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剧 /首页 /正文
双刺第27-28集剧情介绍:佩欣设套枪伤洪玲
趣历史 2016-10-14 16:28:01

    双刺第27集剧情介绍

  佩欣设套枪伤洪玲 一错再错胎儿流产

  彭刚到邓汉山家要接走豆豆,邓汉山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豆豆父亲,掏出枪极力阻拦彭刚带走孩子。彭刚对邓汉山说,他给不了豆豆未来,邓汉山是在亵渎父亲这个称谓。吴佩欣也匆忙赶来,邓汉山埋怨吴佩欣没有和彭刚沟通好,不应该再来打扰他们父女的生活。吴佩欣用枪顶住自己的太阳穴,逼问彭刚是要豆豆还是要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问他们还能不能在一起。吴佩欣对彭刚说,如果他们还想在一起,就要接受豆豆不再是他们的孩子,这个残酷的现实。

  从邓汉山家走出,吴佩欣黯然神伤地告诉丈夫,原以为两个相爱的人能够心灵相通,可现在她和彭刚暗生隔阂,猜不透彼此心里在想什么了。

  邓汉山把豆豆带回乡下老娘家,邓汉山的老娘抱怨儿子这么些年不常看望,担心儿子在外面做什么坏事儿。笃信佛教的老太太奉劝儿子,不要总做错事,凡事有因果,为豆豆积德。得知邓汉山把豆豆送回老家,吴佩欣告诉肖静,其实她的要求很少,一个家,一个爱她的丈夫就够了。她把邓汉山威胁她的照片拿给肖静看,解释为了彭刚才放弃了豆豆,将来会找机会把豆豆要回来。肖静说,这是邓汉山的缓兵之计,他绝不肯放过彭刚的。吴佩欣表示她会赶在邓汉山之前找到洪玲,不会让洪玲连累了彭刚。

  王鹏飞向邓汉山汇报了近期的监听记录,邓锡侯和吴晋元都没有异动,邓汉山觉得这些人都是在故作伪装。外围国民党全线溃败,川军将领是否动摇,关系着整个决战西南的成败。王鹏飞说人手不够,想直接抓了彭刚审问,还可以撤下盯梢的人。邓汉山说,彭刚只是一个钓饵,后面的大鱼才是他们的目标,肃清中共成都地下党组织,让那些动摇的将领失去和中共的一切联系,才是邓汉山最想要的。王鹏飞也查到了洪玲,邓汉山很快推断出,洪玲就是来策反吴晋元的共产党,但此时,洪玲从医院请了长假,不知去向。邓汉山狡猾地说,吴佩欣会帮他们找到人的。

  吴佩欣打电话给继母,探听怎么才能联系到洪玲,何慧心说,洪玲辞职后再也没出现。不过,从吴晋元口中,何慧心拿到了洪玲的联系电话。吴佩欣臭骂了跟踪他的王鹏飞,急匆匆回到娘家,让何慧心帮她打电话约洪玲。洪玲接到了电话,那是吴晋元在有紧急情况时才用的号码,胡浦担心有诈,想让彭刚先打探,可洪玲执意要去。胡浦给了洪玲一把微型手枪。

  彭刚等不到妻子回家吃饭,打电话向肖静询问,对方告诉他佩欣已经盯上洪玲。彭刚慌忙赶到岳父家,得知吴佩欣已经去见洪玲,吴晋元和彭刚都很担心洪玲的安危。

  西餐厅内,洪玲一直等待吴晋元,可等来的却是吴佩欣。吴佩欣把洪玲和彭刚进入悦来客栈的照片拿了出来,挑明洪玲的身份。彭刚赶到时,吴佩欣已经用枪挟持洪玲离开了西餐厅。在郊外一处无人之地,吴佩欣想要执行秘密枪决,她固执地认为,只要洪玲活着,彭刚就会有危险,所以洪玲必须死。洪玲劝她不要一错再错,加入革命一方,才是吴佩欣最后的出路。洪玲说她死了无所谓,但如果吴佩欣开了这一枪,彭刚和她将会彻底决裂,她所有的幸福都将不复存在。就在吴佩欣犹豫时,洪玲转身逃开,却被吴佩欣开枪打伤。在追赶洪玲过程中,吴佩欣摔倒,腹痛难忍,远远地看见彭刚救下洪玲。

  大雨滂沱,虚弱的吴佩欣给肖静打电话求救,被送到医院才知道她已流产。彭刚很后悔没能及时把真相告诉妻子,吴晋元看到女儿一错再错,担心不会被共产党接受。半夜,吴佩欣对着镜子,用手术刀剜出那颗留在她肩膀里的子弹,那颗彭刚为她挡下的沾着彭刚骨头的子弹,见证她和彭刚爱情的子弹。肖静隐隐感觉,吴佩欣变了。

  双刺第28集剧情介绍

  邓汉山按兵不动欲钓大鱼 吴佩欣返回家中心机重重

  取出子弹,加上流产失血,吴佩欣的身体很虚弱,医生说她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了。彭刚没在第一时间救她而是救了洪玲,对此吴佩欣无法释怀,对肖静的安慰也充耳不闻。吴佩欣让肖静发誓保密她流产的事儿,尤其不能让彭刚知道。她固执地认为,彭刚之所以还爱她,只是因为肚子中的孩子。为了掩盖流产的事儿,吴佩欣决定在肖静家疗养几天,也好静静地思考,如何面对彭刚。

  胡浦批评洪玲应该开枪还击,洪玲表示,这个时候需要撮合彭刚和吴佩欣走得更近一些,以大局为重。洪玲已经暴露,胡浦要求她去川西游击队,自己接替洪玲,担当起彭刚接头人的职责。

  一早肖静到彭刚家取生活用品,彭刚想马上见到妻子,被肖静劝下。肖静问他佩欣重要还是孩子重要,彭刚说孩子和妻子一样重要。肖静把这些话带给吴佩欣,说彭刚很关心她。吴佩欣低声说,自己或许真应该退一步了。

  胡浦和彭刚见面,指出彭刚和吴佩欣的家事,一定程度上牵涉到整个西南战局,要他处理好和妻子的事情。同时告诫彭刚,邓汉山心狠手辣,要彭刚注意安全。胡浦猜测,芙蓉花开计划中,可能会在战败后潜伏大量特务,炸毁成都这座老城,而这份只有邓汉山本人才知道的潜伏特务名单,显得尤为重要。

  王鹏飞向邓汉山报告,吴佩欣和彭刚分居,邓汉山猜测他们夫妻吵架了,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邓汉山向肖静打听吴佩欣的消息,意外看见两袋杏林诊所开出的中药,于是邓汉山从杏林诊所医生口中得知,吴佩欣已流产,肩膀上的子弹也取出了。王鹏飞抓了吴佩欣的贴身侍卫,进一步得知当晚发生的事,邓汉山推测出,吴佩欣已经知道彭刚是共产党的事儿,只是想尽力帮助保护彭刚。

  射击场上,邓汉山说要和彭刚叙旧,二人比起了枪法。每日三餐,彭刚准时到肖静处送饭,但还是见不到妻子。肖静告诉彭刚,去香港的机票她已经买好,不想留下来。吴佩欣换了发型,把取出的子弹做成项链挂在胸口,肖静说她是时候回去了。吴佩欣称,她已经想好了处理这个烂摊子的办法。

  彭刚终于等到妻子回家,两人相拥在一起。彭刚向吴佩欣正式表露了自己的身份,问妻子恨过自己没有,吴佩欣说最开始她曾经万念俱灰,恨过彭刚,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决定听彭刚的。吴佩欣又一次追问彭刚,当初是不是想利用她掩护身份,才冒死挡下那颗子弹。彭刚深情地告诉吴佩欣,她这样想他,他很伤心,尽管他们有不同的信仰,但是他爱她。彭刚还不知道孩子已经流产的事,和吴佩欣商议把豆豆接回来,家里没有孩子感觉太冷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