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大虫顾大嫂:为何说这个女人改变了宋江的命运!

  梁山三女将中,最默默无闻,最不引人注目的便是这位顾大嫂同志。相比之扈三娘之武艺高强,孙二娘之风骚泼辣,顾大嫂确实星光黯淡的多,看起来几乎就是一颗角落里的尘埃,无人欣赏,无人喝彩。

  然而,在梁山好汉里,顾大嫂实际上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一个维系登州派家族团体的纽带,正是她的身份,直接导致了宋江在梁山上的领导人地位!

  顾大嫂江湖人称“母大虫”,这是个标准的贬义词外号,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女子要恪守“三从四德”等单方面不平等条约,看一些宣扬“克己忍让、遵守妇道”的教科书,譬如《孝女经》、<烈女传》等等。

  顾大嫂估计也是小时候被父母打骂多了,童年落下的心理阴影,导致她具有强烈的叛逆情绪,小说中介绍她“敲庄客腿、打老公头”,而且次数估计不止一次两次。

  由此可见,一旦心情不好,张口就骂,劈手就打,顾大嫂完全就是个当之无愧的野蛮女友!扈三娘有野蛮的资本,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孙二娘可能背地里欺负过张青,但在外人面前还总算给了张青一丝颜面,譬如结识武松。然而顾大嫂那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也敢进行一场貌似正确的战争!不管对手是谁。

  孙新这个人物,我一直赋予相当多的同情。此人是梁山三丈夫中最具有男子气概的,对比于王英之大流氓,张青之小市民,孙新身上看不出任何一点委琐无能的特点,而且身为登州最高防卫长官孙立的亲弟弟,那绝对是个小太子党啊,却也不曾有任何抛弃虎狼之妻的念头和举动。可以说,对于顾大嫂,孙新是完全用真心去爱护和珍惜的。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是三丈夫中挨打最多的人物,时运乖慊,可见一斑。有趣的是,对于这事,孙新丝毫不以为然,“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颇有点佛教中“舍身饲虎”的崇高境界!

  顾大嫂在家庭中处于绝对领导人地位。借用解珍的话“我姐夫小尉迟孙新这般本事,也须输与我姐姐(按:指顾大嫂)”,由此可见,武力在这个家庭中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

  顾大嫂一族,是梁山上亲戚关系最庞大的。梁山上兄弟组合特别多,比如三阮,宋江宋清张横张顺,童威童猛。但是没有哪个团体有顾大嫂家族这么人丁兴旺。

  登州派一共有八人:孙立、孙新、顾大嫂、解珍、解宝乐和邹渊邹润。顾大嫂的两个表弟是解珍解宝,老公是孙新,故而孙立是其大伯哥,而孙立的妻子又是乐和的姐姐,这六人是完全的血缘亲戚关系!而邹渊是邹润的叔叔,两人又是顾大嫂的朋友。

顾大嫂与孙新

  正是这种盘丝错节的关系,导致了登州派在梁山上成为一个不尴不尬的家族式小企业,论阵容之鼎盛,无出其右。

  登州派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团体,不属于晁派,也很难说属于宋派,登州派全伙上梁山,源于一只老虎。

  登州城外荒山成群,山上多豺狼虎豹,时常下山伤人,当地政府无计可施,只好勒令广大猎户展开生产自救。解珍解宝是猎户中的NO.1,埋伏了三天,终于用窝弓药箭射得一只老虎。眼见得可以向上级交差,然而老虎负伤跑进了无良地主毛太公家,毛太公为了吞没战利品,将解珍解宝二人陷害进了大牢。

  万幸的是,照看解珍解宝二人的是乐和,乐和救人的动机值得商榷――如果二解不是他的远房亲戚,他恐怕不会这么热心去四处呼告。而正是由于这种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顾大嫂团结了孙新、邹渊、邹润、乐和四人,开始向最大的靠山――孙立下协同作战书。

  顾大嫂逼迫孙立落草是一幕非常经典的劝降桥段,小说中写道:

  顾大嫂道:“伯伯在上。今日事急,只得直言拜禀:这解珍、解宝被登云山下毛太公与同王孔目设计陷害,早晚要谋他两个性命。我如今和这两个好汉商量已定,要去城中劫牢,救出他两个兄弟,都投梁山泊入伙去。恐怕明日事发,先负累伯伯;因此我只推患病,请伯伯姆姆到此,说个长便。若是伯伯不肯去时,我们自去山梁山泊去。如今天下有甚分晓!走了的到没事,见在的到官司!常言道:“近火先焦。”伯伯便替我们官司、坐牢,那时没人送饭来救你。伯伯尊意如何?”孙立道:“我是登州的军官,怎地敢做这等事?”顾大嫂道:“既是伯伯不肯,我今日便和伯伯并个你死我活!”顾大嫂身边便挈出两把刀来。邹渊、邹闰各拔出短刀在手。孙立叫道:“婶子且住!休要急行。待我从长计较,慢慢地商量。”乐大娘子惊得晌做声不得。顾大嫂又道:“既是伯伯不肯去时,即便先送姆姆前行!我们自去下手!”孙立道:“虽要如此行时,也待我归家去收拾包里行李,看个虚实,方可行事。”顾大嫂道:“伯伯,你的乐阿舅透风与我们了!一就去劫牢,一就去取行李不迟。”孙立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众人既是如此行了,我怎地推得?终不成日后倒要替你们官司?罢!罢!罢做一处商议了行!”

  由此可见,顾大嫂充分利用了亲情、武力和诱骗的手段,又拉又压,捧中有打,利用“吓唬”“动武”“断路”三条极具杀伤力的理由,将孙立彻底俘虏了过来!

  由此而来,登州派再利用邹渊、邹润和杨林邓飞石勇的铁杆朋友关系,顺利上了梁山。杨、邓、石都是宋江与路结识的好汉,但是交情非常泛泛,恐怕比不上二邹的关系亲密。登州派如果要发展壮大,完全可以达到十一人!而十一人的小团体,实力恐怕就值得宋老大好好思考一下了!

  此时此刻,宋江正和祝家庄展开如火如荼的斗争,祝家庄利用天时地利人和,两战下来,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俘虏了秦明等实力派大将。宋老大愁眉不展,叫苦连天

  祝家庄一战是宋江上梁山后第一战,此战关系重大,因此宋老大不惜将自己所有嫡系部队,譬如秦明花荣李逵戴宗等全数带上,然而祝家庄依旧坚硬的象一块铁板,宋老大牙好胃口再好,也吃嘛嘛不香。

  中国有句古话“家贼难防”,祝家庄的失败,也正好应验了这句话。祝家庄有个强力外援,唤作铁棒栾廷玉,手段高超,比之五虎将也不遑多让。而孙立和他是同门师兄弟,依靠这种关系,孙立率领登州派八人顺利打进敌人内部,最终里应外合,灭了祝家庄。

  正是孙立的反间,导致了梁山大军胜利班师。从功劳上来讲,孙立是破敌首功!然而宋江在战后却讲了一句相当令人寻味的话“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

  宋江为什么要对这个曾经令他咬牙切齿的对手故作惋惜?不仅没有大快人心之举,反而作抬望眼仰天长叹状?栾廷玉是谁杀死的?还是乱军中丧命的?小说中未曾交代。央视<水浒传>说他是被孙立背后冷箭袭击而死的,事实大约也是如此,栾廷玉做梦也想不到同门师弟会背后下黑手。宋老大怕不怕?当然害怕,今天你孙立会出卖师兄,明天会不会出卖我?

  所以我们看见,能够和呼延灼交战不分上下的孙立,作为登州派的老大,仅仅只是地煞级别!而同样有叛徒经历的白胜郁保四,情形更落魄,是倒数几位!

  杀人放火、打家劫舍,对于无法无天的梁山人士,是殊不足畏的,然而做人千万不能做二五仔,不能当叛徒,不管在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不管你的目的和动机,只要有一次经历,都会给领导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这一次不光彩的行为,却会影响你的一生。

  白胜、郁保四出卖的是自己的老大,因此他们的排名只能和小偷时迁段景住比肩。孙立好点,只是出卖了自己的师兄,加上自身的硬件设施,所以排名不上不下。孙立的故事告诉我们:1,不论在哪里混,首先要遵守这里的行为准则,如果触犯了约定俗成的规则,就要遭受相应的处罚。2,自身的资本可以改变处罚的力度,然而不能彻底改变所有命运。

  很多人奇怪,为什么解珍解宝能够进入天罡星团体,而登州派老大还要在他们之下?其实原因不外有三:一,作为对登州派的补偿,不能让十一人的团体全部排除高层领导之外。二,二解是顾大嫂的亲戚,而顾大嫂又是二孙的家属。正是顾大嫂在中间的架桥作用,孙立才能咽下这口气――顾大嫂是他的革命引路人。三,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点!天罡星群体要么和宋老大交情无比铁杆,要么有不凡的经历,二解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杀死老虎。虽然说这老虎是自己踩地雷上了,和武松的空手打虎,李逵的朴刀杀虎有天壤之别,但是不管怎么样,功劳已经记下了,对于外界来说,梁山上杀死老虎的有四人。二解的故事告诉我们:不管采用何种方式何种手段,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解珍解宝是梁山上的一张外交名片,孙立虽然令海盗望风而逃,但是他没有打虎经历,所以哪怕他比二解厉害十倍,他也只能位居其下。这就是现实生活中常见的不平等现象。

  征方腊回来,孙家人员运气不错,孙立孙新顾大嫂尽数安全返回,乐和作为一个颇有前途的演艺分子,一直在王都尉家留守。可以说,梁山好汉中运气最好的家庭,也就是他们家了。对于朝廷的封赏,孙家是不在乎的,孙立带领弟弟、弟妹依旧回登州当他的最高防卫长官,而顾大嫂,对于朝廷给的“县令”一职,也丝毫不以为意,舍弃诰命跟随丈夫大伯回登州。

  顾大嫂知道自己的特长,一个整天喝酒赌博的女人,恐怕难以做好七品县令的工作,即便勉为其难,恐怕将来也会如同“李逵寿张乔坐衙”一样,造成无数冤假错案。顾大嫂看透彻了,一场农民起义最终是被自己人打败,外敌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往往是自己,一如祝家庄的覆灭。

  很多年以后,中国足球用来掩饰的遮羞布,最常见的一句话便是:“我们是被自己打败的!”,不知道顾大嫂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

  顾大嫂的出现,直接改变了宋江的命运:如果登州城外不出现老虎,如果老虎不伤人,如果二解打不着老虎,如果毛太公是正直地主,如果顾大嫂在登州派中没有桥梁的作用,如果栾廷玉和孙立没有同门之谊……这么多假设中,只要有一条满足,他宋江就不会有今日的辉煌,而祝家庄的命运将彻底改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西谚有云:“亚马逊森林中的一只蝴蝶扇起翅膀,大西洋将爆发大规模的海啸”,冥冥之中,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情,最终往往能够奇迹般牵涉在一起。用唯心主义的话来说,是“命中注定”,而换作马克思唯物主义论来阐述就是“机遇改变一生”!

  顾大嫂是个相当外露的女子,爱恨情仇,尽数表述。《天龙八部》中智光大师说:“能够做到挨打不还手,那才是天下最厉害的武功”,孙新数十年如一日遭受家庭暴力,并且由于妻子的低微身份直接导致自己在梁山上由昔日小太子党变成今日店小二,自己的排名也直线下降(梁山兄弟组合往往排名紧靠一起,唯独例外的便是孙立孙新)。但是孙新不在乎,只要能和这个野蛮女友在一起,区区名利荣辱,又何足道哉?

  而孙新的“机遇”也不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征方腊成功后,全家团圆,自己又从店小二恢复太子党的身份。难道真应了“好人好报”一说?

  顾大嫂应该感谢上苍给了她一个优秀的老公,不管自己是“顾大嫂”还是“顾大娘”,始终陪伴在身边的,还是自己的小尉迟。

  顾大嫂从酒店老板娘到强盗头子,再到政府军官,最后又回到酒店老板娘的位置,完成了人生一个圆形的轨迹。孙新问:“这个圆,不是兜圈子重回起点?”

  顾大嫂笑了,笑得很开心:“当然不是,至少丰富了我的阅历,而且不管是什么圆,我始终是圆心,而你,也逃不脱被我覆盖的范围,正如孙猴子和如来佛。对了,他好象也姓孙?”

  莫道河东狮子吼,家中自有贤娇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