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马湘兰一生的爱恨情仇,最后结局如何?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马湘兰的故事,欢迎关注哦。

  秦淮八绝之马湘兰

  马湘兰,人如其名,一生爱兰,命运也如空谷幽兰,独守寂寞。在秦淮河畔,歌楼酒肆,美女如云。马湘兰容貌平常,眉目纤细,中等身材又如风中弱柳,皮肤白皙。并非绝色惊艳的那种美,却另有一番楚楚动人。马湘兰能诗善曲,又擅画兰,一叶兰独步画坛。文人名士,达官贵人争相求画,后来她的画传到日本极受重视。她虽是风尘中人,但也傲骨铮铮,连权宦魏忠贤也敢戏弄。魏忠贤附庸风雅派人求画,马湘兰用自己的小便磨墨用以作画,然后再在画卷上喷上香料。魏忠贤展开画卷顿觉异香扑鼻,如获至宝,便请人来赏画。结果香料味道散去,尿骚味便散发出来。搞得满座宾客忍着气味又不敢提“骚”字,因为大太监魏忠贤最忌讳这个,只好附和称赞画好。而魏忠贤虽然气得吹胡子瞪眼,又不好发作。

image.png

  马湘兰为人豁达,性格豪爽,每日迎张送李,在男人的世界里从容周旋又落落大方。对金钱更是出手阔绰,左手进而右手出,丝毫不计较吝啬。对于落魄书生、破产商人、身边的老弱妇孺都慷慨解囊相助。因为客人馈赠,马湘兰也有了积蓄,便自筑幽兰馆,在里面遍植兰花,幽香四溢,令人忘俗。虽然宾客盈门,诗酒唱和,热闹非凡,但马湘兰内心也独守寂寞,不知知音何在。

  马湘兰与王稚登

  江南才子王稚登因为官场倾轧,仕途不顺,便流连秦淮,寄身歌楼酒肆,消遣心中愤懑。一日王稚登步入幽兰馆,和马湘兰言谈投机,彼此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从此来往频繁。马湘兰对王稚登一往情深,却又不好言明,怕王稚登嫌弃自己是青楼女子。所以借王稚登求画之机,画了一副一叶兰送之,表明自己绝非路柳墙花,非一般人可以得见芳容,表明对王稚登的情意。无奈王稚登觉得自己已过而立之年却一事无成,无职无位,无法给马湘兰幸福生活和庇护,又怕伤了马湘兰敏感的心。遂装作不懂马湘兰画中之意,草草收起画卷。虽然马湘兰非常失望,但还是放不下王稚登,于是两人外表都不敢逾越朋友的界限在交往。

  后来王稚登被友人推荐到京城参加国史编修,王稚登觉得自己大展宏图的机会来了。遂辞别马湘兰欣然进京。虽然马湘兰万般不舍,但也为王稚登有机会进入仕途而高兴。王稚登也表示了在京城得意之后要与马湘兰共荣的意思。正因为此,王稚登走后,马湘兰闭门谢客,在幽兰馆终日与兰花为伴,夜吟《秋闺》等待王郎归来。

  无奈王稚登命途多舛,再次受到排挤,无缘大展才华。三年之后再次铩羽而归。为了让马湘兰对自己死心,遂迁居姑苏,不再见马湘兰。但马湘兰了解到王稚登的再次失意之后,虽然失望于王稚登的迁居躲避自己之举,但也着实能体会王稚登的苦衷。便时常去姑苏看望王稚登,以朋友的方式关心他,结果由于困于友情的交往已久,爱情的大门便被牢牢关死,以致终身不得开。在外人眼里他们的交往无非是兄妹之间的关系,因为马湘兰频频来往姑苏,被误认为是姑苏人氏。

image.png

  三十年时光飞逝,在王稚登七十大寿之际。马湘兰虽然已经病重,但依然拖着病体,集资买舟带着歌妓数十,来到姑苏替王稚登祝寿。欢饮达旦,终月不息。不想回到秦淮便一病不起,马湘兰似有预感,便细心沐浴更衣而且让仆人在病榻周围摆满兰花。不久一代名妓马湘兰执佛家礼节安然离世,走完了五十七年的人生历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