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恽是什么人?劝王莽下台,把刘秀关城外,自诩吕尚伊尹之才

  郅恽是什么人?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历史上不缺狂生,但狂到一辈子跟领导作对的少之又少,敢连续狂怼两朝皇帝,更是稀有动物,公然对皇帝说“你皇位不合法赶紧让位”,那就要在“狂”字前面加上“疯”了!

  历史上真有这么一位奇人,名叫郅恽,生活在两汉之间的一位儒生。郅恽年轻时候攻读《韩诗》和《严氏春秋》,外兼天文历数,也就是俗称的星象学。郅恽的第一次劲爆举动,就跟星象有关。

  新朝末期,天下寇贼四起,郅恽某一天仰观天象,发现一个问题:

  “方今镇、岁、荧惑并在汉分翼、轸之域,去而复来,汉必再受命,福归有德。如有顺天发策者,必成大功!”

  简单说就是老天显示:新朝要亡了,大汉要复兴。于是,郅恽找到好友,颍川郡太守逯并,对他说:智者以昌,愚者以亡,如果你不怕担负逆反之名,我愿意帮你成就伊尹的大功业!

  伊尹是助商汤建立商朝的开国元勋,郅恽的意思再直白不过了,老兄,赶紧顺应天时反了吧。

  逯并对郅恽的说法很惊讶,不置可否,也不敢贸然行动,就想给郅恽先任命一个不高的职位,留下来再说。郅恽不干了:你见过吕尚、伊尹这样的大才,靠一个低职位就能留住的吗?我是千里马,你不授予我重任,那就拜拜吧!

image.png

  你猜猜郅恽离开逯并干嘛去了?脑瓜敲碎了你也想不到:人家直接找皇帝王莽去了,而且是劝王莽自觉一点,让出皇位!原话太长,把核心部分概括如下:

  “皇位是有天命的,过去你以天命得天下,如今天命又警示你得把皇位还给刘家,如果你不醒悟,就有窃位之嫌,早晚惹祸上身,何必自找苦吃呢?上天是你爹,臣民是你子,如今你爹和你儿子,都要求你下台!”

  这么火爆的进谏,不是辣椒面,而是火药粉!

  不过你要是知道郅恽的祖师爷是谁,就不会觉得太意外了。郅恽的老师不大清楚,但是他所学《严氏春秋》的开山鼻祖叫严彭祖,严彭祖的老师叫眭弘,《公羊春秋》的大家,汉昭帝时期的博士。

  眭弘因为上林苑枯柳复活,树叶被虫子咬出“公孙病已立”字形,向汉昭帝上疏,您学尧帝禅位吧:

  “汉家尧后,有传国之运。汉帝宜谁差天下,求索贤人,禅以帝位,而退自封百里,如殷、周二王后,以承顺天命。”

  眭弘因为这份奏疏,毫不意外地被砍了头!

  郅恽却运气好到爆棚。都说王莽坏,其实不然,面对郅恽的的玩火自焚,王莽派人劝郅恽,承认自己得了狂病,胡说八道的,就可以饶过他。郅恽一拧脖:你才有病呢!

  这么不要命,王莽没招了,下狱吧,等候处置!等了几个月,郅恽再次鸿运当头,他竟然被王莽赦免了!

  估计眭弘羡慕得直掉眼泪!

  郅恽预测很准,果然新朝很快灭亡了,刘秀建立了东汉政权。建武三年,刘秀的大将傅俊东征扬州,郅恽正好在此,被傅俊征辟为将兵长史,有一定兵权的秘书长。

  别以为刘秀的军队到哪儿秋毫无犯,根本不是那回事,比如傅俊到了扬州后,军纪就很差。郅恽拿着绣花针当棒槌,跟手下的士兵约法五章:不许乘人不备发动攻击;不许趁人之危围困;不许断人肢体;不许裸露别人的躯体;不许奸淫妇女。

image.png

  结果,郅恽很受伤,没人听他的!他只好找到傅俊,一脸严肃地说:你再不管束,恐怕保命都难!必须收治伤者,掩埋死者,抚慰受残害者,表明军队以前干下的恶事不是你本意。

  傅俊听进去了,老老实实地按郅恽的建议做。结果,傅俊发现,从这以后,每到一地几乎不用打,对方就主动投降。

  四年后,傅俊回京,向刘秀汇报工作,特地奏议郅恽之功。没想到,郅恽“狂病发作”,他认为靠军功做官太丢人,竟然扭身回老家了。

  可能是郅恽看到了太多的杀戮,觉得军功都是血淋淋的,不屑于此,也或许刘秀给的职位太低,史话没交代。不过,就凭他这句话,就能把傅俊噎死,他们这帮人哪个不是靠军功发达的?说这话不是往人脸上扔尿布嘛!

  清高狂傲,给郅恽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从此他离“伊尹”越来越远。

  县令听说郅恽回乡,赶紧礼请郅恽担任他的门下掾,这一次,郅恽面对现实,接受了邀请。不过没多久,就又发生了意外事。

  郅恽有个好友叫董之张,病危了,郅恽去看望他。那董子张说不出来话,直勾勾盯着郅恽看,郅恽说:你是不是因为父亲遇害,大仇一直未报而遗憾?我替你报仇去!郅恽说罢起身而去,带着门客跑到仇家砍下人头,拿回来给董子张看,董子张这才安然离世。

  替朋友了心愿,犯下重罪,郅恽自己跑到县衙自首。按汉律,自首可以减免见面罪行,县令想以此放过郅恽,郅恽不顾县令阻拦,自己跑进监狱。害得县令光脚一路追到监狱,以自杀才把郅恽逼出来。

  因为这件事,郅恽丢掉了工作,这一刻,他全然一副侠客的模样!

  几年后,郅恽再度出山,被汝南太守欧阳歙征辟为功曹。功曹负责官员考核,相当于人事部长,比县令门下掾高得多。可惜,郅恽到哪儿都“发病”,这一次,差点把欧阳歙整趴下。

  按照汝南乡俗,欧阳歙举办了一次“飨会”,全郡的官员和乡绅,都要带着酒菜到郡守府上晏饮。当然,不光为喝酒,还要对工作突出的官员嘉奖。

image.png

  飨会快结束时,欧阳歙宣读嘉奖令,当宣读到一个叫繇延的督邮时,郅恽脸变了。正当繇延高高兴兴地,准备接受赏赐时,郅恽推案而起:

  “案延资性贪邪,外方内圆,朋党构奸,罔上害人,所在荒乱,怨怼并作,怨慝并作。明府以恶为善,股肱以直从曲,此既无君,又复无臣。”

  翻译过来就是,繇延这家伙坏事做绝,民怨沸腾,你当太守的居然黑白颠倒,简直是目中无君!

  欧阳歙做梦没想到,自己的部下居然在典礼之上,众目睽睽之下,这么严厉地指责自己。欧阳歙可不是一般人物,他是东汉《尚书》欧阳学派的大旗,欧阳世家连出八博士,学术界的泰斗级大佬,北宋欧阳修就是他的后人。

  欧阳歙被郅恽搞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端着酒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好在有一位郅恽的好友在,帮着左右打圆场,欧阳歙才没有发作,飨会不欢而散。

  结果嘛,郅恽辞职离去。

  过了一段时间的隐居生活,郅恽不甘寂寞,再度出山,被江夏郡举孝廉,出任洛阳上东城门侯。城门侯并非大家想象的一个城门兵,职位不算高,也不低,差不多相当于县令,归城门校尉直管,离“伊尹”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这个岗位上,他又与另一位皇帝,光武帝刘秀杠上了!

  有一天,刘秀外出打猎,浪过头了,半夜才回来,走到上东门,没想到郅恽拒不开门。刘秀以为郅恽没认出自己,让随从冲门缝露个脸让郅恽识别,结果郅恽大大咧咧地说:我的火把照得很远,能看得清。那意思我早看清你是谁了,就是不给你开门!

image.png

  刘秀没招了,也不好攻打啊,只得调转马头,从东中门那里进了城。

  第二天,刘秀就收到一份郅恽的奏疏:陛下您夜以继日地跑到深山打猎,跟野兽玩命,臣很担忧这件事!

  有没有感觉到郅恽有点变了?刘秀有点小感动,赏了郅恽一百匹布,还把倒霉蛋东中门侯给贬了!大概因为这件事,郅恽给刘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年后,刘秀诏郅恽为太子侍讲。

  转了一大圈,二十年过去了,郅恽总算有机会与皇帝面对面,这才有那么一点成为“伊尹”的可能性,只是头发已经花白了。

  不久,朝廷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皇后郭圣通被废,南阳人阴丽华上位。这件事导致很多官员,跟刘秀搞起软对抗,太傅张湛为了拒绝刘秀对他的大司徒(丞相)任命,借口身体不适,不惜当堂尿裤子。

  “狂人”郅恽教授的正是郭圣通的儿子,太子刘彊。就在大家期盼他“狂病”发作之时,郅恽找到刘秀,说了一番话:

  “臣闻夫妇之好,父不能得之于子,况臣能得之于君乎?是臣所不敢言。虽然,愿陛下念其可否之计,无令天下有议社稷而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