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三抄”王世充:王世充输光了隋朝最后班底
趣历史 2015-01-07 09:31:48

公元617年九月,王世充、韦霁、王辩、孟善谊、独孤武等隋朝各路援军相继汇集东都。这些援军和洛阳城里留守军队合在一起,总数达到十几万人。这支庞大的军队与李密的瓦岗军隔着洛水(今洛河)相互对峙。

这样一支超大的联合舰队有谁来指挥调度呢?

王世充。这是杨广下诏钦点的。

皇帝身边空降下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年龄不大,资历不高,不声不响就当上了集团军司令。

在一个漆黑如墨的晚上,王世充趁着夜色掩护,偷偷渡过洛水,在黑石(今河南巩县南)扎下了营寨。第二天,他留下一部分士兵守卫黑石大营,自己率领精兵在洛水北岸向李密叫战。

李密打仗一直是胜多败少,见王世充前来挑战,立即指挥兵马冲杀过去。这次李密吃亏了。

他没想到这支渡河而来的军队战斗力如此之强,那些隋军凭借精良的刀矛对瓦岗军左刺右砍,前劈后戳,把瓦岗军杀得哭爹喊妈,溃不成军,很多士兵被隋军追赶,走投无路,迫不得已跳进洛河,淹死者不计其数,柴孝和就是在这场战斗中溺死于洛水的。

柴孝和的死亡对整个瓦岗是个损失,如果他一直在李密身边给李密吹风建议,李密的轻敌之心也许会有所收敛,没有了轻敌之心,也就不会有后来输得彻彻底底的邙山之败。

李密被隋军打得招架不住,只得指挥部队分成两路撤退,一路以步兵为主,撤退到月城(今河南巩县西北),依城固守。他自己则率领一队骑兵向南渡过洛水,与月城形成呼应之势。

王世充率领大军一路撵着瓦岗军追到了月城,并将月城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一门心思地想把月城变成李密的麦城,他命令士气正盛的军队轮番攻城,不给瓦岗军喘息的机会。

月城战斗应该算是王、李二人这场大战的中场休息时间,上半场李密被杀得丢盔弃甲。可是到了下半场,风向突变,王世充被李密打得溃不成军。

为了解除月城之围,李密采取了“围魏救赵”的战术。当王世充在月城下思考着城破后是否需要搞个入城仪式时,李密已经率领洛南的全部骑兵杀向王世充的后方黑石大营。

骑兵冲击是瓦岗军战斗宴席中的“特色菜”之一。这些怀着复仇之心的瓦岗精锐骑兵像狂飙飓风一般,裹着战马掀起的雾尘排山倒海般冲向黑石营寨。

黑石大营内本来就不多的留守军兵惊恐万状,他们一面拼死抵抗,一面点燃烽火向主将王世充报警求救。大营外,骑兵只顾昂首猛冲;大营内,守军反复点火求援。

但隋军第六次点火示警时,王世充终于撑不住了。他不得不放弃眼看就要到手的月城肥肉,因为他家里的黑石肥肉比这块更大更多油。黑石大营里存储着他的军队全部的后勤物资,如果被李密抢去或者烧毁,损失将难以估量。

只有撤退回师自救。

王世充掉转马头,带领部队心急火燎地赶往黑石,他太害怕李密这招釜底抽薪的抄家行为了。可是,他没有料到,土匪出身的瓦岗军不但善于抄家,还擅长抄“袭”。在他家门口,李密早已布好了一个鼠夹,正等着他往上踩呢。

李密料定王世充会回兵护营,他将一部分骑兵埋伏在大营附近,当王世充的兵马气喘吁吁地快跑到营寨门口时,瓦岗军突然出现,对他们进行迎头砍杀。隋军毫无防备,几乎成了菜板上的鱼肉,任由凶猛的瓦岗骑兵来往纵杀,三千多人成了祭刀品。

王世充被李密来了个 “乾坤大逆转”,先胜后败,损失惨重,只得带领剩下的残兵落荒而走

落花流水“充”去也。

“充”去“充”还在。王世充去了,但他还会再回来,因为洛阳城里的越王有办法让他再回来。

王世充自从上次被李密打得满脸青包之后,变得异常安静,也不知道是在家闭门思过还是琢磨什么新战法,反正是“坚壁不出”,高挂免战牌。

看到王世充一副带薪休假的样子,李密并不着急,他打洛阳耗的就是时间,就怕城内的粮食耗不光。对李密来说,我有粮仓我怕谁!

李密谁都不怕,可是有人怕李密,越王杨侗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恨不得生吞了这个挑衅皇权的土匪头子。见王世充总是没动静,杨侗比较烦,因为东都已经出现了粮荒,再这样耗下去,形势很不利。于是,他派遣使者代表自己到王世充的军营进行劳军慰问。

使者无非是说,越王很关心你,见你最近没传递战报消息,以为你病了,特地派我来看看你,希望你不要着急,多保重身体。

锣鼓听声,说话听音。王世充当然能听出其中的“话中话”。这和当年杨广在杨素生病的时候,不断派人去慰问病情一样,话外音同样急不可耐: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打呀?快点动手干掉瓦岗寨的土匪分子吧!

面对领导这样的明催暗推,王世充坐不住了。他不得不向李密发出了战书,来来来,再大战三百回合!

这次的战斗地点是在石子河。李密的瓦岗军由南向北排了十余里(又是一字长蛇阵)。还是老规矩,翟让带人先上。他和王世充一阵混战,“不利而退”。王世充一看瓦岗军退却,来劲了,催促部队猛追。要说王世充也不是没吃过李密的亏,他咋就看不出来这是“小李飞刀”同志的诱敌之计呢?难道他没听说过自己的同事张须陀是怎么被李密忽悠死的吗?

和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一样,战场也总是惊人地相似。这时候的战场形势和张须陀在大海寺中伏的那次一模一样。翟让在前面“飞啊飞”,王世充在后面追啊追。

就在王世充咬着翟让的屁股不放时,他自己的屁股被李密给咬了。王伯当、裴仁基突然斜刺里杀出,切断了隋军前后联系,李密则率领中军全线反击,王世充军经不住这几只铁爪的揉捏,再次狼狈而逃。

这一战,王世充又被李密打得满地找牙,不长的时间内,他就被李密“抄”了三次,一次抄“家”、一次抄“袭”,这一次是抄底。王世充这个隋军总司令,被李密抄来抄去,头都抄大了,他对李密越来越头痛。这时候的政治军事形势对瓦岗寨十分有利,假以时日,瓦岗寨很有可能甩掉“山寨”的帽子,蜕变成“正版”、“主流”身份。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件意想不到的重大事件发生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