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和汉朝同样都削藩过 两者的结果为何大相径庭

  还不知道:明汉削藩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中国历史上有两次著名的削藩,一次发生在西汉时期,西汉王朝的汉景帝削藩,最终朝廷平定了七王之乱,“文景之治”的盛世得以延续;另外一次发生在明朝时期,大明王朝的建文帝削藩,这一次历史却没有重演,造反的藩王朱棣最后不仅做了皇帝,还开创了一代盛世。同是削藩,为何两次的结果却大相径庭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搞明白以下两点:一,王朝的开创者为何喜欢封藩王,而后世之君却要削藩?二,朝廷为削藩都做了哪些准备。

image.png

  我们先说汉朝:

  汉朝立国之初采取了郡国并行制度,这是将周秦两朝的分封制与郡县制的结合。刘邦分封的王国为两种,一种是异姓王,这些王很多是刘邦革秦朝的命,以及跟项羽争天下时候,顺势拉拢或被迫加封的,后来一个个都被刘邦收拾干净了;还有一种是同姓王,刘邦在收拾完异姓王后,觉得外人始终没有自己人可靠,就在原异姓王领土的基础上,一共新封了九个刘氏诸侯王。

image.png

  刘邦希望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巩固与加强刘氏王权。在汉朝立国初年,刘邦分封的刘氏诸侯王的确起到了作用。刘邦死后,他老婆吕后专权,废立了两个小皇帝,甚至违背刘邦的“非刘姓不王”原则,大肆分封诸吕为王。在吕后死后,诸吕甚至准备聚兵造反,夺占刘氏江山,若不是山东的齐王刘襄举兵,与陈平周勃等人里应外合,平灭诸吕,天下归属真的有可能易手。

  诸吕之乱后,刘邦的少子,本为地方藩王的代王刘恒,被大臣们扶立为皇帝。刘恒成为了摘桃者,这件事本身就给其他的刘氏藩王们开了先例——只要机会允许,从称霸地方到入主中央也不是不可能。很快汉文帝一朝,一部分藩王们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文帝的侄子刘兴居与亲弟弟淮南王刘长先后叛乱。在镇压这两次叛乱之后,汉文帝并未对日渐坐大的诸侯王们采取有效行动,直到十多年后,他才开始部分落实,由贾谊提出的《治安策》里面的“众建诸侯王而少其力”策略。最大的诸侯国,也是怨气最大的齐国,被一分为六,但是他又把已经除国的淮南国恢复,并分给了那个造反的弟弟刘长家的三个儿子。终汉文帝一朝,大多数诸侯王们的实力不但没有受损,反而更加壮大。这导致了汉文帝的儿子,汉景帝即位之后,解决诸侯国的问题变得更为棘手。

image.png

  公元前154年,汉景帝三年,皇帝决定采纳御史大夫晁错的《削藩策》,削弱高祖刘邦留下的同姓诸侯王。汉景帝的堂叔,吴王刘濞当年正月,正式起兵造反。

  吴王刘濞造反,大的方面是因为中央朝廷不断的削藩举动威胁他的利益,私人方面,是因为他与新即位的汉景帝有私仇,汉景帝还在做太子的时候,跟来皇宫拜访的吴王太子刘贤打架,失手把人家给打死了。新仇加旧恨,不反真不行。并且在造反之前,他还跑去撺掇其他诸侯王跟他一起造反。平定诸吕作乱的时候,齐王刘襄和他的兄弟们出力很大,结果却让代王,也就是后来的汉文帝刘恒捡了便宜,当了皇帝。刘恒上位之后,刘襄的弟弟刘兴居气不过,很快就反了,但是被汉文帝镇压。后来汉文帝还把齐国一分为六,这样,刘襄及其兄弟的那一支系刘氏诸侯王们,对中央的怨气越来越重。刘濞跑来一合计,齐王刘襄及其兄弟所属的那一支系诸侯国,一下子跳出来四个加入了叛乱,另外两个王国,赵国楚国因为不满汉景帝削弱他们封地,被吴王一游说,也答应会跟着反了。

image.png

  刘濞将属国之内14岁以上,60岁以下的全部编行入伍。西汉立国之初,延续了秦朝的征兵制度,即所有适龄男子,十多岁到六十岁之间,不分郡国,都有当兵的义务。所以刘濞的军队倒也不完全是乌合之众,受过军事训练,拥有战斗力的在多数。并且刘濞应该早就有造反的打算,镇守吴地40多年,跟战国四公子一般,很注意收留培养门客死士为他效命。因为境内拥有铜山盐场,吴王富甲天下,造反之前,又花钱在南方闽越一带招募了大量少数民族入伍。这样所有军队加起来,吴王一共兴兵20余万人。加上楚王刘戊的十多万军队,刘濞手里有了30余万大军跟汉景帝叫板。

  北方的赵王与山东四个诸侯王也一并造反之后,从南到北,本应从三个方向上产生针对西汉朝廷的进攻行动。但实际上,却只有吴楚军队在进攻,赵王按兵不动,等待着匈奴人允诺的援兵。而山东四国跑去围攻齐国去了,说好的自家兄弟一起造反,齐国却临阵变卦了。

image.png

  吴楚军队的战略进攻意图是,向北进入中原地带,然后西向攻占沿途每一个效忠西汉朝廷的郡国,一直打到荥阳,再攻下洛阳,再西向攻克函谷关,最后到达长安城下。这种战略一看就行不通,难度非常大,沿途全是硬骨头。吴楚军队西向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是汉景帝的亲弟弟梁王刘武。在当时的诸侯国里面,梁国国力丝毫不输给吴楚这些大国,再加上,人家梁王是汉景帝的亲弟弟,胳膊肘不可能往外拐。这样,甭说是沿途所有郡国了,排第一个的梁国,刘濞他们就啃不下来。

  刘濞手下倒也不是没有明白人,有个叫田禄伯的,建议刘濞给他一部分军队,让他带领,绕开西汉朝廷重兵布防的中原地区,从南方沿着淮水、汉水进军,一直到达陕西南部的武关,突然出现在长安城的南部。这几乎就是要翻版汉高祖刘邦攻打秦都咸阳的进攻路线。刘濞的儿子在他耳边吹风,这小子是不是想学高祖啊,野心不小啊。刘濞一想也是,果断拒绝了。还有一个桓姓的小将,建议刘濞兵贵神速,不应该在梁国重兵防守的城市前浪费时间与兵力,而应该绕开它们,迅速进占洛阳,夺取武库与粮仓,这样,长安也就唾手可得了。但是自恃兵强马壮的刘濞,在一帮保守老将规劝下,还是拒绝了这个建议。

  吴楚七国之乱起后,因为叛乱策源地有三个,北方的赵国,山东的四个诸侯国,和东南的吴楚两国,汉景帝这边的布置是这样的:以郦寄领兵进攻赵国,以栾布率军进攻山东,而对付声势最为浩大的吴楚叛军,则是由太尉周亚夫亲自率领。在整个七国之乱中,赵国和山东四国几乎都是在扮演打酱油的角色,在战略上,不能给南方的吴楚叛军主力策应,在在战役战术上,赵国按兵不动,而山东四国连个临淄城都打不下来。这样,只要解决好吴楚叛军主力,那么这次叛乱就可以镇压下去了。

  周亚夫的战略布置非常高明,并且相比于他的对手刘濞,周亚夫很注重听取别人意见。周亚夫的战略核心是一个拖字诀,他建议汉景帝,不应该立即进攻叛军,而应该用梁国拖住吴楚叛军,以牵制敌军,并挫其锐气。并且周亚夫听取了谋士赵涉意见,改变行军路线,没有走函谷关到洛阳再到荥阳的传统行军方法,而是从陕西南部的蓝田到武关,再向北走到洛阳。以洛阳的粮仓与武库为坚实基础,周亚夫更可以贯彻他的拖字诀。等出了洛阳的东大门荥阳,周亚夫率军驻防到了吴楚叛军猛攻的梁国的东北方向上,一座名为昌邑的城市,并且立刻抢修城防工事。昌邑城与梁国都城睢阳遂成犄角之势,吴楚叛军北方侧翼面临被包抄的威胁。

image.png

  刘濞的吴楚叛军越发猛攻梁国都睢阳,刘濞试图采用围魏救赵的办法,逼迫周亚夫的朝廷平叛主力与他决战。但是周亚夫不为所动,即便是梁王甚至最后汉景帝亲自下令他救援梁国。周亚夫在途经洛阳、荥阳之时,已经留兵固守,因此即便梁国被攻下,吴楚叛军照样进入不了关中。等到吴楚叛军久攻梁国不下,全军疲敝之际,周亚夫派遣弓高候率领轻骑兵,迂回到了吴楚叛军后方,抢占了淮泗渡口,切断了吴楚军队的粮道。吴楚军队庞大,粮草军械消耗压力也非常巨大,因此迫切希望能够与朝庭军队速战速决。周亚夫一个拖字诀贯彻到底,还是坚守不出。刘濞的军队在最后一次进攻周亚夫据守的壁垒不下之后,被迫撤军。盛气而来,疲敝而归。周亚夫立刻穷追猛打,吴楚军队全线崩溃。

  而北方战线,汉将栾布轻而易举的就打败了山东叛乱的四个小国,并且回军北上,与郦寄合兵一处,攻下赵国。至此,从公元前194年正月开始,到这年的3月,七国之乱就被镇压下来。

  汉景帝趁着战胜之威,开始全面执行贾谊的“众建诸侯王而少其力。”到汉武帝执政,继承乃父遗志,更是推陈出新以“推恩令”“酎金夺爵”的方式,解决了困扰西汉半个多世纪的同姓诸侯王割据坐大的问题。

image.png

  西汉朝廷花了三代人时间,才终于解决了藩王割据问题。不过因为宗室势力受到打压,这使得外姓权臣们获得了更多接触最高权力的机会。就如同春秋时期,晋国打压宗室,而重用外姓大臣,最后权力被晋国六卿架空,最后更是被赵魏韩三家分晋。到了西汉末年,外戚王莽篡汉之时,再也没有像诸吕作乱之时,类似齐王刘襄那样的强势诸侯王出来阻挠了。

  接下来再看看明朝:

  分封宗室子弟作为藩王来屏蔽护卫中央的做法,不得不说,就像运动员吃兴奋剂一样,明知道有害,却总是自信自己会跟别人不一样。虽然有西汉王朝的前车之鉴,但自信的朱元璋还是一口气分封了25个藩王。

  朱元璋分封的藩王与刘邦当时分封的藩王还有许多不同,那就是,刘邦分封的王国,中央朝廷会派遣一名丞相,最起码在一定程度上还可以管理这个王国,而朱元璋分封的藩国,藩王们可以自己决定领内大小官员的任命,独立王国性质非常浓厚。甚至藩王们都拥有私人护卫军团,这其中边镇九王,因为要防备北元,军事实力更为强大。而边镇九王里面,又以燕王朱棣、宁王朱权的军力为盛。朱棣拥有精兵10万,朱权拥有精兵8万,更加上归他调度的朵颜三卫精锐蒙古铁骑。如果说西汉的藩王们还需要半个多世纪的时间,休养生息,才形成尾大不掉的态势,那么明朝的藩王们在分封之初就形成了威胁中央统治的格局。

image.png

  朱元璋分封藩王势力图

  朱元璋活着的时候,有个大臣叶伯巨提醒他,大封藩王,小心西汉的“七国之乱”与西晋的“八王之乱”重演,但是自信的朱元璋直接砍了叶伯巨脑袋。

  朱元璋的继位者是他的长孙朱允炆。朱允炆很悲剧,如果他父亲,朱元璋的长子,太子朱标没有早逝,或许在削藩的问题上,拥有强大个人魅力与能力的朱标会扮演类似汉文帝的角色,并为朱允炆的继续削藩打下基础。但是历史没有假设,刚刚即位的朱允炆,不仅在辈分上是割据各地藩王们的侄子,在处理军政大事上,也比不上他那些叔叔们经验老道。

  在兵部尚书齐泰、太常卿黄子澄的建议下,朱允炆一即位就仓促开始了削藩举动。尽管仓促,但是朱允炆的朝廷相比各地藩王,最初是拥有压倒性优势的。公元1399年,建文元年之前,周、齐、湘、代、岷,五位亲王都被削掉,而藩王中最为强大的燕王,也被软禁在燕王府。

image.png

  被软禁的朱棣被迫装疯

  燕王朱棣的造反相比于西汉时期的刘濞,是有很大不同的。刘濞在领内兴兵达到20多万。而燕王朱棣最初是被朱允炆软禁在王府之内的。1399年7月,他以将军张玉偷偷埋伏在王府内的八百死士起家,迅速抢占了被朱允炆控制的北平城,并在朱允炆的南京朝廷来得及应对之前,花了数天时间就将整个北京地区控制下来,毕竟是自己坐镇多年的地方,朱棣在控制北京地区之后,迅速组织起一支数万人的军队,而且扯起了所谓靖国难,清君侧的大旗。

  当年七月,朱允炆的明朝政府组织起一支13万人的军队,兵分五路攻向北方。拜朱元璋所赐,明朝中央朝廷里面已经没有了精于战事的将领,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从朱元璋屠刀中活下来的六十五岁老将耿炳文,成为这支军队的统帅。8月12日到8月底,双方在河北真定发生激战。朱棣最先突破雄县,全歼耿炳文的南军的先头部队。接着又在滹沱河北岸大败南军主力。耿炳文逃入真定城中,朱棣军攻城三日不克,被迫还师北平。

  耿炳文虽然初战失利,但是对付久经沙场的燕王朱棣,还非得他这样的老将不行。因为耿炳文虽不善进攻,却精于防守(这也是他能从朱元璋手下活下来的原因),如果采取和汉朝周亚夫一样的拖字诀战略,朱棣被拖垮是早晚的事儿。然而朱允炆却因真定之战的失败,将耿炳文撤职。

image.png

  耿炳文虽然兵败,但立足防守,朱棣攻城三日不克

  九月份,在黄子澄的推荐下,曹国李文忠之子李景隆代替耿炳文,成为对燕军作战的大将军。这个纨绔子弟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以惊人的愚蠢,葬送掉朱元璋留给孙子的百万精锐明军。

  在李景隆率领的50万军队从南向北攻击北京的时候。忠于皇帝的辽王军队,西向进攻北平的东门户,永平,即今天的秦皇岛,也即山海关所在处。为避免受到南北两面的合围,朱棣决定先发制人,发挥内线作战优势。他留给儿子朱高炽足够的军队守卫大本营北平城,并亲自率领大军去解永平之围。朱棣告诫儿子只能坚守城池,不能出战。这样可以将李景隆的优势兵力拖在北平坚城之下,并为他解永平之围争取足够时间。

image.png

  如果李景隆拥有那么一丁点的战略意识,此时,他就应当将他优势的50万大军一分为二,一部分围困北平城,一部分绕开北平城,前去追击朱棣东去解围的军队。这样就可以与辽东军合作,前后夹击,在消灭了朱棣的主力军队后,北平城自然也可以不战而降。但是这个纨绔子弟,愣是将所有的军队都用在了围攻北平城上。而且因为军队数量庞大,李景隆又缺乏足够的组织协调能力,攻城一个多月,竟然毫无效果。甚至好几次明明有攻破城墙的机会,李景隆妒贤嫉能,贪图战功,愣生生的将战机错过。十月中旬后,北平地区的冬天早早到来,守城的朱高炽命令守城将士晚上以水泼洒城墙,这样到了白天,城墙上就会结起厚厚的一层冰,城墙也会变得又滑又硬,明军的攻城塔具与云梯根本无法附到城墙上,攻城进程被迫停滞。在明军围攻北平城不下之时,朱棣这边已经解了永平围城,辽东军畏惧朱棣,干脆躲到山海关,坚守不出了。而朱棣这边,在得到了李景隆,将所有兵力部署在北平城下,还久攻不下的消息之后,决定暂不回师救援北平,而是径直向帝国东北重镇的大宁攻去。朱棣造反成气候之后,明惠帝曾试图将大宁的宁王朱权召回南京,以防他与燕王朱棣勾结,但是没有成功。朱棣以武力压迫,兼以兄弟情谊打动,而宁王则半推半就,最终,宁王的部队以及他所属的朵颜三卫蒙古精锐骑兵,都加入了朱棣阵营。话说当时朱棣以事成之后,拥立朱权为皇帝来拉拢,但后来却自己做了皇帝,还把朱权的藩地从内蒙的大宁迁移内陆腹地的江西南昌。宁王朱权家的人一直不服,直到明武宗朱厚照年间,第四代宁王朱宸濠,发动了又一次藩王叛乱。

  合并宁王军队以后,朱棣开始回师北平城。11月5日,朱棣到达北平城外围,并在蒙古骑兵帮助下,打败李景隆派来的先头阻击部队。接着在郑村坝战场,拥有蒙古骑兵帮助的燕军,以步兵从中间突破,蒙古铁骑从两翼包抄的打法,将客场作战的50万明军逼到了北平城下,而城内的燕军趁机出动,成功将李景隆率领的明军合围歼灭。燕军乘胜扩大战果,河北南部一带的州县纷纷投降了朱棣。

  到来年的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又是在黄子澄的建议下,建文帝以惊人的愚蠢继续任用败逃回来的李景隆为统帅,在开春四月率领新集结的60万明军,北上攻击朱棣。

  在白沟河,今天的河北雄县,两支军队遭遇。明军慑于燕军铁骑的机动性,以营垒连接,稳步推进,并且用优势兵力将燕军包围。这时候,李景隆组织协调能力严重不足的短板再次出现,合围的明军并没有同步行动。燕军不仅得以突围,并重新组织反攻,更趁着所有的明军都在前线,后方营垒兵寨空虚,以轻骑兵,用火大肆焚烧明军后方营寨。火势随着大风蔓延,明军的军资损失惨重。更为惨重的是,所有明军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燕军轻骑趁着火势,从后方攻击明军,加上朱棣组织的燕军正面反攻,李景隆率领的明军再次全线崩溃,这一役,明军损失了十万余人。剩余明军退往山东德州,燕军乘势攻克德州,又歼灭十余万明军。燕军在山东的攻势,终于在都督盛庸和山东布政使铁铉严防死守的济南,被阻遏住。朱棣围攻济南城三个月,最终无功而返。

image.png

  李景隆终于被朱允炆罢免,守济南城有功的盛庸成为新的平燕军队统帅。盛庸在是年十月,从山东提兵北上,但在河北沧州受挫,被迫退回山东,并在东昌,即今天的山东聊城布防,严阵以待。

image.png

  当年12月,朱棣进抵东昌。燕军与明军爆发东昌大战。朱棣由于屡战屡胜,开始骄傲轻敌。面对盛庸列阵以待的明军,朱棣还是像以前一样,亲自率领重骑兵部队,猛攻敌军侧翼,并试图在冲破敌军侧翼之后,再绕到敌军后面包抄。但是深谙朱棣打法的盛庸,专门准备了装备有长枪的重装步兵对付燕军的骑兵。朱棣在攻击盛庸的右翼失利之后,转而试图攻击敌人薄弱的中部,但是这却是盛庸故意设下的圈套,以虚弱的中路吸引朱棣的主力进攻,而得到加强的两翼趁机合围包抄。朱棣本人与他率领的军队很快就要被合围歼灭,多亏部将张玉领兵支援,并拼命护卫,朱棣才能突出重围,并顺利逃脱。

  东昌大败之后,朱棣开始痛定思痛,再也不敢轻视南军了。从建文三年正月开始,燕军恢复了进攻态势,并频繁的在河北到山东,漫长的战线上运动。由于朱允炆的中央政府拥有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燕军必须发挥内线作战的优势,频繁发动进攻,迫使各路南军处于守势,并放缓北进步伐。这样,燕军一方面可以保证自己后方足够的战略纵深,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阻滞南军集结成群,并发动新的攻势。建文三年,公元1401年,整整一年,燕军与朱允炆的南军,在河北道山东的战线上,反复进行着拉锯战,虽然朱棣在夹河之战中打败盛庸,报了东昌战败之耻,但是南北战局事实上进入对峙状态。

  直到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朱棣在南京的探子回报消息,由于大部分兵力都在河北山东前线,建文帝所在的南京几乎是一座空城。在姚广孝的建议下,一直试图改变战局现况的朱棣决定直捣黄龙,绕开南军重兵防守的山东,径直进攻南京。燕军进攻神速,在当年四月就进入安徽境内。建文帝朱允炆匆忙调遣山东明军南下追袭朱棣的燕军,双方在今天安徽灵璧的齐眉山遭遇。

  燕军为保证南下途中,后方安全,主动发起了进攻,并成功攻克明军防守的要塞娄子镇。燕军乘势追击突围的明军,但却中了增援明军的埋伏,并陷入苦战。就在关键时刻,朱允炆非常不合时宜的愚蠢,又一次拯救了朱棣和他的军队。朱允炆的一道圣旨突然到来战场,调魏国公徐祖辉的军队回防南京。其他各路明军就眼睁睁看着徐祖辉的军队离开战场,留他们跟燕军死战。由于徐祖辉的离开,齐眉山战场的形势立刻发生巨变,燕军成功反败为胜,并且这一战,成功俘虏了明军数百名高级将领,朱允炆的南军即便还有兵,但再也找不到将领来统帅了。

image.png

  没有后顾之忧的朱棣,很快率军突破淮河防线,跟着攻下扬州、高邮、南通、泰州等要地,并在瓜洲强渡长江,南京东大门的镇江守将不战而降。当年6月13日,朱棣进抵南京城下。大势已去的建文帝火烧皇宫,后来不知所终,整个靖难之役中,他一再告诫自己军队们的将领,不得在战场上伤害他的叔父,然而一味的容忍纵容,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兵临城下。造反逆袭成功的朱棣,成功登基,并成为后来的明朝永乐皇帝。

  汉朝的刘濞与明朝的朱棣,同为叛上作乱的地方藩王,并且刘濞叛乱时,手上拥有30万大军,还有一帮藩国跟着响应,而朱棣起家拥有的才不过八百死士,并且除了胁迫利诱宁王加入外,几乎是孤军奋战,但是俩人最终却一个成了刀下鬼,一个逆袭当了皇帝。真是,时也命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