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小宛有多贤惠?冒辟疆到死才明白追悔莫及!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董小宛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一

  我们所知道的古代女子,大多是才女、烈女或名妓,间或也有伟大的母亲,却很少以妻子的身份出现的,因为男人的笔墨若不用来歌颂怀念母亲,就大多用以风花雪月,把文字送予丽质的红颜,或者无关妻子的旖旎相思。

  相思也是美的,却大多不直抒胸臆,偏偏要假借佳人之口,说佳人思念我,我必也思念佳人,如此云云,好像相思本该就是佳人的事,他不过是回应罢了,端的是高高在上的大男子主义,轻易不肯示一回弱,免得爱情一方谁先开了口,谁便处于劣势。

  而这些被思念的红颜,不是歌女就是名妓,要么就是路遇的惊艳之人,无端被撩起相思,却只是惊鸿照影,只余一腔遗恨。

  幸而虽然少,还是有给妻子的文字的,如苏武的《留别妻》 ,如杜甫的《月夜》,还有如冒辟疆的《影梅庵忆语》。

  而冒的《忆语》,与忆内的诗词不同,他以长文的形式,给我们描述了一位贤淑恭俭的妻子,且这位妻子,因为被八卦的频率比较高,声名甚至盖过了作为“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她就是——董小宛。

  董小宛为人所知,更多的不是冒的妻子,而是秦淮名妓。她曾是“秦淮八艳”之一,聪明灵秀、神姿艳发、窈窕婵娟,为秦淮旧院第一流人物,吸引了无数的骚人墨客。冒辟疆亦是其中一个。

  他是乡试期间与董小宛认识的,江南贡院与秦淮旧院不过一江之隔,原为才子佳人而设。参加考试的文人应试之余,结驷连骑,选色征歌是寻常之事,“乃文战之外篇”。

  冒辟疆也不例外。他与友人寻访声色到旧院,见识了不少秦淮佳丽,也得识了董小宛。

  他与她,相识颇为传奇。第一次,冒辟疆见董,她已是应酬归来,酣然半醉,冒只是遥遥一望,见她“面晕浅春,缬眼流视,香姿五色,神韵天然,懒慢不交一语”,遂惊爱之。

  却也只是一个男子对于娇丽女子的浅薄之爱,关乎眼睛,无关感情。

  让他心里眼里皆爱的,是陈圆圆。他视她为天人,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三见已订了婚盟,准备不日迎娶,因此对于董小宛,亦不过只是惊艳,并未放于心上。

  第二次相见,已是一两年后,他回乡后重返秦淮,为了他与陈圆圆的约定。不料陈圆圆已被田弘遇掳走,准备献给崇祯。他只好悲痛而返,并顺道去苏州半塘拜访了董小宛。

  当时小宛的母亲刚逝,又受了田弘遇抢夺佳丽的惊吓,大病在床。冒来看她,她勉力而坐,却不想遇到了人生的良药,不仅病好了大半,还打算将一生托付,就像张爱玲说的,从尘埃里开出一朵花来,人生忽然被照亮。

  说不清董小宛那时是真的爱上了这位才学风流的公子,亦或感叹命运如浮萍,只想找一个人来抓住,将终生托付,远离这危险虚华的烟花之地。总之,她认定了,决定跟着他走,并用了一生的坚强与温柔,智慧与才情为这个男子无悔付出。

  她如此地想抓住这个男人,为爱情也罢,为归宿也罢,她放弃了旧时所有的一切,甚至尊严,一路追寻着冒辟疆而去。

  冒那时依然是记挂这着陈圆圆的,对董并没有多少情意,当小宛提出要随他从良的时候,他言辞闪烁,甚至想不辞而去,幸而被友人劝住,到底临行前来知会小宛。

  小宛却早已凭栏凝睇,见董舟傍岸,便疾趋登舟,跟着冒辟疆近一个月。冒辟疆一直撵她走,"越二十七日,凡二十七辞",小宛愣是不走,坚以身从。冒辟疆只好以考试无暇他顾为由,让她先回去,等试后再来相迎。

  等待的日子如此煎熬,她无法让两人相隔遥远,把命运陷于未知之境。于是她独自寻他而去。

  她在秦淮等了三日,直到冒辟疆考完后才敢与之相见。谁知冒辟疆考场失利,加之老父仕途也有不顺,得前往北方为父亲的仕途斡旋,无心情爱之事,只好再次冷面拒绝。

  董含泪而去,却依然心不死。等冒父的事有了着落,董小宛寄书一封,说在苏州等着冒来履行约定,并说她只带了夏日衣裳,若他不来,甘愿到秋冬之时冻死。

  这终于感动了当时的复社之首钱谦益,或者说他终于对冒的行为看不下去,出资三千两银子,帮董小宛脱离乐籍,并买舟送入冒家,强行成就了才子佳人的连理之事。

  无法说当时的冒辟疆有多么无情,毕竟他心心念念的是陈圆圆,而不是董小宛。

  但一定是有一定的感情的,不然聪慧敏感如董小宛,不可能铁心铁面地贴上去,不顾一切地将自己托付。

  幸而终究是嫁入冒家了,哪怕只是侧室,但依然是自己想要的温暖。家的温暖。

image.png

  二

  她从此低眉顺首地做冒家的贤妇。洗手作羹汤,持家事双亲。

  她没有忘记自己侧室的身份,或者她过于在意她侧室的身份,也可能是过去身份的影响,使她比他人要更努力,才能摆脱旧时身份的尴尬。

  她不仅接手过大妇的全部家务,还俨然如奴婢,伺候着一家老小。她亲自递茶递水,连吃水果都是剥好削好了才递过去。别人背上痒了,帮人挠背;他人心情不好了,逗他开心。

  白天忙家事,晚上还得辅导冒的两个儿子读书写字,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是站在角落伺候,直到别人强迫她坐下,她才坐下迅速地扒几口饭,复又站起来“拱立如初”。完全克己复礼的贤良淑德。

  也是有幸福时刻的吧。她与冒辟疆乘船出游,路人皆停下来争看,认为他们是天作之合的璧人。

  记录下这话的冒辟疆,心里是炫耀的吧。但董小宛,心里应该是幸福的,终于如当年的姐妹顾眉、柳如是一样,嫁得了好夫婿,入得了好门庭,得以享受温暖的俗世生活,哪怕,冒的心里,依然是记挂着陈圆圆的。

  但于她而言,她的爱终于有了归宿,她可以名正言顺地爱,安安心心地爱,这才是最重要的。

  家事闲暇的时候,她与冒辟疆赌书烹茶,作画练书。冒辟疆整理唐诗,每获得新的唐诗,他便拿回来让小宛整理、抄录。

  她曾酷爱钟繇笔意,遍搜诸贴临摹,后来见钟贴中有处提到关羽为贼将,遂废学钟,转学《曹娥碑》。

  可见,她亦是执拗之人,是精神上有洁癖之人,就如她对自己的要求,做一个贤妻贤妇,哪怕要委曲求全。

  她还曾经把历代书中涉及闺阁女子之事的文字整理成册,可惜已经失传。

  她喜欢读楚辞、义山、少陵和王建等宫词,喜欢月夜,喜欢站在窗台赏月并念着义山的“月漉漉,波烟玉”,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

  这样的女子,连作为女子的我都要爱,冒辟疆纵然是木头,亦也要慢慢生出情愫来的吧。像老树逢了春,渐渐地生了新叶,繁衍出一派爱情的气象来。

  可惜,冒辟疆虽然对她有爱,却只是浅爱,通篇忆语,只写她如何好,如何待他好,并不曾见他待她如何好。

  她还是个优秀的厨师,跻身古代十大名厨之列。因为兰心蕙质,她的厨艺也非同一般,别有创意。

  她做的“醉蛤如桃花,醉鲟骨如白玉,油鲳如鲟鱼,虾松如龙须,烘兔酥雉如饼饵。”

  做豆豉“种种细料,瓜杏姜桂,以及酿豉之汁,极精洁以和之。豉熟擎出,粒粒可数,而香气酣色殊味,迥与常别。”

  她做的红腐乳,超过了名产品:“红腐乳烘蒸五六次,内肉既酥,然后剥其肤,益之以香甜及海错风熏之味,数日成者,绝胜建宁三年之蓄。”

  就连做的各式咸菜“能使黄者如蜡,碧者如苔。蒲藕笋蕨,鲜花野菜,枸蒿蓉菊之类,无不采入食品,芳旨盈席”。

  因为冒辟疆喜食火腿和熏肉,她还专门研究了它们的做法,使“火肉久者无油,有松柏之味;风鱼久者如火肉,有麋鹿之味。”

  仅仅是听冒辟疆纸上讲来,都令人垂涎三尺。迄今扬州一带仍有流传的董采、董肉、董糖等名点名菜,皆是她所创。

  我最爱的,是她能为各种花露。她腌制梅花入饴糖,还取一种别人认为不可食用,名“断肠草”的海棠花做花露,认为香味居百花之首。次等的是梅花、野蔷薇、玫瑰、金桂、香菊之类。至于黄的橙子、红的桔子、佛手、香橼,去掉白色的筋脉丝络,颜色香味也是一佳。

  她常常在冒辟疆与友人小酌的酒后盛出几十种花露,“五色浮动白瓷中,解酲消渴,金茎仙掌难与争衡也。”

  如此的心灵手巧、照顾周到,连冒辟疆都不得不感慨“余一生清福,九年享尽,九年折尽矣”。

  是啊,世间会有姿容如小宛者,有才情如小宛者,亦有厨艺如小宛者,却再也无姿容、才情、厨艺皆绝佳,并深爱着他的人如董小宛者。

  她是人间的一朵奇花。

image.png

  三

  珍珠无价玉无瑕,小字贪看间妾家。

  寻到白堤呼出见,月明残雪映梅花。

  连吴伟业都要如此赞她。她就像明月残雪映照下的一树出尘梅花,可以赏,高洁而贞雅,暗香轻盈袖,是精神上的爱侣与良友;又是可以制成花露做饴糖的梅花,如此的入人间的烟火,以清香淡远的滋味,丰美一段红尘俗世。

  真正的智慧,便是如此的可俗可雅,是既可以风花雪月,又可以柴米油盐。人生能得此红颜妻子,真是大幸。

  可惜,爱情并不是理智的,而是感性,不是因为对方好所以爱,而是因为爱,所以对方好。

  冒辟疆就是如此吧,他或许爱董小宛,但,不够爱。所以,当甲申之变清军南下的大难来临,冒辟疆一家辗转逃亡的时候,他“一手扶老母,一手曳荆人”,而让小宛紧跟其后。

  危难时候的小小细节,就能显示爱的程度,或许那时的小宛,心里是明白的,但她过于克制,依然贤良淑德,以夫为尊,认为冒的此举是对的。

  甚至,当冒辟疆提出把小宛寄在朋友家里,说“此后如复相见,当结平生欢,否则听子自裁,勿以我为念”的时候,她依然觉得大难临头先顾及别人也情有可原,她若身死,也了无遗憾了。

  她或许那时已经心先死了,九年的恩爱,到头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倒不如就此了断,留一个最美的记忆。

  幸而,冒父还是有良心的,他做主带着小宛一起逃难,才使得小宛不至于再次陷于如当年那样可能被抢夺的危险。

  那边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厢却是患难见真情。途中,冒辟疆患病,小宛不眠不休地照顾。

  长长的一百五十日,她仅卷一破席,横陈榻旁,“寒则拥抱,热则披拂,痛则抚摸,或枕其身,或卫其足,或欠身起伏,为之左右翼”,甚至冒辟疆心情不好无故打骂小宛,她仍“跪立我前,温慰曲说,以求我之破颜”,真真是把自己低到尘埃里,拼力用自己的爱与柔情,为他开出一朵花来。

  此时,冒辟疆终于真切地感到小宛的好,并生出了愧疚与亏欠之心,可惜,此时的小宛已经体弱不支,因此殒命了。

  留一腔遗恨,给这个终于开窍了的人。

image.png

  四

  董小宛的结局,历史上有众多的版本,冒辟疆含糊地一笔带过,说她过度透支身体,患上肺病,香消玉殒,葬身于影梅庵畔;也有说她于逃难途中被清军掳走,不知所终;民间更称她被送入宫中,成为顺治帝深爱的董鄂妃,与顺治帝有一段浪漫轰烈的恋爱,并在其死后使顺治帝心碎而出家。

  最后一个结局是最不可靠的,然而民间相信,我也更愿意相信,她真的就是顺治帝深爱的那个董鄂妃,这样,她可以获得她一辈子可能没有得到过的爱情,哪怕她不爱,但被爱,深深爱,而不是如她在冒家的当年,只是爱,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的爱。

  但,在无法彼此深爱的时候,究竟哪一种是更幸福的,谁也不知道。

  董小宛能诗能文能画,但所传的诗文画作并不多,可以确定的,有一幅《孤山感逝图》,是她当年在冒家水绘园与冒辟疆妹妹畹兰学画时戏拈梅瓣贴扇所做,上有她的自题诗:

  孤山回首已无家,不做人间解语花。

  处士美人同一哭,悔将冰雪误生涯。

  或者,这可算是她一生的题照吧。想这一生,她被贤良淑德的道德感所误,处处太过克制,生生把自己压到了尘埃里去,虽为妻,却如婢,硬是把自己的喜怒压抑。

  如果,她不是那样的欲求高洁,欲做一个人人称道的贤妻贤媳,把自己活成一树内心孤高的梅花,知书达理、谦恭勤俭、解语温良,而是像寻常的女子一样,与丈夫巧笑欢颜,该爱则爱,该怒则怒,做一个可以撒娇可以委屈的小女子,那么她会幸福得多吧,起码,无需那么累。

  也或许,那时候的冒辟疆,可以像她爱他那样深深地爱她,断不至虽然心里愧疚遗憾,写了《影梅庵忆语》来怀念她后,68岁高龄之时,仍然说:“慧心纨质,澹秀天然,平生所觏,则独有圆圆耳。”

  他一辈子念念不忘的,依然是陈圆圆。陈圆圆,是他心里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小宛,不过只是亏欠,有爱,但不够爱。

  冰丝新飏藕罗裳,一曲开筵一举觞。

  曾唱阳关洒热泪,苏州寂寞好还乡。

  这是冒辟疆最后的绝唱,说的是当年小宛在水绘园中为冒辟疆弹唱阳关曲时潸然泪下的情景。

  回首一生的情事,他想到了小宛,终于知道自己其实爱她,但不够珍惜,若可以重来,他愿意深深爱。

  小宛,终于化成了他胸口的朱砂痣,如影随形。只是,彼时、此时,人世已无董小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