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称北魏宣武帝元恪是佛系皇帝?天下自此无鲜卑

  佛系皇帝北魏宣武帝元恪:走过血泪帝王路,天下自此无鲜卑,是很多人要的问题?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公元499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元宏)崩,次子元恪登基,史称北魏世宗、宣武皇帝。北魏在元恪的带领下,他坚持了父亲拓跋宏的全面汉化政策。强大的北魏盛极而衰,自此天下无鲜卑。

  公元483年,拓跋宏的次子元恪出生,母亲为后被追尊为文昭皇后高照容。按照北魏一朝之前均为长子继位的传统,元恪注定只可能成为一个“王”,帝王之位与他无缘。

  不过,此时的元恪依然是幸福的。就仅仅因为比大哥元恂晚生几个月,元恪躲过了北魏的“子贵母死”的制度,才能够在亲生母亲高照容陪伴下,度过了一个幸福、完整的童年。

  元恪的母亲高照容崇佛,龙门石窟留下一幅《文昭皇后礼佛图》的浮雕,据说就是对高照容礼佛的记录。而且,身为次子,元恪恐怕也没有存过多争权夺利的心思,这一切对元恪的性格都有着深刻的影响,《魏书》记载元恪幼年就有宽阔的胸怀,生性节俭朴素,喜怒不形于色;而且元恪在外表上更是风度翩翩、容貌俊美。这一切被父亲拓跋宏看在眼里,非常欣赏。然而,元恪幸福平静的生活在公元497年被彻底打破了。

  公元494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大张旗鼓地动了北魏的全面汉化。在拓跋宏的力主之下,虽然朝堂之上的思路是统一的,但在朝堂之下反对全面汉化的旧贵族势力也是暗流涌动。非常不幸的是,反对汉化的太子元恂成为了那只“出头鸟”。

image.png

  公元496年12月,北魏皇室发生了一件大事——太子元恂因反对汉化,被拓跋宏废太子位,贬为庶人。我们不知道拓跋宏此举只是为了震慑,还是真心废太子。但是公元497年,又发生了两件大事。先是有人告发废太子元恂图谋造反,被拓跋宏赐死;再之后,次子元恪被立为太子。

  太子,国之储君,不出意外的话,元恪将成为下一任北魏皇帝。这是一个千年来无数人愿为之付出任何代价的工作,而元恪就这样轻易的得到了。他高兴吗?不!

  就在元恪被立为太子的公元497年同年,史书记载了他的亲生母亲在汲郡暴毙。汲郡在地理位置上正好是在北魏旧都平城与新都洛阳的中间位置,所以高照容大概就是在从平城赶往洛阳的途中死去的。

  《魏书》中称,高照容可能是被冯润派人所杀,原因是她想收养元恪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但确忽略了此时的元恪已经14岁了,或许可以认可冯润,但绝对不可能认可自己的杀母仇人。更重要的是,北魏的“子贵母死”制度,根本无需暗杀,借制度就可以逼杀高照容。

  因此,真正杀死高照容的,可能正是北魏的“子贵母死”制度。北魏的“子贵母死”制度,基本都是在太子出生不足一年后就将母亲杀死,但除了两个人:一个是拓跋晃,他在十几岁时母亲被赐死,终日以泪洗面,最终不及登基忧虑而死;另一个就是元恪。

  历史没有记录元恪在母亲高照容去世后,是否与父亲作对,只记录了他每三天就会花大量时间拜祭母亲,直至他登上帝位,直接废除了“子贵母死”的制度。

image.png

  公元499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去世,元恪继位。此时的北魏,实施全面汉化的时间满打满算还不足9年。改变一个民族的个性需要多少时间?恐怕很难有答案,但有一点后世的我们是可以确定的——9年时间肯定不够。而北魏孝文帝拓跋宏的汉化改革能够得到无数后世史家的赞誉,根本上是离不开元恪的持续推动的。

  公元501年正月,在经历了一年多六大臣辅政时期之后,元恪亲政。9月元恪下令大举扩建京城洛阳,拒绝旧鲜卑贵族迁回故里的要求,彻底将北魏的根扎在洛阳。

  从根本上来说,元恪后续的一系列汉化政策,都是拓跋宏汉化改革的延续和巩固。在史书之中,关于元恪与北魏前代皇帝记载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再也看不到民族差异了,却再次看到了无数我们熟悉的可怕问题。已成为中原王朝的北魏将盛极而衰。

  在阅读《魏书》之时,有一个让小编我特别迷惑的地方。拓跋宏和元恪作为前后两代皇帝,拓跋宏在世时,一会迁都、一会禁胡服胡语,反正就是各种“搞事情”,但整个史书记录中,却基本让我们看到的是一副天下太平的景象,而自元恪登基之后,整个北魏的画风完全变了。

  在元恪的世界里,我们很难找到除了坚持汉化以外的特别之处,相反其中记录了元恪在位16年间大量的天灾、饥荒、战争,之后就是大篇幅的各国来朝。

  先说天灾、饥荒。能够被记录在史书上的天灾、饥荒绝对不会是小规模的,但从元恪登基那一刻开始整个北魏就没有停过。由于记录太频繁,甚至让我怀疑这些天灾与饥荒是否其实是人祸。元恪的汉化发展,从根本上改变了拓跋宏加强皇族实力的方针,开始大量依托士大夫集团,此时的北魏已开始走向门阀政治的道路。

  再说战争。这是唯一可供元恪自吹一下的成绩,恐怕也是为什么他后来被尊谥号“宣武”的原因。元恪在位之时,正式南朝齐与南朝梁交替之时,于是不少南朝旧将投向北魏,北魏也乘机发起战争,吞并了原在南朝控制之中的四川。

image.png

  最后就是各国来朝。这里恐怕就多只是彰显北魏是大国的政治意义了,具体经济利益有多少就不知道了。反正《魏书》没有记录下高丽、于阗国、疏勒、罽宾、婆罗捺、乌苌、阿喻陀、罗婆、不仑、 陀拔罗、弗波女提、斯罗、哒舍、伏耆奚那太、罗般、乌稽、悉万斤、朱居般、诃盘陀、拨斤、厌味、朱沴洛、南天竺、持沙那斯头这些国家到底进贡来多少宝贝或什么宝贝。但以元恪的崇佛,可能是来交流佛法?

  另外,还有一点。北魏前代皇帝都是闲不住的主,几乎每个人都不停地在全国巡查、了解民间疾苦,或者带兵四处征战,用双脚丈量着自己的国家。而到元恪这里,一屁股坐在洛阳的皇帝宝座上之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洛阳。

  当北魏皇帝失去了“双腿”,他们将不再了解这个国家,这个国家也已开始离他们远去。

  元恪的佛国——北朝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七寺

  唐代诗人杜牧一首《江南春》,短短两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借南朝梁侍佛误国暗喻晚唐。“四百八十寺”这个虚数虽美,但杜牧的想象力恐怕还是有待提高的。根据《魏书》记载,更早的北魏元恪时期,北魏各州郡的僧尼寺庙,就已共有一万三千七百二十七所。

  公元515年,北魏宣武帝元恪驾崩,终年33岁。

  后世史家对元恪的评价多趋于正面,但更多集中于对他私德方面的好评,大概与他对后世两大主流文化汉学、佛学的发展有功的原因吧!但客观来说,元恪对于自己的民族和国家来说可能不是功臣,反是罪人。鲜卑这个民族正是在他手上彻底被消亡,而他的北魏也开始走上下坡路,将为世人带来更大的灾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