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桥之战后,颁布了二十四条新制
趣历史 2018-12-26 11:41:04

  侯景从金墉城撤军之后,还没来得及渡过河桥,便被宇文泰追上来了。然而,眼前的情形对候景来说,也不差。起码说,他兵力可观,而且,当前他向北占据着河桥,向南又有邙山作靠山,要在这里摆阵御敌,不算难事。或者是因为骄傲轻敌,或者是因为机会难得,宇文泰这时犯了个错。他之所以行军速度这么快,主要原因是因为他率领的是一支轻骑,而不是主力部队。这就意味着他不该冒进。两军在扭打中,不知是哪位大神的箭射得偏了一些,吓了宇文泰一大跳。人家肯定是冲他来的,没想却误射在马屁股上,把他给顺了下来。修了!贴身的陆从都不在身边,大波东魏骑兵正气势汹汹地杀过来。

image.png

  还好都督李穆急中生智,赶紧抽他背,骂他这个蠢货,怎么不跟大行台(宇文泰)去。东魏兵才不想浪费时间去割小人物的头颅呢,带着傲慢的神情,与对方的大boss擦肩而过。不得不说,李穆这招鱼目混珠用得好!由于西魏的主力已经到来,且十分生猛,侯景有些吃不消,便只能渡过河桥,向北撇走。可这只是侯景的选择,先前与他同围金塘城的高敖曹却不以为然。如果说,宇文泰的冒进只是让他险些丢了命,那么,高敖曹则是自寻死路。他从来没把这只黑獭打上眼,所以干脆让左右随从,张开旌旗和伞盖,高调挑战。结局两个字,找死!杀他的,还是个无名小卒

image.png

  这次河桥大战有个特点,就是军阵拉得很长,内部军情很难及时通传。就是因为这种情况,各军的通讯和调度就出了问题。而且,老天很不给面子,大雾弥散,十步之外都看不清人影,因此,不管是黄色军服还是黑色军服,恶战之下都不那么分明。看吧!在交战中断打成一团,有没有自相残杀都不好说,更不用说搞清楚准胜谁负了!根据部署,独孤如愿走出金墉城,和爵阳平郡公李远领右军,中山郡公赵贵与乐陵那公怡峰领左军。左右二军在交战中都失利了,这时又不知道皇帝和宇文泰的情况怎么样,无奈之下,都只能弃军先归,去打探消息。

image.png

  陇西那公李虎所领的是殿后的部队,眼见这情形,索性一道离场,想等弄清状况后,再做决定。字文泰没想到,情报不通,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一气之下把营幕辎重-股脑儿烧了,自己领军西返。由于无人在那个残破不堪的洛阳城驻防,自然它又回归了东魏之手。不过,高欢也没珍惜它,让人彻底毁了已经狼藉一片的金墉城。从夏朝开始,洛阳曾是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的都城,后来隋、唐、后梁、后唐、后晋也都曾在此建都,历史有多悠久,底蕴有多深厚,可想而知。只可惜,它的创伤,要在数十年后,才能逐渐愈合。

image.png

  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一是两魏的胜败,二是西魏的退军该不该受罚。第一个问题:西魏斩敌15000人左右,洛阳得而复失;东魏没斩杀多少敌人,却损失了高敖曹、李猛、宋显等,还有上万兵士被逼得跳河而亡,高敖曹那支军队更是“一军皆没”。应该说,这一仗,西魏输得也不难看。第二个问题:说实在的,西魏这边其实完全可以扩大战果,但却因几股退军而被迫西返,宇文泰对此还是很遗憾的。不过,他也知道老天不给力,通讯和调度也出了问题,独孤如愿他们在这种情况下选择退军,不失为保存实力的良策,因此,根据实际情况,他提议皇帝下诏恕免他们。元宝炬对此深以为然。

  他也抹了把汗一这次东伐时,留守兵士不多,东魏俘虏和些小百姓便趁机作乱,太子元钦也去了渭北驻防。还好,最终平安无事。处理完这些事以后,九月间,宇文泰又回到华州屯兵。由于东魏提出了外交诉求,下一个月,西魏将高敖曹、窦泰等人的头颅送还了回去。两魏的这个举动,释放出一个什么讯号呢?很显然,不仅是西魏,就是财雄势大的东魏,短期内也不想再来一次大战了,大家都需要养生息,好好整顿内务。从大统四年八月,到大统六年(540年)二月,独孤如愿被派往荆州之前,西魏的实力已在举国上下的努力中,不断提升。首先,宇文泰重用苏绰这个王佐之才,对朝廷的财政、户籍等方面进行了诸多整顿,已见成效。特别是大统元年(535年)时就颁布的二十四条新制,极为符合当前国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