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女诗人之薛涛:原来烟花那么凉!

  大家好,这里是趣历史小编,今天给大家说说唐代女诗人薛涛故事,欢迎关注哦。

  总觉得薛涛是心有不甘的——论美貌,不知胜过寻常女子多少;论才情,又不知让多少男子汗颜。但偏偏她是个女子,还是个没有家世可以依靠的女子。况且唐朝再开放,终究也还是男人的天下,所以纵然她惊才绝艳,历史留给她的舞台终究只是那么一块。有人说薛涛还是做官妓的好,不然做个深闺妇人实在对不起她的才华,而寻常男子也配不上她,想来而言也确实没有比这更好的归宿。

image.png

  陈曼蓉 薛涛造像

  薛涛,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人。幼年随父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通晓音律,多 才艺,声名倾动一时。 16 岁入乐籍,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定居浣花溪。韦皋曾拟奏请朝廷授以秘书省 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 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之为“女校书”。薛涛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

  梧桐诗谶

  据说她八岁那年,她父亲薛郧看庭中有一棵梧桐树开得茂盛,便以“咏梧桐”为题,随口说出“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两句,让薛涛来续答,试她才华。薛涛应声而吟:“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亲听了,除了讶异她的才华,更觉得这是不祥之兆,女儿今后恐怕会沦为一个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薛涛后来果然成了官妓。或许这就是命运,有哪个女人不想凤栖梧桐,俯饮醴泉,但命运的河流终究还是使她泅渡至此,不得翻身。

  才扫峨眉

  薛涛的才情美貌名动蜀中,历任蜀中节度使都对她既爱慕又尊重。最先赏识薛涛的是名臣韦皋。韦皋听说薛涛诗才出众,就把她召来,要她即席赋诗,薛涛即席写下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从这首诗可以看出薛涛和其他女人的不同,她的眼界不放在小情小爱上,而是像个男人一样的在思考,在审视。她不囿于自己狭小的天地,放眼到了整个天下——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别人看到的事朝朝暮暮,雨雨云云,她看到的是贪色误国,山河易主。有才、有貌也许不算稀奇,难得的是有胸襟和气度。

  她和韦皋的恋情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一个是当朝名将,文武双全;一个是蜀中名妓,惊才绝艳。于是薛涛就成为了他的秘书,情人,知己。后来韦皋上书朝廷,让朝廷下旨封她做真正的“女校书”,奈何封建教条,终是作罢,但薛涛的声名却因此更加响亮。

  十离非离

  随着她的艳名远播,薛涛似乎有点“得意忘形”,出门有车相随,达官贵人为了求见她,纷纷送她钱物,她不拘小节,全都照单收下,却又不私藏,悉数上缴。这一定是薛涛最幸福的一段时间,不用颠沛流离,不用仰人鼻息,活的肆意而潇洒。但就在这个时候,韦皋越来越看不惯她的行为做派,吃起了醋,一生气将她由官妓降至营妓,送往松州边地“慰问”军士。

  薛涛被这一棒打醒了,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处境,她的才是韦皋发现的;她的名是韦皋捧起来的;她的一切都是依仗他的。现在,她惹恼了他,他要“下放”她到一个边远之地。她心里一定很委屈,她曾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但最后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别人手里的玩物,随时都能丢弃。为了挽回韦皋,她写下了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 这十首诗是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韦皋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的手、厩、笼、巢、池、臂、亭、台。只因为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汗香枕、明珠有微瑕、鱼戏折芙蓉、鹰窜入青云、竹笋钻破墙、镜面被尘封,所以引起主人的不快而厌弃。

  用现在的话更像是说:我知道我做错了,离开了你,我处境艰难,什么都不是,十足地一封认罪书。太谄媚,失却了她诗里原有的气节。然而仅就离别而言,薛涛的构思算得上新巧,着眼的都是身边事物,不惊不奇,写诗最难得的就在于能把身边寻常事物写得曲折动人,薛才女娓娓写来如泣如诉,难怪韦皋看过以后立刻派人把她追回来,两人和好如初。我们不能说她这样做是错的,她不能也不敢说出——锦水汤汤,与君长绝的话,她的未来是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的,她输不起。世人多是委屈的,只是依附与人的姿态不同罢了,像一园盆景,多被人剪去枝蔓,拗断筋骨,摆弄成喜欢的模样。只是有的血泪见得,有得见不得,深埋土底。

  痴心错付

  在韦皋死后四年,她等来了元稹。这一年她四十岁,整整比他大十岁。

  提起元稹,多数人会想到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觉得能写出这样诗句的男人定然很痴情。但我们知道,他不仅不是,反而始乱终弃,喜新厌旧。正式娶妻之前,他就抛弃过一位叫莺莺的女子。二十一岁时,元稹与一远亲家的少女崔莺莺相爱,于后花园私定终身,莺莺曾赠玉环给元稹,并痴情嘱咐,说“玉取其坚润不渝,环取其始终不绝”,既表明自己忠贞不贰,也期待元稹不要辜负她,哪知元稹进京后,就断了与莺莺的联系,娶了三品大员韦夏卿十九岁的女儿韦丛为妻。元稹玩弄崔莺莺,丝毫不感到歉疚,甚至还对这次艳遇津津乐道,在《会真诗》里,卖弄“身体写作”。

  但这并不妨碍薛涛爱上他,他风流倜傥,且一章一句出,无胫而走,疾于珠玉”,他的诗歌走俏,比珠玉转手还快。所以,在大诗人元稹面前,她忽然变低了,低到了尘埃里。“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就是薛涛对那段甜蜜时光的浪漫回忆。

  曾经沧海

  浪子的心,从来不会为谁而停留,元稹也是如此,他甚至没有当面告别,只留下一首诗给她,说她蛾眉秀美如卓文君,口才与文采都好,“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并发誓说:“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言下之意,我要走了,走得远远的,但是我会想你的。薛涛是何等聪明的女子,她终于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终于明白双宿双飞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最后的她身着道服,终了一生。

  薛涛总让我想到“蜉蝣 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这两句诗。世人说起她,会想到她在浣花溪上,自造桃红色的“薛涛笺”;会想到她当年她“万里桥边女校书”之名。但不管有怎样的盛名,在那样的时代,她也不过是一只身不由己的蜉蝣,纵是衣裳楚楚,也掩盖不了她烟花一样寂寥的心。天大地大,谁曾真正为她停留过?而她的心,又在哪里安放过?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