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光:敢废昏帝的辅政大臣 一生效仿周公辅幼主

  霍光的一生:霍光,跟随汉武帝近30年,是武帝时期的重要谋臣。汉武帝死后,他受命为汉昭帝的辅政大臣,执掌汉室最高权力近20年,为汉室的安定和中兴建立了功勋,成为西汉历史发展中的重要政治人物、麒麟阁十一功臣第一。

  霍光是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弟弟,出身颇有一点戏剧性。他的父亲叫霍中孺。史书对霍中孺记载不多,只知道他曾作为一个县吏被派到平阳侯家做事。这个平阳侯是汉武帝的姐夫,家中奴仆成群。估计霍中孺长得模样还不错,在平阳侯家里供职的时候,被一个叫卫少儿的侍女看中,两个人一拍即合,发生了一段风流韵事,生下了霍去病。这个卫少儿也不是简单人物,她的妹妹就是后来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弟弟便是后来的大将军卫青。霍中孺和卫少儿私通,但却没能娶她,而是在任职期满后一个人回到了平阳老家,在家里又娶了老婆,生下了霍光。

  武帝在平阳侯家看中了卫子夫,并把她带到宫中。卫子夫备受武帝的宠幸,被册封为皇后。霍去病因这层关系受到武帝贵幸。霍去病直到成人后,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霍中孺,只恨没机会相见。武帝元朔四年(前125年),21岁的霍去病以骠骑将军之职,率兵西出河西走廊,出击匈奴,路过河东。到了平阳地界,霍去病派手下将霍中孺请到一个驿舍相见。父子相认,百感交集,涕泗滂沱之际感谢上苍给了他们一个相见的机会,霍去病为感谢生育之恩,为父亲购置大量田产奴婢,方才率军西去。霍将军得胜还朝之时,复经平阳。这一次,他把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霍光一起带走了。当年霍光刚刚十多岁,跟着这位风光无限的哥哥走进了长安,走进了朝廷,走进了风云变幻的政治旅途。

  霍光聪明伶俐,好学善问,深受霍去病喜爱。虽然他年龄尚小,霍去病还是替他谋了一个郎官的职位,为他以后的发展做好了铺垫。不久霍光被擢升为诸曹侍中,成为武帝近侍,得以接近汉武帝。霍光和哥哥霍去病兄弟情深,相处融洽,只可惜霍去病命不长寿,正在事业大有作为之际突然撒手人寰。霍去病曾经为汉武帝出击匈奴立下不世之功,武帝自然十分感念,爱屋及乌,对他的弟弟便也青睐有加。霍去病逝世不久,霍光被擢升为奉车都尉、光禄大夫,专门负责武帝的安全,出则奉车,入侍左右,成了武帝的贴身近臣。此后的二十多年,直到武帝去世,霍光从未离开过武帝身边。在此时期,他小心谨慎,尽职尽责,极大地博得了武帝的好感,获得了武帝的任,为他以后成为托孤大臣奠定了基础。

  霍光身材挺拔,皮肤白皙,双目有神,长须美髯,生得一副古典美男形象,可能也是继承了乃父风范。他做人沉静详审,行事细致周密,甚至到了令人叹服的地步。有人特意记下他的行事,发现他每一次进出宫殿的时候,迈出脚步的起始点都在同一个位置,几乎分毫不差。霍光的工作也不曾有过一丝马虎或疏漏,处理问题干净利落、细密周详。这样的性格,自然被汉武帝看在眼里。汉武帝十分欣赏他的为臣之道,认为霍光是一个可以托以大事之人。

  历朝历代,到了上一代帝王衰老的时候,围绕皇位的继承问题,往往上演一出出明争暗斗的好戏。任是汉武帝雄才大略,老谋深算,到了晚年,也没能避免一场因为争夺皇位而演化的流血冲突。

  汉武帝的太子刘据本是卫皇后所生,具有合法的继承皇位的权利。然而由于宫廷的斗争和奸人谗言,武帝却对温和仁让的太子越来越不满意。征和二年(前91年),廷尉江充勾结丞相刘屈氂、将军李广利等谋立昌邑王刘髆,借汉武帝晚年多疑的性格,称太子车驾经常驶入皇上专用的驰道,早有不臣之心,并谎称在太子宫中挖出了诅咒武帝的木人,诬陷太子以巫蛊之罪。太子刘据被逼而反,与父亲在长安刀兵相见,血战数日,事败自杀。这场悲剧给武帝的一生抹上了浓重的黑色,对七十多岁的汉武帝来说也是一场致命的打击。事后,经过平心静气的思索,还没有糊涂透顶的汉武帝深知自己培养多年的太子是被自己逼上了绝路,眼看自己的身体已是日薄西山,其余的儿子却都不是可以托付天下的材料:昌邑王刘髆自是不可复用;那燕王刘旦和广陵王刘胥一贯骄奢淫逸,目无王法,绝对不堪国家之重任;自己倒是对幼子刘弗陵十分钟爱,可他的年龄实在太小。朝廷之上众臣为了一己之利,也纷纷猜测、人心惶惶。严峻的形势令老年丧子的武帝备感凄凉,一生果敢决断的他此时遇到莫大的难题。终于,武帝决定立年幼的刘弗陵为太子,并准备挑选一位顾命大臣辅佐幼主。他的心里想好了一个人,觉得此人稳重可靠、素来忠心,堪能担此辅佐大任。这个人就是霍光。

  武帝特意命画工根据古代周公辅佐年幼成王的故事,绘制了一幅周公背负小成王接受诸侯朝见的挂图,命名为“周公负成王朝诸侯图”,专门赐给了霍光。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后元二年(前87年)春天,连日的病痛使汉武帝清楚地知道自己已是病入膏肓。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武帝在五柞宫下诏封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封金日为车骑将军,上官为左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让他们跪在自己的卧床之下,接受遗诏,辅佐幼主。第二天,一代天骄、雄才大略的汉武大帝驾崩。太子刘弗陵继承皇位,是为孝昭皇帝,时年八岁。受遗诏辅佐昭帝的霍光从此走上了政治舞台的中心。

  武帝病死,霍光正式接受汉武帝遗诏,与车骑将军金日、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等人共同辅佐朝政。年幼的昭帝将一切政务交给了霍光处理。霍光由此掌握了汉朝政府的最高权力。然而,统治集团内的权力斗争不但没有随着昭帝的即位而消弭,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昭帝登基不久,一股在辅政大臣中间的以反对霍光为目的,谋废昭帝的阴谋如暗流般涌动起来,严峻地考验着霍光的政治能力。

  从汉武帝去世以后,到宣帝即位8年,霍光秉政前后20年时间。20年间,刘汉政权实际掌握在霍家之手。这20年,赖霍光的忠心勤勉,汉朝天下一时百姓充实,四夷宾服,真正实现了武帝“务使蛮夷不敢窥视中国,务使奸佞不敢觊觎神器”的遗愿。历史上称这段时间的统治为“昭宣中兴”。

  武帝时期,致力于扩边征伐,汲汲于反击匈奴,为了缓解战争带来的财政空虚,施行了严酷的算缗、告缗等税收政策来增加赋税收入,采取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方式开辟财源,使朝廷具备了支持长期战争的雄厚的物质基础。但是,官营盐铁、酒榷均输等政策的实行,逐步使一部分财富集中于大官僚、大地主及大商人手中,而剥夺了中小地主的利益,出现了官吏“行奸卖平”,而“农民重苦,女红再税”的状况,以及“豪吏富商积货储物以待其急,轻贾奸吏收贱以取贵”的局面,使得中小地主和一般百姓日趋贫困。

  霍光执政之初,就已经意识到朝廷政策扰民的事实,开始了一系列旨在反思汉武时代政策、宽政养民和恢复社会生产的行动。

  昭帝始元元年(前86年)闰十二月,霍光就派遣当时的廷尉王平等五人出行郡国,察举贤良,访问民间疾苦、冤难以及失去职业的人,为制定下步的施政方针做准备。

  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二月,霍光将郡国所举的贤良人士接入京城,由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桑弘羊主持,召开了一次公开讨论朝政的会议,史称盐铁会议。本次会议主要讨论朝廷的盐铁专卖、酒榷、均输等平准政策。会议围绕坚持还是罢废盐铁官营、均输问题展开了辩论,并涉及到各个方面,包括怎样对待匈奴、国内的治理等重大问题,实际上是对汉武帝时期政治、经济的总评价,也是昭帝实施新的政策前的一次大讨论。因为盐铁官营、酒榷、均输等政策的实施,直接损害了中小地主的利益,因而他们要求改变这一政策;而代表当时大地主、大商人利益的御史大夫桑弘羊以这一政策给汉朝带来强盛为理由,坚决反对改变这一政策。这场争论的内容由桓宽整理成《盐铁论》一书,为朝廷政策的调整做了准备。后来酒榷、均输等政策的废除,部分地抑制了大地主、大商人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社会矛盾,调整了阶级关系,从而使汉朝的经济走上了恢复发展的道路。

  为了减轻百姓负担,春耕时节,霍光派专员到各地察看生产情况,命令当地府衙将种子和粮食借给缺粮少籽的贫民;到了秋天收获季节,霍光又下令贫民无需归还春天所借种子,并在歉收年份免除当年田租赋税。这些措施,为霍光在民间赢得了口碑。

  霍光执政20年,知时务之要,采用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策略,恢复与匈奴的和亲政策,为汉朝统治的稳固、为社会的安定和继续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他执政的这段时期,史称堪与“文景之治”的业绩相媲美。

  汉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春天,霍光一病不起。这位叱咤西汉政坛风云二十年的国家柱石不久病逝。在生命垂危之际,宣帝亲自到府中探视。在他死后,宣帝与皇太后又亲自为他主持丧礼,治丧礼仪一律按皇帝的规格办理,将其葬于茂陵武帝之侧,赐金缕玉衣,梓棺套椁,填土封冢,陵前建祠,置守陵园邑二百户。汉宣帝亲自下诏,颂扬霍光“定万世之策以安社稷,天下臣庶,咸以安宁……功如萧相国”,赐谥号宣成侯,册封霍光之侄霍山为乐平侯,以奉车都尉领尚书事。霍光之子霍禹袭爵为博陆侯,霍山之兄霍云为冠阳侯。霍光作为一代权臣,生时极尽荣耀,死后封妻荫子,对他来说可谓善始善终了。

  甘露三年(前51年),宣帝下诏将霍光的相貌画在麒麟阁,以表示思念股肱之意。麒麟阁上霍光俯视着朝廷的风云变幻和政权更迭,俯视着家业的兴衰荣辱,泉下有知,不知会有如何感慨感叹。对他来说,是非功过,就只有交由后人来评说了。

  霍光秉持汉朝政权前后达20年,他忠于汉室,老成持重,而又果敢善断,知人善任,实为具有深谋远略的政治家。他击败上官桀等人发动的政变,废刘贺,立汉宣帝,使汉室转危为安,其政治胆略颇可与萧何相比;他改变武帝末年急征暴敛、赋税无度的政策,不断调整阶级关系,与民休息,使汉代的经济出现了又一个发展时期,这也说明他以国家为重,以民生为重的治国思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