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巫阔阔出是谁?通天巫阔阔出是怎么死的?

  通天巫阔阔出是谁?通天巫阔阔出是怎么死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阔阔出是蒙古部落的一名通天巫,族人都十分信服他。阔阔出算是蒙古国的开国功臣,他是大臣蒙力克第四子,萨满教的首领,“成吉思汗”这以称号就是由他最先提出。铁木真能够顺利一统蒙古,其实和萨满教在背后支持他有着很大的关系,而且阔阔出算是帮铁木真提高了不少声望。不过阔阔出最后却和铁木真反目,还想挑战汗权,因此被杀。不过其中的权利争斗肯定没这么简单,阔阔出的死因也是疑点重重。

image.png

  在蒙古开国前后的那段历史中,有一个名字频繁出现,那就是阔阔出。

  在蒙古开国前后,有三位名叫阔阔出的人。第一位是蒙力克的儿子阔阔出,他就是“通天巫”,属于晃豁塔歹部;第二位是诃额仑的养子阔阔出,属于别速剔部;第三位是马夫阔阔出,属于克烈部

  今天,我们主要讲第一位“通天巫”阔阔出的事。

  按照相关史料来看,“通天巫”阔阔出应该是萨满教的领袖。萨满教是草原世界土生土长的宗教组织,在草原世界统一过程中,萨满教应该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在此之前我一再说过,军事胜利没什么了不起的,真正决定成败的是善后工作的完成情况。换言之,如果不能从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将被征服地区完全融合,那么军事胜利只是为己方带来一个定时炸弹而已。

  同样是战争,有些时候就能席卷全国,有些时候却只能反复争夺一个地区,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自然是多样的,但主要原因还在于:善后工作没做好,或善后工作不好做。

  在铁木真统一草原世界的过程中,谁才是最大功臣呢?答案也很简单:谁能尽最大可能地发挥其作用,帮助铁木真从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融合被征服地区,谁就是最大功臣。

  从这个角度来看,萨满教在其中所发挥的作用,恐怕是无与伦比的。

  宗教组织的理论,全都超然于氏族、部族、民族、种族和国家之上,因为宗教组织都推崇一位(或多位)全能全知的神灵。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征服者能取得当地宗教组织的合作与支持,对他征服当地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宗教组织的领袖可以代表他们所推崇的神灵发言,承认这个征服者在当地统治的合法性。

  连神灵代言人都认可了,普通信徒的抵抗意志自然会大幅降低。

  当然了,宗教领袖与征服者之间的关系肯定是相互利用的,也是相互竞争的。宗教领袖愿意帮助征服者,征服者总得有所回报。而回报方式通常就是承认宗教领袖的既得利益,并为他继续扩张势力范围、招收更多信徒、提供种种便利条件。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为大家分析过第一功臣蒙力克和第四功臣豁儿赤,对于他们那扑朔迷离的背景进行过详解。

  但有一点是我之前没有详细说过的,那就是无论蒙力克和豁儿赤有多神秘,他们都拥有极其深厚的宗教背景,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通天巫”阔阔出就是蒙力克的四儿子,豁儿赤的最大功绩也与宗教挂钩。

  宗教组织想要发扬光大,肯定需要世俗力量支持。如果没有这个背景,那么宗教领袖如果胆敢自称神灵代言人,肯定要被抓进精神病院的。

  就算有世俗力量支持,平民也相信神灵存在,更相信宗教领袖就是神灵代言人,那也需要宗教领袖拥有足够的力量,否则宗教领袖也只能给世俗力量当马仔。

  比如大家耳熟能详的“西门豹治邺”,西门豹为什么能够破除河伯的迷信?不是因为西门豹聪明,而是因为西门豹拥有足够的力量,完全不必在乎当地巫婆和神汉的感受。

  如果西门豹没有这样的力量,他敢大喊河伯娶媳妇是迷信吗?恐怕他刚把话喊出来,立刻就要被送到河里向河伯赔罪。

  当然了,西门豹力量足够,所以他把巫婆和神汉送到河里向河伯效忠了。

  在铁木真建立蒙古汗国之后,他也面临这样一个问题:是教权高于皇权,还是皇权高于教权?

image.png

  千万不要以为这些原始宗教都是白莲花,他们可是在乱世中发展壮大的,若论吃“血馒头”的本领,他们绝不比铁木真这样杀人盈野的枭雄差。

  在双方合作之初,我们很难说铁木真与萨满教谁的力量更大。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想要建国,还必须通过“通天巫”阔阔出,向上天请示自己的尊号应该叫什么。

  其实呢,“成吉思汗”这个称号,就是以“通天巫”阔阔出为代表的萨满教众人为铁木真取的,不是什么神灵嘱托。关于这一点,铁木真非常清楚。

  但现实是:这种合作对于双方而言都有好处。

  以“通天巫”阔阔出为代表的宗教界人士,获得了最大一股世俗力量的认可,他们自然有机会招收更多的信徒,将自己的宗教传播至更为辽阔的地区,他们的权力和影响力自然也会更大。

  以铁木真为代表的世俗力量,急需旁人帮他完成被征服地区的融合工作。以“通天巫”阔阔出为代表的宗教界人士愿意与铁木真合作,铁木真就能以最小的代价完成最艰难的工作。

  简单地说,那就是铁木真负责打,萨满教负责消化,双方携手将越来越多的地盘变为名副其实的领土。

  如果大家对我上述分析并不表示反对,那么就应该承认一个客观事实:铁木真和“通天巫”阔阔出是一对黄金搭档,他们为何会反目呢?

  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铁木真的集权行为,侵犯了元老重臣的既得利益。

  在贵族政治的格局下,如果大家想要限制最高统治者的权力,通常都会力推双头政治。换言之,必须有一个在身份地位上足以与最高统治者不相上下的人存在。

  如果最高统治者愿意尊重大家的既得利益,大家自然愿意尊奉他;如果最高统治者吃相极其难看,为了集权竭尽全力,大家就能通过尊奉那位可以与最高统治者分庭抗礼的人,达到遏制最高统治者集权的目的。

  话说到这一步,很多熟悉我套路的读者应该可以立刻给出答案:元老重臣是不是把“通天巫”阔阔出抬出来,抑制铁木真集权呢?

  这话只能说对一半,或许有人想要把“通天巫”阔阔出抬出来,跟铁木真打擂台,但“通天巫”阔阔出最初却拒绝了这一行为。

  他为何会拒绝呢?原因还是之前说的那些,他和铁木真合则两利,不到最后时刻,“通天巫”阔阔出不愿意和铁木真分道扬镳。

  只是铁木真的做法确实太过分了,如果再不管管他,元老重臣就有被吃干抹净的危险。在这种背景下,“通天巫”阔阔出找了一个代言人,站出来与铁木真打擂台,这个人就是铁木真的二弟拙赤哈撒儿。

  史书记载,“通天巫”阔阔出对拙赤哈撒儿说:“长生天托我给您带个话,这几年铁木真过于劳累,应该休息一段时间,由你代替他的职务。”

  对于这番说辞,只要拙赤哈撒儿不是傻子,肯定都能明白“通天巫”阔阔出是什么意思。

  铁木真是谁?那是成吉思汗,皇帝一样的人物,岂是说换就换的?他的职务岂是旁人可以代理的?“通天巫”阔阔出敢对拙赤哈撒儿说这样的话,用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或许是担心拙赤哈撒儿有抵触情绪,“通天巫”阔阔出很快又改了说辞:“长生天不是让你取代铁木真,而是希望你能够和他轮流执政。”

  “通天巫”阔阔出的小算盘打得极响:既不得罪元老重臣,又不得罪黄金家族,只要双方形成合力,铁木真不也只能黯然下台吗?只对付铁木真一人,换他弟弟上位,孛儿只斤氏也能得到安抚。

image.png

  但“通天巫”阔阔出千算万算,却算漏了拙赤哈撒儿这个人。

  在起初,拙赤哈撒儿肯定也是态度暧昧,这才有了“通天巫”阔阔出的第二番说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事件的进展,拙赤哈撒儿似乎打算当缩头乌龟了。

  原因很简单:让他反对自己的大哥,肯定要给出足够的理由。如果在铁木真下台之后,拙赤哈撒儿能够手握大权,那他自然有理由反对铁木真。可如果铁木真下台之后,拙赤哈撒儿只能作为“通天巫”阔阔出的傀儡,那他这番作为又是何苦来哉?

  铁木真集权的手段或许狠了点,吃相或许难看了点,但他对家人还是不错的。就拿拙赤哈撒儿为例,在所有功臣每人只能分到一千户的时候,铁木真却给了他四千户。

  拙赤哈撒儿举棋不定,“通天巫”阔阔出那边着急了:我们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怎么还犹豫起来了?

  拙赤哈撒儿越想越不对劲,“通天巫”阔阔出一天比一天着急,两人的矛盾也是逐渐加深,最终在某一天爆发:“通天巫”阔阔出命人把拙赤哈撒儿吊起来抽了一顿。

  拙赤哈撒儿在挨打之后,立刻找铁木真告状,谁知道铁木真不但没安慰他,反而斥责他:阔阔出干嘛无缘无故地打你?你怎么惹到他了?

  说起来也是好笑,这大概是我们从小听到过的最荒谬的话。就好像我读小学时的那个死胖子同桌,有一次他莫名其妙地欺负我,我忍不住就和他打了一架,老师赶到后居然说:他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只欺负你呢?

  基于铁木真当时的想法,估计和我小学老师的想法差不多:你们要是个人矛盾,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别拿这些破事儿来烦我!

  老师说完这番话之后,我当然是据理力争:我老老实实地写作业,都怪那死胖子无缘无故欺负我。

  拙赤哈撒儿在听完铁木真这番话的时候,和我的反应大概差不多,他告诉铁木真:“通天巫”阔阔出打算联合我赶你下台,我不同意才被他打的。

  老师听完我这番话之后,自然是各打五十大板,然后把这事揭过去。小孩子能有多大仇啊?没准儿过几天就忘了。

  但铁木真听到拙赤哈撒儿的这番说辞之后,那可不是和稀泥了事。他当场就把拙赤哈撒儿抓了起来,并准备处决他。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些搞政治的没一个是白莲花。拙赤哈撒儿这话说得大义凛然,但铁木真听出不同的意味来了。

  如果拙赤哈撒儿从未想过颠覆铁木真,那“通天巫”阔阔出又怎么会瞎了眼找到他呢?这是把皇帝赶下台的大事,“通天巫”阔阔出会如此不谨慎吗?

  如果拙赤哈撒儿从未想过颠覆铁木真,那就算“通天巫”阔阔出瞎了眼找到他,在初次被拒绝之后,拙赤哈撒儿也应该立刻汇报,而不是在被打之后才告诉铁木真:“通天巫”阔阔出密谋已久!

  综上所述,铁木真完全有理由相信:在“通天巫”阔阔出的劝说过程中,拙赤哈撒儿曾隐瞒不报,因为他动心了!

  这样的兄弟不杀留着过年?但仔细一想,好像还真不能杀。

  按照分析判断,拙赤哈撒儿的确动心了。但论迹不论心,拙赤哈撒儿并没有实际的造反举动,总不能说他打算造反,就把他杀了吧?

image.png

  得知铁木真打算处死自己的亲弟弟,他们的母亲月伦太后也出面了,苦劝铁木真饶他弟弟一命。

  在这两个因素的作用下,拙赤哈撒儿逃过一劫:但他的四千户被削减为一千四百户。

  “通天巫”阔阔出眼看拙赤哈撒儿居然如此无用,铁木真也知道了自己的谋划,双方已是破镜难圆,于是他只得亲自下场与铁木真过招。

  “通天巫”阔阔出的手段还挺高明,他联合元老重臣,公开引诱铁木真家族的属民,用这种方式继续力量,逼迫铁木真投鼠忌器:只要造成双雄并立的既定事实,铁木真的集权步伐就会被延缓。

  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的幼弟铁木哥斡赤斤的属民越来越少,都被“通天巫”阔阔出接收了。

  铁木哥斡赤斤发现自己的属民越来越少,于是就主动找到“通天巫”阔阔出,希望他归还自己的属民。“通天巫”阔阔出连铁木真都敢硬扛,又岂会怕他的弟弟?

  不出意外,铁木哥斡赤斤也被“通天巫”阔阔出收拾了一顿,最后只能跪在地上求饶。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铁木真必须得强硬反击了。但由于“通天巫”阔阔出的地位太高,身后又有大批元老重臣的支持,导致铁木真根本不敢公开处罚他。

  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只能想办法,把政治事件转化为刑事事件来处理。

  按照史书的记载,第二天开会时,铁木哥斡赤斤表示对昨天的事情不满,要求与“通天巫”阔阔出单挑。“通天巫”阔阔出接受了这个挑战,但他刚走出营帐的时候,就被早已埋伏在外的大力士联手弄死了。

  这件事写得非常简略,又带有明显的英雄传奇色彩。

  想当初,北魏孝庄元子攸也用类似的方法干掉了权臣尔朱荣,可尔朱荣的部下并未善罢甘休,没过多久就把元子攸抓住了,最后送他到地下去给尔朱荣请罪。

  想当初,王允伙同吕布干掉了权臣董卓,可董卓的部下并未善罢甘休,没过多久就把王允火并出局,吕布如果不是逃得快,肯定也要被送到地下向董卓请罪。

  如果“通天巫”阔阔出真是一个实权派,铁木真绝不敢这样做。否则,“通天巫”阔阔出的部下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如果当场火并起来,会有多少心怀鬼胎的元老重臣搞小动作?那时候,铁木真所面临的局势就是标准的“墙倒众人推”。

  在我读到铁木真消灭“通天巫”阔阔出的这段记载时,心里想到的是南朝刘裕消灭桓氏的那段记载。

  桓玄称帝之后,刘裕率军把桓玄打得大败。可就在大家以为刘裕即将把桓氏清理出局的时候,刘裕却勒令全军原地待命,这一待命就是半年。

  这半年时间里,刘裕在干什么?史书没写。但半年之后,刘裕的部将刘毅率军进攻荆州,桓氏被灭。

  在我写两晋南北朝的时候就有过分析:这半年时间里发生的事,其实才是这段历史最精彩的事。因为在这半年里,刘裕和桓氏肯定围绕着上下游的豪门士族,开始了新一轮的外交攻势。

  结果很明确,刘裕赢了,桓氏被淘汰出局。但刘裕是怎么赢的?他做了哪些具体事件?我们却无法得知了。

  在“通天巫”阔阔出被淘汰出局的这段历史记载中,和刘裕灭桓氏之间消失的“诡异半年”实在是太像了。

  从铁木真处罚拙赤哈撒儿,到铁木哥斡赤斤与“通天巫”阔阔出交锋,再到铁木真消灭“通天巫”阔阔出,这期间铁木真在背后做了多少事?肯定不会少。他到底做了哪些事?无非就是想办法妥协,让出部分利益,换取大家不再支持“通天巫”阔阔出。

  这就是联盟的另一大弊端:人心不齐。得到了铁木真的相关保证之后,“通天巫”阔阔出被迅速抛弃,铁木真在与“通天巫”阔阔出的外交较量中笑到了最后。

  说起来也是讽刺,当初就是这帮元老重臣起意,把“通天巫”阔阔出拉入局中。当“通天巫”阔阔出遇到麻烦的时候,他们又在第一时间撇清关系。

  想到这里,我不禁想起司马昭评价刘禅的那句话:人之无情,乃至于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