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前建成元吉的心腹之患!他们是如何处理这三人的?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唐朝开国名将的相关介绍,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在玄武门之变前,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的心腹大患,还真不是战神李靖李勣,也不是智囊房玄龄杜如晦,更不是李世民的舅哥长孙无忌。这建成元吉心目中,在杀掉秦王世民之前,必须要对付的人其实只有三个,这一点在他们采取的实际行动中就能看得出来:收买一个,调走一个,最后一个只能杀掉。

  在玄武门之变前,李靖李勣明确表态不掺和,建成元吉没必要自找麻烦;房玄龄杜如晦打了退堂鼓,吓得连李世民的王府都不敢去(后来被尉迟敬德拎着李世民的刀“请”去了),在建成元吉看来,也不足为虑

image.png

  熟读新旧两唐书的读者可能知道,建成元吉要收买的是尉迟敬德,要调走的是程咬金,要杀掉的是秦琼秦叔宝,但是建成元吉为何会作此打算,那就要从这三个人的不同背景说起了。

  首先在建成元吉眼里,穷人尉迟敬德是可以收买的,因为这个打铁汉太穷了。

  在大唐开国战争中,论功行赏制度一直执行的不错,越能打就越有钱,功劳越大爵位越高食邑越大。

  尉迟敬德虽然很能打,但是地位却很尴尬:一直给李世民当贴身保镖,而没有自己的直属部队。

image.png

  据《唐六典》记载,武将军功按“转”计算:“凡勋十有二等:十二转为上柱国,比正二品;十一转为柱国,比从二品;十转为上护军,比正三品;九转为护军,比从三品;八转为上轻车都尉,比正四品;七转为轻车都尉,比从四品:六转为上骑都尉,比正五品;五转为骑都尉,比从五品;四转为骁骑尉,比正六品;三转为飞骑尉,比从六品;二转为云骑尉,比正七品;一转为武骑尉,比从七品。”

  尉迟敬德一“转”都没有,所以他没有正式官职,也没有爵位。直到玄武门之变前,他只是“秦王府左二副护军 ”,说白了也就是秦王府保安二中队的副队长。

  连个子爵都不是,当然没有食邑;因为不是正规朝廷命官,所以也没有俸禄。尉迟敬德的收入,来源于秦王李世民的赏赐(当时俸禄实行大包干制度,皇帝给亲王一定数额的补贴,王府人吃马喂都从这里出)——李世民不贪财,所以他给尉迟敬德的赏赐,也就是那么一小筐金银。

image.png

  李世民手下猛将如云,同时还养了十八学士,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于是大河没水小河干,尉迟敬德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这才给了建成元吉收买他的机会:“赠以金银器物一车。”

  再小的车也比筐大,建成元吉的出手不能说不大方。

  收买不成就行刺,为了除掉尉迟敬德这个心腹之患,建成元吉还真是下了血本,也下了狠手。

  同样收买不成,建成元吉却不敢派人刺杀,只好想办法把他调开,这里面的原因,说起来挺可笑——他们怕程咬金的老婆。

  收买和刺杀尉迟敬德失败后,建成元吉又把目光瞄准了唐高祖李渊钦封的宿国公程咬金。

  也许是沾了秦琼的光,也许是他本身就很能打,程咬金受到了李渊的重赏,跟秦琼同一批受封大唐开国公(开国不是称号而是级别,公侯伯子男前面加上“开国”二字,待遇超常)。

  这就是说,在玄武门之变前,程咬金就有自己的食邑和永业田,还拿着朝廷固定的薪俸。对于不差钱的程咬金,建成元吉拿出了数目不详(应该不止一车)的金银,但是程咬金受了金银却来了个“贼吃贼越吃越肥”。建成元吉恨得牙根痒痒,但却不敢像刺杀尉迟敬德那样,派人去刺杀程咬金。

image.png

  建成元吉之所以不敢刺杀程咬金,是因为老程背景深厚——此公可不是什么私盐贩子,他是从本县民团司令做起,还娶了县令的女儿为妻。

  程咬金有两任正妻,前一个是孙县令之女,第二位夫人姓崔——可不要小看了这个姓氏,在两晋南北朝乃至隋唐时期,崔家都是天下第一等门阀世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清河崔氏”。程咬金的第二位岳父,就是隋朝齐州别驾崔信。

  曾经姓“大野”的李渊家族,还真比不上“卢崔郑王四姓高门”中的任何一家,所以建成元吉要不想一起得罪了世代联姻的崔卢两家,就不能对程咬金痛下杀手。

  收买不了,杀了麻烦太大,建成元吉只好想办法把程咬金调开:“武德七年,建成忌之,构之于高祖,除康州刺史。”

  康州刺史,是当时高级的地方官:“武德改郡为州,户满四万以上为上州。刺史一员,从三品。《旧唐书·职官三》”

image.png

  开国宿国公程咬金瞧不起三品地方官,根本就没去上任,建成元吉损失了一大笔金银,送出的官帽也被踩在了脚下,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比起尉迟敬德和程咬金,建成元吉还有一个更加难以对付的心腹之患:收买不了,无权调走,刺杀也不可能成功,只好暗自把他列为必杀名单第一名。这个排在建成元吉必杀名单第一位的,就是秦琼秦叔宝。

  秦琼多有钱,这个就不用细说了,他甚至可以算是大唐开国诸将中的首富:“走(打跑)宋金刚于介休,赐黄金百斤、杂彩六千段,拜上柱国;世充平,进封翼国公,赐黄金百斤、帛七千段;平刘黑闼,赏物千段……积赐金帛以千万计。(综合《旧唐书·列传第十八》《新唐书·列传第十四》)”

image.png

  有千万家财,还有食邑和永业田,秦琼的钱十辈子都花不完,就是把太子府和秦王府搬空,也难以让秦琼多看一眼。

  要想把秦琼调开外任,不好意思,太子和齐王说的都不算:“高祖俾事秦王府(属于皇帝指派过去的将军),王尤奖礼(李世民也得十分尊敬客气)。”甚至有人说,秦琼就是李渊给李世民贴上去的护身符,同时也是一双监视的眼睛。

  至于刺杀,只要建成元吉脑袋没进水,就不会出此下策——放眼整个唐朝,单打独斗谁是秦琼的对手?

image.png

  买不起,调不走,杀不掉的秦琼,最后成了建成元吉的眼中钉,并且被列为必杀名单头一名:“太子与元吉谋:‘吾与秦王至昆明池,伏壮士拉之,以暴卒闻,上无不信。然后说帝付吾国,吾以尔为皇太弟,而尽击杀叔宝等。’《新唐书·列传第四》”

  秦琼是唐朝将而不是任何人的私将,这一点太子建成齐王元吉知道,秦王世民,但为什么建成元吉要杀秦琼,而李世民没动这个念头呢?这是因为李世民还有一丝天良未泯,如果老爹比较识相地交出权力,是可以安度晚年的,而建成元吉则是要下死手:“高祖将避暑太和宫,二王当从,元吉谓建成曰:‘待至宫所,当兴精兵袭取之。置土窟中,唯开一孔以通饮食耳。’《旧唐书·列传第十四》”

image.png

  一方是只要皇位不要老爹性命,一方是既要老爹的皇位,又想取老爹性命,读者诸君试想一下,秦琼会支持哪一方?

  但是新旧两唐书都记载了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一方的战将名单,但是那个名单里,既没有秦琼,也没有程咬金:“六月四日,(长孙)无忌与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公孙武达、独孤彦云、杜君绰、郑仁泰、李孟尝等九人,入玄武门讨建成、元吉,平之。《旧唐书·列传第十五》”

image.png

  《新唐书·列传第三十》的记载基本一致:“无忌与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公孙武达、独孤彦云、杜君绰、郑仁恭、李孟尝讨难,平之。(秦)王为皇太子,授(无忌)左庶子。(李世民)即位,(无忌)迁吏部尚书,以功第一,进封齐国公。”

  如果上柱国、翼国公秦琼和宿国公程咬金参与了玄武门之变并对着李渊之子大开杀戒,那么他们的名字是一定要排在白丁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之前的。由此可见,不管秦琼和程咬金站在李世民一边,他们两个肯定都没去玄武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