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十首最美诗词:纪念纳兰性德诞辰360年
趣历史 责任编辑:zhaoxiaoyan 2015-01-19 13:36:45

  纳兰性德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号楞伽山人。清朝著名词人。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日后,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公元1685年7月1日)溘然而逝,年仅三十岁。

  纳兰性德葬于海淀区上庄乡上庄村北,皂甲屯西一处台地上。建于清代顺治三年,总面积约为340亩,墓地分为南寿地、北寿地两个部分,共有宝顶9座,土坟两座。纳兰性德墓的宝顶建筑宏大,底座为青石,宝顶中部为汉白玉,镌刻有图案,上部为三合土夯实的半圆顶。纳兰氏家族墓地在清代基本保存完好,后多次被盗。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遭到严重破坏。1970年冬,被彻底拆毁。

  今天在他诞辰360年之际,跟大家一起赏析他的十首最美的诗词。

  1、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纳兰容若《木兰花令》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一句胜过千言万语,刹那之间,人生中那些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涌上心头,让人感慨万千。开篇一句起到统领全词的作用,其余七句都是为了迎合这一句而存 在,同时这一句也代表了容若的梦想:人生如果总像刚刚相识时那样的甜蜜,那样的温馨,那样的深情和快乐,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梦想终归是梦想,如果真能实现,又怎会“何事秋风悲画扇”

  无论是汉成帝班婕妤,还是明皇与杨妃,再凄美的爱情都抵不过爱情的魔咒——当日的爱情誓言情深意重,却也免不了最终的背情弃义。纳兰伤的,是爱情的美好又转短暂;纳兰悲的,是情爱的璀璨又转凄凉!

  人生如果只有初见一场,那该是多美好,还是多遗憾?

  2、长相思:聒碎乡心梦不成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纳兰容若《长相思》

  说起来,这首诗并不凄美,却字字含情。提及长相思,自李太白一曲绝唱之后,再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是,我更爱纳兰这首。说是对纳兰的偏爱也好,真正喜欢这首词也罢。最初打动我的,便是《长相思》。

  清康熙二十一年二月十五日,康熙因云南平定,出关东巡,祭告奉天祖陵。纳兰性德随从康熙帝诣永陵、福陵、昭陵告祭,二十三日出山海关。塞上风雪凄迷,苦寒的天气引发了纳兰对北京什刹海后海家的思念,这首词即在这个背景下写成。

  风雪交加夜,最幸福的莫过于一家人的团聚。可此时的纳兰远在塞外宿营,夜深人静,风雪弥漫,心情就大不相同。路途遥远,衷肠难诉,辗转反侧,卧不成眠。“聒碎乡心梦不成”可谓是水到渠成。

  无论是“夜深千帐灯”的壮美,还是“故园无此声”的委婉,纳兰将生活跃于纸上,这种美,都是心灵的体验。而我最喜欢的还是,一字一句读来,有民歌的浓郁,还有诗词的清丽。犹如出水芙蓉,还宛如夜来香一样,风一来,香气夜夜回荡。

  3、浣溪沙:我是人间惆怅客

  残雪凝辉冷画屏

  落梅横笛已三更

  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

  知君何事泪纵横

  断肠声里忆平生

  ——纳兰容若《浣溪沙》

  我是人间惆怅客,只这一句,纳兰的哀愁都溢了出来。正因为饱尝人间离愁别苦,才情不自禁,潸然泪下。又马上回头看见自己竟然在流泪,也更是无人知晓,来给予慰藉,便回头自对自地冷嘲:“你知道你一个伶仃孤苦,独自掉泪究竟是为什么呢?难不成还会有人来给你安慰么?简直煞是可笑了!”

  这就是纳兰,一位多情、深情,又敏感的男子。满腔愁苦,转过身才发现,自己是如此可怜,竟然连哭泣似乎也毫无价值。

  残雪冷,花屏冷,月光冷,心更冷。他能做的,只能像你我一样,在肠断心碎之后,“忆平生”了。

  4、画堂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纳兰容若《画堂春》

  爱情真是使人欢喜使人愁。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怎奈分隔两地,暗自神伤。容若一向讴歌爱情,字字句句都是爱情的悲唱。由困顿到渴望,从爆发到解脱,这期间的情绪波动,便是这首《画堂春》。

  隔着茫茫人世和滚滚红尘,我与你已经错过。失去的痛,让纳兰的呼喊显得这么苍白,却有着呼天抢地的悲恸。这种悲歌,不仅是委屈、遗憾、感伤,它是喃喃的絮语,是卑微的抗争。

  就像“浆向蓝桥易乞”,就像“药成碧海难奔”,爱人远去,如若相会,只能在天河里相亲相望了。就像是他的爱,注定了漂泊,再也没有归期。

  5、虞美人·秋夕步:

  愁痕满地无人省,露湿琅玕影

  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

  薄情转是多情累,曲曲柔肠碎

  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纳兰容若《虞美人·秋夕信步 》

  读这首词,不能不让人想起《红楼梦》。

  信步竹林,竹叶满地,宛如愁绪片片。站在石阶处,内心生出无限荒凉来。这不正是宝玉吗?这位多情公子,又在缅怀哪位妹妹?

  如果是,我宁愿相信此刻他想的是那个夏日里任性的撕扇子的晴雯

  就像他在《芙蓉女儿诔》中写的“红绡帐里,公子情深; 始信黄土垅中,女儿命薄!”纳兰叹的,是否也是这样一个命薄的可心人?

  我所爱的,正是最后一句:“红笺向壁字模糊,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当年和她一起在灯前写字,往事历历。夜寒露重,他呵手写下诗篇,为她。纳兰的好词,仿佛就藏在小事里,淡淡一句清言,俩人的情深呼之欲出。

  爱情里的那些小事,想起来都有深情。

  6、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 只向从前悔薄情

  凭仗丹青重省识

  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 午夜鹣鹣梦早醒

  卿自早醒侬自梦

  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纳兰容若《南乡子·为亡妇题照》

  在忘记你的样子之前,在我老去之前,要为他写一首诗、画一幅画,热情和冰冷相间,恰好与黎明相似。

  这应该是纳兰此刻的心境。这么多年过去,该给亡妻绘一副肖像了,这样就可以永远与她相会相伴,只可惜丹青未染,已泪眼盈盈,心中又生出无数感慨。最终却是“一片伤心画不成”。

  真是人鬼殊途啊,此生再也不复再见,那就让我回到梦幻中,想象着再次与你相会。只是,天还没亮,与你双栖双飞的美梦就醒了。只有屋檐前的风铃陪着我,念着你。

  7、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

  风雨消磨生死别

  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

  淅沥暗飘金井叶

  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纳兰容若《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春明外史》中,张恨水写到过一位才子,死于三十岁的壮年。其友恸道:“看到平日写的词,我就料他跟那纳兰容若一样,不能永年的……”

  叹只叹,他心已死灰,也是上天不忍看他痛苦,便早早带走了他。

  夜晚一个人守在似曾相识的孤灯下,怀念往昔,真想沉浸在过往的美梦中长睡不醒。可惜梦总有做完的时候,等醒来时,更发现了现实的冰冷与残酷,就好像凋零的花朵,淅淅沥沥的雨声,怎么看都是寂寞。

  想来,是容若福薄,无法消受上天馈赠给他的美好礼物,只能在失去之后独自叹息,这才有了“薄福荐倾城”。

  8、蝶恋花: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夕如环,夕夕都成决

  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

  唱罢秋坟愁未歇

  春丛认取双栖蝶

  ——纳兰容若《蝶恋花》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男子,与妻子十分恩爱。有一年寒冬腊月,妻子患病,浑身发热,于是他就到院子里让风雪吹打自己的身体,然后再回到屋中,用身体为妻子降温。

  可怜的是,苍天无眼。妻子还是去世了,他也因为受风寒而病重,没过多久也去世了。

  这个男人叫荀奉倩。这篇故事也被记载在《世说新语》中。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容若想象着那一轮明月仿佛化为自己日夜思念的亡妻,如果梦想真的能够实现,自己一定不怕月中的寒冷,为妻子夜夜送去温暖,从而弥补心中的遗憾。

  这份爱的深情,对于这位敏感而多情的才子,又怎会例外。只愿,在你的坟前我悲歌当哭一次,纵使唱罢了挽歌,内心的愁情也丝毫不能消解,我甚至想要与你的亡魂双双化作蝴蝶,在灿烂的花丛中双栖双飞,永不分离。

  9、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

  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

  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

  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

  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

  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

  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纳兰容若《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

  五月三十,正是绿叶茂盛,花渐凋谢的暮春季节。黛玉葬花的好时节!

  屋外雨声连连,容若的心情更加沉重凄清。可恨的是,你先我而去。只是没有你在身边,我的人生也如此的乏味。每一首悼亡,纳兰的心都是灰蒙蒙的,就像外面雾蒙蒙雨天。你和我本有钗钿之约,如今你却为何要违背誓言,让我独自一人痛苦地生活在人间?

  从生前的恩爱,到关心亡妻死后的生活,甚至在其逝去后经常也不能寐,辗转反侧的思念她,可见容若对卢氏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全词读完,不禁让人潸然泪下,如果世间真能有这样的真情感,那么死亡也就变得不再可怖。

  10、沁园春:真无奈,倩声声邻笛,谱出回肠。

  丁巳重阳前三日

  梦亡妇淡装素服

  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

  但临别有云

  衔恨愿为天上月

  年年犹得向郎圆

  妇素未工诗

  不知何以得此也

  觉后感赋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

  低徊怎忘

  记绣榻闲时,并吹戏雨

  雕阑曲处,同倚斜阳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

  赢得更深哭一场

  遗容在,只灵飙一转

  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

  料短发、朝来定有霜

  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

  春花秋叶,触绪还伤

  欲结绸缪,翻惊摇落

  减尽荀衣昨日香

  真无奈,倩声声邻笛

  谱出回肠

  ——纳兰容若《沁园春》

  纳兰写这首词的时候,一定是哭着的。

  丁巳年即康熙十六年,也就是卢氏逝世这—年。妻子逝世不久,纳兰时时思念,幻想能与其再续前缘。

  这一年重阳节前三天,纳兰竟真的在梦中与亡妻相会,两人相对哽咽,说了许多思念之语,临别之时,妻子赠诗“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与词人。

  梦境真美。终究是一场空幻。这才有了这首著名的《沁园春》。

  悼亡词,一向是纳兰词的最强音。失去的悲恸,宛如一把利剑逼出纳兰的全部心血。天上人间,生死相隔,但尘缘并不会就此割断。只是,春花秋叶成为余生触动感伤的琴弦,拨出令人肠断的伤心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