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开国将军岑彭是如何在黎丘之战中取胜的?
趣历史 2020-09-14 15:40:31 朱祐 岑彭 冯异

  很多人都不了解黎丘之战,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黎丘之战是东汉开国战争中,最经典的战役之一,也是开国名将岑彭最漂亮的战役之一。岑彭为人善谋,善于打硬仗,性格沉稳,可是黎丘之战却一反常态,玩了一把心惊肉跳的豪赌。

image.png

  刘秀亲征,平定邓奉叛乱,收复南阳后,将目光瞄向了南郡。南郡盘踞着一个大军阀——秦丰。秦丰是王莽新朝时期一名小官吏,乘天下大乱之际,他也跟着“赶时髦”起兵造反,割据南郡,并借由地缘优势逐步做大,建都黎丘,自称楚黎王。

  刘秀曾经多次试图拉拢秦丰,结果被秦丰回信一顿羞辱。和平无望,只能靠武力,刘秀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岑彭。

  岑彭原本是新朝时期一名文官,没想到时势造英雄,战乱年代,居然把他改造成了一名出色的军事家,黎丘之战就是其代表作之一。

  我们先看一下地图:由西向东绵延不绝的山脉,把一大片平原地区分割成南北两块,北面就是刘秀刚刚平定的南阳郡,南面就是南郡。

  在南阳郡和南郡的分界线处,有一座城池叫“襄阳”,扼守着从南阳突入南郡的狭小山道。汉水从汉中一路蜿蜒而来,流经南阳,经由襄阳,进入南郡。

  黎丘就在离襄阳不到四十公里的山口,毗邻今天的宜城市。

  很显然,岑彭要想攻克南郡,襄阳是他绕不过去的钉子。襄阳扼守水陆两路交汇点,是古代战争的咽喉要道。这就是从古至今,襄阳这个地方总是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原因。

  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冲,秦丰当然视之如命,他在襄阳北面的邓城,布置了重兵,与襄阳形成掎角之势。两条恶犬,把守着狭窄的山口,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岑彭围着襄阳和邓城,一连几个月毫无进展。就在岑彭一筹莫展之时,刘秀的圣旨到了,他把岑彭一顿臭骂:这就么屁大点事都搞不定?

image.png

  刘秀是战神级的皇帝,论武力值,他要比所有的将军们都高出一截,通常将军们搞不定的时候,刘秀就亲自出马。这种状况让刘秀这个皇帝当得很累,发点脾气也很正常。

  不过刘秀有点低估了岑彭,岑彭此人善谋,他每次打大仗之前的准备期非常长,比如攻打公孙述之前,足足准备两三年。硬碰硬从来不是岑彭的风格,此刻他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方案,很可能为了减少风险,他在思考预案。

  既然皇帝等不及了,岑彭也不做解释,立刻投入行动,黎丘之战拉开帷幕。

  01声东击西

  岑彭发布了第一道命令:全军准备,三天后夜半行动,目标山都城!

  命令发布后,全军上下一片忙碌,突然有人来报告:大事不好,有俘虏逃跑了,可能要泄露我们的行动计划。岑彭一听狡黠地笑了,原来这是他故意放松看管,让俘虏帮他把消息带出去,因为进攻山都只是一个幌子。

  秦丰得到消息大吃一惊。山都位于汉水上游,顺汉水一路向下直达襄阳,一路支流通往邓城。假如汉军攻取山都,顺流而下,与正面的汉军,对邓城形成夹击,邓城很难守住。当年白起伐楚,用的就是这一招。

  秦丰立刻抽掉襄阳和邓城大军,星夜开拔,增援山都。大军抵达山都,秦丰等到花都谢了,也没等到岑彭,却传来一条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消息:汉军攻克了阿头山。

  原来岑彭虚晃一枪,大军悄悄渡过汉水,拔掉了襄阳西边的一个小据点阿头山。

  阿头山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森林茂密。这地方相对于襄阳,太不值一提了,因为是山路,大军无法通过,打下来也没用,所以秦丰在那里仅仅留了百十人的守军。

  阿头山毗邻襄阳,只要秦丰一个反扑,岑彭根本守不住,所以秦丰一点不慌张。

  02黑虎掏心

  就在秦丰回军的途中,又一条让他惊魂的消息传来:汉军居然通过了阿头山,直奔黎丘而去!

  原来阿头山根本不是岑彭的目标,拔下据点后,全军当起了伐木工,一夜之间开凿出了一条山路。大军弃了阿头山,直奔秦丰的老巢黎丘而去。

  岑彭的这个决定,让秦丰目瞪口呆,估计除了岑彭,每个人的脑子里都蹦出俩字——找死!置身后的敌军不顾,反而直接跳到敌人的心脏地带翻跟头,你以为自己是孙悟空?

  只要秦丰回军,岑彭立刻会陷入秦丰的包围圈,汉军不光没有增援,连粮草供应的路也被断绝。秦丰只要用最笨的办法,围而不攻,汉军基本上就完蛋了。

  我们这么想有点瞎操心,因为这些问题早在岑彭的脑子里盘算了很久。

image.png

  当秦丰急匆匆赶回黎丘时,才暗暗叫苦,岑彭算计得太精确了!原来汉军急行军抵达黎丘附近时,并没有急于攻城,而是占据了有利地形,全军扎营修整,静等秦丰援军的到来。当秦丰的大军一路急行军落入岑彭的包围圈时,精神饱满的汉军,对疲惫之师发起猛攻。

  这一仗,秦丰输得太惨了,主力丧尽的他,率领残部逃进城中,岑彭乘势兵围黎丘。

  这招黑虎掏心之术,一般人根本想不到,即便想到了也不敢去做,即便做了,也很难把时间节点等细节,安排得如此天衣无缝。

  失去重兵的襄阳城,轻松落入汉军手中,战火烧到了南郡的政治中心地带。

  03围点打援

  突破襄阳防线只是岑彭的第一步,汉军充其量撕开了口子,南郡地域广阔,南边的援军很快就来增援秦丰,岑彭能顶得住吗?

  果不其然,秦丰的两个女婿赶来增援。大女婿叫延岑,是那个年代最出名的“搅屎棍”,他像打不死的小强,流窜作案半拉中国。二女婿叫田戎,长期盘踞夷陵一带,树大根深

  假如事态按沙盘推演,秦丰翻盘的可能性很大,然而让秦丰绝望的事不断发生。首先宜城守军主将,兼秦丰的丞相赵京,率先投降了岑彭。

  紧接着,流窜犯延岑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放了老丈人的鸽子。

  再后来“扫地大将军”田戎,又与大舅子辛臣反目,辛臣率军投降汉军,田戎被逼得独自流亡蜀地,投降了公孙述。

  两年间,秦丰先后被岑彭斩首九万,最后仅剩下几千人,而汉军则越打人越多。面对“死驴”秦丰,岑彭干脆留朱祐负责收尾,自己率军继续向南推进,完成对南郡大扫除工作。

  好玩的是,秦丰居然再次拒绝投降,还辱骂刘秀。半年后,脑子进了大粪的“鸭子嘴”秦丰终于怂了,带着全家肉袒请降。刘秀也不客气,下令将秦丰就地处决,并夷灭三族。

  黎丘之战结束了,回望整个战斗过程,岑彭的黑虎掏心之术,实在太悬了!可以说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赢得太心惊肉跳了。

  如果我们仅仅把黎丘之战,看作是军事上的胜利,也太小看岑彭了。绕过襄阳,直奔黎丘,从军事上来说,不是难题,真正的难题是,汉军如何面对围攻,能轻而易举扭转局势。我认为,这才是岑彭长时间思考,几个月不采取行动的原因。

image.png

  那么,岑彭到底在想什么呢?

  他在算政治账,思考汉军围攻黎丘后,秦丰阵营的变化。岑彭的胆气来自于一点:秦丰内部其实不堪一击,只要形成泰山压顶之势,其内部势力瓦解的可能性很大。

  其一,秦丰不是豪门士族,政治势力薄弱

  东汉初年的战争,有实力左右天下形势的是豪门士族阶级,刘秀的政治基础就是这个集团,能与刘秀扳手腕的,也是这几大集团,比如刘玄、隗嚣、公孙述、刘永等。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家族势力非常雄厚,与当地的各大豪族势力关系紧密,获得多数家族私家武装的支持。秦丰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从史书的描述看,秦丰也就是个寒门士族阶级,根本没有政治势力的拥护。

  其二,秦丰核心势力不可靠,很容易破溃

  豪门士族集团不拥护,秦丰独辟蹊径,依靠女婿,这一招叫作“依靠草鞋戳伤脚”。

  延岑就是头养不熟的狼,他一心想着自己当老大,投靠秦丰实在是迫不得已的权宜之计,秦丰看走了眼。再说延岑也不是南郡人,同样没有根基。

  田戎有实力,可惜范围在夷陵,对秦丰也不专心。如果不是辛臣捣鬼,田戎抢在辛臣前面就投降汉军了。

  至于赵京等人,他所代表的当地士族集团,更不是秦丰依靠的力量,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就卖了秦丰。

  其三,黎丘做都城,是秦丰永远的伤痛

image.png

  搞不清楚秦丰占据南郡,为何却把都城设在边境,有人说这是秦丰企图北伐的雄心壮志。我认为很可能是,秦丰搞不定南边的士族集团,黎丘对他来说更可靠。

  这个政治考量,让秦丰在防守时吃尽了苦头。岑彭不费力,一夜就从阿头山抵达黎丘,还有时间从容地给秦丰挖坑。另外,南边的人马支援,无形中也增加了难度。

  以上三点政治账,恐怕是岑彭反复盘算的内容,只有吃准了这一点,他的黑虎掏心才有意义,否则不光掏不别人的心,反而容易被人包饺子。

  由此可见,黎丘之战从军事上来说,确实是一场豪赌,岑彭以出其不意的方式,赢得了这场战争。可是从政治上看,岑彭已经手拿把掐,他算准了大军压境之下,秦丰内部必然崩溃的局面。从这个角度讲,黎丘之战不算堵,岑彭早就胜算在握。

  有人认为,岑彭才是东汉开国第一名将,此言诚不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