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为什么只能做诗人?看看他在政治上的表现!

  李白为什么只能做诗人?看看他在政治上的表现!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大凡一腔热血不顾后果有点赤子之心的人,都玩不好政治!

  李煜喜欢写词喜欢佛教喜欢小姨子喜欢哭哭啼啼,做不好皇帝;

  宋徽宗喜欢画画喜欢蹴鞠喜欢道教喜欢出去嫖娼喜欢李师师,最终身死国灭;

  苏东坡喜欢写词喜欢发牢骚喜欢开玩笑喜欢毫无心机地交朋友,一生没做啥大官还一直被贬;

  孟浩然喜欢写诗喜欢田园喜欢喝酒交朋友没事就呼朋唤友在面试那天因为喝酒竟然故意不去面试,连政治都没有玩到,做了一辈子的隐士。

  所以,天真的人,不要去玩政治,否则就是被政治玩死。

image.png

  李白就是个天真的人,一生也没有玩好政治,相反,差一点被政治玩死。要不是大唐盛世政治开明,再加上李白惊为天人的才气,朝中还有不少好朋友,就李白晚年踌躇满志地加入永王搞叛乱大逆不道的行为,早就死过好几次了,所以,天真的人,玩不好政治。

  但李白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在他眼里,也许给了他位子的唐玄宗还不错;那个风流潇洒的孟浩然是个可以崇拜的偶像;还有李白刚到京城给他接风金龟换酒帮他引荐找工作的贺知章算是个可爱的老头。

  其他的还可以分成两类人,一类是在山东游玩的时候,结识的杜甫高适等一帮年轻人,这些年轻人算是小字辈的小朋友。另外一类干脆是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的粉丝、陌生人。

  李白就是这么拽!但是很拽的人,玩不好政治。政治是隐秘的,是残酷的,是变色龙蜘蛛网,是察言观色俯仰沉浮,是阴谋诡计表里阳秋,而这些,李白一样也没有。

  李白的拽,不是常人能理解的拽。他大概是来自文曲星的外星人,他身上的艺术气质,地球人没有。

  他是文曲星的儿子,是月亮的兄弟。他是道家弟子,是仗剑走江湖的侠客,是一掷千金的小孟尝,是浪漫诗人,是书法家,是那个时代并超越那个时代的艺术家。

  李白的拽,来自于他的高度自信。他说他是李氏宗室,辈分极高,大约与唐太宗是平辈。唐玄宗大概要叫他叔爷爷。所以他不愿意走平常路,去参加科举考试。当然,也有人认为李白拒绝参加科举考试,非不愿也实非不能。因为他们家是商人,那时的商人,除了有钱,其他的都不能有。政治的天花板基本上压到头顶,除了继续赚钱,别无它法。

  不过,我宁愿相信李白是主动拒绝参加考试的。因为,首先李白很狂傲,我的能力已经无需一场考试来证明;第二,我的能力已经证明了,我干嘛还要参加科举考试。我李白不参加考试,这是给了天下的读书人一条活路。

  别看李白身上的道家仙气飘飘,经常跑到终南山去隐居,结交一些道士隐士,其实他就是想走终南捷径,幻想终有一日,“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实在不行,还有后路,那就是“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这叫自信。

  在李白心中,做官大概是很容易的事情,以自己不世出的天才,做个宰相指日可待:他“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要么做个横扫一切的大将军,“谈笑安黎元”、“终与安社稷”,管仲可能比不上,做个像谢安那样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人,问题不大。

image.png

  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出山的时候,就已经给自己找好了后路。这就是孟子所说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理想。在事业风正一帆悬时,努力跻身庙堂之上,最好在凌烟阁留下倩影;在事业不顺的时候,回到山水之间的桃花源,做个林泉煮酒五湖听涛邀月观云的隐士。李白也是这样想的。李白说,以自己的才能,可以“出则以平交王侯,遁则以俯视巢许”。

  梦想总会美好,但现实却总那么浮皮潦草。

  李白太天真了,他骨子里充满了入世与出世的矛盾,充满了是做官还是修道的矛盾,是狂傲无人目空一切还是小心翼翼跪舔权贵的矛盾。李白的一生,都是在儒家和道家的激烈竞争中度过的,这么矛盾,这么撕裂,李白没得抑郁症,说明他真的神经很大条。

  李白既是狂傲的,又是卑微的。他既看不起那些靠着门第荫封而享高官厚禄的权豪势要,又不得不放下身段有求于人。但一旦被达官显贵们拒绝或轻视,他那骜不驯天真欠考虑的性子就抑制不住。

  李白出来找工作时,那股狂傲的气质,仿佛他是老板,别人才是来找工作的。

  李白写信给时任荆州大都督府长史兼襄州刺史的韩朝宗: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

  这马屁拍的相当坚决有技术含量,然后就是礼节性地狠狠地夸了自己一番:

  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

  李白上来就拍马屁,“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表达了他对韩荆州的高度仰慕之情。接下来就狠拍自己马屁,说自己:“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因此希望韩朝宗能提拔他。估计是李白太狂,吓坏了韩朝宗,没有提携李白。

image.png

  李白很生气,又写了封求职信给当时的北海太守李邕: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写了一封求职信,但这信不是求职,是骂人了。李白说自己是大鹏,是要遨游天际的,哪怕是下来,也能在海上掀起万丈巨浪。凡人觉得我太狂了,还敢呵呵地冷笑我,你不知道连孔子这样的圣人都觉得后生可畏,你李大人还敢说我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这种“不屈己、不干人”笑傲权贵、平交王侯,正是李太白的真正本色,李白算是出了一口气,问题是,神经病才肯提拔李白!

  李白的天真,还在于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开心时春风满面仿佛拥有整个世界;烦恼时“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仿佛又失去了整个世界。一点都不懂藏锋隐锐和光同尘

  接到朝廷通知去唐玄宗的秘书处上班时,李白觉得自己快要炸裂了,“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是大鹏就应该翱翔九天,李白怎么可能是委身草莽的燕雀呢?看看李白这个高兴劲。

  但在中国古代的官场上不兴这个。中国人遇到这个事情,总要先假客气一番,明明内心翻江倒海,非要假装面如秋水;明明认为非我莫属,偏要假装能力不够。这叫技术性虚伪。但在虚伪的古代官场,虚伪的技术越高,玩政治的能力越强。李白在赤子之心方面满分,在虚与委蛇方面零分,所以他注定一生不得志。

  李白到了京城后,成为唐玄宗的文学秘书。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岗位。秘书,就是要让领导舒服。但李白怕束缚,偏偏不好好干活,还要跑出去喝酒,每天喝得墙走我不走,不知道躺在长安城哪个酒馆呢。

  唐玄宗想找李白谈谈人生,比如杨玉环的身材、安禄山的舞姿之类的话题,每一回侍卫们都鬼子进村一样满长安城找李白去,估计等李白到了,唐玄宗早就和杨玉环睡觉去了,哪还有闲心和李白扯闲篇。

  你一个做秘书的,整的比领导还自在还狂野,这显然又是官场的大忌。做秘书的李白啊,你要谨记:只许领导使性子,不许秘书有性格。何况人家秘书长是高力士,李白也就是个外围罢了。

image.png

  李白的天真,还在于看不清楚时局。当永王派人几次三番来找他时,李白俨然把自己当成诸葛亮了。因为当年刘备也是去请了诸葛亮三次,诸葛亮够面,现在永王也来请了三次,李白也够面。所以李白就去了,那一瞬间,李白就是管仲、乐毅、诸葛亮和谢安的综合体,地球末日也不怕。于是他就写了:

  三川北虏乱如麻,四海南奔似永嘉。但用东山谢安石,为君谈笑净胡沙。

  试借君王玉马鞭,指挥戎虏坐琼筵。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

  别人都知道永王要谋反,都看得出永王要完蛋,但李白偏偏还要辅佐永王,还要“为君谈笑净胡沙”,还要“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这朝廷没有把李白给砍了,大概是看了唐玄宗的面子。

  官场选边站,绝对是一个技术活。当年一起玩的小兄弟高适,目光如炬选对了方向,人家最后做了大权在握的节度使;

  王维安史之乱的叛军抓住做了伪官,但人家靠了一首怀念旧主的诗,最后还能官复原职;

  李白的小字辈李商隐,一生都在牛党和李党的漩涡中被搞得晕头转向,最后抑郁而终,可见在政治上,保持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敏锐的判断力,是多么重要。就李白这个政治智商,这辈子也就只能找月亮一起喝酒,孤独地“对影成三人”了。

  其实李白还是有些政治才能的,但是有才能不一定就能玩好政治,否则王勃杜甫孟浩然,杜牧罗隐温庭筠为什么慨叹怀才不遇?为何李商隐一生悲伤蹉跎?都说怀才就像怀孕,总有显露才华的一天,但也有胎死腹中的悲剧。所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李白,你何必为打翻一杯牛奶而哭泣?你又何必心心念念“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再去咸阳,你可能真的要挂在树上了!

  你本是天上的谪仙人,何必再沾染这世间的污秽?

  你本是天上那轮明月,只需要夜夜生发处出清辉!

  你本是仗剑天涯侠客,何不事了拂衣深藏功与名?

  李白,从今天起,骑马砍柴周游世界,做个快乐的诗人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