首次被废太子,引起众位阿哥对太子位置的觊觎。当时有十二位成年阿哥,真正要争夺皇位的只有老大胤禔、老二胤礽、老三胤祉、老四胤禛(雍正皇帝)、老八胤禩和老十四胤祯,老九、老十助老八争位,是老八同党,他们自己并无野心;老十三助老四,他自己也无意争位;而五阿哥胤祺、七阿哥胤祐、十二阿哥胤祹深知皇位轮不到自己,也无此奢望,便安稳地当着亲王。

  后来,老大因野心太过暴露,遭康熙帝终生圈禁;原太子老二被康熙帝两次废黜,第二次废黜后将其终生圈禁并昭告天下,说不再立他,也不许任何人再举荐他为太子;老三看到老大老二的前车之鉴,不敢再搅这趟浑水,主动退出。实际的竞争者只剩老四、老八和老十四。最后,老四胜出,即雍正皇帝

  大阿哥胤禔、二阿哥胤礽、三阿哥胤祉、四阿哥胤禛、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誐、十三阿哥胤祥、十四阿哥胤禵九位阿哥,形成了五大朋党,他们之间展开了夺嫡之争。

  大阿哥党

  “大阿哥党”以大阿哥胤禔为首,其亲舅舅大学士明珠是为首党人,其它还有大学士余国柱、户部尚书福伦等党人。

  太子党

胤礽

  太子党以皇太子胤礽为首,太子党首脑人物是索额图。胤礽生于1674年(康熙十三年)五月初三日,生母是康熙的结发妻子赫舍里氏,而皇后因生子难产而亡,康熙帝对皇后这位遗孤十分疼爱,并在翌年将一岁的胤礽立为储君,并加以悉心培养。

  胤礽是非常有能力的一位皇子,他天资聪颖,由康熙皇帝一手带大并作为继承人培养起来,曾经是皇父的骄傲;也是诸师父口中赞不绝口的完美学生。他六岁就傅,十三岁出阁读书,自此经常在文武百官面前讲解儒家经典,而且他娴于骑射,可谓文武双全。

  康熙为了培育太子,破格树立皇太子的权威,让他结交汉族名家与外国传教士,胤礽不负其望在,与诸洋人的交往中,大清储君的翩翩风度让外国人刮目相看。

  青少年时的胤礽谦恭礼让、为人贤德,且有很高的治国天赋,代父听政期间,表现出非凡的能力,“举朝皆称皇太子之善”,康熙自己也说太子办事“甚周密而详尽,凡事皆欲明悉之意,正与朕心相同,朕不胜喜悦。且汝居京师,办理政务,如泰山之固,故朕在边外,心意舒畅,事无烦扰,多日优闲,冀此岂易得乎?”

  康熙早早的确立皇太子,并让其临政、领兵,这便使太子周围集结了一群阿谀奉承之人,结党营私;而康熙对太子的特殊关爱甚于诸皇子,兼其弄巧成拙给予诸皇子兵政大权,这导致诸皇子与皇太子之间矛盾丛生,胤礽在诸兄弟中唯有与皇三子胤祉有较好的关系。

  康熙帝对胤礽又有些骄纵与溺爱:默许索额图所定规格几乎与皇帝等同的皇太子仪仗、冠服(只有尺寸有些许裁剪);特意安排太子乳公凌普做内务府总管大臣;纵容儿子挥霍浪费,擅取国帑,历次外出巡游,太子所用都好于皇帝。东宫内花销亦高于皇帝;太子脾气暴躁,随意鞭挞诸王、众臣,康熙却加以包庇,甚至处置忤逆太子的人;默认私生活不检的太子放肆地广罗美女、豢养面首……总之,皇太子胤礽后来变得肆无忌惮,而且其过错均能得到康熙的包庇,康熙认为自己儿子是没错的,唯有儿子身边的小人教唆坏了太子,所以不厌其烦地选撤太子的侍从。长期的姑息养奸,使得高高在上的胤礽养成了不可一世、蛮横无礼的性格,变得乖戾暴躁,树敌无数。后来康熙帝更是训斥他“不法祖德,不遵朕训”。

  太子党首脑人物是索额图是康熙幼年首席辅政大臣索尼之子、仁孝皇后叔父、皇太子叔姥爷、大学士、领侍卫内大臣,曾经是康熙帝最信任的大臣之一。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他担任中俄议定边界谈判的中方首席代表,主张尼布楚、雅克萨两地当归清朝,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

  但他后来陷入了康熙帝与皇太子矛盾的旋涡。1703年(康熙四十二年)五月,康熙帝以索额图“议论国事,结党妄行”之罪,令宗人府将其拘禁,不久索额图就死于幽所。康熙帝又命逮捕索额图的儿子们,交其弟弟心裕、法保拘禁,并下命令:“若别生事端,心裕、法保当族诛!”大臣麻尔图、额库礼、温代、邵甘、佟宝等,也以党附索额图之罪,被禁锢,“诸臣同祖子孙在部院者,皆夺官。江潢以家有索额图私书,下刑部论死”,只要与索额图稍有牵连者,都受到株连。

  三爷

  三皇子胤祉喜欢舞文弄墨,周围都是些文人。他们受康熙之命,负责编书,还负责重修坛庙、宫殿、乐器,编制历法等。他们的最大成就是编辑了我国第二部大类书《古今图书集成》,根本没有形成什么明显的朋党之势。

  四爷党

  四阿哥胤禛对储位的渴望是有一个转变过程的。这个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在胤礽首次被废黜前。这段时间他还是太子党的人,而且对储位一点也不热衷。他只是想辅佐好太子,尽为臣之道。

  第二阶段是在胤礽被复立前后到二次被废黜之间。在这期间,诸阿哥之间掀起了一个扳倒太子,争夺储位的小高潮。像八爷党就是在这个时期内逐渐形成的。这时的胤禛地位很不稳固,也无甚威信。他自知就算太子换人,也轮不到自己。前有胤祉比他年长,后有胤禩比他势强,而且胤礽能一次被复立,就有可能两次、三次……被复立。他觉得太子宝座离他太过遥远,倘若刻意谋取,成功则罢;失败了的话,那就连亲王也做不成了,还会像胤礽一样被永行圈禁。所以此时的胤禛仍旧处处维护太子,在太子首次被废后,只有他敢于为胤礽说好话。与此同时,他还和胤禩等人和平共处。

胤禛

  第三阶段是胤礽二度被废之后。这回众阿哥深刻认识到胤礽此次被废,绝无复立之可能,于是储位之争呈白热化,胤禛也蠢蠢欲动。随着胤禔早被圈禁,胤礽的二度被废,胤祉因势力太小,羽翼未丰,主动退出;而胤祯空有兵权,一无门人,二无威望,在这次的争储中没有多少优势,九子夺嫡逐渐演变为胤禛与胤禩的四爷党和八爷党之间的较量。

  胤禛为了扩大势力,四处安插家奴,补外省官缺。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身居要职。如:军事上有年羹尧,他于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任四川巡抚;1718年(康熙五十七年)任四川总督;1721年(康熙六十年)任川陕总督,身为封疆大吏,手握军政大权,集四川、陕西等地重权于一身,西可扼制胤祯大军,东可携重兵进京逼宫;又如:地方上有戴铎,历任福建知府、道员、四川布政使,与年羹尧一文一武,不愧为胤禛的左膀右臂;再如另一个胤禛夺储过程中的重要人物——隆科多,康熙末年时任九门提督,只要他下令关京师九门,京城内包括康熙谁也甭想出去。

  另一方面,胤禩在早期的储位之争中,锋芒过露,已引起康熙的反感和警惕。而胤禛深得韬晦之邃,加上在康熙年间,几件大案办得不错,深得康熙赏识。因此在取悦圣心这点上,胤禩自然又处在下风。

  胤禛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处处掩饰自己对储位的希冀,外弛内张。这一点可以从他龙潜时在雍邸所作《悦心集》一书中看出弥端。该书收录了胤禛早期的绝大多数诗词,诗词中流露出一种恬淡出世的思想。表面上借此告诉世人,自己只想做一个与世无争的皇子,不愿过问政事,其实不过以此掩盖内心的真实想法罢了。

  随着日期的推移,康熙对胤禛的好感与日俱增。在日常政务活动中,常委派他调查皇族案件;或代天子行祭祀大礼。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初九,康熙驾崩的前四天,皇上还委派胤禛代自己到天坛行冬至祭天大礼。大概康熙情知自己时日无多,已决定传位给胤禛,所以派他祭天,好让上苍看看这位未来之君罢。

  八爷党

  八爷党以八阿哥胤禩为首,还包括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誐、十四阿哥胤禵(与四皇子同母。在皇位斗争中偏向八皇子,为四皇子所恨)以及侍卫鄂伦岱、内大臣阿灵阿等人,是所有朋党之中势力最强的一支。

  胤禩,清朝圣祖仁皇帝康熙第八子,生于1681年3月29日(康熙二十年二月初十日)末时,卒于1726年10月5日(雍正四年九月初八日),享年45岁。

  胤禩因生母良妃卫氏原系辛者库罪籍,因此并非子凭母贵,出生便被送到惠妃纳兰氏处抚养。低微的出身、温和的性格让他在小时候受尽兄弟嘲笑、看低。然而其天资聪颖,德才兼备,17岁便被封为贝勒,在朝中、江南一带都有极好的声望。据闻胤禩自幼聪慧,且甚晓世故,从小养成了亲切随和的待人之风,他“乐善好施”,人称“八贤王”。康熙帝之兄裕亲王福全(卒于1703年/康熙四十二年)生前也曾在康熙面前赞扬胤禩不务矜夸,聪明能干,品行端正,宜为储君。

胤禩

  第一次废太子之时,诸多对储君之位有所觊觎的各党开始活跃,八爷党搞的最激烈。二阿哥胤礽虽然忤逆乖张,却是从小就带在身边亲自抚养的,父子之情尚未了结,因此康熙心里是希望众大臣复立二阿哥胤礽为太子。当时康熙问朝中百官,这个储君之位谁来当最好,他便立谁。谁知百官大部都举荐了八阿哥,这引起康熙极度不满。

  康熙生平最痛恨结党营私,并且当时他尚算壮年,看着朝中百官及八爷党的势力日益膨胀,心中大为不满。他曾说:“二阿哥悖逆,屡失人心;胤禩则屡结人心,此人之险,百倍于二阿哥也。”所以在众人举荐胤禩为皇位继承人之后,康熙不仅大怒,还下令圈禁胤禩,借此打击“八爷党”。不过,没过多久,他就被释放出来了。后来,康熙又多番找机会打击八爷党。

  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初九日,一切铺垫停当,胤礽顺理成章的重立为太子。尔后,康熙加封诸子,皇三子胤祉、皇四子胤禛、皇五子胤祺俱著封为亲王,皇七子胤祐、皇十子胤俄俱著封为郡王,皇九子胤禟、皇十二子胤祹、皇十四子胤禵俱着封为贝子。未受封爵的成年皇子只有已遭囚禁的皇长子胤禔、皇十三子胤祥与大失圣心的胤禩了。

  胤禩于此后一年间,倒未见遭何责难,《圣祖实录》中唯有其数次随帝出巡的记载。1711年(康熙五十年)十一月二十日,其母良妃薨。

  1714年(康熙五十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康熙帝在前往热河巡视途中,经由密云县、花峪沟等地,胤禩原该随侍在旁,但因当时恰是其母良妃去世三周年的祭日,所以他前去祭奠母亲,未赴行在请安,只派了太监去康熙处说明缘由,表示将在汤泉处等候皇父一同回京。后来胤禩挑选了两只上等的海东青派人送予康熙,却不想等到了康熙手里时却变成了两只奄奄一息的羸鹰。这令他极为愤怒,认为这是胤禩在诅咒自己,当即召诸皇子,骂胤禩“系辛者库贱妇所生,自幼心高阴险。听相面人张明德之言,遂大背臣道,觅人谋杀二阿哥,举国皆知。伊杀害二阿哥,未必念及朕躬也。朕前患病,诸大臣保奏八阿哥,朕甚无奈,将不可册立之胤礽放出,数载之内,极其郁闷。胤禩仍望遂其初念,与乱臣贼子结成党羽,密行险奸,谓朕年已老迈,岁月无多,及至不讳,伊曾为人所保,谁敢争执?遂自谓可保无虞矣。”

  康熙承认胤礽的废而复立是其出无奈之举,败招败招!尔后,康熙说出了更绝情的话:“自此朕与胤禩,父子之恩绝矣。”次年正月二十九日,康熙谕胤禩“行止卑污,凡应行走处俱懒惰不赴”,停本人及属官俸银俸米、执事人等银米。胤禩遭此一举,大受打击,到处潜行,不愿见人,并于翌年病倒。

  1716年(康熙五十五年)九月十一日由胤祉上奏满文奏折中可得知,胤禩于八月底染患伤寒,病势日益加重,康熙只批得“勉力医治”四字,殊是无情。九月十七日,再于御医奏报胤禩病情的折子上朱批:“本人有生以来好信医巫,被无赖小人哄骗,吃药太多,积毒太甚,此一举发,若幸得病全,乃有造化,倘毒气不净再用补剂,似难调治。”口气更近于讥刺。更有甚者,为避免途经胤禩养病之所,在康熙帝的授意下,诸皇子在皇父及祖母于九月二十八日结束塞外之行回驻畅春园的前一日,全不顾胤禩已近垂危,将其由邻近畅春园的别墅移至城内家中。当时只有九阿哥胤禟予以坚决反对,说“八阿哥今如此病重,若移往家,万一不测,谁即承当。”而康熙反倒推卸责任的说:“八阿哥病极其沉重,不省人事,若欲移回,断不可推诿朕躬令其回家。”

  但即便如此,胤禩在朝臣中仍有较高威信,如深受康熙帝倚信的大学士李光地,在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仍然认为“目下诸王,八王最贤”,可见他仍是大臣中声誉最高的皇子。却始终没再受康熙重用。

  十三阿哥胤祥

  他早年在古北口练兵,所率部下,后多升任京城防卫部队中各级指挥官,诸如丰台大营、绿营等京师卫戍部队皆在他的掌握之中。虽然他在胤礽第一次被废时受到牵连,一直被囚禁到康熙去世,但其威望尚在,那些老部下也都对他和胤禛忠心耿耿。

  皇子众多,帝位仅有一个。几十年的明争暗斗,终究有曲落人散之时。到底康熙根本就不想再立太子。他深知,再立太子,众阿哥的尔诈我虞将长期演绎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自己弥留之际再行昭告天下。

  新君登位后,更是将八阿哥改名“阿其那”,将九阿哥改名“塞思黑”,将十阿哥,十四阿哥调往偏僻处不得返京。八阿哥及九阿哥先后在牢狱中被折磨死。其嫡福晋郭络罗氏亦被雍正下令被休归家。胤禩也被开除宗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