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香扇”讲了什么?夺命香扇的故事由来

  “夺命香扇”讲了什么?夺命香扇的故事由来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清乾隆年间,南兆县有两家药铺,一家“王记”,掌柜王直,三十岁,矮胖面黄;另一家“张记”,掌柜张明远,也是三十岁,瘦高脸白。他俩的医术都是跟一个叫悟天的和尚学的,刚学成,悟天就云游去了。两人各自开起了药铺,生意都很红火。

  县衙每年都会召集医界名流,推选县里的“药王”。前些年,“药王”在“王记”和“张记”间轮转,可这两年接连停留在“张记”里。今年,张明远再次夺冠后,只拍了下王直的肩,没说话,好像是懒得弯一下腰。

  之后一个月,王直都没在他们常喝茶下棋的茶馆露面。张明远皱着眉头想:“药王”的事伤他心了?不至于吧,我的命他都能救,这点小事怎会……

  王直救张明远的命是在两人当学徒时,他们上山采药,张明远让蛇咬了腿,王直把嘴贴到他腿上,给他吸出了蛇毒。悟天说要不是吸出了蛇毒,张明远的小命肯定完了。

  正想着,王直来了,他手摇折扇,扇面散出异香。他说去西岳胜地游玩了,在那边买了这个稀罕的折扇。只见那扇骨是檀香木的,扇面颇为奇特,非纸非布,像是皮,可比动物皮薄得多,手感异常细腻,还透明。发出的香气让人产生一种欲望。张明远啧啧称奇,一个劲地嗅那香气。

image.png

  此后,张明远天天找王直下棋,王直没来,他必派人去请。等候时,他踱来踱去,不停地张望。王直一到,折扇一摇,他就安静了,不时大口吸气,神情渐加爽朗。王直在棋桌前坐下,便不再开口,只把扇子用力地煽。

  日子过得飞快,张明远对扇香愈加喜爱,王直累得手酸停下时,他抢过扇子自煽,猛嗅香气,好像在吞食香馍。可是这天,张明远没来茶馆。王直看着扇子,静静地等了一会,往“张记”药铺去了。

  只见“张记”药铺里哀号震天,张家老仆人抹着泪说:掌柜的早上没起床,叫他没反应,一摸人早已没气了。王直奔到直挺挺躺着的张明远身前,给他把了脉又翻了眼皮,然后闭眼叹口气,说:“办后事吧。”

  夺命香扇(2)

  在张家忙着搭建灵堂之时,王直脚步沉重地走回茶馆,呆呆地瞅着那把扇子,面无表情。邻桌坐着的客人同他搭讪:“这位客官,你看这扇子看了半晌了,可看出了什么名堂?”王直头都没转,随口答道:“这扇子没用了,我正琢磨怎么脱手呢。这真是把宝扇啊。”那位客人来了兴趣,“一把扇子也能称得上是宝?它宝在哪里?”

  王直这才转过头去,见这中年汉子相貌堂堂,目光如炬,像个精明的生意人。他让那人靠近,贴着那人耳朵讲了一大通。那人听了像被刺了似的跳起来,夺过扇子紧紧盯着,又将扇面贴到脸上摸搓,再煽出香气大口嗅着。忽然,他发出了一声抽泣,大颗泪珠从眼中滚落下来。然后他把扇子贴到胸前,再不肯放手。

image.png

  王直正愣着,进来两个随从打扮的人,同那汉子耳语了几句,随从便说扇子他们买了,让王直开价。王直眼珠转了转,开口就要八百两。两随从二话没说,解下身上包裹,数出八百两银子,给了王直,然后,拉着汉子走了。王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没用的扇子换了八百两银子,感觉像做梦。他吁了口长气,土黄的脸颊泛起一层油亮。他自语道:“去给那位仁兄上炷香吧,不知他明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唉——人哪,为啥总要自以为是呢?”

  他提着银包在街上游荡,想着到哪儿享受,忽见拥来一群衙役,齐叫:“就是他!”几个人上来就把他捆个结实,押进了县衙。大堂上,平日一脸和善的程县令脸色铁青,声色俱厉地喝问扇子是从哪儿来的。王直只说是在西岳胜地买的,问他买自哪家店铺、何人之手,他说卖家是个算命的,不知名姓。程县令身后站着买扇人的俩随从,不时对程县令嘀咕几句,显然是在操控审问进程。见实在问不清扇子来路,一随从干脆从案台上抓一把令签扔下,厉喝:“打他五十大板!”王直被打得昏死过去。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昏黑的牢房里。从喜得八百两银子到身陷大牢,感觉只有眨眼工夫,而这一喜一悲都是那把扇子带给他的。他不由得回想起获得扇子的过程,也回想了使用扇子的用心。原来,争夺“药王”的再一次失利,强烈地刺痛了他的心,尤其是张明远连句话都不愿跟他说的骄狂举动,让他觉得更是一种极大的羞辱。他咽不下这口气,可又无可奈何,就外出散心了。

  夺命香扇(3)

  在西岳胜地,他遇到个算命的,黑纱蒙面,假嗓子说话。只瞟他一眼,搭三句话,那算命的就套出了他的心事,然后向他兜售扇子,说这扇子能助他实现心愿。他开始不信,算命的向他详述了一番,他又煽扇一试,果然神奇,当即掏二十两银子买下。

  回来后,他先配制了使人上瘾的药液,泡那把扇子。扇面是特殊材料,可吸留药液。因而泡后煽起来药的成分就随原有香气散出,让张明远在不知不觉中闻香上了瘾。他又配制出能致人中毒身亡的药液泡扇面,把毒气不停地煽向张明远,终于使张明远命丧黄泉了。那么,王直同张明远坐在一起,他为何不上瘾中毒呢?那是因为煽起扇子后,王直就施展起闭气功,将毒气挡在了体外。闭气功是他从师父那里偷学来的。

  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怎么就突遭横祸?那个买扇子的中年人是谁呢?没几天,判决下来:斩立决。他呼天喊地都没用,只好认定是谋害朋友遭了报应。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行刑的前一天晚上,有人来探监。

  来人裹在带风帽的斗篷里,难见面目。可当风帽掀掉露出脸来,王直惊得直翻白眼晕倒在地。来人竟是张明远。他掐王直人中,让王直苏醒,并讲出一番石破天惊的话来。

  今年“药王”选拔过后,张明远察觉到了自己对王直的轻慢,想向他赔罪,却不见了他人影。王直回来就对他煽扇子,他一下被那扇香迷醉了。那是女人的体香啊!张明远尚未娶妻,怎经得住这种香气的诱惑,很快产生了依赖,没了这香气他觉得像没了空气。然而,张明远是个极有见识的人,时间一长,他就产生了疑虑,而王直煽扇子时闭口不语,让他猛地想到了学徒时王直偷学师父闭气功的事,他恍然大悟:那气味里有文章。他凭借从师父那里学到的迷药学和毒药学知识,仔细研究了那气味的变化,确定气味中先掺有迷药后掺有毒药,再多嗅几天,他就要上黄泉路了。

  当确认王直要致他于死地时,张明远想:我的命是他救的,现在他要拿回去,我没话说,谁让我招他怨恨呢。于是他就死了……

  听到这,王直恨恨地说:“没想到你这么诡计多端。你一定也在师父那里偷学了什么!”张明远诡秘一笑,说他偷学的正是假死功,能假死三日再复活。他说死后三天老仆人把他从棺材里救出,他本要远走他乡,可听到了王直入狱的消息,他感到事有蹊跷,便密访程县令。程县令老母病危时,是他把老人从阎王殿拉回来的。程县令念其救母之恩,向他透露了有关王直案情的惊天秘密。

  夺命香扇(4)

  你道那闻扇香落泪的中年人是谁?竟是微服私访的乾隆皇帝。王直哪里认得,为卖掉扇子,他把从算命的那里听来的关于扇子的隐秘全抖了出来。他对皇上说,这扇子的香气非同寻常,扇面是女人的皮肤,而且不是一般女人的,是乾隆帝的爱妃香妃的皮肤。香妃病逝入葬前尸体被偷换了,熟皮高手把剥下的香妃皮制成了这把扇子。皇上拿过扇子一闻,果然是香妃的体香,难忍的哀伤潮水般涌进他心中,差点将他击倒。买下扇子后,他们直奔县衙,亮明身份,责令县令立刻查办盗尸罪犯……

  搞清了自己入狱原由,王直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不禁叹道:“人算不如天算,当你逞能时,老天早给你设好了结局。”张明远也十分感伤,“人确实不该逞能啊,我现在才明白当年师父为何不辞而别,那是因为我们偷学他的绝技伤了他的心啊。我们还自以为做得高明,没被他发现,其实他是心知肚明的。以前我自认为处处比你高一筹,总在你面前表现得傲慢,现在我懂得了这是十分伤人心的。所以,你怨恨我,我也能理解。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那个算命的说的纯属子虚乌有,人死后皮肤怎会发出香气?!这都是骗子的招数。我去找皇上求情。”

  第二天,张明远来到皇上下榻的驿站,见已是护卫林立。他猛然醒悟:真是昏了头了,堂堂天子是一介草民想见就见的吗?但既然来了,就试试吧。结果大出意料,他报上名去,很快传下话来:皇上召见。

  他战战兢兢进了驿站,没敢抬头,听到上面柔声问:“你前日可假死过?”张明远点头称是。上面的声音陡然变厉:“大胆刁民,你假死前可说过‘闻扇香而死犹如拥香妃入眠’的话?!亏得案犯王直举报,不然朕的香妃被你污辱了朕还浑然不知。”

  张明远明白了,自己对王直的一片诚心被他当成了驴肝肺,他临死也要抓我做垫背。唉!人心怎这么难测啊。

  曾经的兄弟一起上了刑场。王直眼中闪着幸灾乐祸的神情,而张明远则是两眼空茫。就在人头即将落地之时,从看热闹的人群头顶飞来一人,头戴斗笠面罩黑纱,只见他双臂运足气,伸向两把同时砍下的鬼头刀。刀砍在他的手臂上,竟毫发无损。

  夺命香扇(5)

  这人对监斩台上的皇上一抱拳,用假嗓子道:“皇上,这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账应算到我的头上。”皇上细瞧来人,皱起了眉,“原来是你,你引导朕找这把扇子,说找到这扇子就能解除朕对香妃的思念之痛,可却让朕看到了这些无赖对香妃的污辱。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何居心?”

  那人呵呵一笑,说他本是出家人,骨子里竟是混世魔王禀性,以参与众生的喜怒哀乐为乐。他向皇上要过扇子,讲了它的来历:扇子是江湖中无聊之徒所制,扇面哪是什么香妃皮肤,只是鲨鱼皮。鲨鱼皮熟后细腻、光滑、透明,浸泡在香水、药液中,就可吸留香味、药物。以此皮制成扇面,一摇动,吸留的气味、药物便散发出来。制作者将与香妃用的同样香料吸入扇面,谎称扇面是香妃皮肤所制,骗取钱财。

  来人说扇子辗转到了他手里,他打算搞一下恶作剧。当时在西岳巧遇了乔装的皇上,被他慧眼识破。套出了皇上的心事,他便萌生借皇上的手捉弄两个人的念头。他让皇上在某时到南兆县找一把扇子,说那扇子可解他心中痛楚。在这之前,他已设法把扇子卖给了他要捉弄的其中一个人,并诱使那人用扇子坑害另一个人。他知道这两个人都有绝技,不会在害人游戏中丧命。再让皇上折腾他们一番后,他还要救他们。这两个人就是……

  他转向跪地的王直和张明远,摘掉斗笠扯下黑纱,换成真嗓音,“你们两个自作聪明的小人,我好心教你们医术,你们竟偷学我的绝技,不整治你们,难出我心头恶气!”两人顿时傻了眼,这人竟是他们的师父悟天和尚。

  这时,皇上拍案怒吼:“大胆秃驴,你竟敢把朕当猴耍!”悟天高叫:“皇上,贫僧就是来赔罪的。这颗秃头您拿去!”说完他化掌为刀,往脖颈一削,那颗头就滚落在地。人们惊呆之际,那头砰地炸开,冒出大团黑烟,把师徒三人遮住。等黑烟散尽,三人已无踪影。皇上知道悟天是世外高人,难以捕捉,也就随他去了。

  悟天使出独门幻术救出徒弟后,面露愧色,道:“为师一生不守本分,玩世不恭,计较恩怨,把你们也引上了张狂、狭隘的邪道,如此下去早晚要走上绝路啊!今后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都过平常日子吧。”张明远拥护师父的观点,王直闷了半天,说想再看看那把扇子。扇子到手,他猛地撕下扇面,塞进嘴里吞下了肚。张明远惊叫:“那里面不知吸了多少毒!”王直随即中毒痉挛,临死前吐了一句话:“你们宽恕我,让我又欠账了,活着没意思……”

  悟天哀叹:“他怎么还走不出那个圈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