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人是什么?为何清朝的流人数量巨大?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为何清朝的流人数量巨大?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何为流人?流人即是指那些因不满朝廷统治或触犯法律,统治者为维护其统治地位及利益,而对这类人处以流放等刑罚的犯人。而宁古塔流人则是清朝在特定时期的特殊社会群体。

image.png

  法律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专政的工具,是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体现,清朝也不例外。清朝的法律制度,既继承了中国的传统法律制度,又取得了进一步的发展,形成了中国古代史上相对比较完善的法律体系。顺治元年(1644),在《明律》的基础之上修成了《大清律》,后又经过反复不断的修订,使之内容更加充实,于乾隆五年(1740)编成了一部较完整的《大清律例》。此外,清朝还依照《大明会典》制成了《大清会典》,后经过多次修订共有四种,其中光绪时修的《大清会典事例》是清朝,也是我国封建时期最完整的行政法典。

  清朝的刑法仍沿用了明朝的笞、杖、徒、流、死五种手段,此为正刑;用以辅助正刑且与流人有关的则分别是迁徙、充军、发遣、流放,而这四种刑法中以发遣为最重,充军次之,迁徙和流放为最轻。清朝的遣戍之地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及北方,其次是西南烟瘴地区。而其中以流放东北地区的流人居多,据研究流人的专家李兴盛先生在他的《东北流人史》中统计,清朝东北流人达到了 140 万人之多。东北地区更是以宁古塔流放的犯人为最多,名人也最多,持续时间最长,且最为著名。顺治十八年(1661)流放到宁古塔的张缙彦在《域外集》中曾谈到宁古塔流人“流徙来者,多吴、越、闽、广、齐、楚、梁、秦、燕、赵之人”。而于顺治十六年流放宁古塔地方拱乾在他的《绝域纪略》中载道:“华人(汉人)则十三省无省无人,亦各因其地以为俗”,这就足以证明宁古塔流人之广泛,全国各省皆有,不同风俗亦有。

image.png

  那么如此巨大的流人数量又是因为什么呢? 清朝东北流人的遣戍原因是多方面的,概括一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抗清斗争。明朝灭亡后,清朝入主中原,将满族的生活方式及文化思想带入汉族人民的生活及思想中,对其进行强制统治,这一行为激起了一些汉族地主阶级的民族危机感,遂掀起“反清复明”的浪潮。这些斗争在被清政府镇压后,反清领袖们及其亲属,或被杀害,或被流放。如因“通海案”受到牵连的杨越、祁班孙;顺治十四年(1657)被遣戍宁古塔的南明隆武朝平国公郑芝龙,由于郑成功坚持抗清而获罪。

  2.统治阶级内部斗争。清朝的统治阶级内部充满了严峻的派系之争,在这种斗争中如若有一方失败,那么必然会遭到另一方的打击报复,那么这些人中很多皆会被遣戍到东北。如顺治十二年(1655)因上疏称颂多尔衮之功,请求为其昭雪而被流放至宁古塔的吏科副给事官彭长庚、一等子爵许尔安;因南北党之争而受牵连的张缙彦;“三藩之乱”中被构陷的文人学者陈梦雷等。这些流人,大多都是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3.科场案。此为清统治者打压汉族地主阶级的另外一种政治手段,清朝对科场案的处理手段委实令人发指。有的人确实有因通关节、营私舞弊,但也有因被诬陷而无辜流放的。这种手段如著名诗人吴兆骞、方拱乾等人就是典型。在清朝众多的科场案中,顺治丁酉科场案(南闱科场案)、北围科场案最为使人震惊。仅丁酉科场案所牵连人数就有百人之多。

  4.文字狱。从顺治、康熙雍正乃至乾隆时期,清统治者为了镇压全国性的反清斗争,大兴文字狱,以打击当时士人的反抗情绪和不满思想,对士人进行压制,以此来消除异己,巩固其统治地位。那些在诗文言语中流露出这种思想或某个被禁止的字眼的文人学士都因此获罪遣戍。所涉官员众多、影响巨大。著名的有因“《南山集》案”被遣戍到东北的桐城方氏一族,以及吕留良案所涉及的众人等等。因文字狱被流放的犯人,不仅当事者要遭受严厉的惩罚,甚至祸及子孙,更有甚者达到第五代之多。

image.png

  5.官员渎职。清朝的官员如有贪污受贿,渎职,作战不力、贻误战机,投敌等行为,都将依据清朝的法律制度予以严厉的处罚。依据封建刑罚,其中有些人及其家属皆会被流放。

  清代流人遣戍的原因,大致可归结为以上几种。从中我们不难发现,谪戍宁古塔的流人中不乏有官吏、文人、平民百姓及其亲属子女等,可谓是涉及社会不同的阶层。然而究其原因,可以发现,这一切皆建立在清朝为了巩固其统治地位及维护其统治利益的基础之上,对反抗者及罪人进行惩罚镇压的一种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在众多的流人中,第一个流放至宁古塔的是陈嘉猷,字敬尹,福建人。顺治十一年(1654)冬,吏科给事中陈嘉猷因上疏替人斡旋官职,事情败露后被判流放宁古塔。在历经一路艰险后,携家人于第二年抵达东北塞外的宁古塔。后于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他曾对杨宾说:“我于顺治十二年流宁古塔,尚无汉人。”这就足以证明,陈嘉猷是第一个书面记载流放到宁古塔的汉人。从此,清王朝开了犯人流放宁古塔之路。

  而清朝最后一个流放至宁古塔的是清宗室爱新觉罗载澜,为道光皇帝第五子奕誴之子。据民国《宁安县志》记载,载澜于“光绪二十六年因拳匪(义和团运动)倡乱被议,谪戍新疆。民国元年(1912)在流放宁古塔的流人中大多数都是文人学士,特别是文字狱中的犯人,都对文学、艺术等有很深的造诣,他们在宁古塔这片荒凉的土地上,并没有被悲惨的命运所压倒,而是积极进行文学或史学创作,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著作,用其文化知识在宁古塔地区点燃了传播中原文明的火炬,为我们今后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如方拱乾《绝域纪略》及《何陋居集、域外集》、吴兆骞《秋笳集》及《天东小记》(已亡佚)、张缙彦《宁古塔山水记》、吴桭臣《宁古塔纪略》、祁班孙《东行风俗记》(已亡佚)等。

image.png

  同时大量流人的涌入对东北地区的生产发展,增加人口以及促进这一地区的经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