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之战曹操占领荆州后为何没有趁势鲸吞江东?
2022-06-28 11:24:50 来莺儿 赵充国 窦妙 班婕妤

  三国这段历史,是东汉末年的延续,也是西晋时代的先声。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这篇文章,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建安十三年(208年)七月,曹操亲率20万大军南征荆州。八月,刘表病死,其子刘琮接任荆州牧。九月,曹操大军进至新野,刘琮以为无法抵挡,举荆州之众投降曹操。屯驻在樊城的刘备得知消息后想进占江陵,被曹操率骑兵在当阳击溃,刘备逃至夏口。

image.png

  曹操在江陵休整军队,大赏荆州投降的文臣武将,任命刘琮为青州刺史,封为列侯,连同蒯越等人,被封为侯爵的一共有十五人。应该说,如此顺利的拿下荆州,是让曹操喜出望外的,毕竟荆州富庶带甲十万,刘琮不战而降让原本准备用几个月时间拿下荆州的曹军一举成功。

  所以曹操想乘势一举鲸吞江东,但此时贾诩提出了反对意见:

  诩谏曰:"明公昔破袁氏,今收汉南,威名远著,军势既大;若乘旧楚之饶,以飨吏士,抚安百姓,使安土乐业,则可不劳众而江东稽服矣。"

  贾诩的意思是,放眼天下最强盛的袁绍、刘表已经全部拿下,我们已经是最强大的了。假如凭借荆州的富饶之地犒劳官员士兵,安抚百姓,使他们安居乐业,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不用兴师动众使江东臣服。

  给《三国志》作注的裴松之认为贾诩的建议非常不合时宜:

  臣松之以为诩之此谋,未合当时之宜。于时韩、马之徒尚狼顾关右,魏武不得安坐郢都以为怀吴会,亦已明矣。彼荆州者,孙、刘之所必争也。荆人服刘主之雄姿,惮孙权之武略,为日既久,诚非曹氏诸将所能抗御。故曹仁守江陵,败不旋踵,何抚安之得行,稽服之可期?……世咸谓刘计为是,即愈见贾言之非也。

  裴松之认为,当时韩遂、马超割据关中,是曹操的后顾之忧,曹操不可能长时间坐镇荆州。而荆州士人百姓敬服刘备雄才,害怕江东的侵略,孙、刘不是曹魏诸将所能抵御的,日后曹仁守不住江陵就是最好的明证,因此想靠安抚百姓,让江东稽服没那么容易。

  曹操、贾诩到底谁对谁错呢?

  曹操的抉择其实没有错。刘琮投降以后,荆州落入曹操之手,以当时曹操的视角来看,放眼天下,能够阻碍曹操统一天下的只剩下孙权、刘备了。西凉韩遂马超无进取之志,益州刘璋看到曹操拿下荆州早已吓破了胆,刘备已经在当阳被击溃。

image.png

  所以曹操才会给孙权写了那封著名的信:“今治水军八十万,方与将军会猎于吴。”孙权当时在北方其实没什么名声,而且曹操军中普遍乐观地认为,孙权一定会和刘琮一样束手就擒,而且会杀了刘备。

  《程昱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论者以为孙权必杀备,昱料之曰:“孙权新在位,未为海内所惮。曹公无敌於天下,初举荆州,威震江表,权虽有谋,不能独当也。刘备有英名,关羽张飞皆万人敌也,权必资之以御我。难解势分,备资以成,又不可得而杀也。”

  程昱和贾诩一样,是比较清醒的,没有被顺利拿下荆州的喜悦冲昏头脑,他料到了孙权肯定会和刘备联合,一起抵御曹操。尽管程昱、贾诩都对曹操顺江东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但曹操还是决定不放过这个战机。因为不论怎么说,曹操的实力要远远强于孙权、刘备,即使他们真的联合又怎么样呢?

  贾诩的劝谏像个迷。我始终认为,贾诩是三国最能看清大势的人,不论是对自己、对东汉朝廷、对曹操、曹丕等每个人,贾诩似乎总是能够把握的特别准。单独看贾诩的劝谏,安抚百姓孙权就会主动投降?我是不信的,而且还有刘备在那呢,不知道贾诩的信心来自何处。

  但你不得不服的是,事实证明贾诩的建议是正确的,曹操率大军顺江东下,遭遇了赤壁之败,自此之后,终曹操一生,也再没能越过长江。曹丕称帝后曾问计于贾诩,想统一天下,先灭吴还是先灭蜀,贾诩的意见是谁也不能打,你曹丕谁也打不过,不如先治理好国家再动武。曹丕不听,果然无功而返。

  纵观贾诩一生,他所献计、画策往往都非常简单。尤其是他和曹操对话,两个聪明人之间,似乎不需要说的太明白。比如曹操征关中,关于如何对付马超、韩遂,贾诩只说了四个字“离之而已”,曹操回复更简单“解”。立嗣问题,曹操问贾诩,贾诩只说了一句话“我在想袁绍、刘表父子的事情啊”,曹操马上确定曹丕为太子。

  所以我感觉,这次贾诩给曹操的劝谏,看上去让人有些疑惑,但曹操、贾诩两个人绝对是心领神会的,只是我们外人看不太懂。贾诩绝不会和曹操说,你休养生息、安抚百姓,孙权就会主动归附,所以贾诩的劝谏更像一个谜。

  裴松之对贾诩有偏见。最后来说一下,裴松之虽然是一个优秀的史学家,但他也有自己的好恶,他对贾诩有很深的偏见。《三国志·贾诩传》裴松之有三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是比较少见的。

image.png

  第一处,就是贾诩被称为“毒士”或者“文和乱武”的根源。当年王允、吕布杀了董卓,正是贾诩煽动李傕、郭汜等人反攻长安,导致了很大的祸乱。对此裴松之认为,贾诩的罪过大了去了,自古至今都没有这么大的罪过(自古兆乱,未有如此之甚)。

  第二处,就是本文所讨论的,关于贾诩劝谏曹操发动赤壁之战的事情了。其实人一旦有了偏见,就很难客观的评价,裴松之有点纯粹是为了反对贾诩,而批评他的意见了。而没有深究贾诩到底是什么意思,让我们后世也搞不太懂。

  第三处,是《贾诩传》最后,裴松之直接提出贾诩不配合荀彧荀攸合并立传。且攸、诩之为人,其犹夜光之与蒸烛乎!这还是在说贾诩品德不行,为人太差,根本没法和荀攸相提并论。

  个人认为,贾诩劝李傕、郭汜反攻长安,其实就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保命之计”而已。东汉朝廷已经陷入混乱,不是贾诩一个人的错,汉灵帝、董卓、何进、袁绍、曹操等都是搞乱朝廷的始作俑者,贾诩背不了这么大的锅。

  而且,站在贾诩的角度来说,生逢乱世,又不是官宦世家出身,还有在西凉军团履职的“黑历史”,能够审时度势,果断加入曹操阵营,官至新朝廷的三公之一(曹魏太尉),子孙福禄不断,已经是做人最大的成功了。裴松之至于对贾诩有那么多的成见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