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帝亲手导演了中国史上最早的美人计?
趣历史 责任编辑:Cls 2018-10-29 11:40:53

  黄帝创建的,由该家族三代四个人继承下来的稳固基业——堂堂的华夏联盟,在瞬间落到了外人的手里,这不失为一个天大的遗憾。

  这“篡权者”正是我们的祖先之一——舜帝。那么,他是用什么方法打垮这种牢不可破的家谱继承机制,并且将自己的行为冠冕堂皇化,而以“禅让制”流芳百世的呢?

  仅在此,我们就总结两点,夺取了某个权位,不仅需要技巧,还得需要舆论支持,以便让自己夺权的行为合法化。

  较量:“禅让”遮羞布下的厮杀

  四千年前的某个晚上,茅草宫殿里灯火通明,陶器收藏家尧正在把玩着一个陶壶。该壶制作精巧,壶壁薄如鸡蛋壳,足见制壶之人技艺之高超,心思之缜密。

image.png

  谁也不知道尧是在专心看壶,还是在琢磨制壶之人的心思。这是因为此壶的制作人正是部落长老们竭力推荐的盟主接班人——舜。

  尧与舜之间的较量,或许就像这个鸡蛋壳薄的陶壶一样,蒙上了道德的遮羞布,双方都小心翼翼,生怕将大局弄乱,却又是那么地激烈,招招致命。

  如果舜只具有高超的制壶工艺,并不足让尧心存戒备,甚至暗藏杀机。怪就怪在,舜的才能确实太大了。

  舜出生于与华夏民族齐头并进的东夷族,他的妈妈死得早,从小跟着父亲和后母生活在一起。他的后妈有自己的亲生骨肉,对舜这个外人的孩子自然不待见。

  而舜的亲生父亲是个瞎子,能再娶到老婆,已经是万幸了,能不事事依着老婆?舜从小就受尽世间的磨难,忍受着后母、亲爹,还有弟弟的欺负。但是,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才锻炼出了大智大勇、大慈大悲的舜。

  在十七岁那年,舜自己卷了卷铺盖,正式外出打工了。他没有去繁华的地方,而是到当时最需要开发的地方去了——他去了现今济南市以南的历山。

  在历山开荒的日子,也是舜展现政治才华的绝佳时期。在那里,他遇见了秦朝的创始人伯益,并且吸引了一大批追随者。在处理拓荒者的纠纷中,舜对于破坏规矩的人毫不留情,维持了良好的投资秩序,吸引了更多的人前来开荒。

  但舜并不甘于山大王的生活,他又跑到了中原的雷泽去打鱼,他打到的鱼很多,却也遇到了很多斗争,结果他和抢鱼的人不打不相识,再一次赢得了渔民的爱戴。

  接着,他又开始了陶器工匠的生活。他做出了薄如鸡蛋壳的陶瓷制品,并将此技术无偿传授给其他的人。

  游历天下的经历,使得舜的“粉丝”满天下,遍布于农业、渔业和手工业之中。就连大名鼎鼎的华夏部落长老“十二牧”,也成为了舜的铁杆粉丝。可不,这些长老因此就在尧的御前会议上力荐舜当华夏部落的盟主。

  御前会议的“崭露头角”让舜第一次进入了尧的视野。尧,可以忍受一个杰出的开荒者,也可以忍受一个有才能的渔夫,甚至可以与一个与他有同样爱好的陶器工匠交朋友。

  但是,尧无法容忍学一行,精一行,而且不甘于任何一个行业的舜。拥有广泛群众基础的舜,无疑是自己儿子继承盟主之位的最大障碍。

  如果说御前会议,是舜首先对尧的发难,那么,尧接下来对舜的出手,则是招招致命,却又显得那么温和。尧不愧是一个爱才的盟主,他一把年纪了,还亲自前往历山,调查和考验舜。

  一个早晨,在山东济南的历山里,这两个改变历史的巨人相会了。舜当时正在地里聚精会神地耕田,一头黄牛和一头黑牛拉着犁在前,舜在后。

  也许是出于同情,也许纯属无聊,舜在犁后面拴了一个簸箕。他赶牛的时候,不是用鞭打牛,而是敲击簸箕,用声音来吓唬牛。看见这样的场景,尧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他们开始了第一次攀谈。

  尧问:“耕夫都用鞭打牛,你为何只敲簸箕不打牛?”

  舜拱手以揖,并答道:“牛为人耕田出力流汗很辛苦,再用鞭打,于心何忍!我打簸箕,黑牛以为我打黄牛,黄牛以为我打黑牛,就都卖力拉犁了。”

  舜的绝妙主意,让尧对他的好感剧增。尧觉得这个年轻人将来必担大任,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另外一方面,这个人无疑将成为自己的儿子未来的竞争对手。

  有的看官一定会说,干脆,尧帝趁机杀死他,以除后患。这是多么狭隘的观点啊。尧,毕竟是有道德之人,他是打着寻找接班人这块遮羞布的,此等露骨的手段不能为之。

  另外,舜的身后是强大的东夷,如果杀了舜,定会得罪东夷族,这对于当时陷入水灾的华夏族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于是尧作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那就是,他送给舜大量的牛羊,外带两个美女,一把古琴。这两个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尧帝自己的女儿娥皇和女英。他让舜带着自己送的美女,穿着细葛布衣服衣锦还乡了。

image.png

  尧不可谓不聪明。从表面上看,尧给舜送礼,是爱惜人才的表现,可以为自己博得一个好的名声。其实,这是尧一举几得的计谋。

  一方面,舜的声望与日俱升,让这样一个红人当自己的东床快婿,可确保东夷之地的安宁。另外,自己的女儿不是笨蛋,她们嫁给舜,自然会利用舜和父母、弟弟的矛盾,想法地将舜除掉,为自己的儿子继承华夏盟主扫清障碍。

  最后,即使退一万步,舜真的成了气候,当了华夏盟主,也不算华夏部落联盟到了外人手里,毕竟舜也是自己的东床快婿嘛。

  可不,中国历史上最早,也是最厉害的美人计开始起作用了。舜的爸爸瞽叟和同父异母弟弟象对舜更加憎恨了。在舜小的时候,这些家人就极其地憎恨舜,但他们还没有置舜于死地的打算。

  可当舜带着牛羊、美女回家之后,却屡次遭受父亲兄弟的“毒手”,这与他两个老婆不能没有关系。

  娥皇和女英是尧的女儿,自然是尧的代表。她们就像华夏族驻东夷族的大使一样。她们暗示瞽叟和象,快把舜害死吧。舜死了,舜的财产就归你们了,我们这两个大美女也归你们了。

  舜死于自己人之手,与尧没关系。而娥皇和女英嫁给舜的弟弟,也算是与东夷族的“和亲”,是不会损伤华夏族与东夷族之间关系的。

  这不,瞽叟开始对舜下毒手了。他让舜去修补谷仓的房顶,自己却在谷仓周围铺上干柴。然后,瞽叟点燃干柴,把舜置身大火之中。

  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舜创造性地发明了降落伞,他挟着两个又大又宽的宽边斗笠,像鸟儿张开了两只翅膀,从高高的谷仓顶上飞了下来,逃过了这一劫。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瞽叟让舜去挖井,等他挖得够深的时候,瞽叟和象就一起往井里填土,想把舜给活埋了。

  瞽叟和象干完这一切,以为大功告成了,他们就拍拍身上的灰尘,开始瓜分舜的财产了。瞽叟得到了舜的牛羊,而象却一下子抱住了经常和他眉来眼去的娥皇和女英。

  “这下好了,没了舜,我可以和这两个小美人儿长相厮守了。”象得意地吻着美人的脸蛋,弹着舜的古琴,高兴之极。不料,此时一双粗糙的手却拍在了象的肩膀上。

  “谁呀?”象生气地回头一看,好像见到了鬼魂,“我的妈呀,大哥,你怎么又回来了。”象吓得瘫倒在地。舜,竟然又活了。

  原来,在打井的时候,舜就留有一手,在井边挖了一个通向外边的暗道,父亲与兄弟填井的时候,舜就从暗道里逃了出来。

  但舜没有马上回家,他倒要看看,父与弟在他死后到底要干些什么?不料,他的老婆和财产都被父和弟给霸占了。他能不气愤吗?

  仅仅在部落联盟中培育党羽,对于舜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结交更多有实力的人。正如前文所叙述,尧以及他的祖宗担任部落盟主过程中所树立的敌人众多,这些敌人与舜有着推翻尧的共同目的,极有可能成为舜的同盟。

  话说尧帝的祖父颛顼的后代有八大贤人,被称为“八恺”,势力很大;尧的老爸帝喾的后代中也有八大贤人,被成为“八元”,他们的势力也不小。

  这些人都具有继承黄帝家族所创立的华夏民族的资格,所以,帝尧对这些人深怀戒惧,处处打压,害怕这十六家族对自己的统治形成威胁。这十六族因为没有出头之日,也备感郁闷。对于这么好的同盟军,舜能放过吗?于是他主动向这十六族发出了信息。

  如果按照现代西方政党制度,尧家族属于执政党,而这十六家族则属于在野党。尧非常糊涂,不懂得联合在野党,不知不觉就孤立了自己。而舜将这些在野党团结起来,其力量足以撼动执政的尧了。

  这十六族中的任何一家都是黄帝的后裔,都代表着正统,而尧却是篡夺哥哥的位置而当上盟主的,合法性都值得怀疑。

  担任司徒一职的舜帝,拔擢了这十六族中人,让“八恺”主管土地,让“八元”主管伦理教化。通过这十六族,舜掌握了华夏联盟的经济政治命脉。另外,舜经营多年,朝堂上已无反对之人。更重要的是,虽然尧不太情愿,但他却是合法的继承人。

image.png

  篡位吧!舜!

  不急不急,舜必须对尧十分地尊敬,他和尧的所有斗争都是在一块遮羞布下展开的。这块遮羞布就是“尧深明大义,禅让盟主之位给舜”。他们俩人的斗争是不能撕破这块遮羞布的,谁先撕破,谁就倒霉。

  尧的篡位,就是明显撕破遮羞布的行为,这是不得人心的。其实,舜是不需要撕破遮羞布的,他已经实质上控制了华夏联盟的所有权力了。

  三年后,舜教唆百官造反,八十九岁的帝尧不得不让舜摄政。摄政的舜,离真正当权仅仅一步之遥了。此时不排除异己,何时排除?

  在摄政的位子上,舜逐步开始行动,属于尧的那班人全部被“清除掉”了。譬如,重臣驩兜被流放到南方的崇山,蚩尤的后裔三苗被流放到西方的三危山,禹的父亲被流放到东方的羽山,等等。

  尧对舜的做法是不满的,他和他的儿子丹朱正在招兵买马,准备将舜帝这个黄帝家族的外人赶走。尧,毕竟是一代盟主,而且仍未退位,其号召性也是不容小看的。此时,舜如果不采取断然措施,其后果将很严重。

  舜立即秘密地囚禁了尧和丹朱父子俩。在囚禁地平阳,女婿舜与老丈人尧见面了。

  “我想见一见我的儿子丹朱和亲戚。”尧说。

  “我傻啊,我刚刚扣下了丹朱的勤王之师,如果让你和他见面,他又想办法夺我的权力了。”舜终于说了实话。

  “那么,你要逼我做什么呢?”

  “不做别的,继续你的承诺,把那块遮羞布变成真实的。你扮演一个英明的盟主,抛弃你的儿子,选择我作为华夏部落联盟的头头。”

  “你……” 尧气得说不出话。

  “其实也不用劳累你,你的大印在我这呢。我盖上你的大印,就算你同意了。”舜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平阳。

  过不久,可怜的尧就郁闷地死在了平阳。

  在丧礼上,舜哭成一团,他执意要为尧守孝三年,看上去比尧的亲生儿子还要孝顺。倒是尧的亲生儿子丹朱还在舜的控制之中,哪敢随意哭泣,害怕哪一天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了。

  守完孝,百官都劝说,舜啊,尧深明大义,觉得自己的儿子无能,一直培养你当盟主,现在你坐这个位子吧。舜则说,不急不急,还是让丹朱坐吧,他毕竟是尧的儿子啊。

  可丹朱哪里敢坐,他自己现在连性命都没有保障。就这样,舜推辞了好久,不得已,坐上了盟主的位子。

  那时候,起源于尧时代的洪水一直没有彻底解决。洪水淹没了大半个中国,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尧任命的水利部长鲧治水不利,只知道堵塞,水越堵越多,结果终于泛滥了。这是横在舜面前的一大难题。

  意气风发的舜处理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人,他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时的“水利部长”鲧。治水不利,就该杀嘛。更重要的是,鲧就曾经反对舜继承尧的位置。

  不料,鲧的儿子大禹主动请缨,想去治水。“没想到,这孩子挺有骨气,那就你去吧,你要是治不了,照样杀你。”舜恩准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舜认为,他的这第一把火烧得够厉害了,一定为他树立了威望。殊不知,他的这把火其实是为他自己烧的。

  若干年后,他所做的一切又重演了,只不过他扮演的是“尧”这个角色,大禹利用他的方法,将他彻底打败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