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二世而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都是秦始皇埋下的根!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秦朝二世而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然而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一度曾号称万世不朽的庞大帝国,却在短短14年后便轰然倒塌。

image.png

  回溯历史,抛开长期以来对于秦朝暴政、秦法暴虐的认知,今天我们就来仔细梳理一下秦朝二世而亡的主要原因都有哪些。

  自商鞅变法之后,二十等爵制度让秦国的军功勋贵利益集团迅速崛起。秦人因此更是闻战皆喜,让关东六国为之闻风丧胆,毫不夸张的说如果秦国是一头猛虎,那么军功勋贵便是猛虎最锋利的爪牙。

image.png

  然而在统一天下之后,为了推行郡县制,秦始皇废除了原有的封君制度,将原本属于军功勋贵们的土地尽数收归国有。军功勋贵利益集团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封邑,这让军功勋贵的势力不但没有因为统一的天下而增强反而迅速衰弱,并逐渐退出秦国权利中心。

  不论是从商周这个大环境,还是秦国这个小环境来看,宗室的力量一直都活跃于政治舞台之上,其对君王权利的稳固更是起到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然而秦始皇因为忌惮重蹈东周列国相互征伐的局面,因此不但打压和拒绝重用嬴氏宗室还废除了分封皇族的制度。

image.png

  这也导致整个嬴氏宗室既没有实际权柄又无尺寸之地封,尤其是在秦始皇死后,面临秦二世的清洗,整个秦国宗室没有丝毫抵抗能力。同样因为嬴氏宗室力量的衰弱,君王也得不到任何宗室方面的支持,所以在刘邦兵临咸阳城下的时候,秦子婴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因为他早已知道自己毫无东山再起的希望。

  秦宣太后在昭襄王即位之初,以太后之位把持朝政,灭了秦国西部大患义渠,为秦国的统一打下了一块坚实的基奠。但同样也为秦国带来了一股尾大不掉的楚国贵族势力,直到秦始皇亲政之后才得以解决。

image.png

  或许也正是这一原因使得秦始皇非常忌惮外戚专权,同时也拒绝了册封皇后和太子。这让已经失去了旧军功勋贵和嬴氏宗室支持的王权再一次失去了外戚力量的支持,这让本就自断双臂的秦王朝再次断掉了自己最有力的一条大腿。

  从分封制和郡县制之争,再到公子扶苏(儒家)与二公子胡亥(法家)的皇位之争。秦帝国内部的一系列变动让嬴氏宗室和关中旧军功勋贵集团退出政治舞台的同时,也让关东客卿官僚的权利高度集中,打破了以往宗室、军功勋贵、外戚、关东客卿四足鼎立局面。

image.png

  秦始皇死后,没了秦始皇的压制,秦帝国权力大厦失衡再加上各个学派学说之间的争夺。面对国厦将倾的局面,皇权又失去了最得力的左膀右臂,又怎能力挽天倾?君不见章邯靠着20万秦军和起义军做交易,秦王室却对他无可奈何。

  对于中央集权制度的评价毫无疑问,其制度非常先进,具有很强的前瞻性。但这对于秦国所处的大时代背景来说却是严重脱离了当时的社会时代背景,而秦始皇和李斯等人对于中央集权制度的设想也太过理想化。

  太过急于废除旧军功勋贵利益集团,却忽略了新的利益集团成长所需要的时间。由于原本的军功勋贵和嬴氏宗室势力过早凋零,造成了一家独大,而新的利益集团却又还未成长起来。因此当秦始皇死后,皇权没有力支柱,在此消彼长之下,秦帝国的权利天平失衡,大权旁落便成了必然。

image.png

  在很多书中都有记载秦法的严苛暴虐,但如果真的是秦法太过严苛暴虐,那应该关东皆反的同时关中也皆反,因此并不存在所谓的秦法的严苛暴虐。然而纵观整个秦末起义我们可以看出参与起义的其实大都是原六国中上层社会精英。而大泽乡起义的时间则是秦始皇死后的第二年,秦二世才刚刚即位也根本不可能做出影响太过重大的恶性事件,因此天下苦秦久矣也应该只是一个说辞。而导致“农民起义”的真正原因其实是秦始皇废除分封制,禁止私学。

  秦始皇废除了分封制并否定了分封制和郡县制并存的建议,堵死了关东士族们继续当门客出仕的路径。而禁止私学,不允许随意议论政治,则是断绝关东士族们的上升之路(参政权),因此才会有“秦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样一个说法。

image.png

  众所周知,想要覆灭一个国家的存在或许只需要短短数月,但想要覆灭一个国家的文化则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因为只有长达二十年的时间才足以让新一代的人成长起来。然而从秦始皇统一中国时的公元前221年算起,一直到秦始皇驾崩时的公元前210年,在这期间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一年。秦国显然并没有充分的消化、分解掉六国原有的势力和影响力,同样秦法也并没能够真正的深入人心。

  以大泽乡起义为例,据考古发掘出土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中关于秦法《徭律》的记载。失期的处罚其实只是罚钱而已,而不是陈胜吴广所说的失期当斩。反而是陈胜、吴广两人身为屯长本来是要去戍守边疆,当误了时间要被处笞刑五十。(笞刑五十不死也是半残)由此可见陈胜、吴广的造反显然是害怕受到《徭律》的处罚,而那些民夫则是受到了陈胜、吴广两人的诓骗。

  太平之下的空洞:秦帝国逐匈奴、征百越的行为固然表现出了其强大的军事能力,但也让秦帝国内部地区的军事力量变得异常薄弱,形成了一个外实内虚的畸形太平。在大泽乡起义之后不到三个月,关东地区就已经是狼烟四起,秦帝国的中央更是完全失去了对地方的掌控。在山东各地处都是打着恢复六国的旗号自立为王的起义军的同时,起义军的数量迅速壮大到十万之巨。

  然而面对这样一个局面,秦二世不但拿不出足够的兵力平叛,还不得不征调骊山刑徒迎战,只能等着长城军团回援。这也足以说明秦帝国内部的空洞化之严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