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王夫差是阖闾的儿子还是孙子?阖闾夫差什么关系
趣历史 2014-11-13 11:32:55

  阖闾、夫差两代吴王关系再考:阖闾与夫差是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两代吴王,关于他们的关系,一般的观点认为阖闾是夫差之父,本文通过对史料的分析,提出了历史上阐述他们之间关系的两种不同代表意见:

  一是以司马迁史记》为代表的一般观点即阖闾是夫差之父,第二种是以东汉赵晔《吴越春秋》为代表的夫差是阖闾之孙的观点。通过对《史记》中“阖闾使立太子夫差谓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对曰不敢三年乃报越”一句资料的比较分析,和史料关于齐女的记载。得出结论:夫差为阖闾之孙,而非阖闾之子。

  春秋周敬王五年,即公元前515年,吴公子光弑吴王僚自立,是为阖闾,吴王阖闾被后世称为春秋五霸之一,而在公元前496年,即阖闾十九年,吴伐越,战败于檇李,阖闾被越国大夫灵姑浮以戈击伤,后伤发身亡,夫差在阖闾死后三年伐越,困越人于会稽,报檇李之仇,曾会盟诸侯于黄池,至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灭吴,吴王夫差自刭而亡。而一般所认为的阖闾为夫差之父的观点是否正确,本文进行了一些考证。

  从史料的初步分析来看,关于阖闾与夫差的关系,历史上存有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是以司马迁为代表的“阖闾为夫差之父”的观点,《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记载:“阖闾使立太子夫差,谓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对曰:‘不敢’,三年乃报越。”这里的“使”作命令、派遣或任用讲,“阖闾使立太子夫差”即是吴王阖闾立夫差为太子,“谓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即阖闾对夫差说:“你会忘了是勾践杀你父亲的吗?”“对曰不敢”意思是:夫差说:“不敢忘”;“三年乃报越” 意思为:三年后打败越国,报了杀父之仇。《史记》中的这段话明确地表明了阖闾是夫差之父。汉代郑玄注《礼记注疏》中记述“夫差,吴子光之子”,“吴子光”即为阖闾,韦昭注本《国语? 吴语》也记载“吴王夫差起师伐越,越王勾践起师逆之江,大夫种乃献谋曰,夫吴之夫差,泰伯之后,阖庐之子,姬姓也。”

  另一种意见是以东汉赵晔为代表的,这种观点认为阖闾是夫差的祖父,《吴越春秋》记载“阖闾谋择诸公子可立者,未有定计,波秦子夫差,日夜告于伍胥曰:‘王欲立太子,非我而谁当立?此计在君耳’伍子胥曰:‘太子未有定,我入则决矣。’阖闾有顷召子胥,谋立太子,子胥曰;‘臣闻纪废于絶后,兴于有嗣,今太子不禄,早失侍御,今王欲立太子者,莫大乎波秦之子夫差。’阖闾曰:‘夫差愚而不仁,恐不能奉统于吴国。’子胥曰:‘夫差以爱人,端于守节,敦于礼义,父死子代,经之明文。’阖闾曰:‘寡人从子’,立夫差为太子。”这段资料记述的是:夫差之亲生父亲为波秦,波秦原为太子,阖闾择夫差为太子之时,夫差之父波秦已死,经过伍子胥之谏,阖闾于是同意立夫差为太子。

  首先对第一种观点进行分析,汉代郑玄注《礼记注疏》中记述“夫差,吴子光之子”,“吴子光”即为阖闾;韦昭注本《国语? 吴语》载“吴王夫差起师伐越,越王勾践起师逆之江,大夫种乃献谋曰,夫吴之夫差,泰伯之后,阖庐之子,姬姓也。”皆记载夫差即为阖闾子。而在第一种意见的内部却有不同分岐,分岐就在“阖闾使立太子夫差谓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对曰不敢三年乃报越”这句话上,《史记》表达的意思是:吴王阖闾立夫差为太子,对夫差说:“你会忘了是勾践杀你父亲的吗?”夫差说:“不敢忘”,三年后打败越国。而唐代司马贞的《史记索隠》中记“此以为阖庐谓夫差,夫差对阖庐。若左氏传则云,对曰者,夫差对所使之人也。”司马贞认为《史记》的记载与《左氏传》不符。《春秋左氏传》记载 “灵姑浮以戈击阖庐,阖庐伤将指,取其一屦,还,卒于陉,去檇李七里,夫差使人立于庭,苟出入,必谓已曰:“夫差,而忘越王之杀而父乎?”则对曰:“唯,不敢忘。”三年乃报越。”《春秋左氏传》明确记载的是:夫差使人立于庭中,在夫差出入走过庭中之时,立于庭中之人就会对夫差说:“夫差,而忘越王之杀而父乎?”夫差就会答到:“唯,不敢忘。” 三年后打败越国。按《史记》的描述:阖闾在受戈伤将死的时候才立夫差为太子,并与夫差有一番对话,而《春秋左氏传》明确记载的是:夫差使人立于庭中,在夫差出或入之时,立于庭中之人就会对夫差说:“夫差,而忘越王之杀而父乎?”夫差就会答到:“唯,不敢忘。” 三年后打败越国。从史料与事件发生相距的年代和常理来分析,《春秋左氏传》的记载更具说服力,而司马迁的记载可能是由于对史实资料理解的失误。《史记》关于这一事件记载的失误,最起码说明了《史记》所认为的阖闾与夫差之关系也是值得怀疑的。

  史料上对《吴越春秋》中所述的夫差之父波秦这个人的记载很少,只有在高士奇的《左传纪事本末》以及陈厚耀的《春秋战国异辞》等两本书中提及,且这本书中相关内容都与《吴越春秋》相同,显然是由《吴越春秋》而来。按《吴越春秋》的描述,阖闾有子名为波秦。在清朝李锴撰《尚史》书中记载“十九年,吴伐越句践御之,阖庐伤将指,薨,子夫差即位,吴越春秋,吴王为大子波聘齐女,齐女死,大子亦病死。阖庐谋可立者,夫差告伍胥曰:‘欲立大子,非我而谁?计在君耳。’”李锴认为“吴王为大子波聘齐女”,即齐女所嫁者为波秦。

  唐代陆广微撰《吴地记》载“齐门北通毗陵,昔齐景公女聘吴太子终累注‘阖闾长子,夫差兄也’,齐女丧夫,每思家国,因号齐门”,明代王世贞撰《弇州四部稿》载“孟子所称齐景公涕出而女于吴,按‘所嫁乃阖闾长子,名终累,俱早亡’”,他们都有认为齐女所嫁者为终累。

  《孟子》载有“景公涕出而女于吴”,那么齐景公之女倒底嫁给谁?肯定不是夫差,因为如果嫁的是夫差,这一事实,历史资料上肯定会有一些记载,而所有史料均没有提到齐女嫁夫差之事。那么只能是嫁给了波秦、终累或子山中的一个。这里就涉及到阖闾有几子的问题,杜预在这个问题上也曾有过疑虑,《史记索隠》记“夫差取畨,定六年左传四月己丑,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杜预曰:阖闾子,夫差兄,此以为夫差,当谓名异而一人耳。”这里杜预的观点认为,终累即是夫差,只是名异而实为一人。所以在《春秋释例》中杜预记述“…夫既王,阖闾弟;太子诸樊,王僚子;太子终累,阖闾子;子山,阖闾子;王子姑曹,王子地,太子友,夫差子…”,这里只写明了两个人即太子终累和子山,是阖闾子,而夫差和波秦则不在其列。上文已经论证了终累肯定不是夫差,那确定为阖闾之子的是终累与子山。

  既然夫差不是阖闾子,那么夫差肯定是终累或子山之子。关于子山,也没有相关历史资料的更多记载,据此我们可以初步认为终累就是波秦,那么事实就是这样的:阖闾生了两个儿子,终累(波秦)和子山,终累(波秦)娶齐女生了夫差,而终累(波秦)与齐女俱早死,所以“父死子代”,夫差即位,夫差即为阖闾之孙,这与《吴越春秋》的记载相吻合。通过以上的分析得出结论:阖闾生子终累与子山,终累为太子,终累即《吴越春秋》所说的“波秦”,而齐女嫁终累。生子夫差,太子终累早亡,于是夫差继太子位。夫差非为阖闾子,而是阖闾之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