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续娶的正房妻子 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吴月娘简介

  吴月娘是中国古代长篇小说《金瓶梅》的主要人物形象之一。她是西门庆续娶的正房妻子,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

image.png

  吴月娘生得面若银盆,眼如杏子,举止稳重,持重寡言。是整部《金瓶梅》中唯有的恪守封建社会对妇女的道德准则“三从四德”的正经女人。

  人物分析

  吴月娘是西门庆的正妻,一家的主妇,贯串始终的重要人物。

  然而,她又是历来《金瓶梅》人物评价中分歧最大的一个形象。崇祯本批评她具“圣人之心”,是一个“可敬”的贤德之妇(第六十一回);而清代的张竹坡一反常态,效金圣叹攻击宋江的故伎,处处指摘她奸诈、贪婪、愚顽及纵容丈夫做坏事等等,竟论作全书中最坏的一个女人。时至今日,不少人还是把她看作是“一个阴险人物,只是披了一张假正经的画皮而已”。

  人物经历

  大家闺秀

  吴月娘是西门庆的正房大娘,她在《金瓶梅》中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主角。

  吴月娘算是一位官家小姐,知书达理,细挑身材,圆月形的白脸,很可爱的感觉。细细的眉眼、樱桃小口,很符合当时的审美标准。另外,她的生日也被定在阴历八月十五上,八月十五中秋节是个万家团聚的日子,可是按苏东坡的词来讲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一句此事古难全,从反面道出了吴月娘的生活悲剧。她必然是家、人、情三者难全,最后一个人的下场。这就是作者给她八月十五生日的一个绝妙安排。

  知书达理

  在小说的第一回中,书中描写月娘说她善良贤惠,夫主面上,百依百顺。真的这样吗?作者巧妙的借西门庆欲与一帮无赖结义之事借月娘之口规劝道:“你也不要理这起人,有个什么用处,我劝你把那酒也少吃几口,多照顾一下家行不?”几句不冷不热含着讽刺的话就把这位“夫主面上,百依百顺”的“贤妇”的内在形象活脱脱的塑造出来了。

image.png

  吴月娘说话西门庆虽然不大爱听,但是总会给这位正房大娘一点面子的。这个家庭表面上的和谐仍要维持的。吴月娘本人当然也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她说话很少,表面上给人温和柔婉的感觉,实际上她一刻不停的在思考。也许,她自己尚未意识到思考的结果如何,可是,书中真实的生活氛围却让月娘在不断的思考的同时也得到了人生的答案。

  妻妾明争暗斗

  潘金莲第一次嫁到西门府中,吴月娘礼貌的接待了她。当月娘第一次目睹武大郎的妻子时,竟被金莲的美貌与掩饰不住的风骚与刻薄而震惊,这促使她对金莲产生了警惕。虽然表面上他们很亲热,甚至对金莲称呼她自己的小名“六姐”。但是在内心中,经过周密的思考,她觉得金莲是自己的敌人,是会与自己争大娘地位(至少是争夺西门庆专宠权)的一位劲敌,所以月娘这位“贤大娘”事事与金莲明争暗斗。有一次,西门庆因为娶李瓶儿的事感到棘手,回家骂了金莲几句,金莲不服,又哭又闹,月娘狠狠的骂了金莲,金莲不敢争辩,反要讨好月娘。事后,金莲怀恨报复月娘,致使西门庆与月娘开始冷战。这又促使吴月娘对于眼前的处境开始认真的思考,她的心里当然希望西门庆与自己和好,但这难以做到,无奈之下月娘每天半夜到院中焚香祈祷,故意让西门庆看到,使之成功的回心转意,复宠于自己。

  显魄力,统“后宫”

  月娘的心机可谓深矣。她牢牢的掌握着西门府大娘的地位,任你风浪迭起,我亦稳坐钧船。这样一种生活的细致与周密的思考,不是一般人能够完美的做到的,而吴月娘恰恰做到了。

  吴月娘的心机与思考还表现在她在财权的掌握中。清河县富婆李瓶儿的财产在西门庆的游说下,都转移到西门家,而月娘恰在此时站出来,定要把财产全部放在自己的内房中,这种心机是谁都不曾预料的。月娘在此可谓用心良苦,你财要到了我手,你人就得听我的话,否则别怪我翻脸。果然,李瓶儿后来作为六娘嫁到西门府的时候,月娘仍旧没有归还李瓶儿的私产,直到李瓶儿病死西门庆家,人刚死,月娘就趁大家不注意拿到了钥匙,这笔巨额的财富最终还是落到了吴月娘自己的手中。

image.png

  周旋于五位娘中,吴月娘运用心机处理争端,运用的炉火纯青,恰到好处。西门府中六位娘外加收用过的丫头(发生过性关系的丫头,称为通房丫头,可当半个主子看)不下四五个,与她们相处非常难,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十几个女人呢?还不得四五台戏呀。可是吴月娘这位总导演,却能巧妙的把矛盾化解。甚至一打一拉,对于帮派的瓦解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故西门府的娘们表面上在西门庆活的时候(除了与潘金莲发生一场恶斗),基本上未有大的冲突,尚能维持一种大家庭的氛围。

  处心积虑想母凭子贵

  封建时代大家庭中生个男孩母以子贵,一步登天。这是多少大家正房偏房梦寐以求的事啊。吴月娘身为大房大娘生子承家,固其大房永不失宠,当然也不会例外了。

  吴月娘共怀孕两次。第一次小产了,是个男孩,心里当然无比悲伤。但是她不愿张扬此事,并且因此警告过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三娘孟玉楼不许她声张,孟玉楼嘴上答应下来,心中不解,其实她哪里知道大娘的深思熟虑呀。第一,小产会被小妾们笑话,自己的苦反成别人的笑料,聪明的月娘不会这么做的。第二,西门庆得知后,会恨自己(因为孩子是西门家的,尤其又是男孩)。我们当然无从知道月娘内心深处的隐痛,但此时的月娘似乎不自觉的已经陷入了一种对于人生的细致思考中。

  第二次月娘怀孕,是经过月娘自己精心安排的。自从小产之后,几年当中月娘不曾再度怀胎,而恰恰此时,六娘李瓶儿却顺利的产下西门庆的第一个儿子——西门官哥。西门庆当然对李瓶儿恩爱有加,更兼着雨露仍频。一家子的重心全部集中到李瓶儿房中去了。这又引起月娘的恐慌,她极怕李瓶儿成为正房,自己将失去大娘的架子,赶上拍李瓶儿的马屁,虽然是打着爱护孩子的旗号。

  月娘的这个举动,果然感动了西门庆在内的众多女人,大家都被月娘的“贤惠”所折服。但是月娘的处心积虑的思考还是被另外一位冰雪聪明的人给识破了,她就是西门庆的五娘——潘金莲。

  李瓶儿的孩子受到大娘吴月娘异乎寻常的关心,李瓶儿感激不尽,然而这一切都瞒不过金莲的眼睛:“我的眼睛里不揉沙子”,这是金莲时常挂在最边的话。的确,金莲冷眼明了吴月娘这种怕李瓶儿抢班夺权的阴暗心理,更知晓吴月娘的那对西门官哥错综复杂的情感,于是快嘴的金莲还是在一次看到月娘在李瓶儿房中看孩子的时候,忍不住对三娘孟玉楼说出了怨恨:“你说这位大姐姐,自己个生不了孩子,便去贴死人家的孩子,谁不知道她安的什么心?可自己说谁的孩子谁心疼,做儿的都向着亲娘,你冷脸去硬贴热屁股,臊死你也白搭。”不想这些损话恰恰被刚从瓶儿房中出来的月娘听了个不亦乐乎。月娘当时勃然大怒想去骂金莲一顿,可转念又一想,这样一来,不过是呈了潘金莲的脸,于自己除了生一场气外,毫无所获。想到这,月娘忍气回房,心里说:我因无儿受到这样的侮辱,赶明我一定生出一个来羞羞这些淫妇的X脸。当天晚上,老尼姑薛师傅对月娘说:“你也赶紧生一个吧,不拘男女,是自己个的。六娘的儿子再好,还是小妾养的,您生一个正宗的,根红苗子,别人比不得。十个星星当不得一个月亮啊。”

  月娘闻听此话,随即请薛师傅送来生胎药,捡了个壬子日吃下去。不多久,还真的暗结珠胎了。

  可是这个孩子生的太不是时候了,正是西门庆纵欲身亡断气之时,吴月娘也腹痛阵阵,孩子也呱呱坠地了。可怜西门庆没有看到孩子的降生,这是一位遗腹子,吴月娘含泪给孩子取名西门孝哥。

  西门之死及其家族的败落

  西门庆死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塌了。西门府中陷入了一场从未有过的空前危机。以前西门庆活着的时候所蕴藏着的潜在危机,在这一刻次第爆发出来了。这一下又促使月娘开始对生活的严重思考,还没来得及拿定主意,形势就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西门庆一死,吴月娘把李瓶儿的画像遗物等统统烧掉,以解以往心头恨。二娘李娇儿听了桂姐等人的话:你我院中人家,弃旧迎新为本,趋炎附势为强,不可错过了时光,闹了一场改嫁走了。潘金莲的心腹丫头春梅、玉箫、绣春、兰香、迎春也被月娘打发走,西门庆的伙计们趁火打劫,欺负月娘是女流之辈以前与西门庆称兄道弟的那些人也冷眼相待爱理不理,家人仆妇次第闹事,无奈之中,月娘也将他们轰走,早被月娘视为眼中钉的五娘潘金莲因与女婿陈敬济通奸,也被月娘俩个箱子,一张抽替桌儿,四套衣服,几件钗梳簪环,一床被褥,他穿的鞋脚(玉楼又私送了一对金碗簪子,一套翠蓝段袄、红裙子。小玉悄悄送了两根金头簪儿)赶走了。四娘孙雪娥、三娘孟玉楼接连改嫁与逃跑(拐财)。

image.png

  西门庆家迅速走向败落。

  昔日主仆角色互换

  她在亲自下厨的时候思考(以前四娘孙雪娥下厨,月娘不管),独自做女工的时候思考,帮下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杂事时思考,独自一人坐在清冷的上房时思考。但是,这个时节的思考还仅仅停留在物是人非时的思考,春梅从一个被扫地出门的丫头摇身一变成了得宠的小妾:月娘和玉楼众人打僧房帘内望外张看,怎样的小夫人。定睛仔细看时,却是春梅。但比昔时出落得长大身材,面如满月,打扮的粉妆玉琢,头上戴着冠儿,珠翠堆满,凤钗半卸,上穿大红妆花袄,下着翠兰缕金宽斓裙子,带着丁当禁步,比昔不同许多。命运就是如此爱捉弄人。

  渡子脱离苦海

  仅仅几年过后,金国军队杀近清河县,此时的月娘业已感到国破家亡的恐惧,当她带领唯一儿子西门孝哥逃难到城外的永福寺中,而寺里普静长老要渡自己唯一的儿子西门孝哥出家时,吴月娘真的感到世界的末日似乎已经降临了。

  经过长老点拨,西门孝哥竟愿意出家,这也使月娘震惊。在孝哥跟长老云游天外的时候,月娘回到了家中,幸好家中尚未被破坏,月娘从新开始了生活。当然,这种生活是不平静的。

  经历万千险难后的自我蜕变

  不平静源于对生命的思考。当吴月娘坐在曾经是欢声笑语的上房时,无语一人的寂寞。当月娘走进曾经是鸟语花香的花园时,荒草埋径的凄凉。她的思考已经从个人的恩怨得失、悲欢离合、生死两隔之中悟出了生命的价值所在。从死守家财到后来赈济乡里,从哀痛出家的孩子到毅然的把西门庆的大小厮玳安认为义子继承西门家业,她的对于生命的思考已经得到了升华。她明白了,只有快乐而平凡的人,勇敢的面对现实面对生活,认真的走完自己的快乐一生,这才真正实现自己的生命的价值,完成了对于生命的思考。

image.png

  主要剧情

  《金瓶梅》的文笔基本上是是无非”的“纯客观叙述”,对于众多的人物在描写中很少流露出褒贬臧否,然而对吴月娘则是一个例外,这是该书不加掩饰地给予肯定甚至赞美的人物。在该书作者笔下,西门庆在世时,她不参与争夺“同房”的“战斗”,还常在众小老婆的“热战”中起些制衡、润滑的作用,其前提则是照顾西门庆的身体、维护西门大家庭的整体利益,所以尽管那些小老婆以及家下仆妇人等多是些难缠的货色,终究还是能被她慑服,而西门庆虽一度与她关系紧张到不过话的地步,到头来也还是觉得这个大家庭里不能或缺她这样一个主妇,她在一般情况下,对西门庆的恣意胡闹尽量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但在关键时刻,她却敢于放言直谏,数落得西门庆哑口无言。西门庆暴亡后,她勉力维护支撑大家庭,虽终不免败落凋零,但她算是弃逐了该弃逐的,保留了该保留的;在“大闹碧霞宫”等情节里,著书人以夸张的手法,表现她临危不拒、坚贞不惧,把对西门庆和残留的大家庭的操守,保持到生命最后关头。这是一个恪守着封建社会“三从四德”礼教规范的女性形象。这样的女性在那样的时代和社会环境中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并非作者的理想化产物。她的性格基本上是含蓄蕴藉的,但有时她也流露妒意,有时辞锋锐利,有时语带双敲,特别是关乎到她的“正房”尊严与地位、利益时,她处事果断,寸土不让,这些刻画都令人感到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可触摸形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