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越国

"

南越国,亦称南粤国(粤拼:Naam4-jyut6-gwok3),是位于中国汉地九州南部地区的一个政权。秦末(公元前207年),南海郡尉赵佗乘秦亡之际,封关、绝道;三年后,兼并岭南的桂林郡、象郡;于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国,自号"南越武王",国都定于汉族地区南部的番禺。南越国全盛时疆域包括当今中国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福建(一小部分地区)、海南、香港、澳门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南越国是汉朝藩属国。从开国君主赵佗至亡国君主赵建德,历经五王,享国九十三年(公元前204年至前112年 )。公元前112年夏季,汉朝第七任皇帝刘彻出兵10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并于公元前112年冬季灭亡南越国。

南越国

南越国——中国汉地九州南部地区的一个政权

南越王赵佗是谁,南越国王赵佗墓地在什么地方?

  毛泽东曾经说过:赵佗是“南下干部第一人”,赵佗创立了“东西万余里”的南越国,“赵佗归汉”,岭南也正式列入中国统一的版图。所谓第一人就是十五前列,可见这赵佗所做的贡献不仅仅是扩展了汉朝的版图,也有利了现代的中国,正所谓先人种树,后人乘凉,赵佗这位先人就是做了件创世纪的大事件。

  都说人的一生就是一个故事,那么赵佗的一生又是怎样的一个故事呢?

南越王赵佗简介 南越国王赵佗墓地在哪?

  赵佗公元的赵佗雕像

  南越王赵佗简介

  赵佗,恒山郡真定县人,原为秦朝将领,与任嚣南下攻打百越,后来秦末大乱,赵佗割据岭南,建立南越国,赵佗就此称王,是为南越王。不过赵佗建立南越国的年代并没有史籍直接记载,现代的研究文献均以《史记》的有关记载推算而得。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派屠睢、赵佗率领50万大军平定岭南。在在期间屠睢因为滥杀无辜,引起当地人的顽强反抗,被当地人杀死。随即秦始皇又重新任命任嚣为主将,并和赵佗一起率领大军平定越地,前后经过四年努力,到公元前214年,岭南终于划进大秦疆土版图。

  成功平定越地之后,秦始皇委赵佗任龙川县令,赵佗既致力防范越人反抗,又采取“和辑汉越”方针,安抚越族人们。他劝导士兵在当地养儿育女,促进汉越同化,又上书皇帝要求遣送中原居民迁居南越以传播中原文化。

  在赵佗等治理下,越地的生活渐渐平定、人们安居乐业,知道秦二世胡亥继位之后,才发生了大转变。公元前208年,南海郡尉任嚣病重,他临死前把时任龙川县令的赵佗召来,并向他阐述了国家现状,任嚣告诉赵佗,可以依靠南海郡傍山靠海、有险可据的有利地形来建立国家,以抵抗中原各起义军队的侵犯的谋划。说完之后任嚣当即向赵佗颁布任命文书,让赵佗代行南海郡尉的职务。 ...查看更多

南越国什么时候建立的?简介其发展与灭亡

  南越国,亦称南粤国(粤拼:Naam4-jyut6-gwok3),是位于中国汉地九州南部地区的一个政权。秦末(公元前207年),南海郡尉赵佗乘秦亡之际,封关、绝道;三年后,兼并岭南的桂林郡、象郡;于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国,自号"南越武王",国都定于汉族地区南部的番禺。南越国全盛时疆域包括当今中国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福建(一小部分地区)、海南、香港、澳门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南越国是汉朝藩属国

  从开国君主赵佗至亡国君主赵建德,历经五王,享国九十三年(公元前204年至前112年 )。公元前112年夏季,汉朝第七任皇帝刘彻出兵10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并于公元前112年冬季灭亡南越国。

image.png

  岭南地区(汉族地区南部)属九州(汉族地区)之中的扬州;东汉时期又被分属荆州、益州(梁州);在晋代,岭南地区又属扬州。南越国时期对外出口漆器、丝织品、陶器和青铜器,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汉代,广州成为中国与古罗马帝国的海上贸易中心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成为中原商贾缔造财富传奇的地方。

  先秦时期

  据广东郁南磨刀山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考古发现,岭南在旧石器时代早期就有人类活动。旧石器时代中期,距今约14万年以前,岭南出现早期古人(峒中岩人)。广东英德出土1.4万年前稻作遗存,农业文明或起源于岭南。

  先秦古籍对长江中下游及以南地区的部落,常统称为"越",文献上称之为百越、诸越等 ,但不符合民族的定义,其后裔族群的祖先不同,有大禹(汉族) 、雄王(京族)、布洛陀(壮族)、袍隆扣(黎族)等等,故百越并非民族概念。其中吴越(苏南、浙北)、"闽越"(福建)、"扬越"(江淮)、"南越"(广东)是汉族先民,而"西瓯"(广西北部)、"雒越" (越南北部、海南岛和广西南部)则是京族、黎族等民族的先民。商与西周时代,广东先民便与中原有经济文化往来。春秋战国时代,岭南与吴、越、楚国关系密切,交往频繁。历史上楚庭、南武城的传说,反映出这一时期岭南与楚、越的关系。《国语·楚语上》也有"抚征南海"的记载,可见当时岭南与楚国有军事、政治关系。 由此可见,先秦时期岭南地区已达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并不是落后的原始社会。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与考古发掘的深入,将来或许会有更多的文物证据揭开并还原历史。

  春秋时期,广东东江流域内曾出现过一个"缚娄古国",管辖地域包括今惠州、博罗、东莞、深圳一带。缚娄古国遗址发掘出广东最大的先秦时期的龙窑窑址,出土大量的青铜器、陶器和水晶等文物 ,实证了岭南在秦朝之前就已经存在灿烂的新石器时代和青铜时代高度文明,岭南是中华文明中的汉文明发源地之一。

  秦至建国前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命屠睢率50万大军分五路,一路攻取东瓯和闽越(浙江、福建),两路攻南粤(广东),其余两路攻西瓯(广西)。据《淮南子》记载:"一军塞镡城之岭(今越城岭一带),一军守九疑之塞(今九嶷山一带),一军处番禺之都(今广州),一军守南野之界(今江西南部),一军结馀干之水(今江西余干县一带)"。50万秦军分五路,平均一路10万,其中"一军结馀干之水"与岭南地区无涉,可见用于岭南越地的秦军数目是40万。

  秦人南伐岭南之初即占领番禺一带的广东地区并留军驻守,另外30万秦军西赴广西地区与当地的越人作战,虽然击毙西瓯部落首领"译吁宋",然而持续三年的征战却失败,连主将屠睢也在战争中被杀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重新任命任嚣为主将和赵佗再次进攻广西地区的西瓯、雒越各部落,同年完成平定岭南的大业,整个岭南由此划入了秦朝的版图。

  秦始皇将岭南地区设"桂林、象、南海"3个郡。南海郡辖境是东南濒南海,西到今广西贺州,北连南岭,包括今粤东、粤北、粤中和粤西的一部分,辖番禺、龙川、博罗、四会4个县(据《汉书》记载),郡治番禺。今广东省的大部分地区属南海郡。此外,湛江等地属象郡,粤西有一部分属桂林郡,粤北部分地区属长沙郡。这是广东历史上第一次划分行政区。

  秦将赵佗任龙川县令后,上书朝廷要求从中原迁居五十万的居民至岭南 。从中原迁来的50万人,除了遭到贬职的官员之外,大多是"贾人",也就是"商人"的意思,是朝廷重农抑商政策的打击对象;既惩治"商人",又渗透了岭南,朝廷认为一举两得。因此,岭南北方移民的经商血统确实是有根有据的。据记载,秦代的移民大致有5批,为了稳定军心,解决战后驻留士兵的配偶问题,南海郡向朝廷申请加派3万单身女性来岭南,其理由十分含蓄:"为来自北方士兵补衣服"。秦朝最终批准这个申请,但是在数额上打了折扣,15000名中原寡妇和未婚女子浩浩荡荡加入支援边疆的行列。

image.png

  秦末,南海郡尉任嚣病危,委任龙川县令赵佗代职。任嚣死后,赵佗即起兵隔绝五岭通中原的道路。秦亡之际,赵佗武力攻并桂林、象郡,建立南越国(公元前204年至公元前112年),自称"南越武王"。当时,广东除今连州及乐昌北境属长沙郡管辖外,都属南越国地盘。南越国实行郡县制。

  公元前209年,山东爆发了陈胜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并因此而引发了全国性的大起义,四面楚歌的秦王朝陷入了分崩离析的局面,此时的南海郡正是兵强马的时候,郡尉为任嚣,看到秦朝庭无力南顾,便起了割据的野心,对于秦朝庭的征召,采取拖延观望的态度;对于其它起义军,则是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之势。但是,此时的任嚣,已经是病入膏肓之躯,而他自己的儿子们实在不成器,周围的心腹又没有堪当大任、可以委托之人,所以整天吁叹,总觉得如此良机,不能为我所用,心中实在不甘心;某日忽然想到旧时的部将--龙川县令赵佗,想想觉得还是他是个可托大任之材,便派人日夜赶赴偏远的龙川县,把他招来,然后驱散旁人,在病榻上向他面授机宜,之便后向全郡公开发下文书,文书指定赵佗为自己死后的继承人,并马上让他代理郡尉,行使尉权 。

  公元前208年,任嚣去世 ,赵佗接任南海郡尉后,按照任嚣生前面授的策略,立即命人封锁了五岭上所有的交通要道,控制横浦、阳山、湟溪三座关隘以断绝与岭北地区的一切联系,同时把郡内那些忠于秦朝庭的军政官员杀的杀,撤的撤,全部换上自己的心腹 ,处理好自己郡内的问题后,在得到秦朝灭亡的消息后,即于公元前206年举兵西向 ,开始了为时数年的艰苦征战,先后吞并了桂林郡和象郡(雒越,即瓯雒国) 。

  公元前204年 ,赵佗正式公开建国称王 ,自封为"南越武王",这样,一个南到越南中部及海南岛、北达五岭、东临大海、西至滇黔桂交界处的南越国就诞生了,国都设于番禺(今广州)。

  南越武王时期

  公元前204年 ,赵佗正式建立南越国,南越建国的第一年,赵佗为自号"南越武王" 。南越武王赵佗元年。

  公元前202年初,汉高祖不承认南海、桂林、象郡三郡为赵佗所有,反而将南海、桂林、象郡三郡封给长沙王吴芮 。

  公元前196年夏季 ,汉高祖正式承认南海、桂林、象郡三郡为赵佗所有,遣陆贾封赵佗为南越王,赵佗受汉高祖所赐南越王印绶,臣服汉朝,南越国遂成汉朝的藩属国 。

  公元前181年 ,因吕后打算停止与南越国贸易关系,南越国不满,于是发兵攻打汉朝长沙国数县而去,吕后闻讯遣周灶将兵攻南越国。

  公元前180年,吕后崩,汉朝命周灶罢兵归。南越国因抗击汉朝成功而声威大振,乘机对东边的闽越国用经济手段施加影响,而对西边的西瓯、雒越等部落(即瓯雒国故地)加强控制。南越武王赵佗因此而自称"南越武帝" 。

  公元前179年,吕后死,汉文帝刘恒即位,派人重修赵佗先人墓,置守墓人按时祭祀,并给赵佗的堂兄弟们赏赐了官职和财物。又经丞相陈平推荐,命高祖时多次使南越的陆贾再次出使南越说服赵佗归汉。赵佗再次接受了陆贾的劝说,除帝号复归汉朝,但在南越国内,仍然继续用着皇帝的名号 ,而赵佗始终都向汉朝称臣,每年在春秋派人到长安朝觐。

  公元前138年,东瓯国因受闽越国侵略的困扰,决定全国人民迁往汉朝江淮地区生活。东瓯国故地由闽越国接收 。

  公元前137年,南越武王赵佗崩,其孙赵胡继位 。

  越南陈朝时,赵佗被追封为开天体道圣武神哲皇帝。赵佗死后,由第二代南越王赵胡安排殡葬,下葬时制造了大量假象,以至赵佗的陵墓无迹可寻。

  南越文王时期

  公元前136年,南越王赵胡元年。

  公元前135年,闽越国在吞并了东瓯国故地后版图大增,闽越王驺郢发兵南侵南越国,在南越文王赵胡的请求下,汉武帝围魏救赵之计,发兵,命王恢从西边、韩安国从北边攻打闽越国,在外部军事压力之下,闽越国以王弟驺馀善为首的权贵杀闽越王驺郢以求和,东南地区一场战祸就此避免 ;汉武帝想赵胡入朝,然而赵胡以称病为词不入朝 ,仅遣太子赵婴齐入朝长安宿卫 。

  公元前125年,南越文王赵胡重疾,赵婴齐因而归国 ,不久,赵胡崩,太子赵婴齐归国登极 。

image.png

  南越明王时期

  公元前124年,南越王赵婴齐元年。同年,赵婴齐立其子赵兴为太子、赵兴之母樛氏为王后 。赵婴齐遣其子赵次公入朝长安宿卫 。

  公元前121年,赵婴齐向汉武帝贡献经受训练的大象和鹦鹉 。

  公元前113年,南越明王赵婴齐崩,其子赵兴继位,樛氏为太后

  南越哀王时期

  公元前113年,南越明王十二年。南越王赵兴 即位不久,汉武帝派遣安国少季劝说南越王及南越太后入朝长安,并使路博德兵驻桂阳 ;太后樛氏因图内属汉朝而与南越国相吕嘉有隙,吕嘉不愿南越国归附汉朝,汉武帝闻讯遣韩千秋与南越太后樛氏之弟樛乐率2000人往南越 。

  公元前112年夏季 ,南越王赵兴元年,太后与吕嘉的不和很快演变成公开冲突,当韩千秋等人一入南越国,吕嘉即攻杀南越王赵兴、南越太后樛氏及汉朝使者安国少季等人 ,吕嘉在向南越全国各地及苍梧秦王赵光说明后,另立南越明王赵婴齐之子术阳侯赵建德为南越王 ,同时,吕嘉派兵消灭韩千秋等2000人并调动军队防守国境要害处。同年,汉武帝在得知韩千秋兵败及吕嘉弑王叛汉的消息后,决定遣兵十万南伐南越王国 。

image.png

  南越术阳王时期

  公元前112年夏季,南越王赵建德元年 。赵建德即位不久,汉朝与南越国已处于战争状态。

  同年秋季 ,汉武帝所遣的十万大军分四路进攻南越王国,一路由伏波将军路博德率领,从桂阳溯耒水而上,跨越骑田岭入连江;一路由楼船将军杨仆率领,溯赣江而上,跨越大庾岭入浈江;一路由戈船将军郑严及下厉将军田甲 率领,由零陵出发后,沿漓江而下至苍梧;一路由驰义侯何遗 发巴蜀兵及夜郎国兵,沿北盘江而下。计划最终四路大军在南越国首都番禺会师 。

  公元前112年冬季 ,路博德一军与杨仆一军先行会合,两军一同围攻番禺,后番禺降于伏波将军路博德,术阳侯及吕嘉出海西逃时被路博德捕获 ,南越国灭亡,时为汉武帝元鼎六年,整个南越王朝历五王,凡九十三年 。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揭秘:南越国的语言文化及艺术风俗

  南越国,亦称南粤国(粤拼:Naam4-jyut6-gwok3),是位于中国汉地九州南部地区的一个政权。秦末(公元前207年),南海郡尉赵佗乘秦亡之际,封关、绝道;三年后,兼并岭南的桂林郡、象郡;于公元前204年正式建立南越国,自号"南越武王",国都定于汉族地区南部的番禺。南越国全盛时疆域包括当今中国广东、广西(大部分地区)、福建(一小部分地区)、海南、香港、澳门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南越国是汉朝藩属国

  社会经济

  赵佗统治南越国广大地域六十七年,深具独创性并取得成功:政治上仿效汉朝制度,郡县制和分封制并行,并实施中央官制和地方官制;军事上设立将军、左将军和校尉制度,又分为步兵、舟步和骑兵;经济上推广使用铁农具和耕牛,废"刀耕火种"和"火耕水耨",大量发展水稻、水果和畜牧业、渔业、制陶业、纺织业、造船业、冶铁业,以及交通运输和商业外贸;文化上首先是推行使用汉文,《粤记》说"广东之文始尉佗"。凡此种种,使岭南社会跨入汉朝主流社会的有序发展。

image.png

  先秦时期,岭南先民在南海及南太平洋沿岸开辟了以陶瓷为纽带的交易圈,南越国时期更对外出口漆器、丝织品、陶器和青铜器,根据出土遗物以及结合古文献的研究表明,南越国已能制造25~30顿的木楼船,并与海外有了相当的交往,主要的贸易港口有番禺(今广州)和徐闻(今徐闻),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汉书.地理志》记载"自日南障塞、徐闻、合浦船行……有译长,属黄门,与应募者俱入海市明珠、璧琉璃、奇石异物,赍黄金杂缯而往。……"说明"海上丝绸之路"兴起于汉武帝灭南越国之后。东汉(特别是后期)航船已使用风帆;大秦(罗马帝国)已第一次由海路到达广州进行贸易;中国带有官方性质的商人也到达了罗马。这标志着横贯亚、非、欧三大洲的、真正意义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 。广州成为中国与古罗马帝国的海上贸易中心和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成为中原商贾缔造财富传奇的地方。《史记·货殖列传》说:"番禺,亦其一都会也,珠玑、犀、瑇瑁、果、布之凑";《汉书》说:"粤地处近海,中国(即中原,笔者注)往商贾者多取富焉";《晋书》说:"广州包出大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

  语言文字

  南越国除了从中原迁移过来的数十万华夏部落使用古汉语外,本地的南越部落、西瓯部落、雒越部落等土著居民大部分使用古越语,分布在中国广东、广西两地的粤语则就被认为保留了很多古越语的成分。南越国由于其创立者赵佗和大部分官员均来源于中原,因此汉字成为南越国的官方文字,在南越王墓和广西罗泊湾一号墓出土的文物中,发现一些铭刻有文字的印章、铜器、银器和陶器等,大部分文字为秦汉隶书。而本地的南越、西瓯、骆越等土著部落一般相信只停留在刻符记事的阶段。

  音乐舞蹈

  南越国的人民能歌善舞,在南越国的墓葬中,出土了不少的乐器,其中打击乐器有钟、磬、勾鑃、铙、铜鼓等,弓弦乐器有琴、瑟等,吹奏乐器有笛等。在这些乐器中,铜鼓是最有特色的土著乐器之一,它除了作为乐器使用之外,还是古越人地方首领们权力和财富的象征。在南越国墓葬的出土文物中还发现了不少描绘南越舞蹈的图绘,据考古学家分析,这些舞蹈主要分为越式舞和楚式舞,越式舞种类繁多,有翔鹭舞、羽舞、武舞、芦竹舞等,楚式舞只有一种,即长袖舞。

image.png

  陶器

  据考古专家的研究,珠江流域的早期陶器有近万年的历史,而其中几何形印纹陶更被认为是珠江流域先民的创造。先秦时期在中国南部出现了这个陶系,其特点是在陶器的表面装饰有各种几何图形的花纹图案。印纹陶最早的考古发现是在1914年~1915年广东南海发现的实物。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环珠江口的香港多个岛屿及粤东海丰一带的沙丘遗址发现了种类繁多的印纹陶,它们的分布不限于珠江流域,与福建、江西、浙江连成一片,还流传到中原地区。

image.png

  风俗

  南越国的南越、西瓯、雒越等部落和其他百越部落一样有着独特的风俗习惯 。他们和中原华夏部落的风俗不同,他们当中的大部人很有现代潮流感,喜欢把头发剪得很短,喜欢在身上刺上各种颜色和花纹的文身,即中原史籍所记载的"断发文身",这也是东南沿海地区及越南地区所有百越部落的习俗。

  《淮南子·齐俗训》中有"胡人便于马,越人便于舟"的记载。我国古代南方水网地区人们常以舟代步,以舟为生产工具和交通工具。人们在捕捉鱼虾的劳作中,攀比渔获的多寡,休闲时又相约划船竞速,寓娱乐于劳动、生产及闲暇中,这是远古时竞渡的雏形 。由于南越国南面临海,境内河网众多,所以很多的越人水性很好,他们擅于利用船来进行渔猎,喜欢食用各种鱼类和贝类,在一些出土的铜鼓上还描绘有他们竞赛龙舟的习俗。

image.png

  在中国各地多个发现有早期水稻遗存的重要遗址中,广东英德云岭牛栏洞遗址是广东发现有水稻遗存最早的遗址。发现水稻硅质体,将水稻驯化年代前推至最早1.4万年前,并据此推断广东英德牛栏洞很可能是世界稻作发祥地。

  古越人的房子多为"干栏式房屋",这类"干栏式建筑"主要流行于长江中下游及其以南,湿热多雨的地区,是一种底部栽以竖立的木桩使得居住面高离地面的木构建筑,上层住人,纳凉、防潮、可避毒虫禽兽,下层或圈养牲畜 。居住形式与各地域生活的自然与经济条件有密切联系,而南方百越部落则住干栏式房屋。

  如距今七千年前的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有大面积长条形的木结构"干栏式房屋"遗址,这大概是所知的最早的"干栏"房。在江浙地区新石器时代马家浜文化和良渚文化许多遗址都有发现,如浙江的钱山漾、桐乡罗家角、江苏丹阳香草河、吴兴梅堰等遗址都有此类房子出土。云南的剑川海门口新石器时代遗址中也见有这种干栏式住居习俗。江西清江营盘里新石器时代遗址发现的陶制干栏式房子模型。四川成都十二桥商代遗址和湖北蕲春毛家嘴西周早期遗址发现的大型木构建筑群,说明夏商周时期干栏式建筑和住居习俗尚在中国的南方地区流行和发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南越国历史:秦军苦战多年的岭南为何被汉朝轻易拿下?

  汉朝在问鼎中原后,继承了秦国留下的大部分人口、土地和国家制度。同时也继承了并吞周边的国家战略。在汉的目标中,有不少是周边民族构成的区域小国,也有很多是先秦贵族和官吏们建立的混合型国家。从地域面积与实力来看,南越国就是他们当中最强的那个。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最强的对手,却是汉朝兵锋中迅速倒下。那些看似非常有利的优势,在最后时刻都没有帮助到南越国自己,相反还成为了他们迅速灭亡的催化剂。

  众所周知,秦军在消灭中原一带的六国后,就将攻略的箭头指向南北两个不同的方向。由三秦主力兵组成的主力军团,向北攻击盘踞河套的匈奴势力。至于投降的六国残兵,则编组成新附者军团,向南方的百越势力展开大规模进攻。

  将新投降的部队转用于次要战场,是古代战争中的常用手段。在后来的鸦片战争中,清军就曾征调乾隆时作打服的金川虎头兵出战。这种做法既可以打死敌军除外患,又能打死我军除内乱。但就现实层面来说,将宝贵的关中子弟,消耗在南方群山和瘴疠中,显然是并不划算。

  南方的征服战争,注定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治安战。始皇帝的本意也并不想在短短一代人时间里,就将战争结束。一方面,将六国的旧兵实质性的流放到和中原隔绝的南方。一方面可以借机殖民,在建立了稳固的殖民点后再徐图进取。他料想不到的是自己谋划已久的万世帝国,在身没后就成了一堆残垣败瓦。

  中原的乱局,使参加南征的数十万军民,在一夜之间就失去了大后方。不要说粮食和补充兵,就连回中原的后路也被完全切断。这些人应该以何种态度,来面对从旧主秦朝的尸体上站立起来的汉王朝呢?

  身为南方军最高指挥者的南海郡尉赵佗,做出了非常具有野心的选择。一面以重兵布置在屏障南方的五岭,遮断通向中原的道路。一面趁机扫除秦国残留在南边的其他竞争对手。在极短的窗口期内,完成对南方地区的整合。当汉朝在中原崛起之时,五岭以南的荒僻之地,形成了以中原移民为核心、兼有百越各部的南越国。

image.png

  正因为新国家的核心人群是中原移民,北方的家天下思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南越国的外交政策。在汉高祖去世、吕后擅政的关键时刻,南越王赵佗果断发兵攻打汉朝的边境。他们还威压东北方向上的闽越国,进一步控制领内各部落。最终自称“南越武帝”,企图与汉朝分庭抗礼。

  虽然这个帝号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但南越国这个试图以中原统治者的最高尊号来树立统治合法性的举动,却彰显了和汉朝周边其他国家的不同。这种中原和本地蛮族二元化国家建构,最终带来了南越自身的毁灭。

image.png

  建国初期的南越国版图

  赵佗死后,继任南越王赵胡为了表示对汉朝的服从,将王子赵婴齐派到长安为质。赵婴齐在长安为汉武帝充当宿卫,还娶了邯郸女子樛氏为妻。将本国女子许配外人,在今天的某些国人看来可能是一件不值得摆上台面的事情。但在中国历史上,利用外嫁女子来争夺彼国国内的亲中原势力,是帝王们秘而不宣的长计。这些埋伏在彼国宫廷内的长线,最终效果远比耗费巨大的军事行动来的深远的多。

  樛氏的存在就是这种套路的典型例子。原本为了巩固中原移民和本地族群的团结和联系,赵婴齐在南越时已经娶了一位当地的女子橙氏,并生下了儿子。这本是外来统治者和本地族群建立坚固的血缘关系的妙棋。但汉武帝利用赵婴齐在长安的机会,在赵婴齐身边安插了樛氏这枚新的棋子,于是将南越统治者整顿内部团结的棋局完全打乱。

image.png

  赵婴齐去世后,背靠着强大的汉朝,樛氏顺利将自己的儿子赵兴推上了南越王的王座。自己堂而皇之的成为南越的太后。对于企图坚守独立的南越国,这绝不是一个好消息。作为从中原来的外人,想巩固自己在南越的绝对统治,樛太后唯一的选择是完全成为汉朝在南越的利益代言人。果不其然,很快汉武帝就派来了规模庞大的使者团队。使者安国少季是樛太后在长安的旧识,魏臣勇猛能战,终军能言善辩。这就是汉朝为樛氏准备的一套完整的朝臣班子。

  在这些人的说服下,南越王赵兴很快就下定了引汉朝势力对抗本土旧臣的执政方针。先行朝贡之礼,然后尽撤边关,最后甚至将南越朝廷的高级官员人事任免权都交给汉朝。自己则侧身汉武帝的羽翼之下,安安稳稳的做一个太平王。

  但作为南越国二元政治结构的基础之一,本土势力是绝不能允许赵兴这样将国家拱手送给汉朝的。一旦长安的代表掌握了主导权,这些在南越握有绝对发言权的本土酋长,就被迅速被边缘化到可有可无的地步。

image.png

  被看作是本土百越族群利益代表的就是南越丞相吕嘉。按照《汉书》的记载,这应该是一位经历从赵佗到赵兴四朝时代的百岁人瑞。显然吕嘉只是赐给百越某位大酋长的汉名而已,历代前来访问的汉使对拥有这个名字的人的变化并不真的有所分辨。不论如何,赵兴想要获得汉朝的彻底支持,就需要铲除这位最大的反汉派领袖。

  赵兴所用的手段是利用宴会的时机,由汉朝使者和随从将吕嘉暗杀当场。如果刺杀真的成功,倒不失为后来在西域屡屡发生的政治暗杀开了一个好头。但事机不密,暗杀终于失败。在这个阴谋失败后,汉武帝索性大展阳谋,派遣前济南国相韩千秋率领2000精兵赶来。他们打着出使的名义,准备展开武装推翻吕嘉等本土派势力的行动。

  听到消息的吕嘉一派,抢先发动政变。本土派的军队攻入王宫,杀死了赵兴和其母樛太后。随后立橙氏子赵建德为王。面对已经赶到的小股汉军,南越人用诱敌深入的战法,将汉使及2000人马都歼灭在都城番禺外40里的地方。

  至此,汉武帝柔性解决南越国的计划全盘失败。两国终于陷入全面武装冲突。

  在武装力量方面,汉朝相比南越构成了绝对优势。南越很不走运的一点在于,冲突爆发的当口正是汉朝武装的巅峰期。在讨伐南越的差不多十年前,汉武帝发骑兵十万、步卒数十万,北出长城。大军深入大漠,一举击破了匈奴的主力部队,书写了中国军事史上“封狼居胥”的神话。

  汉朝的全国军队,分为京师兵、郡国兵和边军三类。其中京师兵又由三秦子弟组成北军,由山东各地郡国抽调的精锐组成南军。他们是汉朝依赖为国本的总预备队。

  郡国兵是汉朝在各地的地方军。大部分成年人都要应征为国家当兵,时间约在2年左右。这些义务兵中的青壮者为正卒,也就是继承自秦代的材官制度。一个人年过23岁,就要去京师驻扎1年,并在地方上再服役1年。在郡国服役时就称为材官,如果有财力装备战马,则称为骑士。在南方驻守和作战时则称为楼船。所以,这些京师兵和郡国兵,正是人兼具军事经验和精力的年龄,可谓汉朝最具战斗力的精锐。

  此外还有在战事扩大时的紧急征召制度,形式灵活。既有招募的勇士,也有征发来自各地的刑徒和贱民,称为谪徒。

image.png

  由于汉朝在实际上已经统领了原先战国七雄所覆盖的区域,也就非常自然的把过去七国军队的技术与组织,结合使用。无论是秦国残余,还是三晋特色的中原部队,甚至是南方楚国故地的山地精锐,都成为汉朝军队的一部分。加上原先七国各自分配的资源,被统一划归汉庭掌控。让汉朝在中国军事发展史上,处于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

  为了进攻南越,汉朝还不得不利用其秦军南下时开辟的水路。汉朝将先秦时期发展出的各种内河船只,造的更为巨大。战船按照大小和用途分为戈船、桥船、斗舰、艨艟等。其中最具特色的便是由先秦运量船发展而来的楼船。这些大船高十余丈,实际上是在两个船体支撑的平台上,大减的水上碉堡。船上的每一层,都有不同用途。第一层用于藏,第二层是弓箭手所在的发射平台,第三层是眺望敌军的观测点。弓弩手们利用楼船带来的居高临下的优势,很容易杀伤小艇上毫无防护的敌人。汉武帝特意在长安附近挖掘了昆明池,用于训练水军。尽管这种做法类似于在游泳池里学游泳,却也在短时期内培养出了一支基本上能操作战船的初级力量。

  南越国军队,大体继承了先秦的军队体系。秦朝消灭六国之后,在中央置郎官、卫士等宿卫精兵,在外留驻地方军。军队也按照等级和用途,分为轻车、材官、骑士、楼船等。其出征南方的部队则以材官和楼船为主。按汉代通常的说法,在在平地则善用轻车,在山险则多用材官,在南方多水的地方用楼船。因为骑士行动迅速,轻车冲击力强大,材官两者都不如,却擅长弓弩远射,山地步战。到了水网交织的地方,则完全成为水军的天下。

image.png

  南越国的主力部队从根本上来说 还是一支先秦军队

  和汉朝相比,南越国军队的根本劣势在于他本身只是一个先秦军队的继承者,而没有大的融合与发展。其次,在岭南地区的他们,没有一个好对手。除了偶尔和汉朝边军爆发的冲突外,南越国主要对付的是百越蛮族。百越的战士精通在山地丛林中战斗的技巧,但他们一直不是一个整体。从铜器时代到铜石混用的小邦、部落,应有尽有。

  相反,汉朝却始终面临着来自北方的匈奴的巨大威胁,并且在一系列其他内外战争中,面对过各种先秦时期留下的军事后裔。源自亚历山大东征带来的的技术浪潮,也通过西域和匈奴的吸收,最后影响到了汉朝自己。

  公元前112年秋天,汉武帝发天下水军和谪徒10万人,分五路进军攻伐南越。以对匈奴战争里成长起来的伏波将军路博德为帅。楼船将军杨仆,从豫章沿浈水南下。以南越降将郑严、田甲从零陵出发,率领小型船组成的舰队进攻南越西部诸郡。又遣人发懂巴蜀罪人和西南夷各国兵,从今贵州东向包抄南越国后方。

  杨仆率领的水军有数万之众,驾驶的又是大型船只,在运输大部队和补给方面有相当优势。他们先用楼船军攻破豫章通向南越国的门户浈阳峡,再沿浈水一路南下。南越军队出动了小型楼船和独木舟船队,但都无法对配备了强弓硬弩和坚固防御的楼船造成实质威胁。楼船队攻陷番禺北20里的石门时,还顺便夺取了很多南越船只,并获得了南越在此储存的大批粮食。南越军再次出动反扑,仍然被汉军楼船击退。控制整个要塞后,汉军加紧休整,等待其余四路人马的到来。

  伏波将军路博德的进军路线更长且更艰险。由于南越的部队已经习惯了在山林里进行小股伏击,让陆地进军的对手感觉非常难受。路博德率领的这路人马,大部分是罪人和谪徒,战斗力较弱不说,行军速度也比较缓慢。他索性甩开大队人马,而只带几千精锐就前往石门和楼船将军会师。

  在仔细考察了南越王都番禺的防御工事和兵力部署后,两位将军决定不等其余人马抵达,就展开攻城行动。进攻依然以楼船将军率领之数万人为先锋,直抵番禺城下。吕嘉等南越贵族,率军紧闭城门,凭城死守。汉军的楼船以高度优势,猛攻王城的东南角。路博德则在城市的西北扎营,派人招降城中守军。

  在今天广州市番禺区发掘的南越国都城遗址上,人们发现了很多石渠和水道的遗迹,以及用于控制水流的闸门遗址。这些水道在城池攻防作战中,成为了汉军水师进攻的绝佳途径,也是守城一方的巨大软肋。汉军有专门用于狭窄水道攻防的艨艟战船,船上张挂牛皮来遮挡箭矢,以猛士操桨突进。城市周遭的小型水渠,也让汉军步兵可以以此为缺口突入。精锐军士则趁天色昏暗,以楼船为平台,翻过番禺并不高大的城墙。到天黑为止,汉军已经攻入番禺,并趁乱放火烧城。

  番禺古城的水渠遗址

  路博德在对匈奴的战争中,积累了名声。并广为南越军民所知。在东南方向破城的时候,失去了抵抗希望的亲汉派官兵,便纷纷向路博德营垒投降。路博德则一面就地赐给投降者官印,一面命他们再进城招降同僚。这样投降的南越官兵不断增加,吕嘉的防御已经完全崩溃,率领少数心腹和南越王建德一起,乘船逃走。

  复盘番禺城之战,可见缺乏人力的南越国,无法真正建造如中原一样的高大城塞。况且紧靠手里遗留的先秦技术,实际上已经大大落伍。在让敌人深入到番禺城下的时候,就已经输掉了战争。

image.png

  南越国最合适的策略,应当是将汉军阻止在浈阳关以北的狭窄地形上。因南越的边境多水路,粮食补给不成问题,在险要处屯集重兵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然而南越的兵力配置,仍然是照搬先秦遗风。依照京师兵、地方军、边地戍卒这样中原地区的兵力部署,将宝全部压在了并不坚固的王城。这种部署思维,更多是用于对地方部族的压制,而不是面对一个来自外部的敌人。一旦被兵力占优势的敌人突破险要,失败就无可避免。

  南越国的失败,不仅仅体现在军事策略层面。在政治上,他们身上浓厚的中原影响,也直接为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除了在早期企图建立帝号外,对于自身的现实定位也不够清晰。在同时代中,先秦残余势力还在汉朝周围的半岛与西南地区都有分布。除了南越国之外,都无一例外的选择融入当地习俗,彻底成为蛮族统治者。这让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比实力最强的南越国要延续的持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从开国君主赵佗至亡国君主赵建德,历经五王,享国九十三年(公元前204年至前112年 )。公元前112年夏季,汉朝第七任皇帝刘彻出兵10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并于公元前112年冬季灭亡南越国。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