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光武帝与阴丽华:辗转在政治夹缝中的爱情
趣历史 责任编辑:dengyunqian 2017-12-07 17:37:39 刘询 刘贺 刘弗陵 刘启 刘恭 刘邦 刘彻 刘恒 刘协

阴丽华的地位比郭圣通低,但她得到的宠幸却一点都不少,她也为光武帝生了五个儿子,与郭皇后平分秋色。

  建武九年,祸从天降,阴丽华的母亲邓氏和弟弟阴欣被强盗杀害。阴丽华万分悲痛,至深的哀感改变了容貌。光武帝也很悲伤,令大司空前往阴家慰问家属,并带去了诏书:

  朕微贱之时,娶阴氏为妻,后来因领兵出征,与她分离了两年,幸亏两人都脱离虎口,平安无事。阴贵人有母仪之德,本应立为皇后,但她一再推辞,宁愿屈居妾位。朕欣赏她的谦让,许诺分封她的兄弟。不料未及封爵,母子二人同时死于非命,实在令人悲伤。

  诏书情真意切,当是刘秀自己的文笔,表达了他对阴丽华的深厚感情。刘秀又追封阴丽华的已故父亲阴陆和她的兄弟阴欣,由阴丽华的弟弟阴就继嗣宣恩侯。当灵柩在堂,光武帝又令太中大夫拜赠印绶,一如在国列侯之礼。仪式十分隆重,既表达了对死者的哀悼,也显示了阴丽华在光武帝心中的地位。

  阴丽华从小温顺柔弱,心地仁慈,举止矜持,不喜笑谑。她七岁丧父,在以后的岁月里,每次谈及自己的父亲,她总是潸然泪下。如今年未三十,又失去了慈母,更是悲不自胜。刘秀目睹此情此景,自然会想起自己极其相似的经历,每念及自己少小失恃的艰辛,他总是叹息良久。沉默哀婉的气氛不断加深刘秀和阴丽华之间的感情,两人相知相怜,情真意切,相伴的时间就更多了。

  时间一久,郭皇后感到了莫名的孤单。大丈夫有三妻四妾,本属常事,何况她的丈夫是一国之君。但郭氏也是一个渴望感情的年轻女子,往日的床笫恩爱,和现今的寂寞生活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无数个空床独守的长夜,让她少了女性的温柔,多了无礼的抱怨。她可能不是一个委婉细腻的女人,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挽回往昔的夫妻情意,反而在很多事情上给光武帝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她自视甚高,盛气凌人,总要与阴丽华争一日之长短。

  《后汉书》的作者范晔说:“当夫妇同床、柔情蜜意之时,对方虽有缺点,也能让人欣赏;一旦移情别恋,即使她百般献媚,亦是徒增丑陋。”这样的感情起伏正是光武帝的心理写照。

  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十月,四十六岁的光武帝终于正式下诏,废去郭圣通的皇后之位,立阴丽华为皇后。

  阴丽华时年三十七岁,正值仪态万方的成熟岁月,年轻时代郁郁的神情,已化作一种从容宁静的姿态,眉宇之间流露出慈祥疏朗的神韵,她的心灵、修养和风度,都适合当皇后。

  她个人的沉浮与的命运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但一个君主有一位贤淑的皇后为伴,对于黎民百姓而言,未尝不是一件间接的幸事。阴丽华在简单而又庄重的仪式中当了皇后,朝野上下平静无事。惟有阴皇后的心中,涌起二十年间的沧桑,遥想当年的相逢和相知,谁曾料想今日的荣华。在私语的冬夜,该是胭脂又红,春风又度,幸福的激流淹没了她的心。

光武帝1.jpg

网络配图

  刘秀与阴丽华的福分,在于他们的重情。他们就像一对寻常的夫妇,情洽意美,恩爱无间。从新野相知到垂暮之年,刘秀与阴丽华相伴三十多年,历经风雨,却始终相亲相爱,可谓钟情一生。综观古代历史,历代帝王面对六宫粉黛,千百佳丽,无不卧花栖凤,尽享风流。像刘秀这样深沉专一的感情却是绝无仅有,令人感叹。而阴丽华也以她的贤淑美丽,成为当之无愧的后妃典范。

  春秋之义,母以子贵,子以母贵。郭圣通被废之后,她的儿子刘强仍然还是皇太子,这种尴尬的局面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担忧。

  教授皇太子学习《诗经》的大臣郅恽预感到刘强的处境也将发生变化,他委婉地暗示光武帝不要马上更换太子,在国储问题上务必慎重,他说:“夫妇感情的好坏,就是父子之间也不能勉强,何况君臣之间呢。所以微臣不敢多言。但尽管这样,还是希望陛下权衡得失,不要让天下人来议论社稷。”

  光武帝亦堂皇地表示,自己决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失天下公道。他立即让郭后的次子刘辅从右翊公晋升为中山王,以常山郡并入中山国;作为刘辅的母亲,郭圣通就成了中山王太后

  古代立储制度中嫡长继承的原则是巩固君权的重要手段,“所以重宗统、一人心也”,非有大恶于天下,太子之位不可轻易动摇。如果一个君主因感情的偏爱而轻率地更换储君,那么太子制度也就名存实亡,只要身为皇子,人人可为储君,皇室又如何得以安宁,君权又如何得以稳固。

  建武十九年,易储之事终于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郅恽早就洞察光武帝的心思,他悄悄告诫刘强:若久处疑位,必然上违孝道,下近危殆,不如尽早引咎退位,给光武帝一个台阶,避免出现令人难堪的局面。刘强听从了郅恽的建议,向光武帝提出了退出太子之位、奉养母氏的请求。光武帝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顺水推舟,顺了他的“孝心”,让他退出太子之位,改封东海王,兼食鲁郡。光武帝还在大庭广众称赞刘强的谦让之德,备加安抚。

  与此同时,阴丽华的大儿子刘庄被立为皇太子。

  刘庄原名阳,是光武帝的第四个儿子,生于建武四年。当时刘秀北征彭宠,身怀六甲的阴丽华陪伴在他的身边,在河北的元氏县生下了刘庄。刘庄自小长得十分气派,面容方正,颈呈赤色,据说有尧帝之相,而且他非常聪慧,十岁能通《春秋》之义,是刘秀最宠爱的儿子。

光武帝3.jpg

网络配图

  建武十五年,刘庄被封为东海公,年仅十二;两年之后又晋爵为东海王。由于光武帝的悉心培养,刘庄日益长进,他敬爱师长,内外周洽,颇具文韬武略,对军政之事也很有见识。在光武帝下令度田之后,出现了“河南南阳不可问”的怪异现象,惟独刘庄的分析切中要害,一鸣惊人,足见他智慧超群。

  建武十九年,原武城发生了单臣、傅镇为首的叛乱,将军臧宫率领数千北军精锐及黎阳营的部队围剿叛军,因敌方粮谷丰足,顽强抵抗,官兵死伤众多,久攻不下。光武帝召公卿询问方略,在座之人都以厚悬赏金为上策。又是刘庄别出心裁,想出了一个欲擒故纵的方法:“乌合之众,难以持久,其中必有后悔者,只因陷于重围,无法逃走。不妨网开一面,令其逃亡,逃亡则一亭长足以擒矣。”此计深得刘秀之心,遂令臧宫撤围缓敌,敌众果然散走,汉兵遂乘胜进击,斩单臣、傅镇等叛军首领。此事表现了刘庄的韬略,更坚定了光武帝的决心,让刘庄来继承千秋大业。

  值得一提的是,皇太子刘庄对郭氏家族的态度令人称道。他对郭氏十分孝敬,视若生母,在阴、郭二人之间每事必均,丝毫没有偏向的痕迹。刘庄对自己的异母弟兄刘强也充满了友爱之情,在感情上弥补了郭后母子被废的痛楚,稳定了皇室的内部关系。

  对于自己的妻子郭圣通,刘秀毕竟留有几分旧情,对郭家的三个兄弟也十分照顾,分别封侯晋爵,如郭氏之弟郭况就被封为阳安侯,晋升为大鸿胪,家族丰盛,号为金穴。光武帝几次亲临其第,与公卿、诸侯、亲戚在那里宴饮,赏赐大量的财物。建武二十六年,郭圣通的母亲去世,光武帝亲临送葬,仪式非常隆重,又让郭母与早年过世的丈夫合葬在一起,并追赠了列侯印绶。

  郭皇后退出后宫之后,知道她已永远失去自己的丈夫了。她平静而又寂寞地过了十年,于建武二十八年病故,葬于洛阳北芒。已近垂暮之年的刘秀对郭皇后的怜悯之情油然而生,他诏令郭皇后的外甥郭璜娶了自己的女儿淯阳公主。

光武帝

网络配图

  概括地说,光武帝废后易储之举终究未能摆脱政治婚姻的性质。在战争结束之后,河北集团自行消亡,没有一个出自河北集团的功臣位居高职,郭皇后的政治背景已荡然无存。而阴丽华人到中年还能进封皇后,不仅因为刘秀的感情向着她,还有一个强大的地方集团在支持她。阴皇后所隶属的南阳集团于汉廷举足轻重,可以与之相抗衡的唯有西北集团。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汉历史上,南阳的阴氏、邓氏家族,和西北的窦氏梁氏家族,都分别贡献了二位皇后。这八位皇后正是朝廷中几个官僚集团力量均衡的结果,尽管它们常常此起彼伏,甚至连根拔起。郭皇后是唯一没有遭受幽禁之苦的废后,她已够幸运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