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介子的逆袭传奇!傅介子一生有哪些成就和功劳?
2019-12-03 11:35:24 王温舒 来莺儿 樊崇 杨喜 何休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傅介子的一些趣事,欢迎阅读评论。

  傅介子是汉武帝时期大臣,可能不少朋友了解傅介子出使西域斩杀楼兰王的事迹,不过傅介子一生的成就还不止这些。傅介子是北地郡人,开国功勋傅宽的曾孙,不过傅介子能升官完全是凭借他立下的军功。当时汉朝和匈奴战事不断,对于西域各国来说如果站错队可能会有亡国危险,而傅介子则是狠狠警告了楼兰一番。这次就为大家讲讲傅介子的生平,看看他究竟为汉朝立有哪些功劳。

image.png

  在汉朝历史上,有过很多小人物逆袭的传奇,傅介子就是其中之一,比班超王玄策更牛的逆袭。

  傅介子,甘肃庆阳人,北地良家子,无显赫家世,汉武帝时随李广利征讨西域。汉昭帝时,西域龟兹、楼兰均联合匈奴,杀汉使官,劫掠财物,为了国家利益,傅介子勇往直前,孤身带领12勇士,以一个班的兵力创造世界奇迹。

  汉匈之战中,卫青霍去病取得多次大胜,但始终难以消灭匈奴,汉武帝痛定思痛,逐渐意识到想要消灭匈奴,其中一个关键在于要控制西域。

  公元前109年,借楼兰攻劫汉朝使节、梗阻丝路机会,汉武帝派赵破奴率军攻破姑师,俘虏楼兰王,因功受封浞野侯。随后,在犀利的汉军攻势之下,西汉逐渐控制了西域地区。

  然而,汉武帝晚年多次攻打匈奴失败,让大汉王朝不堪重负。征和四年(前89年),桑弘羊等请求在西域轮台屯田,汉武帝下《轮台诏》(轮台罪己诏)否决其议,并对派遣李广利出征匈奴之事表示悔恨。自此,汉武帝不再出兵,开始与民休息,并全面撤回西域驻军,玉门关成为大汉王朝最西边的关卡。

  汉朝放弃了西域,匈奴随之再一次控制西域。在匈奴控制之下,汉朝使节、商旅等,经常遭到西域各国劫掠,《汉书》中记载“龟兹、楼兰皆尝杀汉使者”。

image.png

  傅介子第一次出使西域

  元凤年间(汉昭帝刘弗陵年号),霍光有意重返西域,但由于汉朝离开西域10多年,于是找了一个噱头试探西域,即迎回汗血宝马。李广利征讨大宛之后,大宛答应每年进贡一批汗血宝马,但因为汉朝退出西域,所以大宛多年不再进贡,霍光借迎天马之机,有试探了解西域之意。

  对当时汉朝人而言,西域属于典型的“山穷、水恶、人更坏”,出使西域九死一生,唯有傅介子不畏生死的挺身而出。最终,傅介子以骏马监的身份,带领12个勇士出使大宛迎回天马,并拿着汉昭帝的诏书谴责楼兰、龟兹国截杀汉人,所谓“至元凤中,介子以骏马监求使大宛,因诏令青楼兰、龟兹国”。

  傅介子有没有迎回天马,史书上没有记载,但傅介子在龟兹却干了一件大事。

  傅介子沿途路经楼兰、龟兹等国,一路威胁他们,“大兵方至,王苟不教匈奴,匈奴使过至诸国,何为不言?”楼兰龟兹皆口头服罪。傅介子从大宛返回龟兹时,只身闯入王宫,从龟兹国王口中获悉一支32人的匈奴使团正在龟兹,结果傅介子等汉使团队不仅不怕,反而极度亢奋,一起把32个匈奴人给杀了,强悍的一塌糊涂。

image.png

  傅介子第二次出使西域

  傅介子回到长安之后,不仅斩杀了匈奴,破坏了匈奴与龟兹的关系,而且还获得了很多重要情报,于是汉昭帝下诏任命他为中郎,升为平乐监,从骏马监一跃成为朝臣。

  其中一个情报极为重要,“其王近就人,易得也,愿往刺之,以威示诸国”,傅介子在龟兹时,轻易就来到了国王身边,所以非常便于实行“斩首行动”。鉴于楼兰、龟兹国多次反复无常却没有受到谴责,不能用来惩戒他国,所以傅介子给大将军霍光建议是:斩杀龟兹国王,以此威慑诸国。当然,霍光认为龟兹国路远,暂且去楼兰试验斩首行动。

  于是,傅介子迎来了第二次出使西域。

  与第一次一样,傅介子还是率12勇士。

  但楼兰与龟兹国王不同,老楼兰王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质子汉朝,一个儿子质子匈奴,两头下注。现任国王曾被质子匈奴,妻子也是匈奴人,对匈奴有着很深的感情,对汉朝很提防,傅介子自然难以轻易接近。

  傅介子想出一个办法,对楼兰官员说,“我带有黄金锦绣巡回赐给各国,大王如果不来受赐,我就要离开到西面的国家去了”,当即拿出大把的金币给楼兰官员看。楼兰王贪图汉朝财物,接见并宴请了傅介子,但席间人员众多,傅介子也难以一击必中。

image.png

  为此,傅介子等到楼兰王喝醉,就对楼兰王说“天子派我来私下报告大王一些事情”,随即两人进入帐幕中单独谈话,傅介子一刀杀了楼兰王,震慑楼兰大小官员,并当众宣布楼兰王的罪行,宣称“王负汉罪,天子遣我业诛王,当更立前太子质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动,灭国矣!”由此稳定了局面,楼兰自此臣服汉朝,再也没敢作乱,西域各国对汉朝态度也由此立即转变。

  有人说,傅介子只是一个刺客而已,汉武帝时赵破奴轻易击败楼兰,汉昭帝时也可以做到,所以不值得大惊小怪。

  其实,汉朝对西域的政策,开始是大军远征,但恶劣的环境之下,非战斗死亡人数太多,最典型的是罗布泊(比如白龙堆等),就让无数汉家儿郎血染西域,李广利第一次征讨大宛,数万兵马半数死于恶劣环境。从玉门关到楼兰,主要是雅丹地貌,数百里地10多天路程,沿途没有水源和粮食补给,很难实行大兵团作战,所以后来汉朝对西域政策,往往是外交安抚或小兵团作战。

image.png

  最为我们熟知的是常惠与班超。西汉常惠借力使力,借助亲汉小国的兵力,攻打亲匈的小国。东汉班超率36人出使西域,主要也是外交安抚和借力使力。看看,汉朝真是凶悍,区区数十人,就敢纵横西域。

  因此,不是汉朝不想摧枯拉朽,而是实际情况不允许,大兵团攻略西域的代价太大太大。

  穿越数百里“死亡之地”,来到一个仇汉、亲匈的国度,最终却能斩杀楼兰王,扭转西域各国对汉朝的态度,单就傅介子使团人数和这一成就而言,至少在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纪录至今无人打破,是比班超、王玄策更牛的外交官。即便放眼世界而言,也是独领风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