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慎言文言文原文翻译,张慎言,字金铭,阳城人

  张慎言,字金铭,阳城人。祖升,河南参政。慎言举万历三十八年进士。除寿张知县,有能声。调繁曹县,出库银籴粟备振,连值荒岁,民赖以济。泰昌时,擢御史。逾月,熹宗即位。时方会议三案,慎言言:“皇祖召谕百工,不究张差党与,所以全父子之情;然必摘发奸谋,所以明君臣之义。至先皇践阼,蛊惑之计方行,药饵之奸旋发。崔文升投凉剂于积惫之余,李可灼进红丸于大渐之际,法当骈首,恩反赐金。谁秉国成,一至此极!若夫鼎湖再泣,宗庙之鼎鬯为重,则先帝之簪履为轻。虽神庙郑妃且先徙以为望,选侍不即移宫,计将安待。”无何,贾继春以请安选侍被谴,慎言抗疏救之。帝怒,夺俸二年。

  天初,出督畿辅屯田,言:“天津、静海、兴济间,沃野万顷,可垦为田。近同知卢观象垦田三千余亩,其沟洫庐舍之制,种植疏浚之方,犁然具备,可仿而行。”因列上官种、佃种、民种、军种、屯种五法。又言:“广宁失守,辽人转徙入关者不下百万。宜招集津门,以无家之众,垦不耕之田便。”诏从之。尝疏荐赵南星,劾冯铨,铨大恨。五年三月,慎言假归,铨属曹钦程论劾,诬盗曹县库银三千,遂下抚按征脏,编戍肃州。

  庄烈帝即位,赦免。崇祯元年起故官。会当京察,请先治媚珰者附逆之罪,其他始付考功,报可。旋擢太仆少卿,历太常卿、刑部右侍郎。谳耿如杞狱,不称旨,并尚书韩继思下吏,寻落职归。久之,召为工部右侍郎。国用不支,廷议开采、鼓铸、屯田、盐法诸事。慎言屡疏陈奏,悉根本计。大学士杨嗣昌议改府州县佐为练备、练总,慎言以更制事大,历陈八议,其后卒不能行。由左侍郎迁南京户部尚书,七疏引疾,不允。就改吏部尚书,掌右都御史事。

  十七年三月,京师陷。五月,福王即位南京,命慎言理部事。上中兴十议:曰节镇,曰亲藩,曰开屯,曰叛逆,曰伪命,曰褒恤,曰功赏,曰起废,曰惩贪,曰漕税。皆嘉纳。时大起废籍,慎言荐吴甡、郑三俊。命甡陛见,三俊不许,大学士高弘图所拟也。勋臣刘孔昭,赵之龙等一日朝罢,群诟于廷,指慎言及甡为奸邪,叱咤彻殿陛。给事中罗万象言:“慎言平生具在,甡素有清望,安得指为奸邪?”孔昭等伏地痛哭,谓慎言举用文臣,不及武臣,嚣争不已。又疏劾慎言,极诋三俊。且谓::“慎言当迎立时,阻难怀二心。乞寝牲陛见命,且议慎言欺蔽罪。”慎言疏辨,因乞休。万象又言:“首膺封爵者,四镇也。新改京营,又加二镇衔,何尝不用武。年来封疆之法,先帝多宽武臣,武臣报先帝者安在?祖制以票拟归阁臣,参驳归言官,不闻委勋臣以纠劾也。使勋臣得兼纠劾,文臣可胜逐哉!”史可法奏:“慎言疏荐无不当。诸臣痛哭喧呼,灭绝法纪,恐骄弁悍卒益轻朝廷。”御史王孙蕃言:“用人,吏部职掌。奈何廷辱冢宰。”弘图等亦以不能戢和文武,各疏乞休,不允。

  甡既不出,慎言乞休得请,加太子太保,荫一子。山西尽陷于贼,慎言无家可归,流寓芜湖、宣城间。国亡后,疽发于背,戒勿药,卒,年六十九。

  慎言少丧二亲,鞠于祖母。及为御史,讣闻,引义乞归,执丧三年以报。

  子履旋,举崇祯十五年乡试。贼陷阳城,投崖死。事闻,赠御史。

image.png

  【译文】

  张慎言,字金铭,阳城人。祖父张升做过河南参政。慎言考中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初任寿张知县,就以才干过人出了名,后来调到繁曹县以后,他拿出库银收购稻米准备赈灾,后来连续几年繁曹县收成不佳,百姓靠这些米才渡过难关。

  泰昌年间,慎言升任御史。过一个月,熹宗即了位。当时朝廷正在集中讨论“三案”,慎言上书说:“皇祖神宗皇帝召集群臣百官,告诉大家不要追查张差的同伙,这是为了保全父子之间的情义;但是务必揭发他们的阴谋,是为了显示君臣之间的大义。到先皇帝光宗即位后,这边正在煽风点火,那边立即实施了药饵的奸计,先是由崔文升趁先皇帝寒积无力的情况下投了泻药,然后由李可灼在先皇帝性命垂危之际进献红丸。按理对他们应依法分尸,朝廷却赏给金银以示恩奖。是谁在掌握国家政权,竟然弄到这步田地?至于鼎湖掉两次眼泪,力陈宗庙祭祀应看作大事,就把先皇帝的性命当成小事,实在不像话。另外就是神宗的郑贵妃尚且先搬出正宫树立朝廷的威望,选侍不马上移宫,打算怎么样呢?”不久,贾继春因为请求另外安置选侍受到贬官处分,慎言上书抗言论救。熹宗恼了,扣发他两年俸禄。

  天启初年,慎言外出管理京城郊区屯田,他上书说:“天津、静海、兴济一带沃野万顷,都可以开垦成良田。近年来同知卢观象开垦了三千多亩,他所规划的沟洫、房舍布局方法和种植、引水灌溉方法都现成地摆着,可以依照推行。”进而慎言又列出官种、佃种、民种、军种、屯种五种办法。又说,广宁失守后辽东人民辗转迁移,入关来的人不下一百万。应该把他们召集到津门来,用这些无家可归的人们耕种这未曾开垦的土地。朝廷下诏同意了。慎言曾经上书推荐赵南星,弹劾冯铨,冯铨极为恼恨。五年(1625)三月,慎言请假回去后,冯铨嘱咐曹钦程上书弹劾他,诬陷他盗取了繁曹县的三千库银,于是朝廷下令抚按官追赃,慎言被编排到肃州充了军。

  庄烈帝即位后赦免了慎言,崇祯元年(1628)起复他官任原职。当时恰好要考核京官,慎言上书请先惩办追随阉党的人的附逆之罪,再把其他人交付考功,庄烈帝批示同意了。慎言不久升任太仆少卿,又先后做太常卿、刑部右侍郎。在审理耿如杞一案时没能让庄烈帝满意,慎言和尚书韩继恩一道被打入监牢,不久他被罢官还乡去了。很久以后,朝廷又召他回朝当工部右侍郎。当时国家财用不足,朝廷讨论要开采金银,铸造货币,开展屯田,改革盐法等,慎言屡次上书评论,所谈到的都是国家的根本大计。大学士杨嗣昌主张改府州县佐为练备、练总,慎言认为改革制度一事关系重大,前后奏进八篇论议,后来这一改革终于没能实施开来。慎言以后由左侍郎升为南京户部尚书,他七次称病辞谢,朝廷都不允许,并就此让他改任吏部尚书,掌管右都御史的事务。

  十七年(1644)三月,京师失陷。五月,福王在南京即位,让慎言办理吏部事务。慎言上书讲了中兴十议,分别是:节制兵镇,亲近藩王,开辟屯田,惩治叛逆,驱除伪官,表彰烈士,论功行赏,起用废籍,严惩贪污,清理漕税。福王都高兴地采纳了。当时朝廷大力起用废籍,慎言推荐了吴生生、郑三俊。朝廷命令吴生生觐见,三俊不许,这道命令是由大学士高弘图起草的。勋臣刘孔昭、赵之龙等人一天在罢朝以后在朝堂上聚众吵闹,把慎言和吴生生指斥为奸邪,他们喊叫的声音响彻殿堂。给事中罗万象说:“慎言平生经历明白无余,吴生生一贯出名地清廉公正,怎么能把他俩指为奸邪呢?”孔昭等人爬在地上痛哭,说慎言推荐使用文臣,没推荐武臣,继续吵闹不停。又上书弹劾慎言,极力攻击三俊,并且说:“慎言在大家迎立陛下时阻拦此事,阴怀二心。请停下让吴生生觐见的诏命,并讨论处理慎言蒙骗陛下的罪过!”慎言上书为自己辩护,并请求离任。万象又说道:“首先受到封爵的是四镇大将,最近改革京营后又给两镇大将加了官衔,何尝不是重用武臣呢?近年来选用封疆大臣的办法,先帝往往对武臣宽大,武臣报效先帝的在哪里呀?祖宗的规矩把起草诏书的权力交给阁臣,把参与驳议的权力交给言官,没听说过给勋臣以检举的权力。假使让勋臣兼领检举权,文臣能不被赶尽吗?”史可法进言道:“慎言的上书和推荐无不恰当。那些大臣痛哭喧闹,灭绝法纪,倘若对他们让步,恐怕今后骄兵悍将会更加轻视朝廷。”御史王孙蕃说:“用人是吏部的职权。那帮人怎么能在朝堂之上欺负吏部尚书呢?”弘图等人也因为不能协和文武,分别上书请求离职,福王不答应。

  吴生生既已受阻难以出仕,慎言请求离休得到批准,朝廷给他加官太子太保,荫封他一个儿子为官。当时山西全部沦失在贼寇手里,慎言无家可归,就流落在芜湖、宣城一带。南京覆亡后,他背上长出疽疮,谢绝用药,死掉了,终年六十九岁。

  慎言从小死了父母,由祖母抚养成人。等到他当御史时祖母的丧报传来,他按照给父母守丧的道理告假回乡,为祖母守了三年丧礼,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慎言的儿子履旋考中崇祯十五年(1642)乡试。贼寇打下阳城时,他投崖自尽了。事情给朝廷知道后,朝廷追赠他为御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