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身为皇帝的雍正却经常违背自己的誓言呢?

  国人有一种圣旨崇拜,认为皇上开了金口,就是玉律。传说唐朝时,有个在长安做官的湖南人想为家乡做件好事,便在皇帝每日出行的路上用蜂蜜写了一行字“澧州粮米可免”。皇上有天出行看到密密麻麻的蚂蚁在那行字上爬,信口念道“澧州粮米可免”,那官员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立刻谢主隆恩。据说皇上非但没有办他捉弄之罪,而且兑现承诺,不再收澧州粮米税收了。此种佳话多矣,但可信度有多高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往下看。

  雍正的金口就信不得。雍正不但空口无凭,就在他信誓旦旦写的保证书,甚至他指天画地发的毒誓,也多半不可信。

image.png

  雍正六年(1728年),湖南小秀才曾静,不知道哪根神经短了路,想起造反了。他听说岳飞有个后代叫岳钟琪,在川陕当总督,权力很大,而且拥兵十万,他就臆想开了:岳钟琪是民族英雄之后,而所谓民族英雄者,实是汉民族之英雄,只会忠汉统,不可能忠满统。在这臆想推理中,他给岳总督写了一封策反信,信中骂雍正弑父杀兄、夺母占媳……把雍正骂得简直狗屎不如,企图策动岳总督举兵反清。

  有意思的是,造反事件败露后,雍正对这案子的处理结果出人意料。雍正把曾静进行一番思想教育后,不仅没杀他,而且派遣他到全国各地去宣讲政策,现身说法。犯了如此造反大罪与骂君大罪,每一罪都够曾静死一千次,难道真不杀他了?不但曾静本人惶惶不可终日,连时人也多有疑心。这时候,雍正放下身段,向曾静、向群众写起了保证书:我发誓,我绝不杀曾静,而且“朕之子孙将来亦不得以其诋毁朕躬而追求杀戮”。

  这话放在雍正时是天宪,放在其子乾隆时是祖宪,都是铁书写死了的。看来曾静应该是“改了就是好同志”,睡到自然醒、活到自然死没什么问题了。然而,言犹在耳,乾隆一上台,就完成他老爹没完成的“恨事”,把曾静拉到菜市口,咔嚓一声砍了头。

  誓言大概也是分档次的,根据兑现的自觉程度,可分为诺言、誓言、毒誓吧。骗你是狗狗,骗你天打雷劈……这样的誓言才有点发誓的样子。雍正给曾静吃的那颗定心丸,介于诺言与誓言之间,可信度不高,也是自然。可是,雍正发了毒誓,就一定可信吗?未必!

image.png

  雍正接康熙之班,有所谓“传位于十四子”的野史传说,这个事情真实与否,实难断言;但是,雍正上台,靠的是年羹尧与隆科多等几个心腹大臣,那是连雍正也不能否认的。年羹尧对雍正恩莫大焉,要是市民之间的话,雍正早该垂泪下跪,对着年氏谢“再造之恩”了。确实,年氏对雍正不但有扶植之恩,而且有保其江山之勋。雍正初登大位,青海发生叛乱,年氏奉命出征,一举平息。年氏南征北战,为雍正尽犬马之劳,雍正对他感恩戴德,非比寻常。

  有次年氏又要出征,不知从哪里听到了一些风声,他有点踌躇。雍正见状,不是臣子向皇上表忠心,而是相反,皇上向臣子发誓了:“尔此番出征,朕实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颜对天地神明也。”看看,拿天拿地拿神明说事儿了,“不但朕心倚眷嘉奖,朕世世子孙及天下臣民当倾心感悦,若稍有负心,便非朕之子孙也,稍有异心,便非我朝人民也”。

  这段话中,如果不是那一口一个朕字,没几人会相信这是皇帝所说,倒像山野草民市井小民在那里赌咒:我肯定不会对不起你,如果对不起你,我当你的儿子;如果我的儿子对不起你,那不是我养的儿子,是狗娘养的儿子!他不但将自己拉在誓言里,而且将全国人民、子孙万代都拉在誓言里。这些都是当着天、当着地、当着三尺头上有神明发的,实在是很毒很毒的毒誓了。

  其实,在发这番毒誓之时,雍正已经准备对年氏下毒手了。年氏自恃劳苦功高不可一世,唯我独尊,越来越不像话了,还将权柄操持己手,大有逾制之处。年氏吃饭叫做“用膳”,请客叫做“排宴”,接见部下叫做“引见”,送人东西叫做“恩赐”,真有皇帝那般排场了。不但有臣子向雍正告阴状,雍正自己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万事俱备,只欠时辰,时辰一到,就举屠刀,杀无赦!雍正上回处理曾静,交给子孙去办,为什么?因为上回他没发毒誓;这回就不给后代出难题了,让子孙担起毒誓总是不好的,他就负起全责了。

  朱元璋也曾给帮他打天下者发过许多免死金牌,但他想杀谁不是照样杀了?皇上的金口可信吗?皇上的毒誓可信吗?皇上的铁券可信吗?

  事实上,几乎所有皇上在台上台下都喊过“帝王之政,莫要于爱民”的口号,都刷过“从来为治之道,莫先于爱民”的标语,都做过“导民务为第一要政”的文章,摆出一副群众利益至上、以民为本的模样,可到头来,践诺者有几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