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月娘怀孕五个月小产 西门庆对此毫不知情

  刚开始看《金瓶梅》的时候,最容易忽略一个情节,那就是吴月娘在生下西门孝哥之前,还小产过一次,而这次小产,却是因为孟玉楼的一个不经意的提议。

  吴月娘怀孕五个月小产,西门庆对此毫不知情

  《金瓶梅》里特别不能理解的两个情节,就是西门庆对吴月娘已怀有五个月身孕和李瓶儿临产都不知情,即便古代女人穿的衣服再怎么宽松,这么大的肚子也掩盖不住。唯一可能的解释是西门庆一连几个月半年都不去妻妾的房间,所以对她们怀孕大肚子了都不知道,非要等儿子生下来了才大喜过望

  吴月娘小产事故起因是孟玉楼,她邀请吴月娘一起去乔大户家瞧瞧,结果吴月娘在上楼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扭了一下腰。孟玉楼赶紧去扶,李娇儿也说,“你又身上不方便,早知不上楼也罢了”,可见孟玉楼李娇儿都知道吴月娘怀孕了,却唯独没告诉西门庆。

image.png

  在现代人看来非常严重的事情,《金瓶梅》里描写的却非常简单。吴月娘回去后害肚子疼,请了刘婆子来,刘婆子跟月娘说她这胎是保不住了,开了药月娘吃了,半夜就打下一个已成型的男胎。

  跟吴月娘第二次怀孕携子号令西门庆、制服潘金莲相比,吴月娘的这次小产悄无生息。西门庆的妻妾中,对吴月娘小产一事最为清楚的是孟玉楼,这件事情也是因她而起。因此,她在第二天探望吴月娘时问到:

  “可惜了!他爹不知道? "月娘道:“他爹吃酒来家,到我屋里オ待脱衣裳,我说你往他们屋里去罢,我心里不自在。他オ往往你这边来了。我没対他说。”

image.png

  孟玉楼特意问西门庆知不知道这件事,吴月娘说没告诉西门庆,还特意强调说西门庆吃酒来家,到她这里来了,是她让西门庆到孟玉楼房里去的,但是前文并没有提西门庆去了吴月娘那里,直接说西门庆去了孟玉楼房里,吴月娘这样说明显是为了讨好了孟玉楼。

image.png

  孟玉楼听后安了心,劝吴月娘要好好调理身体,不要留下后遗症。孟玉楼为什么要刻意问西门庆是否知道,因为这件事源头上就是她这里的责任,正是因为她提议去乔大户家里,吴月娘才因为上楼参观不小心小产。如果这件事情要追究起来,孟玉楼就可能背上谋害西门庆儿子的罪名,这可是一个关乎她身家性命的大事,聪明的孟玉楼不可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幸好吴月娘也一心隐瞒,并没有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她才逃过一劫。

  吴月娘小产,是李瓶儿母凭子贵、潘金莲设计谋害等故事高潮、矛盾集中爆发的前因

  吴月娘为什么要隐瞒这件事,作者也做了交代,吴月娘的担忧站在一个女人的立场上非常好理解,她的痛苦只会成为别人尤其是潘金莲这类人的笑话,她也不能让西门庆知道,因为西门庆知道她没保住西门府传宗接代的男孩,会怪罪她,这是吴月娘心里的隐痛。

  孟玉楼对吴月娘小产的事情一清二楚,但是西门庆当天晚上就在她房里歇息,她没有提起一个字。她来看望吴月娘,同样知情的李娇儿并没有来看望吴月娘,这是她的情商;她虽知道实情,却在解除了自己可能存在的危机后,按吴月娘的意思对此事守口如瓶,这是她的谨慎。孟玉楼的一言一行,都体现出她做人的智慧。

image.png

  吴月娘小产这件事情成了《金瓶梅》中被完全隐藏的秘密,最终要隐瞒的就是西门庆,而这件事情对西门庆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张竹坡指出,月娘小产是三十三回,吴月娘刚刚小产,与潘金莲同名的王六儿就上场了,六是一个极阴之数,潘六儿与王六儿两阴凝结,让西门庆的儿子这一阳丧尽,阴盛阳尽,为西门庆之死埋下了伏笔。

  除了这一层意思,吴月娘的小产也为后文李瓶儿母凭子贵、吴月娘正房地位受威胁埋下了伏笔。吴月娘的第一个孩子没保住,身体元气受损,几年都没能怀孕,正是在这段时间,李瓶儿生下了西门府唯一的宝贝儿子——官哥儿,吴月娘只能百般讨好李瓶儿母子,显示自己正妻的大度和包容,却受到了潘金莲的刻薄挖苦。此后吴月娘想方设法再度怀孕,潘金莲打听到吴月娘怀孕的法子东施效颦却被耽误了时机,因此跟吴月娘大吵了一架,吴月娘的这次小产是后文情节发展进入高潮、矛盾集中爆发的前因。

image.png

  因为吴月娘没有儿子,才有李瓶儿母凭子贵的尊荣;因为李瓶儿地位的空前提高,才有吴月娘的苦心求子,潘金莲的嫉妒谋害;因为潘金莲的设计谋害,才有李瓶儿的临终嘱托,有了李瓶儿的前车之鉴,吴月娘为了保护孝哥儿必须将潘金莲赶出西门府。草蛇灰线,每一个情节都是在为后文情节的发展做铺垫。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