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安公主是什么身世?临出嫁才封公主

  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寿安公主的文章。

  开元二十九年,时方隆冬之际,关中四野天寒地坼,帝都长安城,大明宫后苑之内,一位美丽的胡姬刚刚诞下了一个女儿,这是唐玄宗第二十六个女儿,也是大唐王朝首位混血公主。

  然而,此刻,五十多岁的唐玄宗却并没有丝毫老来得女的喜悦,相反他感到有些纠结,因为,仔细算算日子,自己的这个女儿竟不是足月诞生的,满打满算也不足九月,实在是有点儿太早了。

  这就让唐玄宗非常纠结了,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内心却抑制不住强烈的质疑,这个女儿,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

  一个洋姬妾

image.png

  天宝欲末胡欲乱,胡人献女能胡旋,旋得明王不觉迷,妖胡奄到长生殿。

  唐代元稹的这首《胡旋女》记载了这样一段史料,那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的皇室之中,充斥着不少胡女,特别是善舞胡旋的美女,更是深得君王亲睐。

  众所周知,李隆基本人艺术天分很高,虽然本职工作是皇帝,但对于副业——艺术创作也特别上心,梨园之内弟子三千,作为一位中老年文艺创作者,李隆基对胡人的音乐,舞蹈非常喜爱,爱屋及乌,因此一些胡人美女便围簇在了皇帝的身边,这其中就包括来自曹国的胡女——曹野那姬。

  曲终再拜谢天子,天子为之微齿。

  一曲胡乐终歇,欢快的胡旋舞女,香汗涔涔,盈盈跪拜,看着不远处一袭红衣,热情似火的曹野那姬,已经年过半百的李隆基,还是心动了。

  当夜,曹野那姬被召入内苑,而內侍的起居注上也多了一条记录:某月某日,帝乐,幸曹野那姬。

  李隆基原本以为双方只不过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一晌贪欢罢了,谁曾想,过了不久,曹野那姬那边就爆出了怀孕的“喜讯”,这结果,实在是有点儿意外呀!不过也没啥,天家子弟众多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自己已经有了五十多个子女了,再多一个,也不算多。

  一个普通姬妾怀孕生子罢了,唐玄宗倒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他继续游弋在梨园艺术的殿堂之中。

  那一年,大唐国力继续蒸蒸日上,朝堂之上,垂拱而治的表象,让年老的帝王丝毫没有感觉有任何需要担忧的地方。

  老来当一个太平天子,这感觉倒也不错。

image.png

  不足月的洋娃娃

  在古代,早产儿现象也有,但相关科学解释比较匮乏,因此让不少女性为此蒙羞,而内宫之内,对于宠幸妃妾又有着严格详细的记录,因此,如果孩子是足月而产,对得上记录,往往这样诞下得孩子身份清白,能够轻易得到皇室的肯定;然而那些未足月而产的孩子,对不上记录,就会让人产生疑心,嫌隙顿生。

  曹野那姬是从中亚曹国王庭那边,刚刚进献入宫不久,因此此女先前的底细,宫内一概不知,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其样貌也明显与宫内其他孩子明显不同,这让唐玄宗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确实不敢肯定,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

  此时的唐玄宗一门心思都在杨贵妃身上,对于这个自己只是一时喜欢的粟特女人,唐玄宗跟她并没有太深的感情,因此对于其所生的孩子,也谈不上有什么依恋,毕竟自己已经有了几十个孩子了,天伦之乐已经熟悉得有些腻了。

  因此,在内侍送来的请名帖上,唐玄宗犹豫了一下,给这个女孩儿取了一个不太好听的名字——虫娘,虫在当时应该是蛇的意思,蛇这种动物,天性令人捉摸不定,这也是唐玄宗心中疑虑的一外露,这孩子的身世,实在是让人有点儿看不清呀。

  就这样,小虫娘开始了自己的宫廷生活,不被喜欢,也无人讨厌,就这样默默的生活着。

  岁月如梭,转眼十几年过去了,这些年唐玄宗没有怎么关系过他的这个女儿,甚至没有像对待其他女儿那样,将虫娘册封为公主,唐玄宗只是命人给她带了一身羽服(道姑服饰),在宫内好好修行吧,年岁大了,就别乱跑了。

image.png

  虫娘接过袍服,无奈地接受了命运,那个从来没有看望过自己的父皇,为何会这么心狠呢?她不懂,母亲也不肯说。

  小虫娘就这样,伴着青灯黄卷,开始了内宫修行枯燥的生活,直到天宝十四年。

  那一年,天下乱了。

  渔阳鼙鼓动地来

  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禄山,领着十数万步骑,浩浩荡荡南下,所过州县无不沦陷,而潼关的陷落,使得唐玄宗最终不得不选择,跑路了。

  因为走得仓惶,许多皇子、皇女们没有跟上唐玄宗逃跑的节奏,在离乱之中,大家各顾各,乱作一团,而此时的小虫娘却在混乱之中,幸运地挤上了一辆马车,最终到达了避难的蜀地。

  到达蜀地的唐玄宗心力憔悴,马嵬坡上处死了杨贵妃,而自己的儿子李亨也离队单干了,如今天下都看着灵武方向,而自己这个偏安天子,已经被架空,成为了太上皇。

  不少皇子、皇女们离开了自己,或是打着建功名义南下分权,或是去灵武依附新帝,如今的唐玄宗,真正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

  蜀地阴郁潮湿,刚到这里的唐玄宗有些水土不服,在病榻上,他看到了一个金发少女走到床前,侍奉自己饮食、起居,甚是精细,“你是谁?”

  “陛下,她是虫娘。”旁边的人提醒道。

  唐玄宗沉默了,事到如今,几十个孩子,竟然只有这个自己从来没有顾念过的女儿,来照看自己。

  哎,李隆基内心,不由得一声长叹。

  必为之计深远

image.png

  至德元年八月,太子李亨自立为皇不久,便派自己的儿子广平王李豫来看望蜀地的老爹,老爹息怒,儿子当皇帝了,面对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局面,李隆基很清醒,今后,自己算是跟权力彻底告别了。

  自己荣华一生,倒也没什么遗憾了,只是他看着身旁的虫娘,心下恻然,这个孩子因为自己的疑心,先前在宫内受了太多的委屈,这些天伺候自己,让李隆基感受到了虫娘的深沉孝心,自己这个父亲,临了临了,还是应该为女儿争取一下的。

  唐玄宗看着皇孙,亲口告诉他,虫娘是自己的女儿,这一点毋容置疑。

  既然唐玄宗都亲口承认了,这就比什么都有用,看着眼前这位碧眼黄发的姑姑,广平王李豫自然不敢怠慢。

  朕如今已经不是皇帝了,你告诉你父皇,他这个妹妹的未来,就托付给他了。李隆基将虫娘郑重拜托给了李亨,因为他知道,跟在自己身旁的这些文臣武官,今后肯定难得重用,而想要虫娘幸福,只能让李亨来为其挑选。

  后来,李亨对自己这个妹妹倒不错,不仅册封虫娘为寿安公主,还给虫娘挑选了一个夫婿,河南尹苏震的儿子苏发,最终,这段宫廷韵事以美满结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